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大山里疯狂伦交

他这算是主动关心自己吗?

顾念忽然有点受宠若惊,大脑转了几个弯,舌头都有点不灵活了,几秒后才说:“还没有,还在找。”

她笑眯眯道:“你不用担心的,我学校和专业都不错,找工作也是迟早的事情。”

“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顾念今天心情很好,忽然想到什么说:“上次阿姨问我你怎么三个月不回去,我说你出差去了,待会儿要是问起来,你也要这样说啊!。”

江亦琛笑:“我不是出差难道是去玩了吗?”

顾念在心里面翻了个白眼:你不是去和大明星度假去了吗?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面说说。

安千惠还是住在曾经三室一厅的家里,江亦琛就是在这里长大,之前因为江清源入狱,房子被封了一段时间,后来解封了,安千惠又搬了回来,一直住着不肯搬走,说这里有老江的气息,她舍不得。

顾念来过几次,陪安千惠说说话,她很喜欢自己的婆婆,两个人聊家常也是合得来。

安千惠养尊处优了一辈子,不会做菜,正好家里的阿姨又请假了,所以等到江亦琛和顾念回来的时候,她一脸愁容:“儿子啊,你来应该提前打个招呼,李婶请假回家了,我没做晚饭,怎么办,你出去买点熟食回来好吧!”

顾念急忙说:“没关系的,阿姨,我会做菜的,家里有食材么?”

“哎哟,念念,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不麻烦不麻烦。”

“那好吧,我去看看还有什么菜。”

说着她就拉着顾念去了厨房,留下一脸懵的江亦琛。

敢情这俩人就把他给忘了?

江大总裁默默换好鞋子,坐在沙发上,自己孤零零地啃起了苹果。

顾念在厨房忙活的时候,江妈妈拿着新买的丝巾走到他面前:“儿子,好看吗?”

“好看,显年轻!”

“年轻人的眼光就是好,还用心,让她破费了。”

江亦琛在心里冷笑,那是我的钱。

安千惠对自己这个儿媳妇赞不绝口,她将丝巾放下,看了眼在厨房忙活的顾念,压低了声音说:“你把人家娶回来,就得对她好点,念念也是个可怜人,从小没有爸爸,现在妈妈又变成这样。”然后她指了指厨房说:“你去帮帮忙!”

江亦琛撇了撇嘴,怎么感觉他才是入赘到这个家没有一点话语权的外人?他拒绝:“不去!”

安千惠踹了他一脚:“快去,赶紧的。”

厨房里面,顾念正在做上汤娃娃菜,江妈妈的口味偏清淡,所以她做菜都是朝清淡了走。

江亦琛推开门,面无表情:“要帮忙么?”

他也是被逼无奈,要不是老妈的强势命令他才不会来这里。

顾念本来想说不用,但是转念一想这可是难得的使唤江亦琛的机会,她将锅盖盖上,拍了拍手:“把虾洗了,然后去壳腌好!”

江亦琛愣了一会半晌勾起唇角:“啧,给你点阳光你还灿烂了?”

顾念唇角洋溢着浅浅的笑意,有江妈妈给她撑腰,她好像也没那么害怕了,眼神往外瞟了一眼:“江总,做戏也得做全了不是,再说这是妈的意思,我只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

她其实在心里偷笑不已,能使唤江大总裁的感觉简直太好了。

“加多少盐?”江亦琛黑着脸将虾剥好之后,转过脸来问她。

“你加,我看着。”

江亦琛用勺子舀起一勺盐,小心朝着剥好的鲜虾里面加。

他的侧脸弧度精致完美,神态专注,说不出的英挺俊美,顾念一时之间看痴了,直到江亦琛问了三遍够了吗才回过神来。

顾念急忙收回目光:“差……不多了。”

她脸红得厉害,热潮从耳根一直朝着脖颈处蔓延,好在江亦琛的注意力都在那盘鲜虾上:“然后?”

“你放着吧,我自己来就好。”顾念将头发别到耳后,声音低低,颇有些心虚。

江亦琛巡视了一眼,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拿起一个生姜:“这需要切么?”

顾念看他的挺认真的样子,干脆就说:“要的,顺便切一个蒜。”说完之后她似乎又不确定:“你会切么?”

“勉勉强强。”

顾念将娃娃菜装进盘子里面之后,看了一眼切姜的江亦琛,微微有些出神,这是她心心念念暗恋多年的人,如今如她曾经所想的那样和她洗手作羹汤。

可是为什么,她还是有点悲伤难过呢?

…………

饭桌上,顾念将筷子布好,然后招呼江妈妈和江亦琛吃饭。

江妈妈夹了一块地瓜放入嘴里面,赞道:“我二十多年前在东北吃过这道菜,你做的很地道。”

顾念低着头有些羞赧。

江妈妈越看她越满意,甚至都觉得娶了她回来是江亦琛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她美滋滋舀起一勺汤:“我儿媳妇人又漂亮,厨艺又好,亦琛能娶到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江亦琛额上顿时落下一滴冷汗。

顾念更不好意思了:“阿姨……啊,妈您别这样夸我了。”

“实话。”江妈妈心情大好:“亦琛,你给念念剥个虾,她辛苦做了这么这一桌菜,你别光顾着自己吃。”

江亦琛刚夹起虾的筷子一顿,有没有搞错,让他来剥虾,正常的剧本不是顾念剥好虾递到他的嘴边甜腻腻的说:“老公,吃虾,我剥的哟!”的吗?

