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公车上乱J伦小说肉小说

一周后,苏吟落出院。

她刚走出医院大门,便看见了停在门口的黑色林肯加长。

慕璟之的贴身司机将苏吟落“请”到了车上,苏吟落死死咬唇盯着满脸慵懒的坐在后座上的慕璟之,气得脸都绿了。

慕璟之却眯着狭长的眸子笑着,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几分玩弄,“苏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慕璟之,你究竟想干什么?”想到所谓的婚讯,苏吟落盯着慕璟之质问道。

慕璟之勾唇笑笑,忽然俯身靠近苏吟落,修长的手指挑起她尖尖的下巴,笑得很冷,“苏小姐,你这一个星期来不是变着法的勾引我吗?如今我上钩了啊。”

他的声音低沉好听,但他的眼眸太深,苏吟落看不透。

苏吟落只知道,他是她穷其一生也看不透的男人。

他太危险,城府太深,而这场婚姻,无非是他的一场阴谋。

而她,无疑成了他手上最利的棋子。

在这场权谋的游戏中,她知道拼尽全力也赢不了他。

“慕璟之,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丢下这句话,苏吟落转身就要离开。

“看来你藏在精神病院的母亲,不想要了。”慕璟之勾唇笑着,嗓音低沉。

苏吟落身躯一震,握住车把的手顿时僵住了。

慕璟之居然找到了她母亲?

五年来,她将她母亲藏得很好,而她母亲,也是她唯一的软肋。

慕璟之依旧垂着眸,如黑宝石般的眸子透着冰冷,云淡风轻的语气却说出了最决绝的话,“苏吟落,要么乖乖听话,完事后,我给你三十万块,要么这辈子别想再见你母亲,二选一。”

这个男人,连威胁都是儒雅英俊的。

但他的声音,却字字句句狠狠戳破了苏吟落的心。

苏吟落无力的松开了紧握车把的手,苦笑一声,轻轻点头,“好,我听你的话,你别碰我母亲。”

苏吟落明白,对于慕璟之这种人,求饶是没用的。

他是高高在上运筹帷幄的人,而她,不过是一颗卑微下贱的棋子。

她如今能做的,就是先顺从,再反攻。

他满意的拍了拍苏吟落那张绝美的脸,唇畔勾起浅笑,“苏吟落,你果然是个聪明人。”

……

“去酒会。”

苏吟落被安排换上了一身镂空镶钻的白色礼服,化了精致的妆,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来到了宁城最大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里。

她长得很漂亮,肌肤如雪,凤眸杏目,极其勾人。

慕璟之满意一笑,亲昵的搂住她的腰肢,带着她往酒会中央走。

慕璟之刚出现,便成了全场的焦点。

记者和媒体都把相机对准了慕璟之和苏吟落,咔嚓咔嚓的开始拍照。

苏吟落吓得往后躲了躲,慕璟之却笑得很坦然。

“慕总,请问您身边的这位就是您宣布婚讯的苏小姐吗?”

“是。”

“请问您为什么忽然放弃顾小姐选择苏小姐呢?”

慕璟之忽然转身看向苏吟落,眼眸里满是虚伪的深情。

他轻轻牵起苏吟落的手,嗓音温柔得不像话,“落落虽然家世不如顾小姐,但她是唯一能让我心动的女人。”

苏吟落的视线狠狠一震,心脏,措不及防的跳动了一下。

下一秒,苏吟落便冷笑出声,慕璟之演技真不错。

“请问您和苏小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会提前通知大家。”

“……”

慕璟之还在和记者周旋着,苏吟落满脸谄媚的笑着,脑海里却一直在想着该怎么从慕璟之手上救出她母亲。

半年前,她联系上了国外的一位精神科的医生,医生说她母亲的病还有痊愈的可能,她千辛万苦的攒钱,就是为了带她母亲出国治疗。

如今还差最后三十万,她便能带她母亲离开了。

所以她才冒险爬上慕璟之的床,没想到却把自己搭了进去。

但她不能一辈子做慕璟之的棋子,她得想办法救出她母亲,带她母亲离开。

她母亲的病不能再拖了……

“慕总。”就在这时,人群里响起一个好听的女声。

苏吟落吓了一大跳,抬眸一看,顾念薇已经笑眯眯的朝她和慕璟之走来了。

顾念薇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礼服,满脸的高傲和自信。

她淡淡瞥了精心打扮的苏吟落一眼,嘲讽一笑道,“苏小姐果然长得漂亮,怪不得慕总会抛弃我选择她呢。”

慕璟之端起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俊朗的脸上面无表情,就像没听到顾念薇的话一般。

顾念薇也不生气,而是走到苏吟落身边,朝苏吟落伸出了手,“苏小姐,舞会马上开始了,一起跳支舞吧。”

她在笑,眼底却透着浓浓的恨。

苏吟落打了个寒颤,扭头看向慕璟之。

慕璟之眼皮都不抬一下。

苏吟落知道,顾念薇身后有顾氏集团,她得罪不起。

她只能硬着头发牵住顾念薇的手,跟着顾念薇来到了酒会中央。

顾念薇满脸优雅的笑着,眼底却满是阴狠,“苏吟落,你以为抢走了我的男人你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你还不配!”

