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超污无遮挡无码免费网站 俱乐部换娇妻大杂交

夜色深沉。

景城国际酒店。

温念瓷步伐踉跄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一步三晃,站都站不稳,明显是喝醉了。

她微醺着眼,面色潮红,脑海兵荒马乱,全是白天发生的场景……

今天下午,她的亲生父亲给她安排了一场相亲宴,男方是季家的二少爷季昊轩。

没错,就是整个北宁市最老牌的豪门,季家!

作为这座城市的豪门贵胄,不知道有多少人削尖脑袋,想把自己女儿嫁到季家。可一听说是季二少爷,就全都推了回来。谁都知道,季家二少,是个后天智障的患者,人傻,智商只有六岁。

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嫁过去受委屈。

可偏偏,温念瓷就被她父亲献了出去。

温念瓷知道这件事后,气得想一走了之,可沈素琴却拿她妹妹的性命威胁她……

她妹妹一年前出过车祸,成了半植物人,常年躺在医院,每个月都要付一笔庞大的医药费。

温念瓷今年才大学毕业,根本没有经济来源支撑,沈素琴沈素琴就很直白的告诉她:“温念瓷,你不想嫁也得嫁,要是你敢从这个门走出去,我就立刻断了你妹妹的治疗费用,看她还能活多久!”

“爸,你也同意她这么做吗?”

温念瓷愤怒地质问她的父亲。

温立国有些心虚,但想到公司因为资金短缺,快要撑不下去了,只好叹气道:“念瓷,你就当帮帮爸爸,爸爸的公司需要一大笔资金注入,否则就要撑不下去了,所以……这些年,你妹妹花了这么多医药费,我也快要负担不起。只有你嫁过去,我们全家人才会过得幸福。”

“再说了,能嫁进季家,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人家不挑你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

沈素琴在一旁帮衬着,看温念瓷的眼神也满是挑剔。

当时温念瓷就冷笑怼了一句:“既然是梦寐以求,那你怎么不让温雨欣嫁过去?”

温雨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平时她父亲和沈素琴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沈素琴被温念瓷堵得说不出话。

她自然舍不得把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傻子。

可是她能说出来吗?

沈素琴把目光放到温立国脸上,示意她自己解决。

“念瓷,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自己看着办吧。”

温立国咬了咬牙,话里透着无法抗拒的坚定。

温念瓷心凉了,也绝望了,很像撒手不管。

可她不能!

为了妹妹,她只能同意。

“好,我嫁。”

说完这句话,她就出来了,独自一人到酒吧喝到现在,她想把自己灌醉,这样就不会被那么多痛苦的事情所折磨。

晃晃悠悠地走了半天,温念瓷才终于到了房间门口。

她眯起眼睛看了一眼门上的字数。

她的房间是906,但因为喝醉关系,看得不是很清晰。

“就是这里了吧?”

她嘀咕了一句,从包包里掏出房卡。

结果还没来得及,门就从里面开出来了。

一名保洁阿姨推着服务车从里面走出来,明显是刚打扫完房间,看到喝得醉醺醺的温念瓷,不由问道:“姑娘,你住这里吗?”

“嗯。”

温念瓷点了点头,保洁阿姨立马说道:“房间我已经打扫好了,您快进去休息。”

“好,谢谢。”

温念瓷打了个淡淡的酒嗝,转眼就进了房间。

一进去,她就直接躺到床上睡死了。

……

晚上十点左右,房门忽然传来一阵响动。

‘906’的房门再度被人打开。

门外,西装革履的助理一脸恭敬的对着进门的季灏霆说道:“总裁,那我先回去了,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嗯。”

男人淡淡应了一声,反手关上门。

进房间后,季灏霆第一件事就是解开领带,并且将扣子解开几颗。

一整天的工作以及应酬,已经让他非常疲累,他本意是洗个澡,好好休息,但脑海想起白天父母提及的事情,不由蹙起了眉头。

他们居然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为他弟弟订下一门亲事!

听母亲说,对方似乎还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他知道自己弟弟的残缺,所以向来对外面的女人不信任。

一个不错的女孩子,会愿意嫁给他的傻子弟弟,如果没有所图,谁会相信?

想到这,季灏霆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

无论如何,他都得把那个女人的来头查清楚。

他弟弟傻,好糊弄,他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糊弄过去的!

