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么公一夜要了我一八次口述

景蓉见她有些不对劲,假装关心的询问:“景兮妹妹,你没事吧?”

“别叫我妹妹,我妈死之前,就生了我一个孩子,可没有你这么个姐姐。”景兮头疼欲裂,想甩开她的手,却使不上劲。

景正宏脸色难看的呵斥道:“景兮!你这是什么话?”

“难道我说错了吗?”

景兮看着他,嘴角忽然扬起一个弧度。

她唇边含笑,娇颜如花,可是,她的眼中,却被愤恨,不甘,怨怒,还有道不尽的哀凄给填满。

周围不少宾客的目光,被争吵声吸引了过来,正巧也将景兮脸上的神情,给收尽眼底。

很多人都愣住了。

他们从没见过那样的神情,仿佛承载了人世间所有人的悲伤一样。

“在你眼里,景蓉是你的宝,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是,在我眼里,她不过是你背叛我妈,跟不要脸的小姨偷生的野种!”

一句话,说得所有人脸色大变。

景蓉直接白了一张脸,唐倩面色非常难堪,至于景正宏,更是青一阵白一阵。

“景兮!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这时,贺旭尧也出声警告道,他脸色阴沉,看着景兮的眼神,非常可怕。

“怎么,心疼了?可即便如此,她仍是个不折不扣的野种,永远都得屈居在我正出大小姐的名头之下,怎么洗白都没用。”

此时的景兮,已经完全彻底豁出去了。

原本她也不想跟他们彻底撕破脸,可他们真的逼人太甚,全都把她当傻子一样的耍。

既然如此,她名声也不要了。

反正她早就身败名裂,也不介意别人怎么看她,她只是不想再那么被动的受羞辱。

此时,整个订婚宴的气氛,变得非常僵凝。

周围宾客都在窃窃私语,看着景兮的眼神,都很不一样。

似有鄙夷,有不屑,还有同情……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看。

这里所有的人,都只会往她身上捅刀子,就连她亲生父亲都是如此。

这世上,大概再也没有比这更恶心的地方了。

景兮一刻也不想在这多呆,挺直腰杆,转身欲走。

可没想到,就在她转身的瞬间,一道又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猝不及防落入眼中。

男子身躯高挑,双腿修长,气质清贵;紧抿的薄唇,勾成一道迷人的弧度,深邃如渊的长眸,正紧盯着她,里面透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光泽。

是他!

几乎是瞬间,景兮便认出了他。

两个月前,她为了甩开贺旭尧,曾在俪宫酒店门口上过一名男子的车。

她隐约记得,他姓霍!

景兮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他,一时愣在当场。

这时,周围一些宾客,似乎也认出男人的身份,纷纷抽了口气:“天呐,这不是盛世集团的总裁,霍钧霆吗?”

“真的是他!他也来参加景贺两家的订婚宴吗?”

“真的假的,不是说,霍钧霆基本不接受这种宴会的邀约么?景贺两家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将他给请来!”

众人窃窃私语,一下就把刚才那种尴尬气氛给打破了。

景正宏这时也回过神,原本僵化的脸色,立刻变得精神抖擞。

霍钧霆居然来了!

虽然之前他的确递过请帖,可也没奢望对方会来,毕竟双方身份相差太悬殊了。

景氏集团虽然在晋城赫赫有名,可要跟帝京城的盛世集团比起来,根本就微不足道,他还真不敢奢望会被霍钧霆看上眼。

可是,现在他真的来了,这是何等大的面子啊?

如果今天他能跟霍钧霆打好关系,那未来的景氏集团,将会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景正宏脸上顿时有些激动,立马将刚才的不快抛到脑后,以笑脸相迎道:“霍总,没想到您会光临,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霍钧霆长身而立,如同没听见景正宏的问候,应都没应一声,一双漆黑的长眸,依旧紧盯着景兮不放。

景兮被看得有些局促。

她想起自己还欠他一千块没还。

倒不是不想还,而是太穷。

她从景家搬出来后,就租了房子,再加上交了上学的学费,全身一贫如洗。

尽管她已经很努力的打了两份工,可那点工钱,堪堪够吃饭,以至于拖到现在,都没能还上。

为什么早不遇见,晚不遇见,偏偏在这时候?

