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客厅乱h伦交换

粉色的婚房只有床头的婚纱照中的她一袭雪白。

她说她喜欢粉色,那是梦幻的颜色。

司希烨就亲自把她的婚房打造成了粉色的公主屋,他带着她去领结婚证的那天,她成了这间婚房里的公主。

那时她以为她会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新娘子最幸运的公主。

却到此刻才知道,这婚房就是她的囚笼,哪怕清晨可以有阳光满目,她的世界也是一片阴霾。

他们结婚了,却从领证的那一天开始,司希烨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

脑海里闪过他站在车前望着满身是血的她时那平静的面容,这一刻她只想知道他为什么娶了她,又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泪水模糊了视野,也模糊了她亲自为他设计的燕尾服的样稿。

时间已过了午夜,她摸到手机,只轻轻一摁,就摁下了熟悉的再也不能熟悉的只属于司希烨的手机快捷键。

结婚一年了,他从来没有接过她的电话,这一刻,她也不敢奢望他会接起来。

却就在这时,手机显示那边接通了。

喻惜晴心里一喜,正想要说话,就听那边传来了尖锐的女声,“喻惜晴,大半夜的你要交样稿也是交给我这个下订单的吧,你打我老公电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勾.引。”

喻惜晴眸子微眯,实在是没想到居然是顾玉雪替司希烨接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她沉声道:“勾.引也要当面才有意思对不对?我找司先生问一句话就好。”

“什么话?我帮你转达。”顾玉雪警惕的说到。

喻惜晴只觉得胸口一滞,呼吸瞬间都停滞了一般,她问自己老公一句话,却要由旁的女人转达,顿了一顿,才轻声道:“你替我问他一句,为什么?”

“什么意思?”顾玉雪不耐烦了,她听不懂。

“你就说‘喻惜晴问他一句为什么’,嗯,就这样。”

“谁的电话?”忽而,那边传来了司希烨低哑磁性的嗓音。

也让这边的喻惜晴的心漏跳了半拍,哪怕知道他的心里已经没有她了,可就算只是他的声音,她也能心动莫名。

他追了她一年她才嫁给他。

却不曾想,那一年里的浪漫和岁月静好,原来只是一种表象,从来都不是真实的。

如果不是在经历了满身是血后醒来,她依然还活在那个童话故事里不想醒来,还在幻想他是爱她的。

“喻惜晴,就是我生日宴的礼服设计师,半夜三更的让我帮她问你一句‘为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听不懂,真是神经病。”被司希烨撞上了,顾玉雪只得耐着性子解释了一遍。

“哦。”司希烨拿过了电话,也让喻惜晴隔着手机瞬间就听到了他清清浅浅的呼吸声,哪怕是他的呼吸声,她都觉得好听,她魔症了。

他,终于肯接她的电话了。

“希烨,为什么?”她轻声问,声音飘的厉害,不必细说,她知他懂。

时间,就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一般,虽然彼此看不见,却让喻惜晴恍惚的厉害,只听着他的呼吸声,她的世界里都只剩下了他。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因为你值得这样对待。

喻惜晴就在手机的盲音声中一遍遍的回味着司希烨交待给她的这唯一的一句话。

他挂断了。

再也没有多说一句。

这一句,乍听之下很唯美,仿佛是一个丈夫在对一个妻子说着最动人的悄悄话,却只有她自己最懂,在唯美之下,全都是残忍。

司希烨,他就是不说不解释,就是要用这样的冷漠折磨她。

哪怕她从来都没有对他做错过什么。

不不不,一定是有原因的,只是,她这样在流泪中不管怎么去想,也没办法凭空想出来。

忽而,才挂断的手机又亮了,看到还是司希烨的号码,喻惜晴以为他终于要告诉她原因的就接了起来,“喂……”

一声低应,可下一秒钟,她的声音就被手机里传来的低低浅浅的声音淹没了。

绝对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她甚至能透过这些声音感觉到手机彼端的司希烨正与顾玉雪在做什么。

做着本应该是属于她这个妻子应该做的肌肤相亲的事情。

他却与顾玉雪做了。

喻惜晴魔症了,手机那端做了多久,她就听了多久。

直到司希烨的一声低吼,随即手机挂断,她才恍然惊醒过来,夜,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了,颤巍巍的拿过画笔,继续她最不想画却又不得不画的样稿。

