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乱肉合集乱500小说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向汶宁按照陆霆发到手机上的地址,滴滴了一辆车。

结果人还没等到达目的地,就接到了来自于楠枫的求救电话。

“宝,救命!”

向汶宁眉心一蹙:“怎么了?”

“哎呀人家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快来吧,在皇朝酒店的顶楼。”

楠枫似乎很急切,给向汶宁打完求救电话就挂断了。

向汶宁倒是不担心。

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的话,楠枫绝对不会现在这副语气,往往他这样子跟自己求助的时候,就代表着他可能又遭遇到什么感情上的麻烦了。

向汶宁扶了扶额,一边吩咐司机改变方向,一边给陆霆打了电话。

去是要去的,但总归要了解一下什么情况。

“你和楠枫在一起?”

“嗯,他的第186位前女友因为不想和他分手,所以现在正在闹跳楼,我已经提前跟酒店工作人员打好了招呼,将天台封锁了起来,而且没有让他们报警。

皇朝酒店够高,所以楼下暂时还没有人发现,场面还在控制之中。”

陆霆语气平缓条理清晰的说着,毕竟,已经处理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了。

向汶宁皱了皱眉:“你们不是今天才到的凉城么?”

“之前你决定回顾家,又不许我们两个跟着,他就找了个凉城的网友。”

“陆霆你有没有良心,人家这边都要急死了,你居然还那么心平气和地跟宝告状!”

电话里传来了楠枫的控诉,向汶宁只觉得头疼。

楠枫这个人哪都好,对朋友、对自己,简直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可是偏偏,在对待感情和对待女人这件事情上,简直是畜生不如。

向汶宁重重叹息了一声:“先把人哄住,我马上就到。”

“嗯,好。”

挂断电话,看着面前苦口婆心劝说着要跳楼女孩的楠枫,陆霆就觉得,自己选择单身是正确的。

“亲爱的,你听话,下来好不好?”

“我不下去,除非你答应我,不跟我分手。”

楠枫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也不想跟你分手啊,可是你怎么能欺骗我呢?你的脸是假的,胸是假的,屁股是假的,我都可以容忍,但你是女人的这个身份都是假的,我实在承受不来啊!”

陆霆:“???……!!!”

“可你说过爱我,爱我就要爱我的全部。”

“我是说过爱你,可我也没说只爱你一个人啊。”

“反正我不管,你就说你跟我和好不和好,不和好我就跳下去。”

“你容我缓缓,容我考虑考虑。”

终于,在楠枫的缓兵之计下,向汶宁赶到了。

一看见向汶宁,楠枫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宝!宝你可来了,我想死你了~”

一边说,楠枫一边张开双臂,宛若倦鸟归巢,回归母亲怀抱一般飞奔向向汶宁。

向汶宁先是站在原地没动,等楠枫快要扑到她身边的时候,才不动声色地向旁边移动了一大步。

楠枫扑了个空,顿时委屈起来。

“宝,你为什么要躲开我?不知道这样会很伤人家的心么?”

“鲁迅先生说,要离煞笔远一点,不然容易传染。”

鲁迅:“……”

我没说过!

向汶宁一出现,站在天台的女人就发现,楠枫的注意力竟然不在自己身上了,甚至还亲切地叫她宝?

女人一下子就愤怒了。

“你是谁?为什么我亲爱的要叫你宝?为什么还要抱你?”

说着,女人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转头幽怨地看向楠枫。

“我知道了!”

“你说,你是不是移情别恋了,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才要跟我分手的?她不就是长得比我好看点,身材比我好看点?我也能整成那个样子!”

楠枫:“……”

关键那不是整不整的,你压根就不是个女人好不好?

楠枫焦头烂额,连忙向向汶宁投去求助的目光。

向汶宁深吸一口气。

“你抗揍么?”

楠枫:“哎?”

“不是想让她下来么,那你忍着点!”

说着,向汶宁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楠枫的右手臂,然后脚横在楠枫两只脚的中间,躬身一个用力。

紧接着,楠枫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甚至还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随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然而向汶宁却没打算收手。

她直接从天台随意堆放的杂物堆中拿起一根木头棒子,晃动了一下脖子,朝着楠枫就走了过去。

楠枫:“……”

咱们是亲人,你不能下这么狠的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亲爱的!”