景兮有些难堪的咬着唇瓣,眸子低垂,盯着自己的脚尖。

就在这时,男人忽然跨步朝她走了过来。

他步伐优雅,气势清冷,所过之处,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扩散开。

众目睽睽下,他停在了景兮的跟前,声音低缓沉稳的道:“不错,气势还是这么足,不愧是我霍钧霆看上的女人。”

景兮一脸惊愕的看着他,不懂他这话的意思。

霍钧霆却长臂一伸,扣住她腰肢,将她生猛的扯进怀里,声音戏谑的道:“怎么这样看着我?不认识了?”

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太突然,宾客们表情瞬间就木了。

这是什么情况?

那景家二小姐,怎么会跟霍钧霆认识?

而且,看两人那亲密举动,似乎关系不一般啊?

事实上,景兮自己也木了。

她完全没料到,霍钧霆会忽然抱她,此时,她整个人贴在他的胸口,能清晰听到他的心跳声,鼻息还能闻到一股木质般清新的古龙香水味。

景兮心跳骤然失了一拍,双手抵在他的胸口,试图挣扎。

谁料,男人却忽然倾身,在她耳畔低声警告:“别乱动,否则,我可不保证会在这里,对你做出什么事来。”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使得景兮整个人震了一震。

她下意识的身子向后仰,试图与他保持距离,然后蹙起眉,用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呢?上次跑的时候,忘记自己做过什么了?”

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口气有些不善。

景兮怔了怔。

她跑的时候,似乎摔了他车门,还朝他扮鬼脸。

那幼稚之举,那男人该不会记到现在吧?

可真记仇啊!

此时,两人旁若无人的维持亲昵的举动,落在宾客眼中,却足以引来无数深究。

目光最为复杂的要数景正宏。

方才他迎着笑脸,上前问候霍钧霆,结果霍钧霆看都不看一眼,转眼跑去和景兮咬耳朵。

瞧两人那亲密姿态,关系显然不一般。

景正宏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刚才她他引荐景兮去认识刘以辰,主要目的是为了景氏集团放在手中的一个项目。

那项目,用掉了公司大部分的资金,可是却在紧要关头,没能扩展,如今,景氏已经陷入资金短缺的危机中。

原本他是想搭刘以辰那条线,可没想到景兮却不配合,转个眼,却和霍钧霆站在一块。

景正宏心思急转,额头冒汗,看着景兮的眼神,也带着谴责。

如果她能早点告诉他,她认识霍钧霆,他根本不会拉她去认识什么刘以辰。

一百个刘以辰,恐怕都抵不上一个霍钧霆。

这时,贺旭尧和他父亲贺展鹏,也纷纷回过神,脸上有着同样的惊愕。

他们怎么也没料到,景兮居然会认识霍钧霆这样的大人物。

不过,反应最为剧烈的,当属景蓉。

她满脸震惊的看着以为在霍钧霆怀中的景兮,压根就不相信。

这怎么可能?

她好不容易才劝慰爸爸,将景兮嫁给那个有家暴倾向的刘以辰,为什么半途会冒出个霍钧霆?

她景兮,一个被她死死踩在脚下的弃女,怎么会认识霍钧霆这样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众人心思急转间,却没有人知道景兮的心情。

她被霍钧霆抱在怀里,挣脱不开,别提有多尴尬了,而且旁边还有那么多人看,一副他们俩肯定有一腿的表情。

明明她之前才见过他一面!

