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夹一天不能掉早上继续做作文

出于母性本能,她用力推开了白念之,白念之的鞋后跟有几公分,被这么一推,重心不稳,当场失声惊叫着往后倒去。

宁展颜想起白念之也怀着孕,下意识地伸手想去拉她,然而男人修长高大的身影更快一步,稳稳接住了要摔倒的白念之。

这是乔苍第一次主动抱她,抱得那样紧……白念之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得很快,这一刻的紧张和幸福都是真的。

“九爷……”

她趁势紧紧搂住乔苍的腰,声音颤抖着满是惊吓后的余悸。

宁展颜慢慢品味过来刚才这一幕,自己是被白念之算计了!

然而乔苍那双古井深潭般的黑眸,正冷冷凝视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跟念之道歉!”

在他眼里,白念之那样无辜,而她宁展颜,就会妒恨到要对一个还没出世的孩子下手吗?

宁展颜死死攥紧拳,想解释:“我……”

白念之却抢先开口。

“九爷,你别生气。”她那么可怜,还在小声替宁展颜求情,“展颜她不是故意的。我也不应该穿这么高的鞋。”

多‘善良’啊。

宁展颜紧握的手心,慢慢松开了,平静地直视乔苍:“我没做错。是她先动手,我自卫而已。信不信随你!我绝对不道歉!”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掠过他们,径自往外走。

“站住!”乔苍愠怒低喝。

宁展颜颤了颤,却只当做没听见,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然而下一秒,一阵巨大阴沉的压迫感自后袭来,宁展颜背脊发寒,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抓住了她。

在绝对的力量优势下,宁展颜压根动弹不得。

“徐熠,送白小姐回包间!”乔苍压着火气,面无表情地吩咐。

“是。”

白念之虽然不甘心让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但看着乔苍铁青的脸色,也不敢多说,只能乖顺地跟着徐熠回去。

“你放开我!”

宁展颜委屈又愤怒,竭力想挣开乔苍铁钳般的大手。

这点反抗力道,乔苍压根没放在眼里,手上微微收力,控制着不伤到她,把人一路拖去了走廊尽头的露台。

‘砰——’露台的玻璃门在宁展颜身后重重合上,巨大的声响吓得宁展颜抖了一下。

“呵……”乔苍将她这点小细节看在眼里,唇角溢出一丝玩味的讥笑,“这么点胆子,还敢跟我对着干?”

她从来都不是胆小的人,是他把她惯坏了,才会让她在他面前如此软弱不堪一击。

外人都说乔家九爷是惹不起的阎王爷,多看一眼眼珠子恐怕都会被挖掉。

传言中那样凶残嗜血,不近人情的男人,却会在兴致来了的时候为她下厨做饭,教她弹琴,检查她的作业。

甚至打雷暴雨的夜晚,他会纵容允许她爬上他的床,在她高烧不退的时候整夜整夜守着她……

往事历历在目,宁展颜整颗心脏酸涩不堪。

她低声说:“是你教我的。没错就不准认!”

“倒是牙尖嘴利。”乔苍心头躁意更甚,怒极反阴森冷笑道,“我教过你的何止这一句!我让你自重自爱,你听进去了吗?”

‘自重自爱’四个字,砸碎了宁展颜仅剩的那点尊严。

心底像破了个大洞,什么都掉干净了,空荡荡得只剩下冷风飕飕地往里灌。

“是,是我自轻自贱,自甘下作!”宁展颜仰起小脸,竭力挤出一丝笑意,“以后我再也不会再给你添堵了。”

话一出口,乔苍其实就有些后悔。

可她这种态度,无疑是火上浇油。

这几年,他还真是把她惯得无法无天!

宁展颜怕自己再留下去,会压不住情绪,她转身去拉露台的门,想离开这里。奈何哪怕她用上了吃奶的劲儿,大门依然纹丝不动。

整个露台,就她和乔苍两个人。

她没辙了:“乔先生,能帮我开一下门吗?”

乔苍懒懒地挑起眼尾,要笑不笑地瞧着她:“不再给我添堵?”

“……”打脸来得太快了些。

可她被锁在这里,还不都是他害的!

乔苍半倚着扶栏,月色下,恍若清冷谪仙,只是出口的话却分外欠揍:“想出去?阿宁,求我啊。”

求你大爷!

