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又一次有力的冲刺 搞到抖还可以继续吗

她的字迹一向铿锵有力,字很好看,但却不像是一个柔弱女孩写出的字。

陆盛霆没有再接话,他如古井般深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那份离婚协议书,似要把它看穿看透。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突然抬起手,愤怒地将上面的离婚协议书撕成两半:“她以为她是谁,我陆盛霆是她想嫁就嫁,想离就离的?”

“你告诉她,想离婚,想都不要想,在我陆盛霆的世界里,没有离婚,只有丧偶!”如此暴怒的陆盛霆,萧航还真是第一次见。

“现在就打电话,立刻,马上!让她滚过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离婚,要离婚也只有我能提。”

刚刚还说没有离婚只有丧偶呢……这话萧航自然没胆子吐槽,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可他还没有找到乔汐的电话拨出去,有电话先打了过来。

“总裁,是别墅那边打来的电话。”

陆盛霆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很快又恢复了原本的冷静,淡淡地给了他一个眼神,意思是让他接电话。

接完电话后,萧航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里,越是看着这冷静的不像话的总裁,越是心里感到畏惧。

“有话快说!”到底还是教养在这里,陆盛霆忍住没有爆粗口。

萧航哆哆嗦嗦握着手机,低声道:“总裁,钟点工阿姨说,她打扫别墅的时候,发现夫人留下一封信,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陆盛霆拧眉,声音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的,冷的不像话。

“不……不知道,没说。”萧航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原本坐在转椅上的男人蹭地一下从位置上站起来,像一阵风,大步流星朝办公室外面走去。

然而,这封离婚协议乔汐是昨天去机场前寄出去的。

现在的她,大概已经到大洋彼岸的另一端了!

……

五年后。

云城国际机场,T3航站楼出口。

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穿浅白色长裙,带着大大遮阳帽和墨镜的漂亮女人朝外面举着有她名字白色纸牌的女孩挥手:“这里。”

“妈咪,这就是你以前生活的城市吗?”被她牵着的,背着黑色书包,打扮的酷酷的漂亮小男生仰着头奶声奶气地问道。

乔汐假装严肃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麻烦乔小少爷爱国一点,讲中文好吗?”

小男生小脸微蹙,撇了撇嘴,低声用英文吐槽了一句:“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还是英文比较好理解。”虽然他中文很好,但毕竟在国外长大,还是会有一点点口音,当然最主要的是,很多话语他会说但不太懂。

看了看头顶女人的目严肃光,他最终妥协:“好吧,身为中国人咱得爱国。”

见儿子终于用中文开口,乔汐满意地点了点头,蹲下身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小萌娃气得直跳脚:“妈咪,麻烦你下次亲我先卸个妆好吗?口红全在我脸上了。”

这句话他是用中文说的,声音还不小,身边好多人朝他们看过来,看到漂亮的女人牵着如此可爱漂亮的小孩,纷纷露出羡慕的目光。

“天呐,好可爱的小宝宝,说话好好听,是明星母子吧?”

“是啊,妈妈好美,小萌娃也好帅好可爱,是哪个明星呀?好像没有见过。”

“不管了,先拍几张照片……”

“……”

这阵势吓得乔汐抱起地上的小人加快步伐往外面走。

而那小萌娃倒好,听到有人夸自己和妈妈,仰着头一脸自豪,完全把刚刚乔汐把口红亲到他脸上的事忘的一干二净,抱着她高兴道:“妈咪,他们都以为我们是明星,还夸我长得帅。”

乔汐没好气地瞥他一眼,放下行李箱伸手把他的帽子盖下来:“是是,你长得最帅,简直是蓝颜祸水。但现在请你给我低调点,我可不想一回国就成网红。”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儿子的照片被人传到网上。

因为他的脸,和某人太像了,即便是用厚重刘海遮住脑门,也遮不住分明的轮廓,和精致挺拔的五官。

若和她一起同框出现,估计陆家人一眼就会认出是陆盛霆的儿子。

她可不想一回来就打官司。

不过蓝颜祸水这个词,让小家伙很疑惑。

勤学好问的他立马问道:“妈咪,蓝颜祸水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很帅很帅吗?”