“我不挣扎可以了吧,你别靠我这么近。”

景兮有些脸热的道,平日里极少跟男人靠近的身体,完全紧绷,特别是这男人身上,随时随地散发的男性荷尔蒙,逼得她呼吸都有些急促。

霍钧霆似乎很满意她的妥协,不由拍拍她的脸颊:“这才乖。”

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现场所有人听见,加上他那拍脸的姿势,就像男女朋友间的调弄风月,看得旁边一众名媛千金眼红不已。

那可是霍钧霆啊!

整个晋城想嫁他的女人,如过江之鲫,如今却对景兮做出那种举动!

正当众人满脸羡慕嫉妒时,景兮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怎么会去招惹霍钧霆呢?

这男人,所代表的权势和地位,是在场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她之前怎么就作死跑上他的车,还死赖着不下来?

心思急转间,眼角忽然瞥见景贺两家的人。

只见景正宏正目光复杂的盯着她,而贺旭尧和景蓉,眼里皆有不解和难以置信。

景兮将一切看在眼底,心底莫名有些解气。

他们恐怕做梦都没想到,她会认识霍钧霆吧?

虽然她跟这男人并不是很熟,可这一刻,景兮却生出借他威风一把的心理。

心念转动,肢体也做出了举动,直接往霍钧霆身上靠了靠。

霍钧霆似乎有些诧异,黑眸不由审视了她片刻。

精明如他,一下就想通了其中缘由,不由用力的揽紧景兮的腰肢,道:“找我演戏,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可想好了?”

景兮装傻的眨了眨眼,道:“不是霍总您先开始演的戏吗?我只是顺着你的意思演下去而已,毕竟半途而废,不是个好习惯,您说呢?”

霍钧霆邪佞的勾起唇角:“呵!不错,有进步,还是这么伶牙俐齿。”

“多谢夸奖。”

景兮毫不心虚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陪我去问候几个认识的人吧。”

说完,霍钧霆也不等景兮反应,便强行带着她往前走。

景兮实在不愿做这种虚与委蛇的苦力活,奈何是她自投罗网,最后也只能乖乖顺着霍钧霆。

随着霍钧霆的到来,现场陷入了另一场热烈中,所有宾客几乎都按耐不住,围上来跟霍钧霆打招呼。

景兮有些受不了这种氛围,找到一个机会,立马摆脱了霍钧霆的控制。

得到自由,她第一念头自然是离开这里。

可就在她即将走出宴会厅时,景蓉忽然挡住了她的去路:“景兮妹妹,怎么招呼不打就走了?”

景兮眸光冷冽的看着她:“脚长在我身上,我想走就走,还需要向你报告?”

“这自然不用,不过,霍总不是还在么,妹妹怎么不等他?”景蓉笑吟吟的问道。

景兮心底划过一抹心虚,面上却一如既往的淡漠:“我有事要先走,不行吗?”

“当然行。景兮妹妹果然很厉害呢,居然能认识霍钧霆这样的人物,早知道的话,我就不让爸爸介绍刘以辰给你了。”

景蓉嘴角扬着甜甜的笑,那模样,仿佛真为她感到开心一样。

景兮不由嗤笑一声:“还真是有劳你了,这么为我煞费苦心。”

景蓉眨了眨眼,笑道:“这是应该的呀,毕竟……我把你的爸爸抢走,也把你的未婚夫抢走,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愧疚呢。你出国那几年,我一直想要好好补偿你,可一直都找不到机会。现在你回来了,我当然得好好的弥补一下。总不能我跟需要幸福,你却孤身一人吧?”

“如果你是来跟我炫耀的,省省吧。整天玩这一套,不腻吗?”

景兮面无表情的说道,眼神像啐了冰一样。

“一点也不啊。”景蓉笑着走近她,红唇轻启,用只有两人才听的见的声音道:“我就喜欢看你痛苦的样子。你大概不知道吧?每次看你因为爸爸的宠爱被我抢走,而愤怒生气,还有因为旭尧比较怜惜我,而嫉妒得要发狂的表情时,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快!你知道我喜欢你哪点吗?”

