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姿势被学长NP高H 成人又黄又爽又刺激的小说

她虽然会一些跆拳道,但这男人的力气大的让她招架不住。

关键时刻司徒小小瞥见茶几上有一把水果刀,她抓准时机,屈起膝盖用力顶向他胯 下,爵言希眸一厉没料到她会这一招。

为了躲开她这一脚,他急忙撤退了几步。

司徒小小眼疾手快的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快速抵在自己的胸口上。

爵言希看到她拿着刀抵在她自己的胸口上,并没感到意外。

她在拿她命来威胁他,可惜这招对他根本就不管用。

他知道她不是真的想死,她要是真心求死,早就死了,何必活到现在。

“司徒小小,又是这招?你不腻我都腻了。”

爵言希站起身,低头看坐在地上差不多全裸的女人。

“爵言希,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我家没了,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后悔曾经爱上你了,我真的后悔了!我知道我错了,是不是我真的死了,你就会放过他们?”

司徒小小说道最后,声音有些低微,带着隐隐的颤抖。

上次他没掐死她,是做做样子,但他可能真的想让她死。

“要死就赶紧!”

爵言希说的好像无所谓的样子,他扯了扯衬衫的领子,解开了两粒扣子。

司徒小小低头笑了一下,他原来真的要她死,不放过她。

他是想要慢慢的折磨她,让她痛苦的死。

她抬起头看着他的脸,那张让她痴迷了三年的脸,到最后却什么也没得到。

目光一寸寸从他的脸上扫过,每一下,都有什么东西在她的眼里燃烧成为灰烬。

站在她面前要她死的人,就是她爱了三年的男人。

他果真是个冷血无情地男人。

她自嘲的笑了两声,她手腕用力,尖锐的刀尖刺进了她胸口心脏的位置,如果这一刀够准够用力的话,可以一刀致命。

也可以彻彻底底地解脱。

血流了出来,顺着刀锋溢到了她的手上,再到她的胸口上,湿了她那粉色的内衣。

好痛!

“记得放过他们。”

司徒小小说话时有些颤抖。

是真的好痛。

爵言希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小小。

她真的一心求死,此时刀就插在她的胸口上,那个心脏的位置。

看着不断冒出的鲜血,司徒小小在想她是不是不够用力,还没死成,手上一个用力,试图把还剩一半的刀全部捅到自己的心脏里。

这样她就必死无疑了。

突然这时一只大手捏了过来,力气之大,几乎要把她的手腕给捏碎。

司徒小小全身颤抖着,仿佛死亡就要到来了。

她笑了,对着爵言希笑了。

笑的那么美,这笑容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她缓缓闭上了眼,解脱了,终于要解脱了。

可她临死之前,好像听到了爵言希咆哮的声音:

“司徒小小,你要是敢死!我就让他们统统给你陪葬!”

爵言希看着她缓缓闭上眼,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扎着,好疼。

他拿起沙发的毛毯盖在她身上,抱起她,疯一样冲了出去。

他一直以为她不敢死,但当她真的倒在他脚下的时候,他的心很慌,很慌。

医院里。

司徒小小已经进去急救室抢救几个小时了,还不见有医生出来。

爵言希坐在椅子上,手上,衣服上全是她的血,样子看起来很吓人。

她昏死之前说她后悔爱上他,她不再选择爱他了。

他现在脑子里有点空白,唯一想的就是他不能让她死,如果她真的死了,他也不会真的放过他们。

‘叮’一声响,急救室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位年长的医生,摘下口罩。

他抬起头,看着医生,他有点怕从他口中说司徒小小已死的话。

他这么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但他此刻心里是不容司徒小小死的。

他要她活着,她的命是他,他还没批准她死,她凭什么死!

“爵少爷,伤者失血过多,刀尖差一点点就捅在心脏上,她的血型也是比较罕见的,刚好医院里还有这样的血。”

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点胆怯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冲进医院,怒吼着:

如果这医院救不活他怀里的女人,他要医院的人全部陪葬。

“我要听得是她活过来没有!”

爵言希暴躁的吼道。

“活、活,活过来了,不过没那么快醒。”

医生说完急忙退到了一边。

这男人此时的怒火让人感到害怕,他还是躲远点比较好。

爵言希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她没死,她活过来了。

“人交给你们,但凡出一点意外,你们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爵言希站起身,开车回了公寓。

冲完凉,换上干净的衣服坐在沙发上。

司徒小小醒过来时,是第二天的下午。

她不知道她是死了还是没死,微微睁开眼有些虚弱的看了看天花板。

白色了,她是上了天堂吗?

