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韩国r级无码片在线播放

一人呼应,众人跟随。

所有人以霍老为中心,夸赞黎俏的词藻比苏嫣然的还多。

风向瞬间调转,苏嫣然眼底的狠厉如刀子一般打了出来。

小瞧这个女人了!

霍夫人脸色同样不好,耳边传来一句。

“霍夫人给霍少找了个多才多艺的好媳妇呀!”

她表情僵硬,不笑也得笑,最后只能抛下苏嫣然。

相比较人群的喧闹和热潮,霍南爵一身冷寒气息,几乎结冰。

他漆黑的眸正酝酿着汹涌的海浪,克罗地亚狂想曲是纪清的最爱……

他曾听纪清弹过,竟然与黎俏无二!

他炙热的眸光死死定在黎俏脸上,一瞬不转。

“谢谢爷爷夸赞。”黎俏礼貌出声。

这时,霍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锦盒,“俏俏,这个送你。”

“这是……”

黎俏边说边打开盒子,刹那的闪亮几乎照亮整个正厅。

这是……霍家祖传的传家宝,宣翡玉!

据说这个玉价值连城,可以买下一个国家!

人群外惊叹声络绎不绝,黎俏愣了两秒,赶忙盖上盒子。

“爷爷,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她往回送,霍老又推进她怀里。

“你是霍家的孙媳,必须收下这块玉。”

霍老在这种场合把这个东西给她,是在为她立身份,摆明她在霍家无可撼动的地位!

“爷爷……”

黎俏不知道说什么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苏嫣然一双眸快瞪出来了,她梦寐以求的东西竟然归黎俏了!

她死死咬着牙齿,快渗血了。

视线四转,找着霍南爵的身影,这一看,就连这个男人都在盯着黎俏。

可恶,这个贱女人!

“南爵哥哥……”她悄悄踱步过去,想跟霍南爵发嗲撒娇,改变一下现状。

霍南爵眼尖注意到黎俏已经与爷爷谈完,并且准备上楼。

“我有事。”

了了三个字,他快速绕开苏嫣然,跟上黎俏。

苏嫣然站在原地,眼皮突突跳了两下,表情变幻莫测,红绿相间。

霍南爵到了长廊正好收到沈风发来的短信。

“霍总,没查出黎小姐与明皓有什么关系,二人好像前几天刚认识……”

霍南爵眉心拧起,黎俏故意接近纪清的好友,现在又各方面模仿纪清。

怎么,调查到他在乎纪清,所以以此引起他的注意?

这个女人,越来越过分!

纪清是她能替代的人么,做梦!

黎俏回房想歇,结果房门还没关上,一只大掌突然横在门口。

下一秒,霍南爵推开房门,走进去,居高临下俯瞰着她。

“你怎么会那首曲子?”

突兀的问句让人措不及防,黎俏笑了,苦涩不已。

“结婚两年,你试着了解过我么?”

这样的反问属实戳人心窝,霍南爵脸色瞬沉。

“我觉得已经够了解你了,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黎俏眉心拧起,脱口而出道:“我没有,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霍南爵眉目愈冷,大步走向她。

她下意识后退,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处。

砰的一下,霍南爵大掌拍在她的耳边。

“所以你想说,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

“对!”她重重点头,很严肃。

房门外,霍老早已跟了过来,他站在左侧尝试偷听,但房门隔音很好。

李管家蹲在右侧处理门锁,很快,李管家起身开口:“老爷,可以了。”

霍老用力拽了两下,确实打不开。

他唇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好,我们走吧。”

李管家有些欲言又止,“老爷,先生很有可能会生气……”

霍老鼻腔出气,用力哼了一声。

“他爱生气就气!”

必须出马了,再不逼一逼南爵,他这老头猴年能抱上曾孙!

急促的脚步声在长廊处响起,霍夫人带着苏嫣然过来了。

“爸,南爵呢?”

不过聊几句的功夫,人都没了?

