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国产熟女老妇300部mp4

清澈的剪瞳掠过一抹惊讶,乔舒婉秀眉微拧,难道他察觉到什么了?

本以为他不会在意这些细节,谁知这男人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还要在这会儿同她“秋后算账”。

“哦。”洁白的小脸蓄满了无辜,“之前在乡下的时候,我一直村里的赤脚医生那打下手,耳濡目染就学会了些皮毛。”

战洛寒探索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脸上来回扫荡。

她以为这样说,他便会轻易相信了吗?

“那跳舞呢?你从小家境贫寒,有钱学华尔兹?”战洛寒饶有兴味的反问。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能编出什么鬼话!

“那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没什么娱乐活动,从黑白电视里学的。”乔舒婉俏皮的眨了眨眼。

“是吗?”战洛寒蓦的冷哼了声,缓缓逼近乔舒婉,五官立体的俊容上,分明写满质疑。

“你刚才看到了,对我说谎是什么下场,所以乔舒婉,你最好别骗我!”

幽黑的凤眸在乔舒婉脸上凝结许久,几乎要将她凿透。

“说,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乔舒婉往后退了退,这男人怎么像头饿狼?这么凶!

明明是她救了奶奶好不好!

正犹豫要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麻烦时,身后忽然响起阿芳的声音。

“少奶奶,老太太说她想见你。”

乔舒婉心里松了一口气,好险,多亏了奶奶,总算躲过一劫!

素白的小脸上瞬间扬起一抹笑,“奶奶要见我,这你总不能拦着吧?”

战洛寒剑眉蹙起,眉宇染上几分无奈,这女人倒是学会用奶奶来压他了!

他这才不情不愿的侧了侧身,让小狐狸似的乔舒婉,擦着他的胸膛绕了过去。

扬起的清风卷着她身上淡淡的药草香,久久萦绕在战洛寒鼻尖。

盯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战洛寒眸光越发深沉。

仅仅思忖几秒,他立刻拿出手机,给傅辉发了一条短信。

“立刻去调查一下乔舒婉的背景!”

看到短信后,傅辉眉头一皱。

战爷最近是越来越关心少奶奶的情况了啊!

看来好事将近呀!

“收到!属下这就去查。”

……

楼上,战老夫人看见乔舒婉后,立刻冲着阿芳挥了挥手,“你先出去。”

阿芳带着门离开,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乔舒婉和老太太。

“舒婉,奶奶让你过来,是想和你说声谢谢。”

老夫人轻轻拉起乔舒婉的手,声音和蔼,满脸的怜爱。

乔舒婉有些错愕,“奶奶,我什么都没做,你谢我做什么?”

战老夫人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一副早就将乔舒婉看透的模样。

“和奶奶还装糊涂呢?你和我说,我中毒的时候,你是不是每天深夜都来给我针灸?”

闻言,乔舒婉明显一愣,惊讶从心尖划过。

不可能吧!她明明已经很小心了,还是被奶奶发现了吗?

“奶奶,你不是昏迷了吗?怎么会……”怎么会知道这些!!

“傻丫头,奶奶虽然昏迷了,可意识还在,老太婆心里都有数呢!”

老夫人握紧乔舒婉的手,“孩子,奶奶看得出来,你不是个寻常人,有些事,你不说肯定有你的道理,这件事,我会帮你瞒着的。”

“奶奶,你不怕我是坏人吗?”乔舒婉下意识的问了句。

明明她嫁到战家,都不到一个月……

老夫人笑着摇摇头,“我不怕,就算你是坏人,你也是奶奶的好儿媳。”

最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乔舒婉瞬间红了眼眶。

她本以为,外婆去世后,在这世上就再也找不到能信任的人了。

“丫头,有件事,我想让你答应我。”顿了顿,老夫人又开了口。

“奶奶,您尽管说。”

“阿寒这孩子性格冷漠了一些,但心地是善良的。战家是个龙潭虎穴,多少人都在暗中盯着继承人这个位置,在这世上,能真心待他的人真的不多了。”

说到这,老太太眼底有细碎的晶莹闪过。

“若是奶奶将来走了,你能不能答应奶奶,帮我照顾他?”

默了默,乔舒婉点头,“我答应您,奶奶,我会帮你照顾他,和他和睦相处的。”

战老夫人这才舒出一口气,苍老优雅的脸上,终于露出轻松的笑。

将奶奶安抚睡着后,乔舒婉蹑手蹑脚的关好门,走出房间。

叮咚——

刚走两步,手机便收到一条短信。

“乔小姐,有傅夜辰的消息,南湖咖啡馆,速来!”

短信是黑狼发来的。

这段时间她一直让黑狼暗中查探此事,看来是有眉目了!

乔舒婉立刻动身溜出别墅,打车赶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南湖咖啡馆。

一席皮衣的黑狼正坐在咖啡馆最不起眼的角落,见乔舒婉在对面落座,当即将密封袋里一份残破不堪的笔记本递了过去。

“乔小姐,三年前傅夜辰是在华城的高架桥上出的车祸,车子直接掉入南湖,事发后才被重新打捞上来,但却丢失了不少重要物证。”

听着黑狼的解释,乔舒婉缓缓打开密封袋,将这份满是干掉水渍的笔记本摊开,上面的字早已模糊。

可残存的深深浅浅的字迹却遒劲有力,那个男人,写的字很好看。

“你是怎么找到的?”乔舒婉掀起眸子。

“属下找了‘水鬼’打捞了一个星期,据说这份笔记本是傅夜辰生前贴身带着的,很多人都在找它。”

