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

“你这个贱人,人长得丑也就罢了,心肠竟也如此歹毒,竟敢对皇家血脉下手,来人,将她拖过去乱棍打死,给十五皇子陪葬。”皇后阴戾地命令道。

孟芷昀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后,她可是堂堂福王妃,别说她根本没推过小皇子下水,就算她那样做了,不是该将她先收押,再审讯,有足够的证据才能处死她吗?

此刻,皇后一句话,就能让人把她打死,会不会太儿戏了?

事实证明,皇后可不是开玩笑,那些宫人如狼似虎地冲过来,抓住孟芷昀,就要拖她去打了。

这万恶的皇权社会!

环顾全场一圈,竟然没人出声帮自己,孟芷昀知道就算喊冤,也没人会相信她,那么她想活命只能自救了。

“等一下!我能救小皇子,皇上,我能救十五皇子,你让我救他,如果真的救不回来,你再打死我也不迟。”

在被侍卫拖走前,孟芷昀朝全场权力最大的皇帝喊。

一旁的丽妃在太医掐着人中醒过来之际,恰好听到她这话,急忙哭道:“皇上,你让她救救皇儿,求你了,皇上。”

此时,君胜天也开口道:“皇上,她救过太妃一命,就让她试试吧。”

“好,那你就去救皇儿,如果你救不了皇儿,那你就给皇儿陪葬。”皇帝冰冷的目光射向她,让她有种头顶悬了把刀,随时砍下来的感觉。

孟芷昀没再废话,赶紧跪在小皇子身边,检查他的心跳跟呼吸,确认他心跳跟呼吸已经停止,她心中焦急,手上的动作却没一丝迟缓。

她先是掰开了小皇子的嘴,将里面的水跟泥水掏出来,然后给他进行人工呼吸。

“她怎么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简直是渎亵十五皇子。”钟夫人故作夸张地嚷嚷。

皇后眼神阴狠地盯着孟芷昀,:“若是救不回十五皇子,哀家定要冶你的不敬之罪!”

孟芷昀完全没理会她们在说什么,只是专心给小皇子做人工呼吸,又做胸外心脏按压。

然后,趁众人没注意时,从空间里取出来一支强心针,快速地给十五皇子打进去。

打完针没一会儿,小皇子身子突然抽搐了下,然后噗的一下,吐出了好几口水。

孟芷昀脸上一喜,急忙将他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帮他将胃里的积水拍出来。

小皇子吐完,才呜咽一声,大哭了起来。

见到被太医话断已经断气的小皇子,竟然活过来了,众人看向孟芷昀的目光,却变得都不一样了,有好奇,疑惑,佩服,也有怨恨。

对于其他人的心思,孟芷昀没去理会,而是仔细再给小皇子检查身子。

“福王妃,皇儿怎么样了?”

见儿子死而复生,丽妃大喜过望,恨不得立即把儿子抱在怀中,不过,见孟芷昀为儿子检查,她只得忍住冲动地问。

“他应该没什么事了,先给他换上干净的衣裳,回去后记得用盐水给漱口,还用手脚上的伤口也要清洗干净,还有给他喂姜汤驱寒。”

把小皇子交还给丽妃,孟芷昀用医生的口吻叮嘱道。

将失死复得的儿子紧抱在怀里,丽妃泪水涟涟地点头,然后跟孟芷昀郑重的道谢:“福王妃,谢谢你救了皇儿。”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的。”

身为医者见到有孩子在自己面前溺毙,她怎可能不出手,尤其在还能把对方救回来的情况下。

不过这一次真的很险,幸好小王子刚断气没多久,而空间里又有强心剂。否则,她也无能为力。

“她这只是将功补过罢了,虽然她救了十五皇子,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皇后阴恻恻的声音再次呐起。

卧槽!这皇后怎么回事?她也没得罪她吧,怎么非要致她于死地不可?

“皇后说的对,究竟是谁胆大包天推十五皇子下池塘,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我可不想背这黑锅。

皇上,我跟十五皇子无冤无仇,完全没有动机害他,刚才,我听到她在喊救命,才过来看发生什么事的。

我到的时候,只看到她跟十五皇子两人在这里,如果说我有嫌疑,那她的嫌疑更大,请皇上一定要查清楚,还我清白。”

孟芷昀恨恨的瞪着那丫鬟,要不是全场只有她能救活小王子,现在她已经被乱棍打死了。

看这小丫鬟年纪轻轻的,竟然如此狠毒,等再长大一些,还不知道祸害多少人了?

