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美女被张开双腿日出白浆

原本离着远些,皇帝看叶琼羽的容貌还不是很清晰,这下走近一瞧,竟有种恍惚的感觉。

那相似的五官,几乎是如出一辙的水润眸子,微微上挑的眼角处处透着娇俏妩媚,勾人摄魄的同时又不显轻浮。

世上有狐妖魅惑人心,也有清纯佳人惹人怜爱,叶琼羽的精致的五官仿佛是天使吻过的脸庞,柔媚妖娆又纯净澄澈,既不冲突又相互包容的恰到好处,简直就是男人最爱的世间尤物。

“抬起头来。”

见叶琼羽低眉顺眼的不敢看他,皇帝不由得站起身来,眼看着他就要从桌子后面走出来时,听得旁边噗嗤一声,竟是荣妃在笑。

荣妃用帕子掩在脸侧,笑的妩媚动人,她的美是那种带有攻击性的张扬的美,堪称后宫绝代佳人,无人能敌。

“皇上,您这般直勾勾的盯着叶答应瞧,可别把人吓坏了。”

说着,她便将手中的暖炉交给侍女:“还不把这个送到叶答应手上,瞧她站的腿都要麻了,本宫本是一番好意,再把人给累着可就是罪过了。”

“嫔妾谢过荣妃娘娘,娘娘宫里的东西就是精致,瞧这手炉上围着的暖帕,这是织锦做的吧,嫔妾宫里可没有这样的好东西,真是稀罕的很呢。”

叶琼羽欢欢喜喜的样子,像极了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子,可偏她这样的没出息,那一颦一笑间也是勾人的很,别说是皇上看的痴了,就是在座的妃嫔们都看的有些眼热。

叶琼羽知道这张脸漂亮,可她前世也是见惯了美人的,旁的不说,整日照镜子里的那张脸就够她美的了,可她从不觉得自己是宫里最美的那一个,这会儿被众人盯着瞧,突然意识到太过出风头时,已经晚了。

“去,把叶答应的桌子挪到前面来。”

皇后第一个就对她上了心,当下便命人把她的座位从最末的门口挪到了离皇上近些的地方,并且询问了她入宫后的事宜。

“听叶答应方才所言,可是内务府有什么疏漏之处,让你宫中受委屈了?”

“皇后娘娘哪里的话,嫔妾只是随口一说,内务府遵照皇后娘娘旨意,嫔妾那里什么都不缺,何来委屈一说呢?”

话虽这样说,可她先前还盯着人家荣妃宫里的东西羡慕不已,皇后哪里能让她白白眼红一场,当场便命人添置了许多东西去她宫里,更是惹得在场所有人的惊叹。

这空手来参加个宴会居然还能得到些许好东西,真是旁人不敢开口求的好处,皇上更是笑的夸赞道。

“朕看叶答应不是来吃食的,是来向朕讨好的,只是皇后已经着人去办了,朕也不便再添什么,只等你身子好利落后,朕再去你宫中转转,看看你还有什么缺的少的,补上便是。”

皇帝对她越发上心了,叶琼羽有些懊恼的咬了咬唇瓣,疏不知这样的动作对男人来说更是有种引诱的意味,一旁来晚的靖王是受皇上看中的人,位置自然靠前,皇后这样一安排,叶琼羽倒是和靖王坐在一条线上了,一抬头便能对上。

凭着叶琼羽这张脸在宫里受宠是早晚的事,可真要瞧见了,百里文石心里多少也是有些犯堵的,不由得,他看向叶琼羽的眼神也带了几分幽怨。

呦,这就难受上了?

面上痴情,背后鬼畜。

叶琼羽在百里文石的注视下半分委屈半分为难的把头低下,心里却在恨恨的骂着他,还有那个狗皇帝。

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坑一个,真不知道从前他是有多能装,能让她那样骄傲的将军之女,心甘情愿的嫁进宫给他当一个妾室。

“小主,喝杯牛乳茶吧。”

茉心见叶琼羽垂在桌下的手微微发颤,只当她是第一次与皇上打照面心里慌的,连忙将桌上热呼呼的牛乳茶端近前。

牛乳茶是梁弦思的最爱,可是牛乳茶里面会加蜂蜜,从前梁弦思喝的牛乳茶都是皇帝命人特别调制的,不加蜜也甜的很,当然,像这种摆在宴会上的牛乳茶是断不会那样精心制作的。

叶琼羽抬头瞧了眼还时不时往她这里看上一眼的皇帝,以及个别对她投来敌视目光的妃嫔,淡然的端起桌上的牛乳茶,浅浅的抿着。

“牛乳过甜,叶答应还是尝尝桌上的乳酪,本王吃着不那么腻口,或许会和你的心意。”

叶琼羽没想到百里文石会当着众人的面开口这样说,一时竟不知要如何答话。

“叶答应不愧是靖王爷府上出来的人,这一喜一好倒是很受王爷重视呢!”

