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挺进朋友人妻的身体里l

发现自己放了那么久的八卦信号,对方都不收,陆子安咬了咬牙,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萧景寒,说,那个女人是谁!你为了她看都不看我一眼,你这个负心绝情的臭男人!”

萧景寒抬起眼皮,冷冷的睨了陆子安一眼,一言不发的,好像根本不认识陆子安一般。

陆子安握着拳头,捶胸顿足一番,转而绕到了萧景寒身后,动作幅度极大的将手搭在了他肩上,像一个被负心汉始乱终弃的古代小女子一般,嘤嘤嘤几声,开始控诉,“萧景寒,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臭男人。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睡了快三十年,你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对我冷暴力。啊……那个女人哪里好?你快说,你快说,你不说我就一把砒霜毒死她,然后再毒死我自己!”

萧景寒脸色微黑,满脸嫌弃的轻啧一声,“说人话!”

“嘤嘤嘤,你先告诉我那个妹子是谁!不然我今天就死在你身上!”陆子安戏精上身,也不管萧景寒会不会一拳打爆他的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中。

出人意料的,这次萧景寒并没有生气,他反倒是带着一种类似虐狗式的炫耀,“我未婚妻。”

“咳咳咳……”陆子安惊讶的看着萧景寒那冰块儿一般的脸,“你、你再说一遍?”

萧景寒冷冷的看了陆子安一眼,冷冽的表情没有变化,“未婚妻。”

陆子安此刻心情复杂,他捂着嘴,在办公室走了一圈儿,是一种大喜过望,更是一种忐忑。

“老萧,你、确定要娶了?你的心理问题解决了?”

五年前的一次事故,萧景寒在啪啪这件事上存在了心理障碍。陆子安一度以为,萧景寒这辈子都不会再想睡女人,不会再对女人有任何生理反应。可没想到今天他竟然说一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

这不得不让陆子安吃惊。

其实,在遇到叶薇薇之前,萧景寒也以为自己不会对女人有生理反应。可是警察局的浅尝辄止,加上KTV包厢里的再次触碰,都让他清晰的认识到。

他不是不会对女人有反应,是他之前遇到的女人都不对。

只有这一个,只有叶薇薇。

看到萧景寒默认,陆子安终于松了口气,“老萧,真是恭喜你啊!我等这一天等的菊花都要残了。那个,你们打算什么时间办婚礼啊?”

听到这个问题,萧景寒一贯自信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一抹犹豫,“来日方长。”

“靠!来日方长?”陆子安有点崩溃,“我就知道不能高兴的太早。你当了三十年的单身狗,哪里懂得追妹子。连妹子生理期痛跟生病都分不清的!唉!你等着,我给你找书!”

陆子安一边在书架上翻找,一边嘟嘟囔囔的抱怨萧景寒没经验。

萧景寒的脸最终被他扔下来的那几本书给弄得喷出了墨汁。

……

与此同时,医院VIP病房门外。

这个时候,叶薇薇也已经醒了,她走出病房想去找萧景寒。

抬头的一瞬,她看到了沈思哲的脸。而沈思哲也正好看到了穿病号服的她。

入狱前,她跟沈思哲是恋人,可入狱之后,他们却是仇人。因为她入狱影响了沈思哲的课题研究,让他错失了加入顶尖团队的机会。

所以他恨她,他让监狱的人特别照顾她,不给她减刑。

原本搂着陆诗琪的手在这一刻松开,清隽的面容上布满了担忧,他喉咙发紧,想上去询问,想看看叶薇薇是出了什么问题。

可是陆诗琪在他迈脚的一刻,紧紧拉住了他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小鸟依人的说:“思哲,人家好像又感觉到宝宝的存在了呢。”

沈思哲的目光仍旧锁着叶薇薇,声音低沉,“嗯。”

陆诗琪不管沈思哲真正的反应,她盯着叶薇薇,眸中全是炫耀跟挑衅,“我堂哥的办公室就在那里。等一下让堂哥给我们开四维彩超,你也可以看宝宝呢。我好想知道我们的孩子现在长多大了。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叶薇薇淡淡的扫了眼陆诗琪跟沈思哲,冷笑一声。最好,他们懂得收敛不继续在这里招惹她,不然她一定让他们后悔。

医院走廊的地是刚拖过的,上面有些水,叶薇薇转身的时候没有太注意,一不小心的,脚底滑了下,她的身体向前一倾,千钧一发之计,一双手搂住了她的腰。

“薇薇,小心点!”

是沈思哲。

意识到腰上的这只手是沈思哲的,叶薇薇目光一冷,动作灵敏的推开了男人,将背靠在了冰凉的墙面上,“离我远点!”