“福王妃,你别血口喷人,奴婢没有。”小丫鬟矢口否认,是自己推十五皇子下水的。

“刚才,这里只有你们两人,不是你推小皇子下水的,难道还是他自己失足落水?如果是意外,你大可以说清楚,刚才为何要嫁祸于我,摆明就是做贼心虚了。最重要的是,我如果推皇子下水的,怎会还留你一命,让你来指证我?”

孟芷昀说得有理有据,加上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刚刚又救回十五皇子一命,她的话自然比小丫鬟更取信于人。

“将这贱婢拖下去,杖毙!”皇帝目露凶光地指着小丫鬟道。

下一刻,就有两名太监上前,将她拖下去。

“陛下,陛下饶命啊!我,我是冤枉的。”

听到小丫鬟的哭喊声传来,孟芷昀心中一跳。

虽然那小丫鬟嫁祸过自己,但那么小的孩子就这样被杖毙,孟芷昀又有些于心不忍。

“皇上,我看那小丫鬟也不是有心要推王子下水的,反正皇子现在也醒了,不如问问他,是谁推他下水,或者只是意外呢。”

话声方落,全场一片肃静。

见众人眼脸色古怪,孟芷昀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

孟芷昀求助的看向男人,想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见孟芷昀一脸懵懂无知,似乎真的不知道情况,男人只好婉转的解释了句。

“十五皇子不会说话。”

不会吧,这句话孟芷昀差点说出口,幸好她及时把话咽回去。

看了看窝在丽妃怀里的十五皇子,想起刚才他哇哇大叫的情景,孟芷昀很为他检查下声带,看看他发不出声音的原因。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虽想帮小王子,但也知道轻重。

给小王子治病,住得好不一定有赏,治不好可是会掉脑袋的。

发生了十五皇子溺水事件,大家也没心情了,宫宴提前散席。

“刚才,谢谢你为我说话。”

没吃到皇宫里的美食肴,差点还丢了小命,孟芷昀有些意兴阑珊,不过,应该要道谢的,还是要说声谢谢的。

君胜天脚步一顿,转头看了眼她,“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对了,刚才你是不是给十五皇子打了什么东西?”

孟芷昀心头一揪,没想到他眼神那般敏锐,竟然发现她给小皇子打针的动作,明明她都那么小心了。

正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福王,福王妃,还请留步。”来人竟然是丽妃娘娘。

“福王妃,方才回去后,皇儿喝了姜汤后,就开始发热了,太医开了药,可皇儿喝了药汤后,不仅高热未退,还呕吐不止,太医也对此束手无策,我只能来求你救救皇儿了,求求你了。”丽妃泪眼婆娑看着孟芷昀,苦苦哀求道。

救人是医生的天职,面对丽妃的哀求,孟芷昀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加上她也想趁机给十五皇子检查下,他不能说话的原因。

于是,她看向君胜天,以眼神询问他,她能否去为十五皇子看病。

君胜天深邃的黑瞳看了眼丽妃,十五皇子也是他的侄子,现在丽妃者亲自来求医,他是没有拒绝的理由的。

“你就去看看十五皇子吧,本王先自行回府,明早再来接你。”

他是成年男子,按规矩是不能夜宵宫中的。

“谢过王爷,谢过福王妃了,福王妃赶紧随我来吧。”说罢,丽妃就领着孟芷昀,往自己的宫般走去。

孟芷昀跟着丽妃,来到她住的福秀宫。

“丽妃娘娘,十五皇子在哪?”

踏进福秀宫,孟芷昀也顾不得住下休息,立即就让丽妃带她去看十五皇子。

在小皇子床榻边坐下,孟芷昀先是给小皇子把脉,然后问:“太医给他开了什么药?还有没有剩下的药渣?”

负责照顾小皇子的宫人摇了摇头,“太医开的药方,要到太医院去查,药渣还在,奴婢这就去拿来。”

“是不是药方有问题?”丽妃紧张地问。

孟芷昀没有回答,等宫女把药渣拿来,她仔细检查了遍,才道:“刚才,我给皇子把过脉,他属于风热感冒,可太医开的药方却是医冶风寒感冒。”

“那太医是开错药方了,难怪皇儿吃药后会吐了,现在该怎么办?”

孟芷昀没有回答,其实像十五皇子这种情况,在现代的话,只要打下点滴,问题不大,可在古代就有些棘手。

不过,她觉得棘手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怎样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十五皇子打退烧针。

见她没说话,丽妃以为她也没有办法,顿时慌起来了。

“福王妃,求你想想办法,救救皇儿吧,只要你能救皇儿,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闻言,孟芷昀灵机一动,“我有一个条件。”

“福王妃请说。”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会医术的传闻?”