说话的是宫中资格较老的洛妃,大理寺少卿洛长生的亲妹,人长得端庄贤静性子也很随和,与宫中各人一向友好相处,也很喜欢和大家打趣斗闷子。

洛妃的话当下引起了大家的兴致,有掩嘴偷笑的,有当下窃窃私语的,更有甚者已经在猜测叶琼羽和靖王之间的关系,一个花容月貌的年轻女子,一个正值年轻气盛的英俊王爷,他们同住一个府邸,入宫前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洛妃娘娘说的正是,叶答应原就是我府上的人,在府中时日长久,我自然是知道她的喜好,且我对她也十分的宠惯,就如同洛少卿对洛妃娘娘一般的疼惜呢。”

百里文石起身举杯,言语大方得体:“皇兄,送叶答应入宫前臣弟便同您说过,叶答应如同臣弟的亲妹,还望皇兄能够多加垂爱。”

“那是自然。”

百里文宇也不知道是真信了百里文石的话,还是此刻被叶琼羽的容貌迷住了,倒是和他配合的很好:“朕知道你的意思,定不会叫叶答应受了委屈。”

说着,皇帝大手一挥,立时有人送上清甜的果茶,叶琼羽无奈只好放下手里的牛乳茶,端起果茶慢慢的品着。

被过度关注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叶琼羽虽然有心借着家宴的时候为自己谋些福利,可要是风头过盛就不大好了,趁着歌舞丝竹声起时,叶琼羽寻了个借口遛出了后门。

出了宴会厅往南走是东华台,叶琼羽瞧着那里有个亭子还算清静,便走过去想要歇歇脚,却是才坐在围栏上,就见另一人影缓步走近。

月光幽暗,她看不清来人的模样,但也瞧得出是个男子,当下拉着茉心就要走,却被那人有意堵住了去路。

“寒王?”

怎么会是他?

叶琼羽抬头看着百里深行,心想是他也好,正巧趁着这样四下无人的空档把话说清了。

“茉心,你去前面看着点。”

叶琼羽打发了茉心去把风,随后又走回亭子里,找了个树影后坐了下来。

百里深行见她挺直的脊背,一脸正色的小模样,不由得轻笑出声。

“瞧你这样,倒像是要与本王对阵沙场了?”

叶答应不满他笑自己时的样子,像极了家中的长兄在看淘气作怪的小妹。

可不满之余,她又有几分感动怀念,自从梁家出事后,她脸上便再没了笑容。

突然,眼前一黑,紧跟着一只大手伸来,修长的手指轻挑着她的下巴,迫着她仰头看向对方。

“不高兴了?”

这话总听着怪怪的,她与百里深行不过第二次见面,怎么感觉这般熟捻了?

“王爷请自重。”

叶琼羽反应过来后,啪的一声打掉的他手,然后站起身就要走,却是走了两步又被对方拉回去坐下。

这次,百里深行退开一些,脸上的笑却更加愉悦了几分。

“你说,本王听着。”

说什么说,她现在满脑子的浆糊,刚刚组织好的语句,早被百里深行搅的失了方寸。

“咳……那日我与荣妃在假山前的话,王爷可都听了去?”

百里深行点头,示意她继续。

“那王爷现在打算怎么做呢?”

叶琼羽抬头,一双眸子黑亮澄澈,如同暗夜里闪光的星子,看向百里深行时,又带了几分无畏的敌意。

“本王……”

百里深行故意停顿了一下,叶琼羽的心仿佛也跟着停跳了一瞬,两条秀气的眉毛拧在一起,下意识的瞪了他一下。

“本王问你,你那日与荣妃所说可有虚言?”

叶琼羽摆正脸色,坦然道:“宫中人心叵测,哪里能都讲实话,王爷生在这紫荆城,当知后宫凶险不比前朝,我一个小小的答应,为了活命说几句半真半假的话,不算过分吧?”

与聪明人说聪明话,百里深行看着便不是个好糊弄的,叶琼羽心知如果自己想要用对付蓝芸或是荣妃那一套来与他肯定是不行的。

他有了自己的把柄没有去告发,想必也是不屑那样做的,只要让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加害旁人的心思,只想好好活着,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与她为难的吧?

低眸望着叶琼羽傲娇的小脸,百里深行似是若有所思,半响后继续问道。

“既然是半真半假,那本王身为皇室宗亲,当为皇室的安宁着想,你必得如实告知,你话里哪句为虚,哪句为实?”