苏吟落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

音乐越来越快,顾念薇拉着苏吟落不停的转圈。

苏吟落被转得晕头转向的,顾念薇却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音乐进入高潮的时候,顾念薇大力的将苏吟落拽了起来,然后猛然松手,苏吟落整个人都重重的朝着堆在一起的高脚杯砸去。

“砰”的一声,一桌子的高脚杯因为苏吟落猛然的撞击被砸得粉碎,她狠狠跌倒在地上,玻璃渣子刺破她的皮肤扎在她的身上脸上,现场一片血肉模糊。

苏吟落吓得尖叫出声,顾念薇却微微皱眉道,“抱歉,手滑。”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记者们快速的围了过来,不停的拍摄着苏吟落和顾念薇,甚至还有人指责苏吟落不小心,扫了顾小姐的雅兴。

顾念薇宛如胜利者般的笑着,看苏吟落的眼神满是嘲讽。

苏吟落死死咬住下唇,强迫自己不让眼泪流下来。

她真的挺想哭的,特别是在看见慕璟之那双凉薄的眸子时。

但她知道,她今天如果流泪了,将会变成更大的闹剧。

所以她必须忍。

她只能忍。

她打了个冷颤,连滚带爬的走到了顾念薇面前,慌忙向顾念薇道歉,“顾小姐,对不起,是我扫了你的兴致了……”

她强忍着眼泪逼自己笑,虽然那笑容带着浓浓的痛楚和心酸。

可顾念薇还不满意。

顾念薇俯身靠近苏吟落,捡起地上沾着她的鲜血的玻璃碎片,笑得很冷,“苏吟落,想让我原谅你?可以啊,把你这张脸毁了,我就原谅你!”

什么?

苏吟落身躯一震,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顾念薇。

她死死咬住下唇,含着眼泪朝顾念薇摇头。

不……

她不能毁容。

她如今一无所有只剩下这张脸了,要是连这张脸都毁了,那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看见苏吟落摇头,顾念薇脸上的怒气更深。

她一把揪住苏吟落的头发,举起手里的玻璃碎片狠狠朝苏吟落的脸上戳去!

“苏吟落,你下不了手对不对?没关系,我来帮你,我帮你赎罪!”

“不要!”

脸颊却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鲜红的鲜血沿着苏吟落绝美的脸一滴滴流了下来,她尖叫着捂住脸,强忍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

她毁容了!

她真的毁容了……

不……不要……

她奔溃的大哭着,用乞求的眼神看向慕璟之,她多么希望慕璟之能够帮帮她,哪怕是对她这个“未婚妻”的怜悯,她也认了。

但慕璟之没有。

他就这样直直的站着,让记者围到苏吟落面前,不停的对着她拍照问各种尖锐的问题。

苏吟落捂着满是鲜血的脸,意识不清的从嗓子里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哽咽,“不要拍了……求求你们……不要……”

但没用的。

没有人关心苏吟落会不会真的毁容,更没人关心她疼不疼,他们要的,是明天的头条,苏吟落越是狼狈,明天的新闻就越精彩。

最后失血过多的苏吟落终于晕倒了过去,慕璟之也终于高抬贵手,将她送进了医院里。

黑暗里,苏吟落的脑海里不停的浮现出慕璟之酒会上冷漠的背影。

她想她这辈子也忘不了慕璟之那时的眼神,如冰冷的利刃,将她的心口戳出一片血肉模糊。

“苏吟落,你到底在干什么?”苏吟落刚醒过来,白惠便怒气冲冲的进来了。

她将手里的手机摔到苏吟落面前,指着苏吟落破口大骂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让你离慕璟之远一点吗?现在好了,整个宁城都知道你是慕璟之的未婚妻了,还说你是小三,骂你活该被顾念薇打!”

苏吟落双目无神的盯着手机上的内容,脑子嗡嗡作响。

这么快……就传遍整个宁城了……

她猛然把手机从惠子手里抢过,妄想事情会不会有转机……

但没有,新闻里那个浑身是血、衣衫褴褛的女人,确实是她。

所有人都讽刺她插足了慕璟之和顾念薇的感情,将她骂得要多低贱有多低贱。

苏吟落摸了摸裹着纱布的脸,满脸苦涩的笑了起来。

她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丑吧……

白惠猛吸了几口烟,满脸无奈道,“落落,你要是再不处理好你和慕璟之的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惠姐,我也想快点处理好啊,可这慕大少就是不肯放过我,我能怎么办?”苏吟落急了,连忙开口道,“惠姐,你认识的人多,你帮帮我。”

“这慕少也是够奇怪的,整个宁城的人都知道他和顾念薇是金童玉女,婚事将近,他们两结婚,完全是珠联璧合,强强联手,如今又是闹哪出?”白惠满脸烦躁的开口道,“落落,你绝对不能参合到这些事情里去。”

豪门深似海,一道参合上了,就不是那么容易能脱身的了。

苏吟落点头,连忙开口道,“惠姐,我该怎么办?”

白惠眯着眸子想了想,给苏吟落指了一条比死亡更可怕的路。

她说,“落落,既然你得罪的人是慕少,那你去求他吧,态度好点,说不定他能大人大量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