在原地沉吟了片刻,季灏霆这才转身去了浴室。

大约半小时后,他穿着一套洁白的浴袍出来。

微敞的领口,露出里面紧实的胸肌,宽肩窄臀,颀长的身躯,比例完美得如同国际超模,浑身散发着一股极度撩人的禁欲气息。

季灏霆边擦着头发,便往大床走来。

眼角不经意一瞥,这才注意到床上有个人。

他怔了怔,蹙起眉头,往前走近几步……

借着昏暗的灯光,他才看清,躺在床上的是个女人。

那女人明显睡得很沉,长发披散在枕头上,娇小的身子缩在被窝中,看不清容貌,稍一靠近,还能闻到浓郁的酒味。

他的房内,居然有个喝醉的女人?

季灏霆细细一想,便想到助理离开前的那句话:“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看来是助理提前帮他准备好的!

季灏霆本意是不想碰,他今晚有些累了,结果没料到床上的人儿,会在这时翻了个身。

同时,季灏霆看清了她的容貌。

干净得没有一丝瑕疵的气质,五官精致完美,皮肤白皙,身穿一套白色连衣裙,裙摆因为她的睡姿,撩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两条纤细笔直的美腿。

不知为何,季灏霆一下就有了反应。

他倒是有些诧异。

平日里,他并不是一个轻易动情的人。

也罢,就拿这小东西来泄泄火吧!

想到这,他倾身附了上去……

……

还在睡梦中的温念瓷,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逗弄着她。

她感觉浑身燥热,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

不一会儿,她有感觉脖子痒痒的,一阵酥麻,以为是家里的宠物又在舔她,不由呢喃了一句:“球球,不要闹了,姐姐要睡觉……”

季灏霆隐约听见她念叨着什么,却没听清。

他只知道,身下的这小女人,比想象中的可口。

特别是她身上那股清香,沁人心肺,带着丝丝魅惑,简直让他欲罢不能。

他缓缓褪去她的裙子,瞬时,雪白的娇躯映入眼帘,更是令人血脉喷张。

季灏霆向来自傲的自制力,以及理智,在这一瞬间,忽然崩断。

他冰冷的眸子,跳跃上两朵火焰,开始采摘更多的甜美……

烂醉的温念瓷,根本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她只觉到一个炽热的物体紧贴着她,她想要推开,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最后反而被他撩拨的主动迎合。

她很笨拙的回应着他,那青涩得如同酸苹果的吻技,让季灏霆不忍直视,但同时却又勾起了他的反应。

“小东西,你的技术有待加强,今晚就让我来教你吧。”

说完,季灏霆化变被动为主动,吻上了温念瓷的唇,舌头十分灵活地撬开了她的嘴,带着她一起享受着刺激的感觉。

情到浓时,他趁她不备,强行闯了进去,却在中途遇见一层隔阂。

他惊讶的看着她……

这丫头居然还是个清白之身。

温念瓷感觉自己身体仿佛被撕裂了一样,理智都被拉回了几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人压着,顿时吓得惊呼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季灏霆被她激烈的动作,弄得倒抽了口气,连忙干哑着嗓子,在他耳边低声道:“嘘,乖一点,等会儿就不痛了,乖乖听我的话……”

像是催眠般的有效,温念瓷安静下来了,随后男人用力挺身,在她体内放纵的驰骋。

温念瓷被折腾了整整一夜,最后累得彻底昏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温念瓷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异常刺眼,她从床上坐起身,抬手遮了遮眼睛。脑袋还留着宿醉后的疼痛,隐约记得昨天似乎做了一场梦……

梦里,她好像和一个陌生男人缠绵了一夜。

温念瓷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有醒酒,喝酒真是太耽误事了,竟然让她做了这么羞耻的梦。

她不由晃了晃脑袋,想要下床。

可刚一动弹,一股剧烈的酸疼传来。

温念瓷惊愕的垂下脑袋,然后就发现身上到处都是欢爱过的痕迹。

温念瓷彻底傻眼了。

原来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她竟然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把第一次交了出去,甚至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的样子。

昨晚她醉得厉害,很是模糊的看到了一章面庞,如今已是没了印象。

温念瓷心里不禁有些慌,暗怪自己,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她拖着几乎挪不动的步子,进入浴室,放了满满一缸水,将自己浸泡进去。

毕竟是不谙世事的女孩子,身子平白无故被人占了,心里比什么都难受,泪水更是控制不住的从眼眶滑落,怎么也止不住。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温念瓷终于停了下来,随后换了干净衣服,才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走的时候,她目光不经意的一瞥,看到门牌上写着909。

她一脸惊愕,才发现自己进错房间了,自己的房号,应该是906!