叶琼羽默默的咬紧银牙,随后仰脸迎视着百里深行那一双深谙泂察的黑眸,嘴角浮起浅浅的笑意。

“王爷请问。”

呵,一个大男子躲在假山里偷听两个妃子的谈话,传出去也不怕旁人笑话,此刻竟还有理这般质问她。

叶琼羽心里不服,百里深行自觉与她第一次相见时并没有对她有任何的威胁,怎么她看自己总有种看敌人的架势呢?

难道,她就一点都没有认出自己么?

不由得,百里深行俯身逼近了她几分,自言自语道:“是比幼时长得出色了许多,脑子也灵光了些,只是这记性嘛就……”

“王爷说什么?”

叶琼羽一时没听得太清,再求证时,对方已经笑着问道。

“你说你愿意为荣妃所用,可是真?”

叶琼羽:“荣妃只要不加害于我,我自然是想靠着她的,这话算真吧。”

百里深行:“你入宫并不想获得圣宠,可是真?”

叶琼羽稍有犹豫,百里深行便冷声唬道:“在本王面前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想试试么?”

试试就试试,叶琼羽最不怕被别人挑恤,从前梁家兄长军营里那些个将士与她比骑射,赢的可不多。

不过,她此刻在深宫里,还是少惹皇家的人为妙。

咬着唇角想了想后,叶琼羽豁出去一般的道:“当然,我是被靖王选送入宫的,又不是自己报名来的,皇帝与我并未见面,他虽是天子,可我却不想轻易与人许了真心。”

月色下,百里深行俊脸微沉,眸光愈加深遂了几分,叶琼羽隐约从他眼底看出了几分薄怒,忙又补充道。

“当然,有句话叫日久生情,我在这宫里的日子会很长,与皇上相处后渐生情愫也是有可能的,王爷您身为皇上的叔伯,大可放心,我虽不会主动去邀宠,但这正好免了与后宫的其他妃嫔争风吃醋,对安定后宫是极有好处的。”

“你会与皇帝日久生情,那你口中那位幼时救你性命的心上人又作何打算呢?”

女子有了心上人才会对其他男子避而远之,叶琼羽当日说这话原本就是为了让荣妃对她放松警惕的,她才没有什么心上人,要有也早已经被她在梦里杀死千百回了。

“自然是……”

叶琼羽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百里深行一边在脑中想着该怎么说才合适呢,说的浅了,显得她出尔反尔不够真诚,说的深了,她毕竟是皇帝的妃子,万一这位寒王是个疼侄儿的,岂不是要对她有意见了。

“敢问王爷,您有过心上人么?”

百里深行未语,叶琼羽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是个不解风情的直性子,可偏偏他气势太强,自己原本是什么都不怕的,在他面前不由得便会矮三分,甚至于有种怕惹怒他的错觉。

“心上人是放在心里的,若不会结果,也不便让他人知道,各中苦处自己知道就好,王爷又何必追问呢?”

“如此,你那心上人是否属实?”

百里深行执着与这一句,倒叫叶琼羽有些讶异了,在他的注视下,只好点头道。

“当然,属实。”

百里深行一脸的正色,叶琼羽心跳加速之时,脸上渐渐传来麻麻痒痒的感觉,她知道是她刚才喝的牛乳茶起作用了,可眼前的人却不打算放她走。

“皇帝若再翻你牌子,你当如何?”

百里深行想到叶琼羽上次坐在假山前不停的用帕子湿了额头吹风的事,刚刚和缓的脸上顿时凝结如霜。

“你进了宫便是皇帝的妃子,总要有那么一天,你当如何?”

叶琼羽本能的抬起手挠了挠脸侧,回道:“皇帝身边那么多的妃子,不定就会常常记起我,再说了,入冬后还有一批新人入宫,一时半会也轮不到我的。”

这样得过且过的性子实在是有些气人,既然不想承宠又何必进宫呢?

且她方才说什么,或许有一天会和皇帝日久生情,好的很,心上人埋在心里并不影响她在宫中朝三暮四喜新厌旧。

百里深行突觉自己有些思虑过多了,竟然因为她的一句话便挂在心上,然后前来逼问真实,当真是闲的无聊。

“宫中时日长久,你若有心避开皇帝,总用一个法子怎行,还得另寻他人相助才可。”

叶琼羽瞪着一双眸子看向百里深行,脸颊处有些微痒的难受又不敢用力抓,只浅浅的蹭蹭,却是越蹭脸越红,她现在倒是很想宫宴桌上摆的那些果子了,凉凉的吃上几口或许能分分神舒爽一些。

这样想着,叶琼羽不由得伸出舌尖舔了舔唇瓣,却不知月光浅浅,她这样的动作有多撩人。

“那依王爷的意思,我该想些什么法子呢?”