天亮了。

喻惜晴点开了邮箱,把一个晚上的作品发送给了顾玉雪,只等顾玉雪确定,她就可以裁制成品了,她只有两天一夜的时间,必须要抓紧。

一夜未睡,却半点睡意都无。

喻惜晴人就坐在铺了毛毯的凸窗的窗台上望着公寓楼的楼下。

这是一个全封闭的高档小区。

司希烨虽然没有尽到一个老公应有的义务,不过给她的婚房却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豪宅,寸金寸土的市中心不说,物业费水电费他都会替她交齐,甚至于每个月还会往她的卡里打十万块的生活费。

不过除此之外,她跟他,就没有任何交集了。

下雨了。

她喜欢听淅沥的雨声,看窗外的现世繁华。

忽而,一辆桔色的骚包跑车出现在视野里。

之所以吸引了她的视线,是因为这车她太熟悉了,这座城市里也绝对找不出第二辆。

因为她喜欢,司希烨就买了。

只是婚后,她再也没有坐过这辆车了。

司希烨,原来他一直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吗?

喻惜晴一把拿过手机,想也不想的就拨给了柯贺简。

“惜晴,有事吗?”明显没睡饱的惺忪的声音,柯贺简接的很快。

“贺简,你帮我手机定位一下司希烨现在所在的位置,立刻马上,然后告诉我。”说完,她就挂断了。

柯贺简是国际刑警,这种小事交给他不超过一分钟就会有结果,这也是她找上他的原因,因为慢了,那辆跑车就驶离小区,她就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住在这里了。

果然,柯贺简很变态,不到半分钟就打过来了电话,“惜晴,他在香溪别苑,他昨晚回家了?”

手里的手机滑落,喻惜晴已经听不到柯贺简后面都说了什么。

脑海里象是闪过了什么,可当她再去捕捉,又全都没有了。

顾玉雪给她的别墅地址绝对不是香溪别苑,香溪别苑没有别墅。

可昨晚顾玉雪与司希烨在一起,顾玉雪的声音,司希烨的声音,她都听到了。

直到手机又响了起来,她才回神,居然是她才想起的顾玉雪的电话,“早安,顾小姐。”

“哼,我一大早打过来就是不想你再打我老公的电话,你发过来的样稿我看了,可以裁制了,不过做好了不用你送,我会派人亲自去取。”顾玉雪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

这是认定了她昨晚打电话给司希烨是想勾.引他了。

所以,这是在防着她呢。

喻惜晴苦笑了,顾玉雪根本不需要防着她,就算她想勾.引司希烨,司希烨也不给她机会的,甚至于,昨晚还特意在婚后第一次主动拨通了一次她的电话。

只不过这唯一的一次主动,就象一把刀子,在她的心口生生的划了两个多小时,寸寸都是钝疼,痛彻心扉。

一整天,喻惜晴完成了顾玉雪的礼服的裁制,只剩下缝合了。

时间上有点赶,不过她相信自己能完成。

下班了,头有些晕的她打了车回到了香溪别苑,草草吃了一份方便面,便开始了最后的绣花步骤。

今晚赶完了顾玉雪的礼服,明天做司希烨的就很快了。

他的燕尾服,她做过太多次了。

她每次做的时候都在想那是再给他亲自缝制他们婚礼的礼服,可结果他穿在身上后那个陪在他身边的却永远都是另外一个女子。

手机“叮”的响了一声。

喻惜晴瞄了一眼,随即回给了柯贺简,“他来香溪别苑了?”

“是,如果不是你早上叮嘱,我才不会替你盯着。”柯贺简说完,就挂断了。

这是恨她不争气,明明司希烨对她那样冷漠,她还是要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又蠢又傻。

可是喻惜晴永远也忘不了司希烨第一次捧起她的脸轻轻吻她时的那个场景,那样的美好,他品尝着她的味道,她亦也品尝着他的味道,周遭全都是炫目的烟花,那般的美,美成了她记忆里最浪漫的定格,她爱上了他,从此再无归路。

喻惜晴忘了穿鞋忘了换衣服,光着脚一身家居服就冲出了房间,等进了电梯才发现地上很凉。

却什么都顾不得了。

电梯门开,她闪身出去的时候,正好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有强光照射过来,让她下意识的一闪身就藏到了一旁的柱子后面。

司希烨停车了。

司希烨下车了。

司希烨进了电梯。

喻惜晴冲过去,并没有摁下上升键,她不想乘坐另一部电梯,她只想知道司希烨这是要到几楼。

因为,他进的电梯,就是他们婚房所在的这一栋楼的电梯,而不是其它的楼栋。

眼看着电梯不住上升的数字,喻惜晴心口怦怦直跳,他这是要回他们的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