然而理想和现实差太远,他不敢违抗老妈的命令,将剥好的虾搁到顾念的碗里面声音说不出的别扭:“吃虾!”

顾念抿着唇笑:“谢谢!”

吃过饭时间也不早了,顾念小声地问江亦琛:“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江妈妈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到了:“回去做什么,就在这里住好啦,客房收拾的好好的,就等你们回来,念念你上次的睡衣都在呢!”

顾念一下子明白了江妈妈的意思,这就是要她留下和江亦琛睡一间房了。

她刚想说话,江妈妈已经说:“念念你做饭出了一身汗,我去给你拿衣服洗个澡。”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拿就好了。”没办法,顾念只好起身跟着江妈妈去了侧卧。

江亦琛因为公司里面还有点事情,所以就先去书房处理事情。

他打开电脑发了封邮件,书房的门就被推开了,安千惠端着一杯茶进来:“儿子,妈给你泡了杯茶。”

江亦琛急忙伸手去接过来:“妈,你别忙活了,去休息吧,我这还有点事处理。”

安千惠松开手:“行,你先把茶喝了。”

江亦琛喝了一口,皱眉:“怎么味道有点怪怪的,这是什么茶?”

“韭菜子茶!”

“你又从哪弄来这奇怪的东西?”

“啊哟,这怎么叫奇怪的东西。”安千惠拍了拍自家儿子的肩膀:“知道这茶有什么功效么?”

江亦琛迷茫状:“什么功效?”

“壮阳补肾!”

幸好江亦琛茶已经喝了下去,要不然肯定会一口喷出来,但是他还是咳嗽了两声,拿起桌边的纸巾擦拭着嘴唇,脸上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江妈妈继续道:“我这不是想早点抱上大胖孙子吗,你也老大不小了,得加把劲儿,隔壁张婶孙子都会叫奶奶了。”

江亦琛伸手扶着额头:“这种事情急不得。”

江妈妈拍了拍他的背:“把茶都喝完了,好好把握机会。”

“……”

…………

顾念洗完澡用浴帽裹着头发出来,她平时在家都是真空的,但是今天有点特殊,所以她在睡衣里面还穿了Bra。

这里是侧卧,也就是江亦琛以前住的地方,顾念之前几次来住的是另一间房,江亦琛的房间还是第一次来,所以她有些手足无措,将头发吹干之后,就在书架面前晃荡。

江亦琛当时在一中可是风云人物,有望保送到最高学府京都大学的,可是谁曾想他父亲就在那年出事,他的一切资格都被取消,最后也没参加高考,没人知道他后来去了去了哪里,当他再次出现在人们视线里的时候,已经是A市商界新贵,江城集团执行总裁了。

书柜里面满满的一柜子书,各方面的都有,军事方面和经济方面的书籍尤其多,书桌上摆着一系列的奖杯,A市天搏杯长跑冠军,高中生数学竞赛一等奖,顾念一一浏览过去,目光最后落到书桌上放的合照上面。

顾念拿起来一看,是江亦琛和他爸爸的合照,照片上的江爸爸模样英气,干净利落,眸光澄澈,看起来很是正气,可是他却是被千夫所指的贪污犯,畏罪自杀的懦夫。

江亦琛和他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多了还融合了江妈妈的特点,所以五官更加俊美,轮廓也更为精致。

合照上的江亦琛那个时候不过也才十二三岁,板寸头,蓝白色的校服外套,咧着嘴笑,露出一口大白牙,青涩而又阳光,后来,他再也没有那样笑过了。

“咔嚓”一声门被推开。

听到声响,顾念急忙将相框放下,结果慌张之间给掉在地上了。

她立刻蹲下身子捡起来,刚起身。

“砰——”

她的脑袋磕在了桌角。

那一瞬间,顾念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随后剧烈的疼痛传来,她的眼眶顿时热了起来。

江亦琛在门口微微顿了一下,眉心跟着跳了一下,他快步走进来,蹲下身子,握住她的手,想要将顾念扶起来。

顾念摆摆手,闭着眼睛晃了晃脑袋,然后睁开,扶着桌子一角慢慢站起身来坐到书桌后的椅子上闭着眼睛深深呼吸。

她真是疼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江亦琛目光落在地上的相框上,将它捡起来,深深看了一眼,然后摆正,他的眉心蹙得很深,脸色阴沉。

顾念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没摔坏吧!”

她小心翼翼望着他的脸色,解释道:“我就是好奇,看了一眼。”见到江亦琛的脸色还是不好看,她扯着唇角呵呵傻笑:“你爸爸长得挺帅的哈,你和他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