丽妃点了点头。

当时,孟芷昀说她会医术,能够救儿子,丽妃救子心切,便没想太多,事实上,她也的确救了儿子。

事后,丽妃才想起王妃年纪轻轻,医术竟然比太医更厉害,平时也没听说过她会医术,自然有些好奇,然后,就有人把那晚茯苓所说的那番话告诉她。

见丽妃知道自己被佛祖点化的传闻,孟芷昀也就省去解释的麻烦。

“其实,刚才我能把十五皇子救回来,也是得到佛祖的指点。”

一听到佛祖两个字,丽妃顿时有些小激动。

“等会我给小王子治病的时候,不方便有其他人在场,否则,会妨碍我给皇子看病,麻烦你让所有的人出去,等我说可以的话再进来。”

闻言,丽妃立刻让所有人都出去。

清场后,孟芷昀毫无顾忌拿出听筒,针筒,消炎药等,然后帮小王子退烧,之后,再为小王子检查的声带。

半个时辰后。

孟芷昀打开房门,看见丽妃等人还守在门外等着,她朝丽妃露出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

“十五皇子的烧已退了。”

一听儿子退烧了,丽妃迫不及待地冲到床边,摸了摸儿子的额头,果然已经不烫了。

孟芷昀以医生的口吻叮嘱道:“你们最好给小皇子换上干净的衣服,让他多喝水,补充水份,之后几天,饮食要清淡些……”

“福王妃,真的太感谢你了。”丽妃再次道谢,又让宫人给她准备夜宵,让她吃过再休息。

忙了大半天,孟芷昀又累双饿,吃着丽妃准备的夜宵,她想起什么的开口。

“刚才,我给十五皇子把脉时,顺便帮他检查过声带,我发现他的声带没有受损,而且他也能发出一些简单的声音。”

听到这里,丽妃心中一跳,意识到孟芷昀将要说的事情很重要,下意识伸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对其他人道。

“你们先退下,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

见丽妃屏突然清场,孟芷昀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娘娘?”

丽妃直直地盯着孟芷昀问:“刚才,你说给皇儿检查过,那你是不是知道他为何不能说话?”

“我发现十五皇子不能说话,可能跟体内的毒素有关。”

“你的意思是,皇儿不能说话是因为中毒?”丽妃握着手帕的手紧了紧,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狰狞。

“你早就知道了?”见她如此反应,孟芷昀忍不住试探地问。

“那你有没有办法,可以给皇儿解毒?”丽妃此话,虽没有直接承认,可也算间接表示她是知情的。

“我需要些时间研究下。”

刚才,她给小皇子检查,发现对方的声带没有受损,理应能够说话,于是,就给他做了全身检查,然后发现他是因为中毒才不能说话。

小皇子中了什么毒,怎么解毒,她还需要时间去化验,当然,这些过程她没打算详细解释,反正她说了,丽妃也不明白。

“那福王妃你的意思是,可以帮皇儿解毒,让皇儿开口说话了?”丽妃激动地握住她的手问。

“我会尽力的。”身为医生的谨慎,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下,孟芷昀语带保留道。

“只要给我些时间,我答应你,一定会帮十五皇子解除体内的毒素的。”

她的声音掷地有声,丽妃抬眸看向她,感受得到孟芷昀的真诚,丽妃突然眼眶微红,愧疚地道:“之前,你不仅救了他的命,现在还为他的事费心,我实在于心不忍。”

孟芷昀眉头轻挑,总觉得丽妃话中有话,就听她说道:“其实,我会去求你留下来为皇儿看病,都是受皇后的吩咐,她让我想法子陷害你,让你身败名裂,可我实在下不了手,你还是赶紧出宫吧。”

孟芷昀眉头紧锁,她真想不明白,皇后为何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她应该没有踩到皇后的尾巴吧?

见孟芷昀一脸困惑不解,似乎完全不知道哪里得罪皇后,丽妃便说出自己的揣测。

“听说当初,皇后是想将沈落雁许配给福王,只是被孟相抢先一步开口,请皇上赐婚,而且,你也该明白,皇后可是沈落雁的表姑妈。”

“原来是因为沈落雁,看来我这个福王妃,也当不了多久呀。”孟芷昀感叹道。

原主千方百计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还挡了别人的道,招惹来杀身之祸,这是何必呢。

丽妃道:“现在,我立即让人送你出宫,只要你回到王府,皇后就不敢再对你怎样了。”

“宫门已经关了,我怎么出宫?如果我走了,那你怎么办?”