宁展颜憋着一口气,扭过头继续拉门。

这该死的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又重又硬!

她攒足了劲儿好不容易拉开一条缝,然而掌心汗湿,手从门柄上滑了下去。

宁展颜没有防备,突然的脱力让她重心不稳地往后倒去。原本负手站在一旁的乔苍看见这一幕,脸色略变,箭步冲上前将人稳稳接住。

“开口求我一句就那么难?”

宁展颜不吭声,沉默却倔强地在他怀里拼命挣扎。

乔苍素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再好的耐心也被她消磨干净,不耐烦了,一翻身直接将人按在墙上,只是到底舍不得她磕碰着,大手挡在她单薄的后背和冷硬的墙面之间。

“还闹?!”他低声呵斥。

怀里的小东西瑟缩了一下,真的不动了。

就在乔苍以为她老实了的时候,却听见怀里的人儿低低出声。

“你们到底还想让我怎么样?”宁展颜慢慢抬起头,眼圈通红憋着泪水,“乔苍,这个孩子,我自己负责!书我也可以不读,你们放过我行不行?我会滚出你的世界,不会再……”

“闭嘴!”

乔苍再也听不下去,黑眸深处被怒火烧得猩红斑斓,低头凶狠地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说喜欢他,永远不会离开他的人是她!

怀了别人的孩子,要一走了之的也是她!!

如今,她居然还想从他的世界永远消失?!

谁给她的胆子!!

唇齿间柔软又强势的纠缠让宁展颜震惊又慌乱。

他究竟把她当什么?!

宁展颜两手抵着他胸口,却推不开他,眼泪颤颤地滑下来,两人都尝到了咸苦的滋味。

乔苍在瞬间清醒过来,猛地放手,后退了两步。

他在干什么?

那天晚上在楼梯间如果是喝醉了的意外,可现在呢?

他强吻他的小公主……第二次?!

明知道她怀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乔苍那张一向不动声色的面孔,浮现几丝异样的凝重和复杂。

宁展颜越发看不清摸不透他。

如果他一点都不喜欢她,不想负责,为什么一而再地来招惹她?

如果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是她自作多情,可现在又算什么?

“乔苍……”宁展颜想问说清楚,可要刚开口,乔苍的手机却突兀地响起。

来电是白念之。

乔苍当着她的面接听:“什么事?”

电话那头,白念之带着哭腔的声音,惊慌无助地传出来:“九爷,我的孩子……我的肚子……好疼啊,我好害怕。孩子会不会有什么事?”

露台上很安静。

宁展颜离乔苍很近,白念之在电话那头惊恐不安的声音,她同样听得一清二楚,心跟着沉了沉,有些担忧。

她不喜欢白念之,可白念之肚子里那个,也是乔苍的孩子。

“别怕,我现在过来。让徐熠接一下电话。”乔苍低声说着,单手拉开了厚重的玻璃门。

临走前,他回头看了宁展颜一眼,那一眼情绪很深,她还没来得及读透,乔苍已经大步流星地往前走了,声音越来越远:“徐熠,联系一下邵其轩,让他亲自来一趟……”

宁展颜定定地看着乔苍匆匆离开的背影,心底一阵阵发寒。

他那样紧张,如果白念之有什么三长两短,恐怕他不会放过自己……

另一头白念之已经离开了包间,就在饭店门口等着乔苍。

她肚子当然没什么问题,但让乔苍和宁展颜两个人单独相处,她一颗心始终悬着,最后铤而走险,给乔苍打了电话。

白念之很清楚自己的分量,真的能让乔苍动容的,只有她肚子里那个‘孩子’了。

果然挂断电话不到五分钟,乔苍就出现了。

看着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影疾步朝自己走来,白念之眼前一亮,欣喜又心动:“九爷!”

乔苍稳稳接住朝自己奔来的女人,手克制地托着她的后背,连她的腰都不肯碰到。

“肚子很不舒服?”

“有一点。”白念之手捂着小腹,靠在乔苍怀里,有些为难地道,“可能是刚刚展颜推的那一下,摔着了……九爷,你说孩子会不会有事?”

