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姿势被学长NP高H 低头看我是怎么弄你的视频

莫离再次一呆,棠妙心说能给宁孤舟解毒,宁孤舟就信,冰冷狂傲如孤狼的宁孤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莫离隐约觉得宁孤舟对棠妙心的态度有点不一样,但是他却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宁孤舟的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一下那个杯子,眉头微微一拧,面色冰冷。

他见莫离已离开,四周无人,他偷偷地把那个杯子擦干净,放进柜子里。

他把杯子放好后又觉得不对,他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地做这件事?

他的眉头拧得更加厉害了。

棠妙心从秦王别院离开的时候,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只要宁孤舟有求于她,她就没什么好怕的。

这男人再冷酷霸道,她也有办法治他!

她哼着小曲回到庄子时,庄头急吼吼地跑了过来:“妙心,你总算回来了!”

“候府的人把巧娘抓走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他们就要对巧娘不利!”

巧娘就是把棠妙心养大的寡妇,平时对她照顾有加,视如亲生。

她之前就怕候府对巧娘不利,已经安顿好了巧娘,候府的人不可能找得到。

她忙问:“巧娘都离开庄子了,他们怎么找到巧娘的?”

庄头回答:“巧娘今天回来拿东西,就被他们抓走了!”

棠妙心怒火中烧,转身要去候府要人,就看见张嬷嬷走了过来:“二小姐回来了就好!”

“你这两天不在庄子里,夫人担心的很,特意让我带了一只巧娘的手过来送给你。”

她说完让身后的丫环打开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一只手,那只手的手背上有一道月芽形的长疤。

正是巧娘的手,那道疤还是在给棠妙心做点心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棠妙心的眸光冰冷:“你们把巧娘怎么了?”

张嬷嬷得意洋洋地道:“二小姐这么不听话,还要嫁给秦王,我们不能把你怎么样,那就只能对巧娘动手了。”

“夫人说了,巧娘的这只手只是给你一个警告。”

“你要是再跑的话,下次送过来就不是巧娘的手了,而是她的人头了!”

棠妙心的手握成拳:“你们竟敢伤巧娘!”

张嬷嬷看到她的样子想起她上次的动手样子,心里有点害怕,却觉得有巧娘在手,她不敢再动手。

张嬷嬷得意洋洋地道:“我们就是伤了巧娘,你又能怎么样?”

“就你这样的天煞孤星,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这次你能代大小姐嫁给秦王,那就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不珍惜这样的福气,居然还想带着十万两银子逃跑,那就得让你付出代价……”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棠妙心已经往张嬷嬷的嘴里塞了什么东西。

张嬷嬷大声道:“你往我的嘴里塞了什么,我看你就是找死,来人,把她……”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自己的咽喉剧痛无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眼里满是惊恐,她没来得及做出其他的反应就重重地倒在地上。

只是转眼的功夫,她整个人就化成一滩血水。

跟张嬷嬷一起来的丫环吓得直哆嗦,无比惊恐地看着棠妙心,一屁股摔倒在地。

棠妙心冷冷地扫了丫环一眼:“回去告诉李氏,她剁了巧娘一只手,我就杀了张嬷嬷。”

“她要是再敢伤巧娘一根汗毛,今天张嬷嬷的下场,就是明天李氏的下场!你现在可以滚了!”

丫环吓得屁滚尿流地走了,她今天真的被棠妙心吓到了!

棠妙心捡起巧娘的手,一脸愤怒,看来她上次给李氏的教训还不够,他们居然敢动巧娘!

丫环回到候府的时候哆哆嗦嗦地事情经过说了。

李氏气得拍桌子:“混帐,我是她母亲,她居然为了一个外人威胁我!”

她真的快气疯了,早知道棠妙心长大后会这么麻烦,当初就该把棠妙心扔尿桶里淹死!

