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亲生乖女(H)肉

炎景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懊恼的皱起了秀眉,为了撇清他和她的关系,眼眸中闪过一道灵光,特意说道:“一会我去爷爷那里吃饭,佑苒说爷爷想见我。”

炎景熙的意思吧,是让他清楚她是他侄媳妇的这个事实,保持距离。

陆沐擎意味深长的轻笑了一声,俯视着她闪烁的眼眸,深邃的眼中倒影出两个小小的她,格外的清晰,沉声说道:“你不用特意告诉我你今天的动向,昨天的话你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炎小姐,我想我有义务提醒你,如果你想要我和你保持距离,首先自己就要坚定不动摇,看到我就脸红这样的行为不要有,还有……”

陆沐擎往前一步,胸肌离她只有三公分的距离。

炎景熙条件反射,用手去挡住他。

手掌分明能够感觉到他的体温和强有力的心跳。

炎景熙更加的局促了起来,睫毛微微颤动着,像是防狼一般防他。

陆沐擎看到她的紧张,笑容扩大,陈述道:“你特意告诉我要去见我爸,让我感觉,你是在暗示我做些什么。”

抢亲!

这个是她的头脑里第一反应的两个字。

炎景熙嗤笑一声,往后退了两步,松开低在他胸口的手,调整呼吸,义正言辞的说道:“陆先生还真是想多了,明人不做暗事(示)。”

话光说完,炎景熙余光之下,看到陆佑苒突然出现在门口,身体微微的颤了一下,莫名的心虚,心跳也加快,垂着头,再往旁边走了两步。

离陆沐擎远点。

陆沐擎余光瞟了炎景熙一眼,双目平视陆佑苒,扬起似笑非笑的笑容,“不好意思,好像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小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陆佑苒诧异道。

陆沐擎单手插在口袋中,身板笔直,坦然的解释道: “刚刚。有些东西掉在房间里了,过来拿,没想到炎小姐还在。”

陆沐擎淡薄的看了炎景熙一眼,目光生疏,就像是只是陌生人一样,不经意的碰了面而已。

他说完,像是看不到他们一样,径直走到床头柜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手表,矜贵的戴在白色衬衫的衣袖上面。

炎景熙瞟着他傲然坦荡的背影。

刚才好像心里有鬼的只有她一人。

明明确实没什么啊?

炎景熙想想觉得好笑的。

她怎么会心虚呢?

而且,陆沐擎处理的方式比她干脆利落多了,好像从头到尾都是她自作多情。

或许,一开始,他就是耍着她玩的而已。

炎景熙朝着陆佑苒走去,也像是忽视了陆沐擎的存在,平淡的问道:“可以走了吗?”

陆佑苒冷淡的睨了炎景熙一眼,看向陆沐擎,问道:“小叔,正好一起回去,要不要一起走?”

炎景熙心里陡然一惊,难不成,这次见陆佑苒的爷爷,陆沐擎也去。

只要想到和那看似温和实则腹黑的男人同桌而食,她的心里就说不出的局促感,垂下了眼眸,尽量不让他们看到她的心思。

陆沐擎转身,云淡风轻的瞟了炎景熙一眼,把她的惊慌看在眼中,扬起温厚一笑,“不用了,我上午的时候已经去拿了车,你们先走。”

炎景熙松了一口气后,心里又发紧了起来。

他的言外之意是他还是会去的。

“你的女朋友似乎很紧张?”陆沐擎突然的出声,把矛头指向了炎景熙,惹的陆佑苒也看向她。

炎景熙睨向陆沐擎,他虽然还是带着优雅的笑容,她怎么感觉到这笑容里带着锋锐的刀子杀人于无形呢?

炎景熙握了握拳头,调整转台,也宛然一笑,明媚的就如阳光般灿烂,解释的说道:“第一次登门见爷爷,哪有孙媳妇不紧张的,还求小叔这里先放过。”

狐狸!

这是陆沐擎的直观感觉,睿眸越发的深邃了几分,闪过一道潋滟,嘴角扬起,意味深长道:“我什么时候不放过你了?”

