少妇把腿扒开让我添69 菠萝菠萝蜜免费视频高清观看

上午十一点左右。

宴会厅外面,宾客已经全都到齐,司仪笑容满面的站在台上,举着话筒致辞,对今天到场的来宾表示感谢。

双方的父母各自忙着招待客人,整个婚礼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休息室这边,已经换好礼服的季昊轩正摆弄着手里的魔方,安安静静的,一心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

而作为哥哥的季灏霆就坐在他的身旁,耐心的注视着自己的弟弟,脸上丝毫没有厌烦。

房间里的安静最终是被一阵敲门声打破的,进来的人是季家的管家。

“少爷,婚礼马上要开始了,该带着二少爷出去了。”

季灏霆颔首,随后起身扶着季昊轩的肩膀,问道,“昊轩,刚才哥哥和你说的话都记住了吗?婚礼上一定要乖乖的。”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温柔。

“记住了。”季昊轩眨巴着眼睛,乖乖的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旁,眼神纯净而无害。

“到底二少爷是听大少爷话的。”看着这两兄弟长大成人的老管家,见兄弟两个感情这么好,如今季昊轩也马上就要结婚,心中一片感动。

季灏霆没再多言,将一切事情交代好,便带着季昊轩走出房间。

此时,另一边的新娘休息室里也接到了婚礼开始的通知。

温念瓷愣了几秒,忽然觉得这一切就好像是做梦一样,如此的不真实,几乎没有给她任何准备的时间。

就在今天,几个小时后,她将步入一个未知的生活中,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茫然又无知。

好不容易才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杂念赶出脑袋,温念瓷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的扯开嘴角,“晓晓,咱们走吧。”

看见她这模样,于晓一下子就红了眼眶,再也忍不住,一把拽了温念瓷的手,“不嫁了,我们不嫁了!有什么的,大不了我们一起想办法,这婚不结了!”

“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晓晓,我不能不顾小瓷的死活,今天是我的婚礼,你该祝福我啊……”温念瓷温柔笑着,好像她真的是一个幸福的新娘。

她哪里能真的就这么一走了之,为了小瓷,这个婚也必须要结。

可即便外表伪装的再好,内心也是脆弱而不堪一击的。

在触到好友心疼的眼神,温念瓷终于忍不住鼻酸,紧紧抱住了对方,“我没事的,你再这样的话,我就忍不住要哭了……”生生的将眼泪憋了回去。

于晓暗自抹了一把眼泪,知道一切都已经没有再转回的余地,脸上挂起笑容。

“我陪着你,念瓷,我把我的福气分给你,你一定会幸福的,一定……”

在来人一再催促下,温念瓷终是在最好朋友的陪同下走出了房间,每一步都迈得异常沉重。

宴会厅里,结婚进行曲已经响起,温立国已经站在旁边等候,脸上是志得意满的笑。

温念瓷尽量不去看这张令人生厌的脸,直接挽上了温立国的手臂,在众人或同情或艳羡的目光下,一步一步朝着红毯另一头走去。

这场婚礼的盛大是她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触目所及处皆是美轮美奂。

整个宴会厅布置的高贵华丽,散发着芬芳的白玫瑰恰到好处的点缀,给婚礼增添了不少情调。

红毯的那端,季昊轩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清朗帅气,左顾右盼的有些不安分;而另一人的双眸却一直紧紧的盯着她。

温念瓷不得不承认季灏霆是让人挪不开眼睛的存在。

他拥有着无可挑剔的完美五官,浑然天成的贵族气度,庄重而优雅,光是站在那就是一道风景,仿佛童话里走出的王子。

那双看着她的眸子如同海洋一般深不见底,令人只要望上一眼就会跌入其中。

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竟以为他才是她的新郎。

如果她的新郎是季灏霆,该有多好。

温念瓷被脑海里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不禁暗骂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念头,然而心脏兀自跳得厉害,无法控制。

这边,台上的司仪见新娘已经走出来了,持着话筒再度致辞,台下掌声一片,气氛热烈。

很快,温念瓷就被带到了台前。

因着刚刚那个荒谬的念头,她刻意的不再去看季灏霆一眼。

温立国仔细打量了一眼女婿,笑的抬头纹都多了几道,不知道还以为他对这场婚礼有多么满意。

接着又生怕季家反悔似的,连忙把温念瓷的手递放到季昊轩的手臂上,假惺惺的来了句,“昊轩,我把女儿交给你了。”