再往右看,一瓶点滴瓶挂在那里,有抬了抬自己的右手被针头扎着,打着点滴。

难道她还活着,她没死成?

她明明那么用力的把刀往自己的心脏刺去,为什么还没死?

老天都不让她死?

转头看向窗外,刚好对上了爵言希的目光。

“抱歉,没死成,可能力气没够。”

司徒小小虚弱的说出了一句。

转头,不想直视他的目光。

“我不让你死,谁敢收你。”

爵言希慵懒的靠在沙发上。

“谁让你自作多情救我的,我有让你救我吗?”

“如果,你当时用大力一点的话,我也不想救你。”

爵言希悠悠的说道。

一会儿让她死,一会儿假装好人去救她。

真是卑鄙!

“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如果你真死了,我就开始折磨你外面养的那个男人,你最好别死得太快。”

爵言希威胁的说道。

司徒小小听到爵言希的话顿时心头一痛,这男人是要打算折磨她一辈子?

不能让他伤害小离半分。

在她身边的只有小离了。

只有小离了。

“爵言希,有时候我觉得你不是人,太TM的卑鄙,你这是想玩死我是吗?”

司徒小小不想去看那张厌恶的嘴脸。

她现在只要看到他,她就想杀他!

她以前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

她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

爵言希起身缓缓走到床前,捏着司徒小小的下巴转过她的脸正视着他,他眯着眼睛冷冷说道:

“司徒小小,我不是人,那你还我爱我这么多年,那你又是什么?”

爵言希低下头,凑近司徒小小的脸:

“不过,游戏还没开始,我们慢慢玩,宝贝。”

司徒小小咬着嘴唇,左手拿起男人捏她下巴的手,在男人防不胜防的时候在他的手咬了下去。

用尽她现在所有的力气,往死里咬。

好像有一股咸涩的血腥味留进她的嘴里,她松开了咬他的牙齿。

倒下去,闭上眼睛。

爵言希并没有反抗,就任由她咬着,等她松开的时候,手已经被她咬出血了,一个大大的牙痕带着血。

他看着她胸前的染红的病服,刚才那么用力咬他,不惜把自己都弄伤了。

不知道她这女人怎么这么倔,也不学一下顺从他。

爵言希抬脚走了出去,吩咐了护士处理一下她的伤口,交代了一些事情便离去了。

司徒小小伤口用力过猛裂开了,痛得她冷汗潺潺,想死没死成还白挨了这一刀。

这真够衰的!

护士帮她处理了伤口后,又嘱咐她好好休养那些,司徒小小趁机跟她借了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忆安,让她帮忙照看几天小离。

而后她又问了护士,得知她爸爸最近的病情稳定后,才踏踏实实睡了下去。

她真的觉得活得好累,好累。

休养了大半个月,可以下床走动后,她想回去跟小离一起住,爵言希威胁她,不准她回。

男人不顾她的意愿便把她接回了上次她要自杀的那栋公寓。

应该说是别墅,他的私人别墅。

她实在想不通爵言希脑子装得,到底是水还是真的脑残。

一个他不要的女人而已,大动干戈的要亲自来医院接她,有病。

她被他接回别墅的当天晚上。

晚饭后,爵言希回来了,手里拿着A4纸甩在她卧室的桌上,让她签字。

司徒小小凉凉的瞟了他一眼,她没有立刻拿起来看,她并不好奇是什么。

“签了它。”

爵言希垂眸凝视着,坐在地毯上把玩着纤细手指的女人,冷声说道。

“爵言希,你不会又把我卖给哪个男人吧?不过我看那个花少还是不错的,连说话都是那么好听,好听的能让女人怀孕。如果把我卖给他,我还是很愿意的,毕竟上次伺候过,而且他的技术不错。”

司徒小小说完还抬起她那有点苍白的小脸,回过头对上爵言希那张脸,娇媚的笑了一下。

有一种花痴崇拜男神的感觉。

爵言希望着她笑的妩媚的脸,穿着大号的睡衣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头发撩拨在一边,衣领有点低,能看见她的结疤伤口。

她每一次说的话都能成功惹恼他,而他每次累计的怒火都会一一还给她。

“这才多久就勾搭在一起了?连脱衣广告都给他拍上了,司徒小小,我没想到你这种平板电脑的身材,他也看的上。”

爵言希一边说着,他的视线还扫了一眼司徒小小掩盖在睡衣下的身段,一脸的嫌弃。

顿时,司徒小小深刻感受到,自己的女性尊严受到了重大打击……

他们男人个个都是眼瞎吗?

她虽然不是波涛汹涌的存在,但也没到真飞机场的地步吧?