“不会,别瞎想。”乔苍扫了眼她脚上那双带跟的鞋,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宁展颜的身影,她今天穿的也是高跟鞋……

乔苍收回目光,淡淡道:“以后记得穿平底鞋。”

“……好。”白念之垂在身侧手暗自攥紧拳。

她都已经这样了,他居然还在偏袒那个死丫头!

白念之恨不得现在去撕了宁展颜!

凭什么那个小贱人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得到乔苍全部的偏爱?!

自己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好不容易才走到如今这一步,谁都别想从她手里抢走乔苍!!

说话间徐熠已经开车来了,饭店门口不方便停车,徐熠把车停在十几米开外。

乔苍扶着白念之往车上走去。

“我安排了邵其轩过来给你做检查,接下来你整个孕期都由他亲自料理。”

白念之听见邵其轩的名字,当时脸色白了白,有些心慌。

邵家可是赫赫有名的医学世家,和乔家关系密切,邵其轩更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顶级医学教授,跟乔苍交情匪浅……

要是由他来做检查,那自己假怀孕的事不就要暴露了?!

白念之正绞尽脑汁地想对策,恰在这时候——

“混蛋!就是你害我女儿怀孕!!”只见一个头发凌乱,穿着病服的女人凄厉愤怒地嘶吼着,从暗处蹿出来,怒气冲冲地扑向乔苍。

她高高举起的手里寒光一闪,竟然是把锋利的短刀。

白念之吓得魂飞魄散,本能地想往后躲,但她很快看清了这老女人的模样,认出她是宁展颜那个有精神病的妈!

这个老女人又来坏她好事!

白念之当时计上心头,猛地张开双手,挡在了乔苍身前,故意把肚子暴露出来。

“九爷小心!”

要是能借这个机会流产,栽赃给她们母女俩正好一石二鸟!

但她低估了乔苍的身手。

在那把匕首距离她肚子只有几寸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横握住,动弹不得,锋利的刀刃划破了男人的掌心,殷红猩烈的鲜血顺着刀尖连成浓稠一线往下淌……

“九爷!”白念之失声惊叫,是真的心疼慌了神。

乔苍冷峻的眉眼杀意横生,暴戾至极,冷冷盯着眼前癫狂的老女人:“你找死?”

阮欣兰也愣住了,当时惊恐得浑身发抖。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让要那个害女儿怀孕的王八蛋付出代价,所以癔症了发了狂!不管不顾拿着刀子就冲了出来……可她哪有杀人的胆子!!

但她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手腕上一阵剧痛。

“啊!!”

乔苍就用受伤的手,一个翻腕,直接将沾血的短刀从阮欣兰手里夺了过来,冷利的刀锋寒光煞人,连慌忙赶来的徐熠都感觉到了乔苍身上的杀气。

“既然你找死,我成全你!”

徐熠看清乔苍面前那个妇女是谁时,当时惊得心脏险些不跳了,开口想阻止……

“九爷,不要!”宁展颜惊恐万状地喊声骤然响起。

乔苍周身杀意骤滞,他微微侧目,眼里戾气浓烈得让宁展颜心惊肉跳。她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将阮欣兰挡在身后。

“对不起九爷,我妈她犯病了,对不起,我替她道歉!”她死死护住瑟瑟发抖的阮欣兰,不住道歉,眼前是乔苍受伤的手,还在淌血。

宁展颜心疼又心惊,上一个让乔苍受伤的人早就尸骨无存了……

“既然精神有问题就应该关进疯人院!干嘛放她出来伤人?!”白念之愤怒无比,“她刚刚差点划破我的肚子,又伤了九爷,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要报警送她进监狱!!”

“不…不要报警!”宁展颜有些急了,阮欣兰这种情况要是坐了牢,可怎么活下去?她知道白念之不会放过她,她能求的,只有乔苍。

“九爷,求你原谅我妈,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你放过她吧。”

宁展颜哀求地看向乔苍,她以前犯了错,惹他生气,只要拽一拽他的袖口,跟他道歉,他就会原谅她的……

这一次,他还会吗?

宁展颜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可指尖刚碰到男人的衣角,就被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只有衣袂拂动带起的凉风刮过她苍白的指尖……

宁展颜握空的手僵在半空。

乔苍清冷的嗓音听不出丝毫情绪:“念之,你上车等我。”

“九爷……”白念之不满。

“别让我说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