温念瓷眉头轻蹙,强忍着心中对这个所谓父亲的厌恶,如果可以选择,她倒是宁愿自己一个人走过红毯。

现在被温立国这么交出去,好像她是一个不值钱的物件,随手就可以送人。

相比于温立国的过分热情,季昊轩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温念瓷,像个孩子似的傻笑。

“念瓷老婆,你好漂亮啊,管家伯伯告诉我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婆了,就不能再叫念瓷妹妹……”

听到这番言论,台下人不由失笑。

温立国顿时大为尴尬,没说什么就下去了,留下温念瓷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一旁的季灏霆。

感受到她的目光,季灏霆回望了一眼,心底某处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然而面上却不显,平静的示意司仪,“可以开始了。”

这句话好像是对温念瓷的一声宣判,从此她身上就挂上了季家的标签。

温念瓷的双眸逐渐黯淡下去,仿佛蒙上一层愁云,心中翻涌着无数苦涩几乎将她淹没。

后面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心情再去理会。

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婚礼现场,或是温馨,或是浪漫,却独独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

仓促而冰冷,甚至是可笑,就像是交易本该有的模样。

这场属于她的婚礼,难道就这样了吗?

她又在奢望着什么呢,温念瓷不由得在内心深处嘲讽自己,眼中是深深的绝望。

无论她如何想,该进行的还在进行。

在司仪的眼神示意下,温念瓷麻木的挽上季昊轩的手臂上前。

“温念瓷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身旁这位英俊的新郎,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都愿意与他携手到老吗?”

“我愿意。”

温念瓷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作出了回答,不是真的情愿,而是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后悔。

同样的问题再次问到季昊轩。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他身上,或许是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季昊轩自从上台后就一直东张西望,动来动去的很不专心。

温念瓷侧过头,默默的看了自己的新郎一眼,心下黯然。

他肯定不会明白这场婚礼所代表的意义吧?

或者只是把这一切当成一个无聊的游戏看待。

等了半天,众人也没听见季昊轩回答,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

司仪脸上有些尴尬,赶忙想了个理由圆场,同样的话又询问了一遍。

然而对方还是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像个不安分的孩子四下里张望,根本没听司仪在说什么。

温念瓷扣着季昊轩手臂的手冰凉一片,不由的紧张起来。

事到如今,她已经做了这么大的牺牲,现下只盼着婚礼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不然小瓷的医药费可就没着落了。

可惜上天根本没有听见她的心声,季昊轩死活就是不开口,平白急坏了一干人等。

这样的情况谁都没有料到,老管家看着自家少爷这副不专心的模样,不住的在旁边提醒,“少爷,快说愿意,少爷……”

然而季昊轩却恍若未闻,温念瓷蹙了蹙眉,不着痕迹的扯了扯对方的衣袖,不觉间手心出了一层黏腻的汗。

偏偏在此关头,宴会厅里飘起了本来是为了制造浪漫气氛的彩色泡泡。

这下子季昊轩的注意力全都被这些泡泡吸引住了,伸手就要去捉,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好漂亮啊,别跑别跑……”

失控之下竟追着跑下台去,在大庭广众下一蹦一跳的抓泡泡玩。

面对这种突发的状况,在场的人惊讶不已,全都看着季昊轩一个人,人群中不时的发出几声议论。

而站在原地的温念瓷现下只觉得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场婚礼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数倍,一瞬间,温念瓷忽然很想什么都不管的逃出去。

原本在台下观看婚礼仪式的秦如雪,哪里会想到会出这样的乱子,看着自己儿子竟然在婚礼上到处乱跑,顿时急的跟什么似的。

婚礼闹成这样也就算了,要是伤到哪可怎么办?

想到这,当下便脸色不好的冲着管家喊道,“这成个什么样子,管家你还不赶紧去把他叫回来!”

接到命令的管家冷汗涔涔追在季昊轩后面,可哪里追得上他的脚步。

眼看着季昊轩就要跑出宴会厅,关键时刻还是季灏霆出了声。

“昊轩,快回来,你忘了之前哥哥是怎么和你说的了吗?”