景蓉笑着伸出手,长长的指甲顺着景兮脸颊缓缓滑落:“我就喜欢你那幅自视甚高的模样。你从小在景家长大,天生带着傲骨,被人误会,也不愿解释什么。也因为你性子如此,才会造就现在的我。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一点儿都不会不高兴。因为,你越恨我,爸爸就会越疼我,你越恨我,旭尧就会越爱我。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呢,如果不是因为你太愚蠢,我又怎么能骗过爸爸和旭尧呢。”

“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景兮怒不可遏的瞪着景蓉,一手拍掉她的手臂。

“这就无耻了?”景蓉娇俏一笑:“说实话,我还挺佩服你的,被赶出了家门,还能认识霍钧霆这样的人物。我的妹妹,就是好手段!不过……你说,如果霍钧霆知道你曾试图杀过人,你觉得他还会要你么?”

听到‘杀人’二字,景兮全身仿佛浸泡在冰水里一样,冷得发颤。

当年,贺旭尧跟她分手,选择跟景蓉在一起,她受了很大刺激,在一场宴会上,跟景蓉产生剧烈的冲突。最后导致景蓉从楼梯上滚落,造成了重创。

然而,那次并不是她失手,而是景蓉故意跌下去的。

也是那一晚,贺旭尧当众煽她巴掌,也是那一晚,她被景正宏连夜丢到国外。

想到这一切,蓬勃的怒火在景兮的心里翻涌。

偏生景蓉还觉得不够刺激似的,突然道:“对,就是这样,你越生气,我就越开心。景兮,我告诉你,只要有我景蓉在,你这辈子,都休想再有翻身的机会……”

说到这,景蓉嘴角勾起一抹灿笑,整个人开始后退。

景兮心里突然又不好的预感。

她又想干什么?

答案很快揭晓。

只见景蓉往后退了几步后,忽然停在一座由上百个高脚杯搭成的酒塔跟前,使劲一推。

哐啷一声,无数酒杯落地的声响,伴随四处飞溅的玻璃碎片,还有景蓉刺耳的尖叫。

场面是一片触目惊心,景蓉距离酒塔倒塌的地方最近,玻璃碎片飞溅时,刮破了她的皮肤,血不断的冒出。

景兮同样遭受牵连,她的脸被划了一道口子,小腿上同样被划到不少口子,可是她却仿若未觉,只觉得遍体生寒。

整个宴会厅陡然寂静下来,无数道眼睛,纷纷往这边投来,景蓉跌在地上,面色苍白的道:“景兮妹妹,你就那么不喜欢我吗?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旭尧,可是他已经跟我订婚了,你也已经有霍总了,为什么你不放过我呢……”

景兮面色发白的要辩解,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贺旭尧和景正宏已然猛地冲上来。

唐倩更是撕心裂肺的尖叫:“天呐,蓉蓉——”

“爸、妈、旭尧,我好痛。”景蓉泪流满面的道。

贺旭尧连忙拦腰抱起景蓉:“别怕,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经过景兮身边的时候,他目光冰冷的瞪了景兮一眼,那眼中,写满了滔天怒火。

景正宏更是上来狠狠煽了景兮一巴掌:“蓉蓉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无数道鄙夷和谴责的目光,纷纷朝景兮射来,纷乱的议论和谩骂也刺耳的钻进耳朵,景兮侧着脸,站在原地,整个人摇摇欲坠。

为什么……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指责她?

明明她也受伤了,为什么没人管她的死活,只在意景蓉?

景兮脑袋嗡嗡作响,目光扫了周围一眼,所过之处,无不是冰冷和轻蔑。

这时,她目光接触到一道漆黑的眼眸。

霍钧霆目光沉沉的盯着她,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来。

景兮眼前一片恍惚。

她觉得好累,心脏像被人死死掐住,一股窒息的感觉扑面而来,她眼前一片发黑,再也承受不住任何刺激,身体就那么直直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