霍老一挥手,“南爵去陪俏俏了,他们小夫妻甜蜜着呢,你们别打扰他们。”

“什么?南爵哥哥……”

苏嫣然话没说完,霍老目光一凌。

“嫣然,你该下楼了。”他语气沉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场自然而然出来了。

苏嫣然哪敢忤逆霍老,临转身时,她看了一眼霍老刚过来的那间房。

暗暗咬牙,暂等时机。

房间内,空气陷入诡异的安静。

黎俏眸子一眨不眨,逞强着与他对视,丝毫不妥协。

良久,霍南爵咬牙暗嗤一声,快速后退,拉开极大的距离。

“你最好记住今天的话。”

他脸色冷酷,直奔门口。

黎俏长舒一口气,拍了拍砰砰乱跳的心脏。

下一秒,她听到霍南爵拽门的声音。

但……门没打开。

她视线转过去,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黎俏不死心,走过去同样扯了扯,疑惑道:“怎么回事?”

霍南爵眸光冷然,削薄的唇很刻薄。

“装什么,这不是你的伎俩?”

关在一个房间,想要什么太明显了。

“你在说什么?”黎俏一脸茫然。

霍南爵眼底厌恶猛增,“那晚我喝了酒神志不清,我现在很清醒,不可能饥不择食!”

“你!”黎俏顿时来了火气。

这句饥不择食,讽刺谁是残次品呢!

“这事跟我没关系,你……”

黎俏话没说完,霍南爵已经拿出手机,快速拨通了一个号码。

“过来处理房门。”

啪的一声挂断电话,他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硬逼她再说不出一个字。

这个男人,简直可恶!

沈风随后赶到,一番处理,对着房间大喊。

“霍总,锁死了,没钥匙打不开!”

黎俏一颗心渐沉,霍南爵突然一脚踢在门上,燥郁在眉眼间。

“别这样吧?”她拧眉道。

看他这番强硬,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这么不想跟她待在一个房间么?

霍南爵接下来的动作更加过激,很快,他的手掌已经红了一片。

她眉心拧得更紧,“你能不能……”

砰!他又一个用力。

强被卸下的门把手崩了木屑,瞬间划破了他的手背。

鲜血涌出丝缕,她瞳孔一缩,出于本能反应想帮他处理伤势。

霍南爵侧身避开她的触碰,“好自为之。”

他低沉磁性的声线回荡在耳畔,冷刀般剐着她的心。

他的离开没有一丝犹豫,仅存的一丝冷香渐渐消散。

黎俏低垂眉眼,一声惨淡的笑在嘴边溢开。

自己怎么又开始恬不知耻了,黎俏啊黎俏,你有没有脸!

宴会已经接近尾声,黎俏悄悄退离。

她回了酒店,一闭眼就是霍南爵那时决绝的面容。

他此刻应该正在陪苏嫣然吧。

她翻了个身,轻叹一口气,蔓延出深夜的悲哀。

这时,手机叮了一声。拿出一看,是明皓发来的短信。

“蛋清儿,拍卖会的票我帮你拿到了。”

纪家的海洋之心明天拍卖,她必须去。

“好,明天见!”

丰巢拍卖会上午十点开始,黎俏早早抵达。

前几件艺术品匆匆拍过,终于到了她感兴趣的拍卖品,海洋之心。

深蓝色的宝石镜面,鸽子蛋大的圆滑轮廓,稍加打造,必定成为风靡全球的高奢饰品!

黎俏眼角有些湿润,仿佛透过蓝面看到了父母的脸。

把她宠成小公主的二人,已经去世两年了……

她鼻子发酸,死死攥拳。

一定要查出车祸的真实原因,为父母报仇!

她调节好情绪,轻声道:“耗子,麻烦你了。”

海洋之心封顶价格几千万,可她没那么多钱,只能跟明皓借。

明皓唇角一勾,亲昵地揽住她的肩膀。

“小意思,哥不差钱!”