炎景熙的脸上有一道红润,她怎么感觉在他口中她尼玛又自作多情了。

“那就先谢过了。佑苒,我们走吧。”炎景熙这次主动走到了他的身边,没有去搂他的胳膊,而是在安全范围内就停下了,丢给他一个明媚的笑容。

陆佑苒睨着她的脸孔,眉头微微皱起,越来越觉得,她好像跟他以为的性格不太一样。

炎景熙和陆佑苒刚踏出门外。

炎景熙就听到一个柔柔的女生的声音喊道:“佑苒。”

炎景熙回头,顺着声音源看过去,是一个长的很甜美又很娇小玲珑的女孩,大大的眼睛里闪动着潮湿的波光,楚楚动人。

看这架势,不会又是陆佑苒的女朋友吧?

炎景熙睨了一眼陆佑苒,他的脸上没有多大的表情变化,眼神依旧冰冷刺骨,但是眉宇中蕴含着的烦躁证明,他是认识眼前这个女孩的。

女孩朝着陆佑苒走过来,在她的面前停下,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柔声说道:“佑苒,你好久不来找我了,我好想你。”

“既然是好久,也应该够时间让你忘记我了。”陆佑苒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

女孩忍不住悲伤,抿着下巴,不可置信的呜咽道:“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我们以前那么好!”

陆佑苒睨着哭泣的女孩,毫无感情的说道:“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要过你?如果你指的要是床的话……”

陆佑苒凉薄的扬起了嘴唇,“或许,过段日子我会找你。”

炎景熙挑眉,鄙夷的目光扫过陆佑苒冷凝的脸。

尼玛,他真的当她是死的,就算她本来就不可能嫁给他,但是至少目前,她还顶着他将来未婚妻的头衔,起码的尊重要给吧?

她想想自己要是嫁给他,未来的日子就很可悲。

要是让陆沐擎听到,他会怎么鄙视她?

作死啊!

“你真的会找我吗?”女孩怀着希望的问道。

炎景熙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现在的三是不是太笨了,明摆着被人当成工具使用了,还以为自己能力挽狂澜,也不想想,这种男人能这么对自己的妻子,就算抢去了,也能这么对你。

“我说姑娘,没看到旁边站着一个大活人吗?你好歹低调一点,秀恩爱,死的快。”

女孩听到炎景熙插嘴,诧异的看向炎景熙,又看向面无表情的陆佑苒,紧接着想起他们在一个房间里出来,不淡定的问道:“你就是那朵被指婚的白莲花?”

白莲花?

“呵呵。”炎景熙已经从第二个人口中听到对她这个称呼了。

她弯起妩媚的眼眸,笑着说道:“江湖人给面子,赐给了我一个这么好听的雅号,姑娘,如果没事,就不要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了哈,白莲花,是要哭的,我肝肠寸断起来可是要死要活的,我死不打紧,就怕吓着你。”

女孩听炎景熙这么说,微微一愣,眼泪硬是憋着,不流下来,转身,握住了陆佑苒的手,含着眼泪,别有一番楚楚动人,说道:“佑苒,我在家里等你,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炎景熙再次叹了一口气,摇晃着脑袋,算了,人家都是脑残,再欺负人家不厚道。

“你们聊吧。”炎景熙正准备转进屋里,眼不见为净。

突然的,手腕被陆佑苒抓住,他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道:“给我处理玩。”

他,大爷!

上了厕所还要她给擦屁股,凭啥啊。

炎景熙苦笑了一声,明眸中闪过一道狡黠,扬起了标准的无害笑容,“你确定吗?”

“这种事情你来处理比较好。”陆佑苒沉声说道。

是啊,自古以来皇帝的后宫都是皇后收拾烂摊子,不过,现在不是古代,陆佑苒也不是皇帝。

让她处理?

呵呵!

炎景熙心里发笑,转过身,对着那个泪眼婆娑的女孩说道:“我说姑娘啊,千万不要做个坑货,别人掉进了有人占着的坑还想办法给爬出来,你怎么掉进了公共茅坑还可不思蜀了呢?”

那个女孩一愣。

陆佑苒也一愣,拧起眉头,意识到炎景熙在说什么,冰封般的寒光扫向炎景熙,“什么意思?”

炎景熙抿着嘴巴瞟向陆佑苒,无辜的睁大好看的眼睛,眨了眨,装傻的反问道:“我说错了吗?”