准备跳楼的女人见向汶宁先是给楠枫来了一记过肩摔,然后又要拎着木头房子继续打,顿时不干了,连楼都不跳了,直接冲了下来,挡在了楠枫的跟前。

“你凭什么打我亲爱的?亲爱的,你怎么样,有没有被打疼?摔坏了没有?走,咱去医院,咱去验伤!”

女人一边心疼地说着,一边宛若八爪鱼一样就要往楠枫身上扑。

向汶宁看着楠枫,将木头棒子随手扔在了一旁,拍了拍手。

这不就下来了么?

楠枫此时也来不及感叹向汶宁这别具一格的处理办法,只是急中生智,赶在女人没注意的时候,往她脖颈上重重一敲。

女人瞬间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可算是解决了,宝,还得是你。”

“走吧,让酒店的工作人员上来,给她开一间房,总不好把一个女人就这么扔在这。”

楠枫连忙摇头。

“不不不,他抗折腾得很。”

向汶宁:“……”

最后的最后,向汶宁从陆霆那里听到了关于楠枫这段足够离奇的感情故事之后,还是开了一间房间,让酒店的工作人员将人安顿好,又往她的账户里打了一笔钱,才带着两人离开。

那是一笔足够让这女人不会再纠缠楠枫的钱。

回到出租屋,楠枫整个人都丧丧的。

想他一生纵横情场,都是他骗别人,几时被别人骗过?

向汶宁拍了拍楠枫的肩膀。

“没事,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习惯了就好了。”

楠枫:“……”

不,我习惯不了!

楠枫有点意难平。

“我这么深情的一个人,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

深情?

向汶宁差点没把眼睛吓掉出来。

“你说深情这两个字的时候,问过你曾经交往过三位数的那些女朋友么?”

“我女朋友多怎么了,我从来都是把她们一个蒙在鼓里,一个蒙在被窝里,保护着她们不被我其他女朋友发现,我容易么我?”

向汶宁:“……”

如果不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好朋友,向汶宁都想替广大女性同胞替天行道了。

陆霆已经没有眼再看了,直接看向向汶宁转移话题。

“你之前说有事要让我们做,什么事?”

说起正事,向汶宁脸色不禁微微一敛。

“黑进顾氏集团的网络内部,调查清楚所有持股人的信息,包括公司内的大股东,还有散布在股票市场内的散户。

然后,不管用什么办法,把所有能购买过来的股票,全都买过来,但是要注意低调,先不要被人发现。”

楠枫和陆霆闻言,不禁相互对视了一眼。

楠枫:“宝,你这是想要顾家的公司啊?”

向汶宁没有否认。

楠枫有点理解不了:“为什么啊,顾家那个破公司也就才值几个亿市值。”

陆霆抿了抿唇:“要不要我直接去将顾家人收拾了?”

向汶宁摇了摇头。

那样就太便宜他们了。

“先不用,先按照我说的去做,另外,找时间调查一下傅璟言。”

“好的,交给我们了。”

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完了,向汶宁看了看时间,也该回顾家了。

毕竟,顾世贤和文艾利此时还等着他们的宝贝女儿带回去“好消息”呢。

只是,刚打算离开,向汶宁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之前下单说要调查我的,之后又和你们联系了么?”

楠枫摇了摇头:“我说了要加钱,对方说要回去请示一下,现在还没有给回复,怎么了么?”

“没什么,我知道是谁要调查我了。”

楠枫和陆霆闻言,眼眸一沉。

“谁?”

想起沈星辰那张妖媚的,总是带着斜肆笑容的脸庞,向汶宁老修女的心就忍不住剧烈颤动。

气的!

“没谁,记得他们再联系的时候,把价格提到两亿。”

陆霆:“……”

楠枫:“……”

……

又滴滴了一辆车,向汶宁回到了顾家。

折腾了这么一大圈,此时已经是半夜了,向汶宁知道顾世贤和文艾利担心顾曼依的计划执行得怎么样,所以不会睡觉,便大大方方地堂而皇之进了家门。

果然,顾世贤和文艾利正坐在客厅内,见到向汶宁回来,两人的脸上都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狐疑。

“宁宁,你怎么回来了?曼依呢?没跟你一起回来么?”

向汶宁眨巴了两下眼睛。

“曼依在医院里。”

“什么?”