黎俏淡淡一笑,随着竞拍者的举牌,已经加价到两千万。

她一举号码牌,主持人喊着。

“两千五百万!”

她面色坚决,海洋之心势在必得,一定没人加价了!

然而下一秒,主持人又喊:“三千万!”

黎俏一怔,回头看去。

后排灯光较为昏暗,隐约可见一个男人的身形。

这是谁?

她再次举牌。

“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四千五百万!”

几轮下来,黎俏表情愈发紧绷。

四千五百万已经超出预估了,如果对方再加价……

几乎同时,主持人惊呼:“五千万!”

五千万啊!

她坐不住了,稍稍起身,紧盯着那抹身影。

是谁,是谁在跟她抢?

定睛一看,竟然是……霍南爵!

他面色深沉,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身旁还跟着苏嫣然,苏嫣然一脸娇羞。

“南爵哥哥,这个礼物太贵重了,要不算了吧。”

话这么说,她一双眸却是亮晶晶,十足期待。

黎俏轰得一下,大脑短暂的空白。

霍南爵竟然要把她的东西拍下来,送给苏嫣然!

她掌心紧攥,呼吸似乎都困难了。

主持人激烈的敲锤声响亮无比。

“五千万第一次!”

“五千万第二次!”

“六千万!”明皓倏然起身,高举号码牌。

他昔日不羁已然转换为严肃,目光灼灼。

黎俏倒吸一口凉气,赶忙将他拽下。

“六千万太多了。”她沉声道。

明皓一咬牙,“那是你的东西,我必须帮你拍下来。”

说着,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骂道:“哪个孙子在抢,可恶!”

黎俏内心五味具杂,霍南爵清冷的声线低沉传出。

“一个亿。”

人群中炸开了锅,没落纪家的遗物竟然拍出一个亿天价。

不少人纷纷侧目,有人认出霍南爵,自然也注意到他身旁的女伴。

“原来是霍少,一掷千金为博佳人一笑啊!”

字字诛心,黎俏感觉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明皓脸色极其难看,还想加价。她拦住,缓缓摇头。

“算了,耗子。”

论钱多,霍南爵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明皓虽然家室殷实,但就算把整个明家压上,也拼不过霍南爵。

主持人敲锤三次,已经尘埃落定。

“哎呀,蛋清儿,你的海洋之心啊!”明皓愤愤不平。

黎俏面如土色,牵强扯出一抹笑,什么也没说。

后续拍卖没什么看点,她全程都在关注后方的霍南爵。

直到他起身,她立刻也站起。

“耗子,我出去一下,一会回来找你。”

话落,疾步出去,她在长廊处追上他。

“等我一下——”

她焦急出声,总算在他面前站定。

霍南爵墨眸一眯,危险气息在升腾。

“你又跟踪我。”他嗓音冷漠无比。

黎俏不想做无畏的解释,眼眸微闪,试探出声道:“你可以把海洋之心让给我吗?”

她不想让她的东西落到苏嫣然手中。

霍南爵表情更凉,“你没完了是么?”

现在还敢肖想纪清的海洋之心!

黎俏身体紧绷一片,昏黄的灯光落在她的眼睫,下眼帘的灰影在颤。

“就当我求你了。”她声音缥缈,透着浓浓的无力。

她没别的办法,只能放低姿态。

霍南爵唇边溢开一抹嗤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听,她连求都不配。

黎俏脸色白得像墙,牙齿落在唇瓣上渗出白印。

说实话,这一刻,她都想跪下。

海洋之心对她意义重大,比起骄傲和自尊,她更倾向前者。

仅仅迟疑两秒,她下了最狠的决心。

然而这时,一声娇俏的南爵哥哥幽幽传出。

苏嫣然款款走来,“呀,姐姐你也在呢?这是在做什么?”

她笑面如花,上挑的眉眼下移睨着她,满是张狂。

有时候,在一个人面前卑微惯了,不觉得什么。

但如果多个看戏的,黎俏骨子里的血都在沸腾。

“跟你有关系?”她冷脸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