……

温念瓷离开酒店后,心情就一直处于低谷,独自在外晃了一圈后,还是回到了温家。

不管怎么说,这里还是她的家,发生了这样的事,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家里躲着。

可是一想到父亲和沈素琴的样子,家似乎也没有那么温暖了。

特鄙视刚一进家门,就看到她父亲脸色铁青地坐在沙发上。

她本不想理会,可是温立国却不放过她。

“温念瓷,你给我站住!你一个女孩子,整个晚上没回来,难道不用解释一下吗?”

“解释?我为什么要解释?什么时候爸爸也这么‘关心’我了?”

温立国的质问,让温念瓷感觉有些嘲讽。

这么多年都没有见他关心过自己,今天怎么有那心思?

温念瓷可不认为,他是在担心自己!

果不其然。

她这想法才刚落下,温立国就怒斥道:“我警告你,温念瓷,你马上就要嫁到季家了。整天还这么野,传出去别人会怎么说?你最好老老实实给我在家呆着,等着季家人来把你接走。你可别忘了,你妹妹还在医院里!”

听到亲生父亲这么说,温念瓷也是满腔怒意:“我妹妹就算还在医院里,那也是你的女儿!你已经卖了一个女儿,现在连另一个女儿的死活都不管,你良心难道不会痛吗?你对得起我那死去的妈么?”

被温念瓷这么控诉,温立国一时语塞,模样有些心虚,但最后还是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说,我也养你们这么多年,一点回头钱都没有见到,反倒是一直在赔钱,说几句还不行了?”

“你根本没资格说我!”

温念瓷冷笑一声,旋即不再理会他,转身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宿醉、加上折腾了一夜,再跟父亲吵架,她是身心疲惫得厉害。

然而,她才转身,就被沈素琴一把拽住她:“你脖子上的痕迹是怎么回事,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

温念瓷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被沈素琴发现,下意识地躲了躲。

刚才进来时,她就遮掩好了,没想到沈素琴这么眼尖。

“温念瓷,这是怎么回事?”

温立国自然也看到了,当下气得脸色都变了,又惊又怒。

和季家的婚约已迫在眉睫,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搞出这么一出,要是被季家人知晓,他要上哪再找一个人来顶替?

温念瓷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根本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女儿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在他的眼中,只有他自己的利益最重要,女儿对他来说,也不过就是个挣钱的工具。

想到这,她恨恨咬牙,心里都希望季家人能知道这件事了。

最好是让这桩婚约彻底破灭!

温念瓷一脸的有恃无恐:“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么回事。”

温立国闻言,气得不得了,抬手就给了她一个巴掌:“你这孽女!居然干出这些不要脸的事,温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要是季家人知道,怎么可能还会要你?”

“不要最好,反正爸爸本事大,再想想办法不就可以了?”

温念瓷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冷笑道。

“念瓷,这些年要不是你爸,你能穿好喝好么?你就不知道帮帮他!他的公司需要季家的帮助,你现在这样……真是狼心狗肺。”

沈素琴在一旁严声指责道。

温念瓷嗤笑一声:“这不都是跟你学的么?有你这么‘要脸’的沈素琴给我做‘榜样’我不好好学怎么行?”

沈素琴脸色变了,非常难看:“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说这么多,做这么多,不都是为了温家?再说了,季家是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要嫁进去的,给你这么好的机会,还不知道珍惜?”

“那你怎么不给温雨欣?爸爸不还有她这么个女儿吗?”

这会儿,温雨欣正巧从外面回来,听到这话,面色一变,大声说道:“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傻子!”

她还这么年轻,还等着有更多的金龟婿让她挑选,怎么可能去嫁给那种智障?

沈素琴闻言,也是怒从中起。

这女儿就是她的心头肉,她怎么可能让她嫁过去受委屈?

“温念瓷,你这是想害死你妹妹吧?季家已经见过你,这要是突然换人,你让季家人怎么看?”

“你不是说季家是很多人挤破脑袋想攀上的豪门吗?我这不也是为了温雨欣考虑吗?”