掌控着亚欧市场经济命脉的傅夜辰生前就是所有人虎视眈眈的对象,他的死很蹊跷,到现在都存在着诸多疑点。

若不是外婆交代自己一定要找到他,乔舒婉才不会管这些事。

但现在,他人已经死了,这份笔记本,是唯一能探查的东西。

乔舒婉将笔记本重新装进密封袋,递回给黑狼。

“黑狼,你去找专业的技术专家,尽快恢复笔记本上的字迹。”

黑狼点了点头,小心将东西收起,“属下马上去办。”

“嗯。”

看了眼时间,已经不早了,乔舒婉立刻起身,低声嘱咐,“你尽快去办。”

黑狼跟着也站了起来,“乔小姐,我送你。”

“不必了,你去办要事,我自己打车回去。”

黑狼这才作罢,按照乔舒婉的吩咐,立刻带着东西驾车离开了。

乔舒婉站在路口,随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交代好司机到紫景别墅后,便闭上眼睛,陷入沉思。

此刻,她满脑子全部都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名叫傅夜辰的男人。

要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回到这尔虞我诈的华城来。

更不会为此如此劳心伤神。

外婆本就精通八卦术,按道理,她早就可以通过卦术算出傅夜辰已不在人世的事实。

可外婆却为什么从未提过?

更何况,她最想找的人,不是傅夜辰,而是当年的小哥哥啊。

越想越觉得头疼。

乔舒婉无奈的睁开双眼,目光无意识掠过窗外,这才意识到,出租车竟已经驶离主城区,朝着人烟稀少的郊外疾驰。

“师傅,你走错路了!”

清秀的双眸瞬间警觉起来,乔舒婉坐直了身体,提醒司机。

可驾驶座上的司机像是根本没听到她说话一样,甚至直接踩下油门,出租车瞬间加速,以两百迈的速度开往僻静处。

乔舒婉抓紧安全带,不是走错路,这是故意的!

她才刚回华城,这么快就有人耐不住性子要杀她了?

出租车驶到郊外的废旧水泥厂,很快就同三辆面包车汇合。

七八个不怀好意的男人立刻从两面围了过来,其中一个,直接上手将乔舒婉从车后座拽了出来。

“说,笔记本在哪!”

乔舒婉这才明白过来,费这么大力气把她带到这来,原来要的是笔记本?

黑狼才让‘水鬼’找到这东西,这么快就有人听到风声了,看来这华城果然不太平啊!

心里明镜似的,可明面上,乔舒婉却无辜的眨了眨眼,“什么笔记本啊?”

“少废话!”出租车司机一脸不耐烦。

看样子他是这里的头头,一下车,一群人纷纷就为他辟开了一条路。

“小姑娘,我没什么耐心,劝你最好把东西交出来,不然……”

他故意将那把冒着寒光的匕首在掌心拍了拍,“割花了你这张花容玉貌的小脸,可就不关我事了。”

“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乔舒婉一脸淡定。

“好,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

司机对旁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那贼眉鼠眼的瘦弱男人迫不及待的冲到了乔舒婉面前。

“小美女,你不就是想让哥哥帮你吗?我来了!”

那双不老实的手立刻朝乔舒婉的胸部伸了过去。

然而,手指连她的衣角都没碰到,只听咔哒一声,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瘦弱男人已经被迅速卸掉一只胳膊。

“啊!好疼!”

他顿时捂着自己的左臂,倒在地上哭的像猪嚎。

看到这一幕,周遭的男人全都惊讶的窒息了一瞬。

这女人动手的速度怎么这么快,才几秒的功夫,就能直接卸掉一个成年男人的胳膊?

这身手,连他们也难做到!

所有人不得不正视起乔舒婉,这小姑娘到底什么来头?

气氛正凝固的片刻,司机口袋里的电话忽然响了。

“东西拿到了吗?”男人冰冷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还没有!”司机目光凶狠的看了乔舒婉一眼,“这女人很不听话,事情有点难办。”

“不听话?”对方沉默几秒,才又开口“那就直接办了她!处理的干净点!”

“是,先生!”

司机对手机另一端的人毕恭毕敬,这一幕刚好落到乔舒婉眼里,看来,打电话的人,就是想要她命的幕后黑手了?

挂了电话,司机对乔舒婉已经起了杀心,握紧匕首,大步朝着乔舒婉走过去。

剩下的人也都知道乔舒婉不好对付,纷纷拎着手里的棍棒,一起朝她逼近。

乔舒婉缓缓后退,手心里已经暗藏着几根上了迷药的银针。

对付这几个喽啰,对于跆拳道黑带的她不是难事。

可她不想和这群人浪费时间力气,干脆一次性解决!

“死女人,敢动我兄弟,你找死!”

距离她最近的男人已经狠着脸,抬起手里的铁棍就朝乔舒婉的脑袋砸了过来。

与此同时,乔舒婉也已经准备将银针射过去。

然而仅仅刹那的功夫,震耳的枪声忽然划破长空,一枚子弹擦着乔舒婉的脸颊穿过。

面前的男人铁棍还未砸下,手臂已经被子弹射穿,溅了一地的血。

乔舒婉心里一惊,不是吧?又来一伙仇家?这次还是带枪的!

下意识转过头,荒无人烟的空地上,为首的一辆军绿色吉普车正轻巧的越过地上的沟沟壑壑,无比招摇的朝这边急速驶来。

副驾驶座上的战洛寒俊容冷沉,伸出窗外的那只手上还紧握着一支银色左轮手枪,黑眸布满杀气。

是他!

看见那张熟悉的脸,乔舒婉更震惊了。

刚才那一枪也是他射过来的?

乔舒婉淡定自若的站在原地,而她身后的歹徒见状早已吓破了胆,哆哆嗦嗦的看向头子。

“老,老大,有枪!”

司机一脸不甘心的瞪着乔舒婉,“死女人,你给老子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