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和尚在禅房把公主到高潮

可惜得到这一切,苏老爷太容易了一些,对此就不觉得珍惜了,更别提是劳苦功高的大夫人,还嫌弃她满身铜臭味上不了台面。

他难道就不想想,没有大夫人满身铜臭,如何撑起苏家来的?

难道银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又或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享受着大夫人辛辛苦苦打拼来的一切,苏老爷直接就跟容貌美丽的寡妇王秀咏勾搭上了。

最叫苏怀云不能忍受的是,王秀咏当初生下女儿,没几年夫君病死,被夫家以克夫的名义赶了出来。

大夫人也是看着她可怜,又是庶妹,能帮一把是一把,时常让王秀咏到苏府走动,帮着说好话,才让王秀咏能带着女儿回家。

谁知道这番好心,却喂了狼心狗肺的东西,王秀咏对大夫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转身就勾搭上苏老爷,活活把大夫人给气死了呢?

苏老爷倒也要脸面,忍了一年,这才把王秀咏接了进来。

苏怀云年纪尚小,哪里清楚这些旧事。当初知情的人都打发得差不多了,至于大夫人身边伺候的忠心人,几乎被王秀咏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给打杀了去。

谁让大夫人对苏老爷真心实意,连丫鬟们的卖身契放在哪里,苏老爷也清清楚楚?

可怜那些丫鬟,还没给主母伸冤,却都一个个死的不明不白。

还是最后有个侥幸逃出去的丫鬟,辗转了数年告诉了她真相。可惜一切都太迟了,苏怀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已经病得一命呜呼。

就像如今这样,这身子骨不见好,总是反反复复地生病。

苏怀云琢磨着,王秀咏为了维护名声,还不舍得自己随随便便就病死了。

不然传出去,旁人谁知道会不会怀疑她动了手脚,连一个小姑娘也容不下?

那么王秀咏不会动手,动手的就只有一个人了。

苏怀云垂下眼帘,满目寒光。上辈子曾欺她辱她的人,自己一个都不会放过!

“把蟋蟀的笼子就放在桌上,你亲自挑一个心实的小丫鬟照料着,别让其他人碰了。”

莲玉以为蟋蟀精贵,这才郑重地交代自己,连忙应下:“大小姐放心,奴婢一定让人把这对蟋蟀照顾得妥妥帖帖。”

苏怀云笑着点头,这院子里唯一能信的,也就只有面前这个傻丫头了。

反正只要养几天,让蟋蟀精神抖擞就好。毕竟这么一个好道具,可要物尽其用才是,不然可不就平白浪费了那二两金子?

就算是大夫人的嫁妆,苏怀云也不想浪费掉一丁一点。

再说,王秀咏手里拿着生母的嫁妆,总有一天她会要这人把吞下去的尽数吐出来的。

自从没喝药汤,苏怀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任由病情加重下去,索性让莲玉煮了姜茶。

从厨房里悄悄拿来的一篮子生姜,也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只说她喜欢喝姜茶,厨房里的人乐意讨好,直接就送了过来。

每天喝一壶,浑身暖洋洋的,苏怀云歪在软榻上,莲玉体贴地给她腿上搭了一张毯子,火盆也烧的旺,坐着坐着便有些昏昏欲睡。

她合上眼,似乎睡着了。

莲玉见一个小丫鬟在门外探头探脑的,急忙起身,轻手轻脚地出了去,拽着丫鬟走得老远,生怕吵醒了苏怀云:“没见大小姐正歇着,她夜里睡得不好,难得睡着了。”

她低声抱怨着,丫鬟无奈到:“我这不是见四少爷在外头张望,少不得是来探望大小姐的,总不好不搭理。”

闻言,莲玉冷笑。四少爷苏怀斐可是王秀咏跟苏老爷的儿子,从小就养在夫人跟前,和苏怀云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从来没亲近过,怎会听说她病了,特意来探望?

而且哪有见过来探望的人,双手空空不说,身边也没跟着个丫鬟婆子,好歹带点什么来当见面礼?

“我进去瞧瞧,要是大小姐还没醒,你就当没看见四少爷。要是他一直不走,你去把四少爷的奶娘叫过来。”莲玉叮嘱完,这才又进了去。

苏怀云没睁眼,却是已经醒了,轻声问道:“外头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说是四少爷来了,却迟迟不进来,或许担心惊扰大小姐。”莲玉这话,别说是苏怀云,就是自己都不相信。

“外面天寒地冻的,把四少爷请进来暖暖身吧。”苏怀云笑笑,她自然是知道苏怀斐是来做什么的。

等了几天,不就是等着苏怀斐过来?

