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总是吃我的奶奶才睡得着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许琮快步的走到了墨时琛的面前,伸手一挡:“So……”

医生两个字还未唤出口,唐晚心就先开口说道:“墨总,我的个人声誉遭到他人诬陷,我需要你亲自调取出你办公室的监控视频,还我清白,另外,墨总的聘请我需要重新考虑,作为墨家未来的大少奶奶,似乎并不认可我,还因为急于将我从墨总身边赶走,做了一些打击我的事情。”

墨时琛一记森冷的寒光狠狠的甩向唐晚柔。

他办公室里的监控视频,不会进入视频房内,而是保存在他的个人电脑里,这个女人第一时间找到她,看来是知道没有他的权限,根本套不出视频来。

但……

刚才在会议室里截取的视频是谁干的?

这时,有人把唐晚柔推到了墨时琛的面前,义愤填鹰的说:“墨总,是这个女人划伤了唐大小姐的手,你看,唐大小姐的手还在流血。”

“时琛。”唐晚柔红着眼眶,一脸委屈的唤了一声。

墨时琛的目光淡漠的扫过她手上的那道口子,伤口划的挺长,但却很巧妙的避开了血管,鲜血糊了她两只手。

许琮蹙紧了眉头,往旁边迈了一步转头看了看墨时琛的脸色。

这下可如何是好?

唐大小姐的这一出戏怕是要崩了。

“时琛,我没事,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跟你谈有关于So的事情,我已经联系上了So的助理,想要请她回国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本想在你办公室等你开完会再讲的,却没想到闹成这样,真的很抱歉。”

唐晚柔说话时,不时的瞥看唐晚心,暗示的很浓,紧接着又一副着急的模样,道:“我没事,我可以自己去医院,时琛,我就是担心你的身体,你都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你知道,她是谁吗?”冷不丁的一句话,突然打断了唐晚柔的话语。

墨时琛抬起手,指着站在许琮身旁的女人。

唐晚柔身子一颤,一脸不解的转头望向唐晚心。

“你告诉她。”墨时琛收回了手,俊脸阴沉沉。

许琮深吸了一口气,走前了一步:“唐小姐,关于So医生那边的事情,你不必再麻烦了,我们墨家已经请来了这位医生,墨总希望,你以后要闹不要在墨氏集团闹,你的行为不光影响到了墨总和So医生之间的合作,还影响到了公司的运转效率,有关于你在墨氏集团浪费的时间,我会换算为金钱把发票传送到唐家。”

“轰!”像有一道雷,狠狠的劈过唐晚柔的脑袋,然后“嗡嗡嗡”的作响。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怔怔的盯着唐晚心,一脸不敢置信。

她今天来就是想跟墨时琛谈那181亿的事情,用墨时琛的钱以她的名义把So请回国,却没想到……

“诶,你们看看手机。”

“这是什么?”

“墨总办公室里的视频画面。”

唐晚心眼眸一扫,就看到身旁的女员工拿着大屏幕手机,观看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画面,正是唐晚柔拿着水果刀划自己手背的一幕,众员工惊呼!

然后开始大反转的私下议论:“天呐,唐大小姐竟然是自己划伤自己的手的。”

“她刚才演的还真像啊。”

“简直是戏精上身了,就这演技,奥斯卡都欠她一个小金人……”

唐晚柔抖着双手,拿出手机点开了微博。

她在办公室里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竟然被人传到了网络,播放量快速的增长,底下的留言板疯狂涨评。

“这是哪部戏的花絮。”

“演技太好了吧。”

唐晚柔脸色一度苍白,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墨时琛刚才会对她那么冷漠,想必是一定看到了这个视频。

她抬头,赶紧伸手去抓他的衣物,可墨时琛躲的快,他快速的往后一退,一脸厌恶的皱眉:“别碰我。”

唐晚柔身子一恍,受到了莫大的打击。

这三个字无疑是墨时琛这六年来说的最重的一句话。

虽然他平时对她总是冷冰冰的,可是只要她提出来的要求,他都会应,而今天……唐晚柔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

而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女人搞的鬼。

她若是提前说出自己是So,那她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样,都是她。

“时琛,你听我解释,我最近接了一部剧,刚好也是需要在办公室跟另一个女配角对戏,可是我一直找不到感觉,所以我刚才看到……”

“所以唐大小姐就把我当成了你对戏的对象,给我来这么一出。”唐晚心仰起下巴,对唐晚柔的临场反应就差没拍手叫好了,只是她把墨时琛当成什么,傻子?