“如果他是公共厕所,你为什么还要跟他在一起!”女孩不淡定了,在一旁吼道。

炎景熙露出笑容,弯弯的眼眸格外的明亮,手指指着天,自嘲道:“没办法,被上面压下来承包了。”

女孩再次愣住了,觉得炎景熙软绵绵的,不管她说什么,她都应着,女孩反倒不知道怎么办了,犹豫了十秒,咬了咬嘴唇,眼里带着眼泪,对着炎景熙恳求道:“我已经怀了佑苒孩子了,你不要做坏女人好不好?把我孩子的爸爸还给我,好不好?”

炎景熙惺忪的看着这个女孩,波光流转。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重要的事情。

通常情况下,母凭子贵,就算是正式都有可能要让贤,她不过是一个将来的未婚妻,的确没什么立场。

她也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兴起害了一个无辜的小生命。

毕竟,她不过是个局外人。

“要就拿去吧。”炎景熙大方的说道。

陆佑苒一直盯着炎景熙,她每说一句,他的脸色难看一份,下巴紧绷着,眼神越来越锋锐,在炎景熙说出最后一句的时候,冰冷的开口道:“在你的眼里我是东西吗?是你想给谁就能给谁的?”

炎景熙很认真的摇头,晶亮的眼眸像是坠入了星辰的璀璨,说道:“当然不是,你在我的眼里不是东西,是地点!”

她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这位寡言的少爷。

陆佑苒的眼中掠过寒锋,带着怒意,伸出双手,钳制住了她的肩膀,俯身,朝着她的嘴唇上吻去。

炎景熙被他这个突然的行为吓了一跳,更多的反感,隐藏在她那双琥珀色的慵懒眼眸中,更快一步的歪着脑袋别过脸。

陆佑苒的嘴唇落在了她耳边的发丝上面,粗重的呼吸吹动了她的发丝。

陆佑苒拧眉,冷眸看向炎景熙白皙的侧脸,和她斜睨过来的清淡的眼眸撞上。

瞬间,他就像是陷入了漩涡之中,盯着她眼中清澈的自己,有种莫名的感觉在他的心里闪过,来不及捕捉,就听到身旁受了刺激的女孩喊道:“你欲擒故纵,故意勾佑苒,我要杀了你。”

不知道她从哪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朝着炎景熙刺过来。

炎景熙看到刀光一闪,陆佑苒条件反射的转过身。

眼看着刀就要刺进她的心脏。

而她的右肩膀还被陆佑苒钳制在手里,躲闪不及。

炎景熙只觉得另一个手臂一股强大的力道,用力把她一拽。

脱离了陆佑苒手掌的瞬间,她撞到了陆沐擎坚实的胸膛上。

炎景熙还没缓过神来,感觉到背后明显的杀气袭击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

陆佑苒侧过身子,拉着她的手臂,把她甩到他的身后。

刀在她衣袖上前刺空。

炎景熙下意识的拽住了陆沐擎身侧的西服,看向那个女孩。

女孩一刀下去没得逞,脑子像是短路了一般,发疯般的再次挥刀朝着炎景熙刺过来。

陆沐擎正面迎接,雷厉风行,一脚踢在女孩手上,女孩措不及防,被力量带的转个三个圈,跌坐在了地上。

“王玉菲!”陆佑苒厉声喊道。

女孩看到陆佑苒朝着她大步走过去,怒气冲冲,眼中充满了萧杀的戾气。

她害怕的全身颤抖,得罪了陆佑苒等于生不如死,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她握住刀划向自己的手腕,血瞬间喷流出来。

陆佑苒似乎没有看到她自杀的行为,阴鸷的俯身,五指掐住了女孩的脖子,冷声道:“你把我当什么人,在我这里动手!”

女孩张着嘴巴痛苦的喘气,脸越来越苍白,奄奄一息的目光睨向炎景熙,充满了怨恨和控诉。

炎景熙的心里一紧,背脊上说不出的阴寒。

错的,又不是这个女孩一个人。

“喂。”炎景熙从门口走出来,站在陆佑苒的面前,拍了拍陆佑苒的肩膀。

陆佑苒紧锁着地上的女人,手上的力道夹紧。

“我说你为自己积点德吧,你已经这样了,最好先送医院。”炎景熙说道。

陆佑苒腥红的眼睛犀利的瞪向炎景熙,冰冷,无情,像是不悦于她的多管闲事。

“你不用瞪我。”炎景熙下颔瞟了一眼地上的女人,理智的说道:“这个人要是死了,就算你是陆家大少爷,也脱不了谋杀的罪名,何况她脖子上还有你的五指印。”