文艾利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

“曼依怎么了?是不是心脏不舒服了?还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们没有打电话回来,为什么她在医院你不留在那里照顾她?”

顾曼依就是文艾利的心尖尖,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和向汶宁假装慈爱,立刻着急而又恶劣地朝着向汶宁逼问训斥起来。

顾世贤相比较来说倒是淡定得多,他不动声色地一把拉开文艾利。

“宁宁,你妈妈就是太着急了,所以才会态度不好,你也知道曼依从小就有病,身子一直不大好,你别怪她。”

向汶宁乖巧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的。”

“嗯,宁宁真是个好孩子,对了,你妹妹怎么会去医院呢?”

向汶宁便将顾曼依和费婉清、田珍珍掉下山坡、还有她打掉傅璟言牙的事情,都大致讲述了一遍。

一边讲述,文艾利和顾世贤的脸色一边变得五颜六色,精彩纷呈。

好在听说,向汶宁只是扭伤了脚腕,并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向汶宁居然把傅璟言当流氓?

还把人家牙打掉了?

顾世贤和文艾利觉得肝都颤了。

“那个……宁宁啊,你说的……是真的?你真把他牙打掉了?”

“对呀,还是两颗呢,不过我听说傅家很有钱,应该不会介意吧,大不了我们赔给他两颗金牙不就好啦。”

向汶宁傻里傻气的表情加傻里傻气的语气,让顾世贤和文艾利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脑海里也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傅璟言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庞。

只是那张脸一笑,突然就有一道金光闪过,有点晃眼睛。

想,不敢再想了,岂止是可怕。

“那个,天色也不早了,你赶紧上楼去洗个澡,然后早点休息,我和你顾叔叔去医院看看。”

文艾利打了个哆嗦,连忙回过神朝向汶宁叮嘱了一句,然后就拉着顾世贤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他们得赶紧去医院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向汶宁依旧乖巧地应下,然后目送着他们两人出门,脸上所有的乖巧和温顺,也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顾家人这一夜,怕是安稳不了了。

回到房间,向汶宁洗了个澡,换上了睡衣,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电脑屏幕上是黑色的对话框,伴随着她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敲击,黑色的对话框上也不断地涌现出一串串的代码和字符。

调查沈星辰这件事,她没有交给楠枫和陆霆去做。

先是在山坡下,又在医院里,向汶宁可不觉得是什么巧合。

而且那个人满嘴跑火车,见到自己就只会撩,根本不会说实话。

所以自己必须调查一下,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接近自己,到底是敌是友。

突然,向汶宁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停止了。

不仅如此,原本平静淡然的面容之上,也出现了一抹严肃。

怎么回事?

自己从前从未有失手过,就算是遇到被调查人的信息是被隐藏的,自己也有办法破解开。

可是沈星辰的信息不但全部都被人隐藏了,而且自己竟然无从破解!

而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个人设计的程序,是自己无法破解的。

那个人,和沈星辰之间有什么关系么?

向汶宁合上电脑,古井一般的深眸中,隐隐的投射出一丝冷芒,紧接着,向汶宁嘴角就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既然查信息查不到,那就亲自去了解好了。

打定了主意,向汶宁便心无杂念地倒头睡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只是,她这边睡得安稳,医院那边就不太安稳了。

顾曼依虽然只是崴伤了脚踝,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但是傅璟言肋骨折了,脸也被打得跟猪头一样,大大小小的伤简直已经到了生活不能半自理的状态。

顾曼依为了不让傅家人知道,又为了在傅璟言表现出自己的温柔和善解人意,所以只能忍着疼,围在傅璟言的床边伺候这伺候那。

“曼依,你辛苦了。”

看着顾曼依瘸着腿忙前忙后的照顾自己,傅璟言也确实感动了。

“能照顾璟言哥哥,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顾曼依脸上露出了一抹娇羞,低垂下头,实则心里已经将向汶宁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如果不是向汶宁,自己哪里需要忍痛假装贤惠?

“曼依你放心,等给你换上了健康的心脏,我就跟你结婚。”

“璟言哥哥……”

男人感动的时候,说的情话基本上是不经过大脑的,但是女人听了就会很容易感动。

此刻的顾曼依也很感动,好像脚踝都没那么疼了。

“笃笃笃——”

说话间,蓦地有敲门声在病房内响起,深更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着实有点吓人。

顾曼依一怔,紧接着跟傅璟言说了一声,便去门口开门。

打开门见是顾世贤和文艾利。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曼依我的好曼依,听说你受伤了,有没有怎么样?”