乔汐忍住笑回答道:“是,很帅,非常帅,帅到掉渣。”

“帅到掉渣是什么?”

乔汐:“……”

所以,她为什么要说蓝颜祸水这四个字。

“你好,我是乔汐,你就是程助理吧?”她一手抱着小萌娃,一手拖着行李箱走到那个拿着牌子的短发女孩身边,客气地问道。

“是的乔总,我是程丹丹,终于有机会见到您了,久仰大名,乔总您真人看上去比视频和照片漂亮太多了,您是不知道,大家都争着抢着要做您的项目助理,想在您身边多学点东西呢。不过我运气好,最后抽签抽到我了……”

乔汐:“……”这么一个大项目,他们竟然用抽签的形式来决定,谁做她的项目助理?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程丹丹脸色略显尴尬,最后只好伸手去接乔汐手上的行李,紧张道:“那个……乔总,东西我帮您拿吧。”

与此同时,还打量了一下乔汐怀里的小萌娃。

“这是我儿子,小晨,跟姐姐打招呼。”程丹丹一看就是刚出来社会的实习生,给人感觉大大咧咧性格随和,乔汐对她第一印象不赖。

重活两世,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她最喜欢的还是刚出社会,单纯善良的小姑娘。

她用人要求不高,可以不聪明,但必须善良。

“漂亮姐姐你好,我叫乔翌晨,你可以喊我小晨。”说完话后,还不忘朝程丹丹眨眨眼睛,这一脸撒娇的表情配上这奶声奶气的声音,简直让人萌化了心。

关键是,在一两岁孩子都喊她阿姨的时候,乔总竟然让儿子喊她姐姐,程丹丹对乔汐的好感再次直线飙升!

谁说95后是老阿姨了,她还是漂亮姐姐好吧。

“好萌好可爱啊,名字也好听,乔总这真的是您亲儿子吗?您可一点都不像生过孩子的人,皮肤身材都保养的好好。”程丹丹忍不住羡慕道。

“如假包换,我的亲儿子。”虽然长得跟她不太像。

紧接着乔汐又问:“车在哪?”

她看得出来这小助理有很多话想说,但她实在不想堵在机场门口,带乔翌晨回国已经很危险了,她是回来复仇的,不单单是为了项目回来的,若不是在国外没人照顾儿子她无法放心,她还真的不想带他回来。

“这边,我带您过去。坐这么久的飞机肯定也累了,乔总我先送您回酒店休息。”

就在他们准备走出机场时,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怎么了?”乔汐本来没有在意,但见程丹丹停下来往后面看,她便好奇地问了一句。

“肯定是因为我今天出门拜了幸运神,竟然碰到陆总和他女朋友,陆总是陆氏集团的总裁陆盛霆,他女朋友叶薇晗,最近因为拍了一部仙侠剧,超级火,真的好喜欢叶薇晗啊,不过乔总您长得这么漂亮,如果也去演戏,肯定绝杀叶小姐……话说乔总,这个项目陆氏集团也有参与竞选……”

听到陆盛霆和叶薇晗这两个名字,乔汐本能的背脊一僵,脑袋一片放空,所以也根本没有听程丹丹接下来还说了些什么话。

果然是冤家路窄啊,竟然在回国第一天就让她给碰到了。

陆盛霆,叶薇晗,还有顾铭泽……

迟到了五年的报复,你们准备好了吗?