语气冷硬,充斥着对这个男人的厌恶。

“薇薇。”沈思哲第一次见叶薇薇这样,他的瞳孔蓦然紧缩了一下,慢慢抬起手,想触碰叶薇薇那张布满寒霜的脸,用自己手掌的温度融化她的冷艳。

那边满眼妒忌的陆诗琪快步过来,她眼底闪着阴鸷狠厉的光芒,一只手抓住沈思哲的那只手,另一只手蓦的扬起对准了叶薇薇的脸。

只是在落下来之前,被一只纤细的手腕稳稳的扼住。

“叶薇薇,你这个贱人,你竟然还敢勾引思哲!”陆诗琪目光沉沉的瞪着叶薇薇,声音尖锐刺耳的。

叶薇薇垂眸浅笑,“呵,陆诗琪,饭呢,可以乱吃,话是不能乱说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这种三秒钟的货了?”

“贱人!你胡说什么!思哲才不是三秒的!”陆诗琪勃然大怒。

叶薇薇勾了勾唇,故意拍了拍手,“哦,不是啊。那不好意思喽,我看他一脸肾虚的,以为他不行呢。”

陆诗琪被这话气得半死,她狠狠抽出手,“叶薇薇,你坐过牢,你还有脸出来见人!”

“我为什么不能出来见人?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倒是你们,你们这对儿狗男女怎么有脸出来呢?”叶薇薇抱着胳膊,见护士们过来,直接提高了音量。

“你胡说什么!谁是狗男女!你这个贱人,嘴巴真脏!”陆诗琪看着叶薇薇的眼神厌恶至极。

叶薇薇面色冷凝,“我嘴巴脏?我就说了你们狗男女。你呢?你张口闭口就是贱人,到底是谁嘴巴脏?还有,我说你们是狗男女,我说错了吗?”

“你!”陆诗琪气得嘴唇发抖,指着叶薇薇的鼻尖,怒声道:“我们不是狗男女!你这个坐过牢的下流胚子,贱货骚货,别乱说!”

啪……

叶薇薇的巴掌甩了过去,她目光冷厉,嘴角带着恨意。

“啊啊!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我是个孕妇,你是不是想再次坐牢!贱人,大贱人!我要杀了你!”陆诗琪一只手捂着脸,另一手伸过去想掐着叶薇薇的脖子。

叶薇薇动作敏捷的侧身,躲过了陆诗琪的手。

陆诗琪咬牙切齿的,指着叶薇薇,对那些围上来的护士们说:“大家快帮我抓住她,她是个坐过牢的贱人,她对不起我!”

“谁对不起谁?”叶薇薇扬声,跨了一步过去,狠狠扣住了陆诗琪的手腕,厉声道:“陆诗琪,你再说一遍,是谁对不起谁?”

“是你,你这个贱人对不起我!”陆诗琪大喊。

“哼!好,真好!”叶薇薇冷笑,转头看着那些用异样眼光对着她护士,缓缓开口,每一个字都咬的极其清楚,“各位,我给大家讲个狗血的故事,大家听听看,到底是谁对不起谁!”

“你别说,你什么都别说!”陆诗琪瞪着叶薇薇,有些怕叶薇薇说出当年的事。

叶薇薇将陆诗琪推到沈思哲怀中,看都不看男人的表情,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神色淡然的说:“五年前,我被亲姐姐坑,顶包入狱。我相处了几年的初恋男友不仅不帮我,还跟一个女人勾结,让人在监狱陷害我,害我没办法减刑。大家说,我这个初恋是不是人渣?”

“必须是人渣!就算不爱,也不该陷害啊!”

“是啊,嫌弃人家坐牢可以分手,没必要落井下石啊!”

几个护士边说边摇头,眼底全是对叶薇薇说的那个初恋的鄙视。

“你们别听她胡说,她这个贱人就是信口开河编故事,没有什么初恋人渣,都是她编的!”怕叶薇薇说到沈思哲的名字,陆诗琪对众人摆手摇头。

“我编的?”叶薇薇扬声,侧身盯着那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沈思哲,一字一顿的问:“沈思哲,这是我编的吗?”

沈思哲不说话,光风霁月的俊脸此刻微微有些发白。

“你问思哲干什么?你这个丢人的小贱人快滚!”陆诗琪伸手推叶薇薇。

叶薇薇反手握着陆诗琪的手腕,双眸散着寒意,“我当然要问他啊。毕竟他是我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呢。毕竟他该给我个交代呢!”

“交代什么,是你自己犯贱要坐牢,跟他有什么关系!”

“是,坐牢跟他没关系,那其他给我捅刀子的事是不是他呢?不要告诉我,那天在实验室跟你在地上啪啪的不是他,也不要告诉我,让人在监狱里对我下毒手的不是他!”叶薇薇冷眸敛着寒光,化作利刃,直直的戳向沈思哲。

听到这话的沈思哲脸色越发苍白,他艰难的开口,“薇薇,那天……你、你看到了?”

“对,看到了!所以你还想说你不是渣男,还想说你们不是狗男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