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垃圾短信?

呵……

撒谎真是不断草稿。

真当她傻的么?

再说,秦诗瑶就坐在不远处,这会儿低头,手上动作不停,在疯狂敲字。

他还真有脸说出这句话!

慕浅浅看着满桌的食物,倒胃口极了。

叮!

这时,她的手机也响了!

屏幕一亮,慕浅浅瞥了一眼,发现是薄靳宴的消息。

她顿时来了兴致,拿起手机点开一看。

“慕小姐好能耐,一个餐厅约两个人,外界评论我是花花公子,这称呼,在你面前,我都有点不敢接受,你可真是时间管理大师。”

言语间,满是寒意,讽刺意味浓重。

嗯?

他来了?

慕浅浅一愣,匆匆抬头,环顾四周,看到了二楼一道修长的身影。

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目光冰冷。

慕浅浅忍不住乐了。

他来了!

瞧见她脸上的笑容,薄靳晏脸色又沉了半分,眼中闪着怒火,还从未有人敢这么戏耍他。

叮!

薄靳晏又发来消息。

“慕小姐,邀我来,难不成是向让我做观众,看着慕小姐跟顾廷瑞是如何恩爱的?”

呦,生气了!

慕浅浅强忍着笑意,很快回复,“薄少,你别生气呀!我今晚主要是约你,饭也只跟你吃,你看这边,我可一口都没动,再等十分钟,我就能去你那边了,来都来了,给个共进晚餐的机会呗。”

附赠一个‘小奶猫撒娇卖萌’的表情。

薄靳宴手中手机一阵震动。

他垂眸看向手机屏幕,淡淡扫视,转而挑眉,居高临下的看着慕浅浅,见她的确没怎么动筷,也就忍下来了。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发过去的信息,却不怎么客气,“我薄靳晏,不习惯等人,更不习惯等女人应付完别的男人,再来找我!”

慕浅浅眼中明了。

男人都有的胜负欲。

她扬起唇角,手指利索,飞快敲字,“放心,今晚薄少你才是我的男主角,别人在我眼里,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根本提不起兴趣。我只要十分钟,行吗?”

薄靳晏说:“十分钟,我的时间很宝贵。”

察觉到他松口,她笑着抬眸看向二楼的薄靳晏,朝他妩媚一笑,暗含挑弄,“多谢薄少给面子,也谢谢薄少肯来,啾咪啾咪……”

薄靳晏眸色一深,这女人!

他冷淡收回视线,率先进了包厢。

在两边聊的热火朝天时,对面的顾廷瑞,终于放下手机,道:“浅浅,我去趟洗手间,你先吃,我很快回来。”

慕浅浅颔首,余光注意着秦诗瑶那边的动静。

果然!

在顾廷瑞走没多久,这女人,就跟着过去了。

慕浅浅脸色冷下来,放下筷子,拿纸巾擦了擦嘴角,姿态几尽优雅。

过了十几秒,才起身,走过去。

三人前后,到了卫生间。

慕浅浅亲眼看着秦诗瑶进了男洗手间,她没闯进去,并不打算现在就打草惊蛇。

而是直接来到门外,眼中充满了冷意。

两人还真是不放过一丝一毫苟且的机会……

“带别的女人来看烟火,你可真会挑地方,我吃醋了!”

里头传来秦诗瑶的声音。

矫揉造作,语气委屈的要死,还带股酸溜溜的语调。

慕浅浅不动声色,将卫生间的门,推开了一条缝。

正好从侧面瞧见了,秦诗瑶从后面紧紧抱着顾廷瑞。

顾廷瑞吓了一跳,整个人激灵了一下,将秦诗瑶推开,“你疯了,这是男洗手间!”

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得多尴尬!

“这个点,很少有人来,再说,就算有人,也不怕……廷瑞,你好几天都没来找我,我太想你了!而且,你怎么能带慕浅浅来看烟火呢,我之前约你,你都拒绝了,所以,你得补偿我!”

秦诗瑶语气带着撒娇和抱怨。

顾廷瑞见没人,才放松下来。

“是慕浅浅选的地方,我知道你想来,所以特意点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

他反身,将人拥入怀中,轻声哄道。

秦诗瑶控诉道:“你根本就不懂!我每次看着你跟慕浅浅在一起,出双入对,我心里就很难受?明明我们之间才是真爱!为什么还要弄得躲躲藏藏,见不得人!”

她心里极不甘心,也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顾廷瑞见状,神色无奈,“诗瑶,抱歉,我也不想的,但眼下,我和浅浅订婚在即,为了达到目的,也为了我们以后的美好生活,你得忍耐。”

说着,他凑上前,亲了亲她的脸蛋,“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所以今晚我把人送回去之后,就去你那儿找你好吗?”