温念瓷凉凉的说道,眉眼间却满满都是嘲讽。

沈素琴被堵得一时说不上话,只得转头看着温立国道:“立国,这件事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我看啊,反正季家二少爷也是傻子,念瓷丢了清白这件事,只要我们不说,纪家人也不可能知道。所以,等生米煮成熟饭,那纪家人就算知道了也反悔不了。”

言下之意,就是温念瓷这火坑是跳定了。

“也只能这么办了!”温立国沉吟了片刻,直接同意了,完了还不忘警告温念瓷:“接着去这段时间,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呆着,再敢出去野,我就打断你的腿,哼!”

说完这话,温立国便甩手离去。

温雨欣见到这一幕,很是幸灾乐祸:“好姐姐,祝你幸福哦。”

温念瓷用盯着她,眼神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冷得渗人。温雨欣一下被吓到了,匆匆茫茫的跑走了。

温念瓷站在原地,对于他父亲,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了。

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个商品,是为他争到季家合作机会的工具,其他一点意义都没有。

心里感觉无比酸涩,有眼泪要掉出来,但她强憋了回去,随后转身上楼,换了衣服,直接就出门了。

她刚走,温雨欣就进去跟温立国告状。

温立国愠怒道:“让管家去跟着,不准让她胡来!”

“好的,爸爸!”

……

温念瓷离开家后,径直到了医院。

病房里,妹妹温忆瓷还和以前一样沉睡着,像个脆弱的公主,周围发生了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

“小瓷,姐姐可能要结婚了,对方是个很有钱的家族,姐姐嫁过去,就是豪门少夫人了,你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为姐姐感到开心吧?”

温念瓷安静握着妹妹的手,像以往一样,徐徐的倾诉着。

虽然她知道妹妹听不到,可除了她,这世上根本没其她人可以倾诉了。

“小瓷,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知道吗?只要你能醒过来,姐姐什么都愿意去做……我现在只剩下你了,爸爸已经变成别人的了,你千万不要再抛下我了……”

低低沉沉的话语,透着一股淡淡的凄凉,在病房内轻轻回荡,久久不散。

……

此时,霍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季灏霆正坐在办公椅后,聚精会神的忙碌着。

办公桌上的文件已经堆积成了小山,每一份都要他亲自过目签字。

助理言旭端了杯咖啡从外面进来,恭敬的说道:“总裁,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吧。”

季灏霆颔首,将手中正在处理的文件签完,这才捏了捏眉心,眉宇间有着难掩的疲倦。

作为霍氏集团的第一掌权人,他的名声一直在外,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天之骄子,更是难得的商业奇才,几年前他刚掌管霍氏,便大刀阔斧的拓展业务。

当时很多人不看好。

如今,整个霍氏,几乎是涉及了各行各业,他每天可谓是日理万机,忙到连最基本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

于是,他这位身价上百亿的钻石单身汉,便成了无数千金名媛趋之若鹜的对象。

可惜,对于季灏霆来说,感情这东西,他并不想沾。

“总裁,您之前托我去查昊轩少爷未婚妻的资料,已经查到了,您过目。”

言旭见季灏霆总算停下来了,这才将手中一个档案袋递了过去。

这是今早季灏霆一进办公室,就命他去调查的。

作为季灏霆最信任的心腹,言旭自然知道,自家总裁对亲弟弟的看重。

季家家大业大,少不了攀龙附凤的女人,季灏霆并不信那些女人会真心想和一个智商只有六岁的人过一辈子。

所以,为了弟弟,他不得不上心。

再怎么说,他的弟弟,即便是智商不高,也绝不是什么女人随便就可以攀附的。

思及此,便翻开了资料……

一开始,他并没太在意。

温家本身就是个没有什么声望的家族,温念瓷这个名字,他以前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下意识的觉得,又是个想要借助季家背景高升的女人。

季灏霆甚至都想着,待会儿要尽量挑剔,一定要把这婚事推了。

可是就在打开资料的瞬间,他瞥到附在上方的照片。

刹那间,他整个人就愣住了,不相信似的又仔细地看了看,紧接着,他眸光便是一沉。

居然是她!

这不就是昨天晚上和他在酒店待了一晚上的女人么!!!

脑海突然浮现这女子昨夜在他身下不断娇喘的模样,以及他无法控制理智,一次次索要……

季灏霆南衍内心的震惊,同时心中升起一股莫名之感。

他居然在不经意间,与弟弟的未婚妻发生了关系?

一时间,季灏霆的心情复杂,对温念瓷的感觉更是复杂。

一方面是温念瓷竟在要嫁给他弟弟的时候,跟别人发生了一 夜情。另一方面是,那个一夜 情的对象,居然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