棠江仙的关注点却和李氏不同:“你说棠妙心只是往张嬷嬷的嘴里喂了一颗药,张嬷嬷就化成一摊血水?”

丫环点头,棠江仙若有所思,轻摆了摆手,让她退下。

李氏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她能给你代嫁,那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

“否则就凭她那狗德性,嫁个村夫都是她高攀!”

棠江仙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看来棠妙心还有帮手,给她毒药放倒了侍卫,毒杀了张嬷嬷。”

“她今天的反应也证明了巧娘在她心里的地位很高,现在巧娘在我们手里,她应该不会再逃婚。”

她说到这里脸上满是得意:“太子殿下早就看秦王不顺眼,把棠妙心嫁过去,刚好让她做我们的内应。”

“巧娘在我们手里,她不敢不听话。”

她之前不知道巧娘在棠妙心的心里地位有多重要,只想着用巧娘逼棠妙心嫁给秦王。

现在她知道棠妙心十分在意巧娘,身后还有个厉害的帮手,那就能利用棠妙心做更多的事情。

李氏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却还是不高兴:“她威胁我了,还杀了张嬷嬷,眼里完全没有我这个母亲!”

“她粗鄙恶劣,给你提鞋都不配!要不是她还有点利用价值,我早就把她给……”

“好了!”棠江仙打断她的话:“棠妙心嫁给秦王,还能为太子做事,她就还有利用价值。”

“更不要说秦王暴戾成性,喜欢虐杀人,还天天戴着面具,据说长得奇丑无比。”

“秦王本来要娶的人就是我,他在知道嫁给他的人是棠妙心之后,一定会非常生气。”

“现在棠妙心就算再嚣张,嫁过去之后还不知道怎么被秦王虐待,基本上就是个死人,母亲何必跟她置气?”

棠江仙从来就没有把棠妙心当成是自己的妹妹,在她的心里,棠妙心就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天煞孤星。

要不是成明帝为她和秦王赐了婚,她根本就不会记得候府还有这么一个人物。

棠妙心能让她记得,能为她代嫁,应该感到荣幸。

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以后还要母仪天下,像棠妙心这样的跳梁小丑,完全不值得她费心!

李氏觉得棠江仙的话很有道理:“也是,还是江仙想得透彻。”

当年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棠妙心成她的“女儿”。

她只要一想到那个清逸绝尘女子的女儿从小就被人称为天煞孤星,还会被秦王凌虐至死,她心里就无比畅快。

至于现在棠妙心给李氏添的堵,和她以后悲惨的命运比起来,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李氏开心的差点没笑出声来。

棠江仙淡声道:“给棠妙心的那十万两银子得尽快拿回来,太子殿下最近需要一笔钱。”

“我这一次只要能帮到他,他就会娶我,让我做太子妃。”

李氏胸有成竹地道:“放心,棠妙心过几天就要嫁给秦王,她嫁人的时候肯定会带着银票。”

他们这两天翻过棠妙心住的地方,没有找到银票,知道她携银票逃婚,把他们吓得不轻。

现在棠妙心回来了,他们又握着她的把柄,不愁拿不回银票。

棠江仙的眉梢微挑:“银票的事情绝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很快就到了棠妙心和秦王大婚的日子,她住的屋子里却没有任何喜气,门窗上甚至连个喜字都没有贴。

她吊儿郎当地坐在椅子上,由得丫环和婆子给她化妆,她甚至还打了个呵欠。

她上次毒杀张嬷嬷的战绩在李氏的压制下并没有传开,再加上李氏对她的态度,所以几个丫环婆子对她并不算客气。

婆子在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虽然被她惊艳到,却说:“长得虽然还过得去,却完全没法跟大小姐比!”

“一会给你好好化个妆,估计就能见人了!”

丫环在旁附和:“就你这玩意居然还代大小姐出嫁,也就是沾了和大小姐一母同胞的光!”