如果她现在出宫,没错是可以逃过一劫,但皇后知道后,必定会适怒于丽妃,她不想连累丽妃。

再说,君胜天也不是什么好人,之前,他明知是沈落雁陷害她,却公然维护沈落雁,如果知道皇后想对付她,别说帮她了,不推她一把就算好了。

还有梅太妃在一旁虎视眈眈呢,为了保命,之后,她一定要想办法拿到休书,脱离这个泥潭。

“我不能出宫。”她可以一走了之,那丽妃怎么办?

“你说皇后想要害我,那你知道她有什么计划吗?”

“皇后只吩咐,让我想法子留下你,并没说要怎么对付你。”想了想,丽妃又道:“不过,皇后若要对付你,必定是今晚出手的。”

丽妃话声方落,皇后就借机看十五皇子来到福秀宫。

皇后坐下后,先是问候了句十五皇子的身子,然后看向坐在丽妃身旁的孟芷昀。

“福王妃,你救了十五皇子,哀家要好好赏赐你才行。”说着,她朝身旁的贴身丫鬟扬了扬下巴,后者立即双手捧着一个托盘走到孟芷昀面前。

托盘上放着一个玉如意,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样子,孟芷昀却不敢去碰,唯恐一不小心碰坏了,皇后趁机要她赔怎么办?

见她没有接,皇后扬了扬眉头,“福王妃,这是嫌弃哀家的这件赏赐?”

孟芷昀连忙道:“怎么会呢,这玉如意一看就是价值连城,我怎敢嫌弃,只是我这个人粗心粗脚的,经常打烂东西,像这么珍贵的玉如意,一不小心被碰碎了,到时就算皇后不怪罪,我也会心痛死的。”

“你就放心收下吧,哀家既然赏赐给你,就是你的东西,你要怎么处理都行,哪怕打碎了,哀家也不会责怪于你的。”

见皇后非要她收下,孟芷昀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白送的不要白不要,她正愁手上没银两呢,把这玉如意当了,应该有不少钱吧。

见孟芷昀拿着玉如意笑得像傻瓜的样子,皇后眼底闪过一抹嘲讽,正要开口说什么之际,就有宫人走进来凛告,说皇太后要见孟芷昀。

“皇太后为什么要见她?”皇后脸色有些不好地问。

“奴婢不知道,但皇太后说了让福王妃立即去凤仪宫。”

孟芷昀跟丽妃对望了眼,同样疑惑皇太后怎会突然召见自己,不过,能够暂时从这里脱身,也没什么不好。

“福王妃,请跟奴婢来。”

“那皇后,我先去见皇太后,谢谢你的赏赐。”

孟芷昀跟皇后行了礼,就抱着那玉如意,匆匆跟着宫人离开。

走出福秀宫,却发现宫人领着她走的方向,并不是凤仪宫,顿时警惕起来,以为这宫人也是皇后的一只棋子,正想转身走回福秀宫,就听宫人的声音响起。

“福王殿下,福王妃带到了。”

说罢,宫人朝前面方向行了个礼。。

孟芷昀顺着宫人的视线看去,只见百米外的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身材挺拨的君胜天。

那人一身锦衣华服,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的王者气息。

月光下,那张帅得天怒人怨的脸,不知道是否今晚的月亮太美,衬得他眉目如画,一双深邃的眼眸如同两潭千年古井,令人看不透,却不自觉沉溺其中。

“你不是出宫了,怎会还在这里?”

望着树下那高大的君胜天,孟芷昀心跳稍微急促了些,嘴上却若无其事地问。

瞟了眼被孟芷昀紧紧抱在怀中的玉如意,君胜天嘲讽地道:“看来,你在丽妃这里收获颇丰,我没有耽误你吧?”

孟芷昀献宝般举起手上的玉如意,得意地道:“这是皇后赏赐的,你说这值多少钱?”

见她一副没见过世面般的样子,君胜天没好气地道:“至少值万两,够买你的小命了。”

闻言,孟芷昀下意识抱紧玉如意,灿若星辰的眼眸定定地盯着他。

“你是不是知道皇后想要害我,特地来救我的?”

“走吧。”君胜天忽略她的问题,转身就走。

在孟芷昀没看见的地方,他嘴角微勾,看来她还不算太笨。

原来,在丽妃来找孟芷昀去给十五皇子看病时,他就觉得事有蹊跷,只是不便当面拒绝丽妃罢了。

他在宫中也有线人,在知道丽妃来找孟芷昀是受皇后指使后,他就知道皇后要对付她了。

皇后是后宫之母,在不跟她正面冲突下,把人安然救出,只有皇上跟皇太后了。

后宫之事,哪怕是皇上也不方便插手的,于是,君胜天只得找皇太后帮忙。

不过,君胜天并没打算让孟芷昀知道,为了救她出来,他可是欠了皇太后一个人情的事。

免得这孟芷昀自作多情,还以为他对她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