如今等着了,自然不能让他就这么溜走。

莲玉听了,亲自去院外把躲在树后的苏怀斐请进了屋子里。蹲着给他拍掉肩头的雪花,又叫小丫鬟伺候着脱掉他的外衫,没叫这位四少爷给冻着了。

苏怀斐怀里被塞了一个手炉,肩头还盖着苏怀云的一件貂毛披风,浑身暖暖的,一张粉雕玉琢的脸被王秀咏喂得胖了,圆滚滚的,眼睛眯起眼几乎要看不见。

他坐在椅子上,小腿一晃一晃的,眼睛到处张望。

原本还等着苏怀云先开口,谁知道她一直沉默着,苏怀斐终于忍不住了,到底只有五岁的孩子,急急问道:“大姐,听说娘亲给你买了一对蟋蟀?”

“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四弟是听谁说的?”苏怀云皱了皱眉,似乎颇为苦恼:“要是母亲知道了,可不就说我带着四弟玩物丧志?”

“大姐哪里的话,娘亲不会知道的。”苏怀斐眼珠子乱转,瞅了眼莲玉,这才小声答道:“是二哥告诉我的,不然我还不知道大姐屋里有这么个好玩的东西。学堂里好几个人家都有养着,就是我没有。”

他不是没闹腾过,可是王秀咏就不答应。谁知道转过身,就给苏怀云买了,还是一对!

听说一只要一两金子,苏怀斐很快就打退堂鼓了。

如今苏怀云不过闷了,王秀咏就眼巴巴派人去买一对蟋蟀回来送到倾云苑来,苏怀斐哪里甘心?

“好姐姐,能不能把蟋蟀借我?我带去学堂,也炫耀炫耀,我家也是有蟋蟀的。”还不是一只,而是一对!苏怀斐想到那些得意洋洋的小伙伴,如果看见自己的一对蟋蟀,不知道有多吃惊的表情,他就开始觉得痛快了。

“这可不行,母亲不告诉你,不就是想四弟在学堂好好念书?要是知道你从我这里把蟋蟀拿去玩了,回头母亲可就要呵斥我的。”苏怀云当下拒绝,苏怀斐不由撅着嘴老大不高兴了。“大姐悄悄给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谁会告诉娘亲?”他晃着小短腿,有点不甘心。跟二哥说的不一样,还以为自己一开口,苏怀云就会把蟋蟀送过来的。

苏怀云眨眨眼,满怀深意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像母亲给我送了一对蟋蟀,原本四弟也是不晓得的,如今不也知道了?”

苏怀斐也跟着眨巴眼,点着小脑袋道:“对哦,我不就听二哥说了,但是二哥又是听谁说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人多口杂,总有嚼舌根的,我也不可能一个个都防着,不给丫鬟婆子们说话吧?”苏怀云摇摇头,一脸没有办法的表情。

听着,苏怀斐不由郁闷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怎样大姐才能把蟋蟀给我?”

“四弟只要不出这个院子,可不就没人知道你是来看我的,还是来玩蟋蟀的?”苏怀云笑笑,提了个主意。

苏怀斐的双眼顿时亮了,猛地点头:“对啊,只要我说来看大姐,谁也不会想到我是来玩蟋蟀的。”

说着,他似乎也觉得有点不妥当,赶紧补充道:“当然,我也是来陪着大姐的。大姐一个人病着不能出院子,别提多闷了,我来给大姐说说话解解闷。”

“那就先谢谢四弟了,”苏怀云微微一笑,又道:“只是这事,要是被母亲或是别人知道了,四弟就再也不能来倾云苑了。”

苏怀斐一双小手捂着嘴巴,含糊不清地保证道:“大姐放心,我谁也不告诉。”

“就连四弟的奶娘,身边的丫鬟婆子也不能说哦。”苏怀云见他拼命点头,笑道:“那我们来拉钩。”

“好,拉钩钩。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苏怀斐摇头晃脑,用上夫子刚教的一句话,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才学。

苏怀云赞道:“四弟真聪慧,如今已经开始读四书了?”

“是,夫子说我进度很快,爹爹今早还送来文房四宝,夸奖我学得好呢。”苏怀斐咧嘴一笑,叫她不由感叹。

这胖胖的四弟,容貌跟苏老爷和王秀咏都不像,就连性子也憨厚得很。

当然这只是小时候,过两年可就不一样了。

苏怀斐打小就聪慧,又是勤奋好学,比起苏如安,可就要厉害多了。

就连苏如安也看出来了,不然他怎么才到王秀咏那边去,立刻就开始给小胖子下绊子?

亏得苏怀斐还小,又被王秀咏保护得好,压根没看出来,还给哄着到倾云苑来了。

要是他闹腾起来,非要把蟋蟀弄回去。苏怀云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顿时左右为难。

给了,叫王秀咏知道了,估计不知道要怎么给她穿小鞋。

不给了,苏怀斐在苏老爷跟前一告状,苏怀云还是讨不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