玩心正盛的季昊轩一听是季灏霆的声音,立马垂头丧气的停下了脚步,乖乖由管家带回台上。

这边台上的司仪遇见这样的情况也傻了眼,见局面及时挽回,才勉强镇定下来,继续念着誓词。

“季昊轩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身旁这位美丽的新娘,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都愿意与她携手到老吗?”

季昊轩偷偷看了一眼季灏霆,小声的回答,“愿意……”

随后眼睛又盯向那些泡泡,恨不得马上就过去玩的模样,不住的问身旁的管家,“管家伯伯,好了没有,昊轩可以走了吗?”

管家此时也是一脑门子的汗,生怕再出什么意外,连忙哄道,“少爷,再忍耐一会。”

司仪一看这情况,也顾不上再营造什么气氛了,赶紧往下念,“为了铭记爱情花朵绽放的这一时刻,请两位新人在众人的见证下互换婚戒……下面,请伴娘端上婚戒。”

目睹了刚刚情况的于晓听见该到自己上场,心不甘情不愿的端着戒指走了上去。

“请新郎给新娘戴上戒指。”

见季昊轩又是不动,司仪忙给管家使眼色。

“少爷,戴戒指。”管家小声的在季昊轩旁边提醒。

季昊轩不情愿的看了过来,一见到戒指,竟然不管不顾吵闹起来,根本不配和,最后委屈着一张脸拽着管家撒娇,“管家伯伯,和我玩,我想要出去玩……”

管家当然不能听他的,连哄带劝,结果季昊轩突然耍起了脾气,扔下管家的手就跑了出去。

婚礼上,新郎丢下新娘自己跑了,这算是什么事啊?

面对这闹剧一样的婚礼,现场一片哗然。

而作为这场婚礼主角之一的温念瓷此刻只知道愣愣的站在原地,像个傻瓜一样,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底下的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看着她的目光或是充满同情,或是嘲讽。

无非是说她攀高枝,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活该。

季冠成一着急,头痛病就犯了,秦如雪扶着他在一旁休息,根本顾不上台上的温念瓷。

而温家那边更是不用指望,温立国和沈素琴一脸的气急败坏,唯恐这场婚事黄了,一边的温雨欣则是幸灾乐祸的瞧着这场好戏,恨不得再发生点什么意外才好。

只有作为伴娘出席的于晓,此刻正不断的安慰着温念瓷,却也是一脸掩不住的气愤。

如果说整个婚礼现场还有能够保持冷静的人恐怕只有季灏霆了,在遇到这种突发的状况的时候还能站出来善后。

好好的婚礼闹成这个样子,季灏霆心里也好受不到哪里去,蹙着眉头吩咐管家,“赶紧去把昊轩追回来。”

场面一时有些失控,底下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正在这时,季灏霆再次站了出来,走到台前,示意大家安静。

随后接过司仪手中的话筒,先是朝台下鞠了一躬,而后说道,“抱歉,舍弟让大家见笑了,为了婚礼能延续下去,接下来就由我来代替他完成未完成的事情吧……”

季灏霆身上好像天生就拥有一种令人信服的能力,瞬间就将眼前的局面挽救了过来。

一番话说完,温念瓷还没有从中反应过来,只见季灏霆转身朝她走了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为她戴上了婚戒。

温念瓷怔愣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久久没有回过神。

台底下温立国夫妇看到这一幕,心底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而温雨欣则死咬着下唇,看向温念瓷的眼神中充满嫉妒。

按照流程,接下来该轮到新娘为新郎戴上戒指,可温念瓷却傻站着一动不动。

司仪见新娘一脸呆愣的模样轻咳了几声,心中不由的吐槽怎么主持个婚礼就这么艰难呢?

“还愣着做什么?”季灏霆盯着她,皱着眉头提醒道。

温念瓷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取过戒指给他戴上,骨节分明的手指配上做工精致的婚戒好看的紧。

望着对方清俊的眉眼,几乎忘记了呼吸。

那一刻,她仿佛觉得自己嫁的就是面前的这个人,心脏,不可控制的再次加速。

甚至连司仪看到这一幕时都有些不知所措,两个人站在一起一个郎才一个女貌,看起来就像是天生的一对。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说下面的台词。

后来还是在季灏霆的眼神示意下,司仪才按照原定计划继续宣读。

“婚戒是有情人之间爱的信物……在场的朋友们,让我们共同祝福这对新人幸福美满,白头到老……下面请允许我宣布季昊轩先生和温念瓷小姐正式成为夫妻,婚典到此礼成。”

台下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温念瓷被季灏霆牵着离场,眼光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身侧的男人。

为什么每次在关键时刻替她解围都是季灏霆?