难不成皇帝的亲叔叔还会帮她在这后宫中与皇帝斗智斗勇不成,且不说他凭什么,单是他与皇帝的关系也不可能胳膊肘往外撇的。

不过,他今晚的话这样多,倒是叫叶琼羽有些意外的。

“什么法子都不该如此不自重,想想你的心上人,你便知你该收敛着些,别口是心非,嘴上说着不要却总做些令人误会的举动。”

百里深行心底窜起一股无名火,冷冷的丢下几句话后便转身离去了。

没了那人堵在面前,叶琼羽这才放松下来,狠狠的吸了几口带着花草清香的冷空气,抬手细细的摸着脸上,还好只是痒,暂时还没有起了红疙瘩。

她又吹了会冷风,待脸上的温度降下去一些后,也不打算在外面逗留了。

——

叶琼羽再回到宴会时,洛妃正在抚琴助兴,她悄悄的坐回原位后便拿起桌上的蜜瓜吃了起来,香甜的蜜瓜沁凉爽口,叶琼羽一连吃了好几块后才停下来。

“小主,王爷也回来了。”

茉心给她递帕子时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叶琼羽本能的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见百里深行正端着酒杯在浅饮。

“回来便回来,关我何事?”

茉心咦了一声并没有再多言,显然,她说的王爷是靖王,可叶琼羽看的却是寒王。

靖王在叶琼羽出去不久后便也离开了,只是他出门后便正巧遇上太后身边的嬷嬷寻过来,只好跟着先去见了太后,再回来叶琼羽自然也已经回到宴会中了,两人自此便错失了一次单独见面说话的机会。

百里文石心中微微有些不悦,特别是在看到叶琼羽一副没心肺的样子在吃蜜瓜后,更是不畅快的很。

“素闻靖王喜好歌舞乐曲,府中储人更是技艺过人,想来叶答应出自靖王府中,定也是个能歌善舞的妙人才对。”

洛妃琴音动听,这边才刚停下,便起头要叶琼羽也献上一舞。

叶琼羽才又盯着桌上的一盘葡萄在猛吃,秋后新下的奶绿葡萄,皮薄汁多,一口一个别提多美了,这样好的葡萄也就在她随梁家兄长去新疆那年才尝过呢。

果然,什么样的好东西都是紧着皇上面前送,叶琼羽想着这葡萄送进宫不得经过多少路卡,途中又耗费多少人力,当真是稀缺的很,便更是吃的欢快,等下回了永福宫可没有这样的口福了。

她这边吃的两颊鼓起,那边突然听得有人叫她跳舞,一个葡萄来不及嚼,囫囵的就咽下去,卡的她当即咳了起来。

“不过是跳个舞罢了,瞧把妹妹吓的,不会便不跳了,这宫中多的是舞妓乐师。”

荣妃笑着朝她看过来,满宫的人也都瞧了过来,皇后更是关切的说着。

“叶答应不必惊慌,洛妃只是提了一嘴,你若是擅长此艺便舞上一曲为皇上助兴,否则便用其他来代替也是可以的。”

意思是左右她得献上一技了?

叶琼羽是会跳舞的,可梁弦思却不会,她喜欢的东西向来与其他女子不同,什么琴棋书画,她只管略知一些,真正精湛的还数剑术与骑射。

“叶答应,你意下如何呢?”

洛妃像是盯上她一样,挑头起哄不说还紧追不舍,似乎她现在不跳上一曲便是对皇帝的不敬,对这满宫的人不屑了。

若是换了旁人或许会在意这些,可她是叶琼羽,她才无所谓呢。

“洛妃娘娘,正如荣妃姐姐方才所说,这宫中最不缺的便是能歌善舞之人,嫔妾那点子压箱底的功夫,此刻拿出来也是莹火之光,既惊艳不了众人,也入不得皇上的眼。”

洛妃从前也不曾与梁弦思有什么冲突结怨,可今日却明摆着是盯上了叶琼羽。

“呵,那依叶答应所言,是不想跳了?”

“也是,方才靖王所说叶答应如同靖王亲妹,自然与靖王府上的其他人不同,这跳舞唱曲的活哪里能让你轻易展露呢?”

“皇上,是臣妾多事失言了,还请皇上莫要怪罪臣妾才是。”

洛妃一连串的说了好多话,叶琼羽边听边捡了剩下的葡萄的往帕子里包,她算着时间脸上的疹子差不多要发出来了,她也是时候该回永福宫了,这葡萄吃不完自然是要带走的。

叶琼羽一边等着皇上发话,一边无聊的看着众人,却在对上靖王的眼神后,脸色一僵。

糟糕,她刚才吃的太欢,忘记原主是个内敛的性子,断不会像她这样在宫宴上大吃二喝的。

“洛妃娘娘多虑了,叶答应并非此意,她只是想换一种方式来为大家助兴,并非是要驳了您的意思。”

靖王说着,便起身向着皇帝拱手道。

“皇兄,可否容臣弟拿一样东西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