玩了六年的套路,还玩呢。

唐晚柔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的笑意道:“是啊,我真的只是触到了那个情景,一时兴起的,很……”

“你是演员!”唐晚心再一次打断了她的话,眼眸沉了沉,红唇轻启:“可我不是。”

“在场的人,并不是人人都是傻子,墨总,我跟你的合作到此为止,这是我花在你身上的时间和药物清算单,麻烦你尽快完后转到我账上,至于你投资在医院的钱,院方一概不予退理,你浪费了我的时间和心情。”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支笔和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了一串的零,然后塞到了许琮的西装袋里,转身就走。

而众员工也猛然回过神来,刚才许特助似乎说了几句话,提到了So这位心理医生,只是他们当时被视频吸引,不在关注点上,如今这位心理医生当众宣布“解雇”了他们顶头上司,他们这才反应过来。

唐大小姐得罪的那可是墨家请来的著名心理医生,So!

是So啊!!

众人看唐晚柔的眼神越发的深沉,起初讨好她的人,不免唏嘘。

得罪了墨家的人,怕是没好果子吃了。

墨时琛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又看了看唐晚心离开的地方,然后转身,直接进了会议室。

许琮双手负背,面对着唐晚柔道:“唐大小姐,墨老夫人亲自给那边的院长打电话,恰谈聘用So医为墨总的心理医生,出资百亿扩建医院,这才请来了So,会议开始之初,So让墨总安安稳稳的睡了六个小时,墨老夫人很满意,但现在因为你的原因,So拒绝再与墨家合作,若是墨总的身体因此受到什么影响,恐怕整个唐家都不够抵这场债,你好自为之。”

唐晚柔的脸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虽然外观还是美,但是那细微的表情却给人一种极具扭曲与狰狞。

锦庄里,两个小宝贝还在玩,唐睿佐制造出了五千个水军,用来挤兑那些给唐晚柔演技称赞求问哪部戏的评论。

清一色留言。

#唐家大小姐以墨家大少奶奶自居,动用卑鄙手段驱赶M国知名心理医生#

#唐家大小姐因貌生恨,用自残来诬陷对方#

#M国加洲某某医院的著名心理医生So回国#

任凭对方如何想翻转评论,最后都会被唐睿佐秒杀掉,渐渐的越来越多粉迷倒向了神秘医生So。

“太捧了。”唐颀萌攥紧了小拳头,兴奋的捧着唐睿佐的脸,在他肉肉的脸颊亲了下去。

唐睿佐一脸嫌弃的推开她的脸道:“你的口水真脏。”

“瞎说,我刚才看到你偷笑,我再亲一口。”

唐睿佐猛地转头,绷着脸道:“唐颀萌,你知不知羞,我是男人你是女的,男女授受不亲。”

“不亲就不亲,我亲爸爸去。”她捧着手机,准备亲下去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几声车喇叭的声音。

唐颀萌眨了眨眼,抬头盯着唐睿佐道:“是不是妈咪回来了?”

“听这车声应该是。”

“妈咪回来喽。”唐颀萌一听,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飞快的跑出房间。

唐晚心的车子刚停好,助理孟洋就从里面出来了,唐颀萌也推开了门跑出来。

“妈咪。”

唐晚心关上车门,笑着走向唐颀萌,在孩子快要跑到面前时,她弯腰将她抱入怀里:“哥哥呢?”

“哥哥在后面,妈咪,你不是说不到十二点恐怕下不了班吗?”唐颀萌仰了仰头,一派天真的眨了眨眼,却心知肚明。

怎么样也得演的像一些。

要是让妈咪知道哥哥又玩电脑,肯定会把电脑给没收了,到时候他们怎么保护妈咪。

“对啊唐姐,怎么突然回来,我以为你要十二点以后。”唐晚心的工作比较特殊,有时候需要二十四小时出诊,待在病患身边。

唐晚心站直身子,牵起了唐颀萌的手说:“你没有看手机吗?”

那个视频,她回来的路上都看了,现在全网都在播放,但好在对方贴心的给她的脸打了马赛克。

大家只知道So回国了,还成为了墨家大少爷的心理医生,并不知道她的真面目。

“手机啊,我看看。”孟洋赶紧掏出手机,切换到了微博,点开了上面的视频。

因为唐晚心的脸被马赛克了,孟洋一开始看的有些糊涂,但当看到唐晚心身上的衣服和视频里两个女人的衣服时,孟洋隐隐猜到了什么,直到拉到评论区,这才了解了前因后果。

“这个女人太嚣张了吧,仗着自己是唐家大小姐就可以这么欺负人。”

“谁欺负妈咪!”

唐颀萌小脸一皱,两手握着拳头,气呼呼的大叫。

孟洋赶紧闭上了嘴巴,回头瞥了瞥唐晚心。

唐晚心对这个视频保着质疑,她隐隐的怀疑这个视频跟她那天才儿子有关!

“带我去见你哥。”

“哥哥,哥哥他在屋子里……”唐颀萌心虚的瞥了瞥卧室的窗台,不知道唐睿佐收拾好了没。

“他在哪个房间,带妈咪去!”

“妈咪,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饭饭,孟助理做的饭太……难吃了……”

孟洋嘴角狠狠的抽了几下,中午明明是叫外卖好吗!

就在这时,唐睿佐从里面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