“我会给你补偿的。”

他手指暧昧地轻抚秦诗瑶的背部,安抚她此刻的情绪。

秦诗瑶很懂男人的心思,适当的撒娇,能获得男人的宠爱,但不能过头。

否则,对方就该烦了。

她委屈巴巴的点了点头,“你可要多疼疼我。”

“出去以后,也得注意点,要记住,你是我的人,跟慕浅浅只能逢场作戏,别过线,不然我要生气的。”她指尖轻点顾廷瑞的胸口,顺着衬衫扣子一路往下,勾了勾他的皮带,身子往前贴,娇声道。

顾廷瑞呼吸微喘,“对付你这个小妖精就够了,我哪还有心思去看别的女人。”

秦诗瑶媚笑着,“这才乖。”

说完,就搂着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慕浅浅站在门外,将这一幕尽收眼底,面色没有多难看,但是被恶心的起了生理反应,一阵阵作呕感上涌。

她被两人这偷情的你侬我侬,给恶心的不行。

好一会儿后,两人吻完,终于松开,互相整理仪容。

顾廷瑞用指腹擦了擦嘴角,抹去沾染的唇彩,说:“好了,该回去了,不然浅浅,该起疑了。”

“那我们分开走。”秦诗瑶乖乖点头,表现出乖巧懂事的一面。

慕浅浅默默收起手机,转身离开。

回到餐厅,直接就走上了二楼包厢。

推门而入。

男人长腿交叠,坐在位置上,侧颜俊美如妖,完美无瑕,让人呼吸一窒。

见他还在,慕浅浅立刻就笑了。

她低头看了看腕表,“时间刚刚好,我还担心薄少你走了。”

“慕小姐,你难道不该给个解释?”薄靳晏好整以暇,直言问道。

“该!”

慕浅浅笑道。

她反手将房门关上,缓缓落座,神色自然,说:“自然是要给薄少一个解释的。”

薄靳晏挑眉,等着她的解释。

“不过……薄少既然来赴约了,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您答应我的追求了吗?”

她走到薄靳晏的面前,指尖落在桌上,轻点。

薄靳晏抬眸看着她。

四目相对,皆能从对方清明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他后靠椅背,淡淡道:“这得看慕小姐,你的表现。”

“这没问题,我一定好好表现的,让你满意。”慕浅浅一口应声道。

下一秒,她就说:“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不如先点菜,吃完饭再说?不然我怕待会儿会有点反胃。”

薄靳晏闻言,皱起眉头,有些不满,“慕小姐,这就是你的表现?”

“薄少,我保证说的是实话。”

慕浅浅坐在他对面,五指扒着桌面,佯装可怜的趴着,嘴巴一扁,可怜巴巴的竖起四根手指‘发誓’。

“求薄少赏口饭吃吧。”

薄靳晏眯着眼睛,打量了她一会儿,冷哼道:“你最好别耍花样。”

外人都道慕家大小姐明艳动人,肆意洒脱,性格直爽。

何时见过她这样,撒娇卖萌的样子。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心里的不悦,悄然消散了一些。

“不会不会。”慕浅浅瞬间恢复生气,坐起身,拿着ipad开始点菜。

她头也不抬,问道:“薄少有什么忌口的么?”

“香菜,芹菜,葱,姜,蒜,不吃。”薄靳晏唇瓣微张,一连串的忌口说出。

慕浅浅明媚一笑,“真巧,我也是呢!”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她撑着下巴,笑靥如花问道。

薄靳晏露出礼貌性的淡笑,对她的说辞,不置可否。

很快,菜点好了。

慕浅浅随手将iPad放到一旁,问道:“今早怎么没回我消息?是没看到,还是故意不回?”

她笑盈盈的看着他,眼底却透着看穿一切的清明。

其实薄靳晏是故意不回的。

他却说:“在睡觉。”

说话时,面色如常,没有丝毫破绽。

毕竟不务正业,吃喝玩乐睡,才符合他浪荡子的形象。

慕浅浅颔首,也不知信了几分,问道:“昨晚玩到很晚?”

薄靳晏点头承认,淡淡应了一声,“嗯。”

“那薄少,今晚还有约吗?”慕浅浅又问。

言语中透着其他的意思。

薄靳晏勾唇一笑,“怎么?慕小姐要跟我去?”

“也不是不可以,等我事情解决了,回头可以跟薄少你一起。”慕浅浅回答的很快,神情也不像是在说谎。

薄靳晏顿了顿,眸光微沉。

他其实挺想问的。

很多正经人家的女儿,都避他如蛇蝎,生怕惹上之后,就坏了名声。

怎么就她上赶着来?

当真,不怕他?

还是,想故意耍他玩。

若是后者,薄靳晏眼中闪过冷意。

他一定会让她后悔这样做!

嗡——

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口,慕浅浅手机就响了。

视线落在亮起的屏幕上。

顾廷瑞三个大字映入眼中。

薄靳晏眸色一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