文艾利满心满眼都是女儿,刚一冲进病房就拉着顾曼依左看右看起来,当发现顾曼依的脚踝受伤了,需要一瘸一拐地走路时,也不管不顾地,直接拉着顾曼依坐下。

“真是的,好好的怎么会从山坡上摔下来?还好只是伤了脚踝,要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妈妈也不要活了,妈妈跟你一起去死……”

文艾利说着说着,竟然还真的哭了起来。

顾曼依一脸的尴尬,连忙朝着傅璟言看了一眼,然后对着顾世贤使了个眼色。

顾世贤立刻心领神会。

“你哭什么,曼依这不是没事么?倒是璟言这孩子受苦了。”

一边说,顾世贤一边走到傅璟言的跟前嘘寒问暖起来。

只是走到傅璟言跟前,看见他有点惨的模样,不禁有些怔愣。

这是被向汶宁打的?

经顾世贤这么一提醒,文艾利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担忧地又看了顾曼依一会,这才跟顾世贤一样围住傅璟言。

结果就是,文艾利也楞了。

跟猪头一样,也太惨了。

“璟言啊……你受苦了。”

文艾利想了半天,才憋出几个字。

心底却是一阵后怕。

这万一要是傅家人追究起来,他们恐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好在,傅璟言还算“通情达理”。

“伯父伯母,我没事的,一切都是为了曼依,这不算辛苦,而且你们放心,这件事我家里人不知道,只不过,这几天就要麻烦你们照顾了。”

“应该的,应该的,什么麻烦不麻烦,你和曼依早晚是要结婚的,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顾世贤和傅璟言客套了几句,因为疼痛的关系,所以傅璟言打过止痛针,这会儿子药效上来,人就开始犯困。

顾曼依见状就立刻让顾世贤和文艾利离开,让傅璟言休息。

一家三口出了病房,顾世贤和文艾利立刻就变了脸。

“怎么回事?不是应该向汶宁摔下去么?怎么事情就搞成这样了?”

顾世贤皱着眉头朝顾曼依问道。

其实直到现在,顾曼依也有点懵,甚至有点怀疑。

“我也不清楚,当时我和同学在前面,向汶宁突然就出现在我们身后,然后我们就摔下去了,爸妈,我总觉得,这件事恐怕不是什么巧合,包括璟言被打,你们也看到了,他被打得那么重,牙掉了,肋骨也折了。”

顾曼依这么一说,顾世贤和文艾利也思索了起来。

顾曼依想了想:“妈,你去再调查一下向汶宁,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是别有用心来到我们家,还是真的就是个蠢货。”

“好的,这件事你就交给妈妈,如果她真的有什么歪心思……”

“妈,明天你让向汶宁来照顾璟言哥哥,顺便让他们培养一下感情。”

“什么?”

文艾利一时间不大明白顾曼依的意思,而顾曼依却附在文艾利和顾世贤的耳畔低语了一阵。

文艾利连连点头。

“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了。”

竟然敢让她的曼依受伤,那就必须得受到教训!

……

翌日,清晨。

向汶宁迷迷糊糊间,突然感觉自己的房间门好像被人打开了。

紧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靠近。

向汶宁立刻就醒了,却依旧闭着眼睛,假装睡着。

那人似乎好像在盯着她看,确定没有吵醒她之后,便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地寻找了起来。

其实向汶宁的行李并不多,只有一些随身物品,和几件换洗衣服,外加一台笔记本电脑。

那人翻了一会,似乎没有翻到什么东西,就将电脑打开了。

电脑并没有设置密码,那人在电脑上找了好一会,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便关上了电脑,放回到了原处,朝着向汶宁走了过来。

向汶宁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敏锐的听觉却让她对那人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

这是怀疑自己了?

向汶宁不动声色,很快就感觉到那个人已经坐到了她的旁边。

向汶宁心里冷笑一声,紧接着,佯装着一个翻身,横空伸出去一条腿,朝着那人所在的位置上狠狠一踹。

“哎呦!”

哀嚎声响起,向汶宁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又快速地消失,紧接着从床上一跃而起,大呵一声道:

“狗东西,吃我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