棠妙心看着镜子里被婆子画得看不出她原形的妆:

秀丽的眉毛被画得又粗又黑,还塌得很,晦气的不行。

樱桃小嘴四周被抹了一片大红,成了血盆大口。

莹白如玉的皮肤先被抹了一层惨白的粉,再零散地被抹上了姜黄色,上面还给她点了几颗小雀斑,就像是腊黄长雀斑的皮肤抹了厚厚的粉,还没有抹匀一样。

她现在的造型,简直是丑得惨绝人寰。

她却很满意:“李氏让你们把我画成这样,真的太有创意了,我很满意!”

丫环和婆子互看了一眼,眼里满是不屑,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

她被画得这么丑,自己居然还觉得自己好看!

眼真瞎!

婆子一脸鄙夷地道:“你也别在屋子里等着了,自己去庄子的门口等秦王吧!刚好让秦王看到你绝美的脸。”

丫环也道:“就你这身份,根本就不配让秦王来接你,你得自己识趣,要不然得小心还没嫁进王府就失宠!”

棠妙心听到这话就问:“秦王今天会到庄子里来接我?”

正常来讲,宁孤舟娶的是万户候府的嫡女,他虽然知道万户候府让她代嫁的心思,但是迎亲肯定得去万户候府迎。

她之前以为万户候让她从庄子里出嫁,是让她自己坐马车到万户候府的门口出嫁。

现在她听到婆子这句话,才发现万户候府居然想让宁孤舟从庄子里来迎娶她。

这就是明显显地在告诉全京城的人候府让她代棠江仙出嫁,明晃晃地打宁孤舟的脸。

她想起宁孤舟霸道嚣张的性子,嘴角勾了勾,万户候府虽然是遵旨嫁了嫡出的女儿,却是要和秦王府结仇了。

又或者说,这是要在某些人的面前摆明立场。

她再想起宁孤舟在京城的名声,以及成明帝对他的厌恶程度,就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她轻笑了一声,觉得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婆子在旁鄙视地道:“候爷和夫人会让秦王来庄子接你,至于他会不会来,那就另当别论!”

“就你这样的天煞孤星,凡事就别想得太好,毕竟你不配!”

丫环则伸手推棠妙心:“在这里磨叽什么?还不快出去!”

棠妙心扭头看了丫环一眼,她这一眼明明只是随意一瞥,却让丫环的心里生出了巨大的惊恐,仿佛她会吃人一样。

丫环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她退完后再看棠妙心就觉得也没什么可怕的。

丫环觉得自己被棠妙心下了面子,心里有些羞恼,瞪着她道:“看什么?”

棠妙心微笑:“你长得真丑,也就眼睛还能看,你的眼睛我要了。”

丫环听到这话想要发火,外面却响起了鞭炮声,这是迎亲的队伍来了。

丫环顾不得理会棠妙心,再次伸手推她:“别磨叽了,快出去!”

棠妙心看丫环的手一眼:“你这手挺灵活的,我也要了。”

丫环皱眉,婆子却在那里骂:“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长成这丑样,迎亲队伍都来了,你赶紧去坐花轿,小心你去晚了,迎亲队伍都走了!”

棠妙心的目光落在婆子的身上:“你的嘴太臭了,以后就不要再说话了。”

婆子骂骂咧咧地道:“你还真把你当成是候府的二小姐了?居然还敢命令我,简直就是蠢到家了!”

“你不过是在庄子里长大的村姑,还是个又蠢又丑的村姑……”

棠妙心笑了笑,对着婆子轻打了个响指,婆子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一般,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丫环并没有发现婆子的异常,再次伸手推棠妙心。

棠妙心的袖子一拂,也不知道扯到了哪里,一把刀从天而降,直接将丫环的双手砍下。

丫环尖叫了一声,棠妙心皱眉:“太吵了!”