虽然比不上那些隆胸的女人,可好歹也对得起自己的身材。

傲人的胸脯一挺,嫩白的小手在脖颈处将柔软的发丝一撩,眯着大眼鄙视的扫了爵言希一眼。

宽松的睡衣垂了下去,露出了她胸前的伤口还有半个柔软。

这一撩其实还挺迷男人的。

“我这凹凸后翘的迷人身材,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是大是小还是平板,你那双眼那么大除非是瞎的。”

说完司徒小小继续挺着她的小胸脯,挺的胸前的伤口都疼。

她干吗要脑残的跟他计较这些?

他又不是她的谁。

这次真的挺的奶都疼了。

可她就是想看着爵言希怒火中烧想干掉她,又干不掉她的样子。

她连死都不怕的人,还管他干什么。

那三年她总是把自己的脾气藏着掖着,怕惹他不高兴。

现在她不会了,她不会再好脾气的顺着他了。

爵言希看着娇小的人儿挺起小胸,气呼呼的鼓着腮帮,还有那带着一点怒火的眸子。

这样子看起来倒是有点像泼妇骂街。

以前他怎么没发现她有这么泼辣的一面,还是说她以前是装给他看的,现在才是她原本的样子?

她还挺能装得,装得那么像。

他倒是小看他前妻了。

“是吗?但我有个习惯,不喜欢碰别人用过的东西,女人也是。”

爵言希没看她,他坐在床上,看着桌上的那张纸。

就算她是别人的,他也要把她留在身边,慢慢玩。

别人用过的,他不就是喜欢任之雪那种装逼又装纯洁的女人。

还总是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样子。

“也是,爵大少爷喜欢的可是任小姐,名门千金,我可比不上人家,我是女人我看了都想把她抱在怀里,何况是男人。”

司徒小小说完,也没正眼看他,自顾把玩着自己手指甲。

爵言希瞥了她一眼,站起身,走到门口:

“明天我要见协议上你的签名,不签的话,后果你承担不起。”

冷冷说完,走了出去。

司徒小小缓缓起身走到桌子上拿起那张协议,看了看。

皱了皱眉宇,脸色本来有点苍白的小脸蛋,霎时更白了些。

他要她做他的情人?

真是有病!

让一个前妻做他情人,他是不是脑残。

他倒是会享受,外面一个大的,私下养个小的。

也不怕有一天死在女人身上。

司徒小小放下协议,赤脚走在软软的地毯上,走到阳台的栏杆上靠着。

微凉的冷风打在她的脸上、身上,有些冷,她缩了缩手臂抱了抱自己单薄的身子。

闭上眼,微微抬起头,深吸一口冷气,再吐出来。

告诉自己难过的时候,记住三句话:算了吧,没关系,会过去。

别墅坐落在半山腰上,晚上黑漆漆的,寂静的可怕。

爵言希穿着睡袍,打算去阳台抽烟,刚走到阳台,就看到司徒小小抱着双臂仰着小脑袋,闭着眼。

两个房间的阳台是相通着,他没有去打扰她,昏暗的灯光下,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冷风吹起了她海藻般的长发。

她单薄的身子被冷风吹着,好像整个人都弱不禁风似的,似乎一整大风就可以把她吹倒。

这几年他没有真正深入去了解她,不知道她的喜好,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他一无所知。

他真正娶她不过也是逢场作戏而已,让她爱上自己,又把她从天堂推到地狱,这就是他的目的,而且已经达到了。

司徒小小吹吹冷风,舒服多了,回房签了那份协议,扔在桌上,关灯,整个人钻进被子里,把自己埋了起来。

做他情人365天,或许很快就过去了。

清早。

司徒小小梳洗后,拿起那份协议走下楼,就看到穿着一身家居服的男人慵懒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她把那份情人协议甩在他的身上:“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爵言希放下报纸看着她,乱蓬蓬的头发都没扎,脸色还是有点苍白。

“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提要求?”

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但我好歹也是个小女人,你已经掐我脖子两次了,掐的我难受死了,以后不要再掐我脖子了,如果惹你生气,你可以一枪崩了我,我喜欢痛快点的,拖泥带水不好玩。”

司徒小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双细腿也盘坐了上去,拿起爵言希放在桌上的烟,取出一根,点燃,一吸再吐出一丝白烟。

一连串手法相当利索。

爵言希皱了皱眉宇,这女人总是刷新他对她的好奇感。

“你会抽烟?”疑惑的问道。

“嗯,你不知道?不过也是,你都没把我当人看,怎么会知道我会什么,我会的东西多了去了。”

停顿了一下,司徒小小接着又说。

“你到底答不答应我的要求?一个大男人还墨迹墨迹的。”

说完还不忘翻了个白眼给他。

她总喜欢翻白眼给他看,她就是看他不爽。

非常的不爽。

“好。”

爵言希简单又利索的回了她一个字,便继续看他的报纸。

“爵大少,你要同时伺候两女人,能行不?你也不怕你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说不定还没到协议结束,你就挂了,我咋办?”