为什么她明明嫁的是季昊轩,而站在台上和她完成最重要仪式的那个人竟然是他?

胡思乱想间,已经出了宴会厅,两个人同时停下脚步。

温念瓷深吸了一口气,心头的压抑却未曾减去半分。

旁边的季灏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关心的询问道,“没事吧?”

面前的女人纤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守护,她眼底的忧伤还有苍白的脸色全部落入他的眼中。

季灏霆心中的沉重感从仪式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可是理智又告诉他这样是不对的。

她是他的弟妹,他一再的告诫自己要和她保持一定距离,却又忍不住的想要关心她。

“我有点累了。”温念瓷很诚实的回答。

婚礼开始前她身体就已经很不舒服,再加上这么几番折腾,现在身心俱疲。

季灏霆颔首,“我先送你回房间休息,晚点等晚宴时候再出来敬酒,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吩咐管家。”

“好。”温念瓷感激的看着对方,想说什么,最后只化作一声谢谢。

“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

对方简单的一句话便让她心里生出来了一股说不出的温暖。

将温念瓷送到房间后,季灏霆就离开了。

没过多久,于晓也回来了,进门之后先灌了两口茶水,满脸的愤愤不平。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他们凭什么这么对你,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温念瓷听她这么说,心里也难受得厉害,刚才在台上她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可为了小瓷她还是坚持了下去。

看见自家闺蜜气的满脸通红,温念瓷上前拉住对方的手,安慰道,“傻丫头,我没事的,真的不用担心我。”

于晓反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啊,念瓷,你都够闹心的了,还得安慰我……”

两人正说着话,新晋婆婆秦如雪猛地推门而入,满脸怒气。

一进门,眼光直接落在温念瓷身上,手指着她的鼻子质问道,“刚刚在台上你是怎么一回事,竟然眼睁睁看着昊轩跑下台也不过去拉他一把,还让他在客人面前这么丢脸!”

温念瓷被对方上来就劈头盖脸的一顿指责给弄懵了,反应过来赶紧解释,“我还没来及的反应,他自己就跑下去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带着火气的声音打断。

秦如雪根本不听她所说,满脸怒容,“我看就是你成心的,害的现在婚礼也没办成,你明知道我们家昊轩的情况,还不拉住他,要是磕着碰着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正在这个时候,温立国一家子也进来了,听见秦如雪这番话,脸色也都不好看。

煮熟的鸭子怎么能这么就飞了!

温立国赶紧上前陪着笑表示道歉,“亲家,快消消气,今天这事啊全是我女儿念瓷没做好,年轻人做事难免不周全,咱们做长辈的就得多费点心,这婚礼还是作数,念瓷也还是你家的媳妇儿。”

沈素琴也赶紧在一旁附和道,“对啊,我家念瓷平时别提多懂事乖巧,况且我看昊轩也挺喜欢念瓷的,以后两个孩子多相处相处,这默契自然就出来了”

听见这些,秦如雪的脸色这才转好了一些,“要真是这样就好,我们家昊轩可不是任人欺负的人。”

温立国赶忙点头称是。

旁边的于晓听到这里,却是再也忍不下去了,念瓷好好的一个女孩,受这么多委屈结这个婚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被他们这般糟践。

于是开口便怼道,“我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了,一下子看见这么多不要脸的人,念瓷做错什么了你们就……”

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身边的人捂住了嘴,温念瓷着急的冲着于晓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再说下去了。

因着于晓这番话,秦如雪,还有温家一家子此刻全都瞪着她们两个,脸色黑的难看。

温念瓷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见于晓明白了她的意思,松了手,走到秦如雪面前。

“实在对不起,我闺蜜她不是这个意思。今天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够好,没有及时拦住昊轩,以后我一定会注意不让类似的情况再发生,还希望今天的事情您能够谅解。”

瞧着她这道歉的模样还算诚恳,秦如雪冷哼了一声,转身便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