“乔总?”程丹丹的话把失神的乔汐拉了回来,她缓了缓情绪,淡淡地道:“走吧。”

乔翌晨小朋友对妈妈这短暂的灵魂飘渺见怪不怪,吐着舌头对程丹丹说:“我妈咪经常这样,肯定是又想着我的盛世美颜走神了。”

乔汐:“……”

就因为有一次她看着他这张和陆盛霆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走了神,回了一句,自己因为他太帅看呆了,后面她每次走神,他都把锅往自己身上背。

忍不住在某小人脸上又亲了一口,惹得他再次蹙眉低喊。

简单的互动,让乔汐刚刚所有愤恨的情绪都抛掷到了脑外。

她再一次觉得,这一生做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扔掉了那片避孕药。

上一世所承受的痛,这一世在国外所经历的苦,因为可爱的儿子而变得无足轻重。

也想过,就这么带着他安安稳稳在国外生活,可是不甘心啊!

上一世他们对她的践踏,背叛羞辱和刻骨铭心的伤害……她的两个肾,还有她和两个孩子三条人命……

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如果不是上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现在她和儿子,又怎么会完好无缺地出现在这里。

一个多小时后,乔汐到了公司安排的公寓酒店。

带乔汐他们先去吃了午饭,又再次送回公寓酒店安排好,程丹丹才跟她道别:“那乔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公司了,您好好休息,晚上有一场欢迎宴,老板应该跟您说过吧?晚上七点我过来接您?”

乔汐轻轻点头:“好,麻烦程助理了。”

公司安排的公寓酒店还不错,闹中取静,三公里外是商圈和公司,后面是别墅区。跟陆家,乔家或者陆家任何一个她知道的住处都不是一个方向,这点让乔汐稍微安了点心。

并不是害怕遇到他们,只是觉得厌恶,恶心。

把程丹丹送走后,乔汐简单冲了个澡,调好闹钟后躺在了儿子身边。

“妈咪。”小家伙还没有睡着,知道妈妈躺上来,撒娇低唤了一声,毛茸茸的脑袋直直地往乔汐怀里蹭。

“晨晨,妈咪这次回来可能会很忙,暂时没有请保姆阿姨,妈咪不在的时候你自己乖乖待在家里,好吗?”她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请保姆,信任的朋友又都在国外,所以只能把他放在家里。

还好,小家伙乖巧听话,不仅外貌好看,智商也遗传了某人,高到离谱,中英法三国语言精通,除了不会做饭之外,可以说什么都会了,平时她工作的电脑中了病毒或者出了什么问题,还都是他给捣鼓好的。

记得前几个月在国外参加了一个儿童智力比赛,他完胜了比他大五六岁的孩子,直接得了冠军。

说他是天才儿童一点不夸张。

想到这里,乔汐把儿子搂的更紧了。

幸好。

幸好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妈咪放心,晨晨会乖乖听话的,妈咪你现在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美貌如花,等晨晨长大了,你负责美貌如花,我负责挣钱养妈妈。”这话让乔汐心里倍感温暖。

她侧头在他额头落下轻轻一个吻,哑着嗓音回答:“好,妈咪等你长大养我。睡吧。”

十几个小时的路程,小家伙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怎么,一路上都没怎么睡,现在肯定累坏了。

乔汐倒是习惯了,之前的工作就经常奔波,为了照顾他的同时还要兼顾工作,这五年来,她没有睡过多少好觉。

刚开始,她去的美国培训学习,后来因为公司项目发展调去了法国。

好在外公给她留下的遗产没有全部被乔家人夺去,她手头有部分资金,才不至于让她支付不起生活费。

短短几年时间,她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项目实习生,坐到了总经理的位置。这几年支撑她走过来的,是乖巧懂事的儿子,还有那蚀骨的恨。

宝贝,这些年你跟着妈妈受苦了,等妈妈把上一世的仇报完,我们就回法国,或者去澳洲某个小镇,过平静的生活。

虽这样想,但其实她心里也没有多少底。要夺回爷爷留给她的遗产,对付叶薇晗很容易,但要对付顾铭泽和顾家……

陆家她肯定不敢妄想,至于亲自动手害死她的顾铭泽……

只要陆盛霆不插手管顾铭泽,她有百分之六七十把握让顾铭泽付出惨痛代价,但作为最好的兄弟,陆盛霆又怎么可能不管顾铭泽的死活?

唯一一点优势是,敌人在明她在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