丫环就发出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两枚银针,直接就将丫环的双眼钉瞎。

棠妙心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如果今天不是她成亲的日子,不宜杀人,就凭婆子和丫环说的话,就不止是断手瞎眼毒哑这么简单了。

她走到五斗柜前,随手拿起上面的红盖头,单手转着,红盖头迎风而起,转成了一朵花。

她懒洋洋她跨过门槛,就看见了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宁孤舟。

她有些意外,他居然亲自来迎亲了!

宁孤舟穿了一身喜袍,身形挺拔,笔直修长的腿随意搭在马肚边,修长有力。

他的脸上戴着一个纯金的面具,只露出眼睛和鼻子,看不清表情。

棠妙心眼神好,在他看到她的脸时,她就看到了他那双冰冷的凤眸里染上震惊:怎么这么丑?

她原本心情不算好,看到他眼里的情绪时唇边微勾,用口形问他:“我美吗?”

宁孤舟一向清冷,在看清棠妙心的唇形时嘴角不受控制的略往上扯了扯。

她真能折腾!

今天迎亲之前,莫离问宁孤舟要不要亲自过来迎亲。

他们知道候府会让棠妙心代嫁,这场婚事候府诚意不足,棠妙心也只是枚棋子。

这样的万户候府和棠妙心,不配让宁孤舟亲自迎亲。

宁孤舟“不去”的话已经到了嘴角,却又鬼使神差的咽下,再鬼使神差的上了马背。

他把马骑出王府后,才意识到自己今天的行为有些奇怪。

只是他人已经出了王府,身后又跟着长长的仪仗队,再折回去多少有些不好。

他就想着,今天就当是给棠妙心一个体面,这样她以后给他解毒时,也会更加尽心。

这个念头在他看见棠妙心把手里的红盖头盖在头上后,就彻底消失。

她在大婚之日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是想恶心他吗?

他斜眼看了眼身后的花轿,冷笑一声,骑着马走到她的身边,一句话没说,单手一捞就把她捞到马背上。

棠妙心有些意外,他该不会想带着她骑马回去拜堂吧?

京城的习惯是迎亲的时候,男子骑马,女子坐花轿。

女子要是骑马的话,会被人取笑的。

她刚想说话,宁孤舟狠狠一拍马屁股,骏马就朝前飞奔起来。

她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马背上颠下来,下意识就抱住了他劲瘦的腰。

她回过神来想骂人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他的腰劲瘦有力,手感极好,她下意识地就摸了一把。

她摸一把后发现他没反应,就再顺手摸了两把。

强忍着被她摸了一把的宁孤舟:“……”

他冷声轻喝:“放手!离本王远点!”

棠妙心轻笑一声:“我是王爷抱上马背的,王爷有这样的举动,表明是想跟我亲近的。”

“王爷都想跟我亲近了,我要是不配合一下,那也太打王爷的脸了。”

“我这么体贴、善解人意,王爷有没有很惊喜?有没有很开心?”

她说完,干脆伸出另一只手把盖头揭了下来,把脸上摸的厚厚的粉往他的喜袍上蹭了蹭。

有洁僻的宁孤舟:“!!!!!!”

他闻到了极为浓郁的脂粉香,和她身上原本的兰香完全不同,让他十分厌恶。

他觉得鼻子有些发痒,没控制住打了个喷嚏。

棠妙心看到他喜袍上的白色粉末,娇笑一声:“呀,把王爷的喜袍给弄脏了啊,我给王爷拍拍!”

她说完趁机往宁孤舟的胸口摸了一把。

嗯,流线型的肌肉手感真好!

那天晚上她中了毒整个人有些混乱,记忆不是太清刻。

他一晚上十万块,那么贵,不多摸几下,简直就是亏大了!

能多摸一下都是赚的!

她想摸第二下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了手:“你想死吗?”

棠妙心娇娇一笑:“我还没给王爷解毒了,王爷怎么舍得我死?”

宁孤舟:“……”

他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拍死她的冲动。

他的声音冰冷:“下去,自己坐花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