爵言希转头恶狠狠瞪着她,而后她又接着说。

“劳烦你挂之前,考虑留点钱给我,我穷。”

爵言希一口老血被气的差点吐出来。

这协议刚刚开始,她就在诅咒他早死,这女人很好,好的很。

司徒小小说的心里崩提多爽了,简直爽死了,看他吃瘪的样子,她都想转地球三圈。

“司徒小小,注意你的态度,万一我哪天心情不好手滑,一枪崩了你家人,你不要怪我。”

爵言希撇下一句,起身走了。

司徒小小盯着他,恶狠狠的盯着他。

这男人有病,而且病的不轻。

神经病。

说不过女人就威胁女人,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爵氏总裁办公室。

青风在思索着总裁在搞什么鬼,叫他匆匆忙忙起草了一份情人协议,而且对象还是他刚离婚不久的前妻。

前夫和前妻又暗地里搞一起了?

他现在越来越捉摸不透总裁的心思了,明明离婚了还叫她做他情人。

但看总裁像没事人一样来上班,下班,看他享受着两女人的伺候,估计感觉还不错吧。

爵言希抬头便看到青风贼眉鼠眼的盯着他,他顿时心里发毛。

轻轻咳了一声。

青风回过神,尴尬了一下,退了下去。

走出去的青风打了个电话给穆曦之。

穆曦之虽说是总裁的兄弟,但跟他的关系也好的很,心里根本藏不住事。

穆曦之正在会议室里开会,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青风,有事?还是言希有事?”

青风尴尬的笑了两声,他顿了顿,问道:

“没事,就是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一对离婚夫妻,离婚后又暗地里搞在一起,这事你怎么看?”

穆曦之听了后微微一愣,轻笑一声回答道:“不是男人有病就是女人有病,又或者是两个人都有病。”

青风顿时风中凌乱了。

他很赞同曦之的说法,他也觉得他的总裁有点神经病。

“青风,你是不是很闲?别人的事你也管,还问这么低级的问题,”

穆曦之半天也不见电话里应一句,催促道。

过了一会儿,青风挂了电话,把嘴里抽的差不多的烟蒂丢进了垃圾桶。

别墅里。

司徒小小躺在秋千上晃荡着,闭着眼。

司徒小小感觉这种被包 养的小三似乎还不错,什么都不用陪,最近爵言希可能都在陪正爵娘娘,她这小三只有靠边站的份,正好合她的意。

伤口也在一天天慢慢好起来了。

她每天在别墅的花园的空地上,偶尔种种花来打发一些时间,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怎么也逃不出这笼子。

她想挑个时间去看看小离,她很想他。

司徒小小晚上吃饭的时候,破天荒的,爵言希回来了。

她也没跟他打招呼自个低头吃着饭,爵言希看了看她,绷着脸也没搭理她,自个上楼去了。

这脸色不好难道跟正牌吵架了?

活该!

司徒小小冲完凉,低着头正吹着头发,就瞧见一双男人的脚出现在她的眼皮下。

她微微抬起头,脸色一变,看他敞开的浴袍,露出了精壮的胸肌,再往上看他的脸。

没变化,还是一张俊美的扑克脸。

看他这意思,难道等一下要跟她睡?

司徒小小眸光暗了下去,继续吹她的头发。

爵言希靠在梳妆台上看着她吹头发,再往下看就瞧见了她睡衣下的春 光晃动着。

原来真的不是平板,还挺有料的。

“你打算吹头发吹到天亮?”

低沉磁性的嗓音响在她的头顶。

司徒小小好不容易刚刚平静的心绪,刹那间又凌乱了。

她都不敢抬头看他了。

刚刚看他时,她都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如果他等一下裸着的话,她是要看还是跑?

呸!

司徒小小想入非非的脑子很快又清醒了。

刚刚肯定是她神经大条了,胸口上的那一刀还是他害的,她还想着看他。

她觉得自己疯了,心里狠狠的咒骂着自己刚才的想法。

“我吹干点好睡觉啊。”

司徒小小含糊的回答道。

这个男人她的仇人!

注定这辈子都不是她的,司徒小小清醒一点,你该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