陆佑苒眼眸一颤,消逝了阴寒,恍然大悟,立马松开了手。

女孩努力的呼吸着,喘着气,可怜兮兮的望着陆佑苒。

炎景熙突然的同情起这个女人来,爱错了人,就等于一场浩劫,生不如死。

“快把她送医院吧,死了再搭上陆大少爷陪葬可不值得。”

陆佑苒俯身,把地上的女孩抱起来,睨了一眼炎景熙,第一次听一个女人的话,脸色几分怪异的尴尬,表情也不自在,拧眉说道:“我和她没什么关系,不用误会,现在先送她去医院,爷爷那里今天不用去了,我会跟他解释。”

陆佑苒说完,抱着女孩,快速的冲去电梯。

炎景熙惺忪的看着他的背影,挑眉。

他和那个女孩是床上有关系,床下没关系,这么明显,她有误会的必要吗?

“知道吗?每一个人都要上厕所的?”一个慵懒的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

炎景熙才想起陆沐擎还在,回头,他已经站在她的身后了,双手环胸,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夸赞道:“形容的很贴切。”

炎景熙被夸的有些局促,垂下眼眸的时候,看到他手臂上的西装被割破了,一片被染上了红色的血迹。

眼中掠过担忧。

“那个?”炎景熙指向他的手臂,瞪大杏眸,波光粼粼,轻声问道:“你手臂上不疼吗?”

陆沐擎顺着她的目光看向手臂上,脸上没有什么变化,挑眉,很淡定的说道:“我说怎么有些湿湿的。”

炎景熙:“……”

这男人也太强大了吧,看到自己受伤了一点反应都没。

“还愣着干嘛,帮我看下伤口。”陆沐擎转过身走去房间。

炎景熙料想是他刚才救她的时候被误伤的,瞟向他的手臂,有些莫名的感动。

刚才要不是他,估计那刀就刺到她身上了。

她一项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这个时候没有多想,跟着他的后面进了房间。

陆沐擎扯着领带,沉着的对炎景熙说道:“你看看在厨房上面的柜子里有没有医药箱?”

“好。”炎景熙应了一声,走进厨房,等她拎着家用药箱出来的时候,陆沐擎已经脱下黑色的西装,露出白色的真丝衬衫,衬衫服帖的贴在他的身上,依稀的能感觉到他胸肌的轮廓。

炎景熙的脸微微发红,赶忙把目光放在他的手臂上。

衣服沾在了血迹上,一拉,伤口又裂开,血再次流出来。

“你不要扯,要先剪开,我来弄!”炎景熙快步走上前,在他的身前蹲下,把医药箱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剪刀,沿着他伤口周围把布剪破,利落的拿出消毒酒精和棉花。

“一会清洗的时候可能有些疼,你忍一下,我先给你做紧急处理,然后去医院看看,发炎就麻烦了。”炎景熙柔声说道。

陆沐擎锁着炎景熙担忧紧迫的眼眸,他的眼中蒙上一层迷魅的深色,微微扬起了嘴角。

小丫头,收起了狡诈,虚伪,利爪,还有温柔可人的一面。

炎景熙没看陆沐擎,一心放在处理伤口上。

她清洗着凝固的血液,把所有的血都清晰干净后,一边消毒伤口,一边轻轻的吹着。

柔软的风吹拂在他的手臂上,像是有一扇羽毛撩拨着他那颗无坚不摧的心脏。

“小熙。”陆沐擎柔柔的喊了一声。

因为格外的温柔,炎景熙的心里一颤,仰面看向陆沐擎。

他呼出的气息都落在她的脸颊上,像是能进入到她的血液之中。

而她此时的左手握着他的手臂,可以感觉到他充满力的肌肉已经滚烫的肌肤温度。

莫名的局促。

炎景熙松开手,潜意识里想要刻意的和陆沐擎保持距离,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开了一些,强行镇定的看向他的眼底,问道:“怎么了?”

陆沐擎把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目光深幽,扬起浅浅的笑容,问道:“能不能换一下体位,老保持一种姿势,腰有些酸。”

这句话怎么听都带有不太正经的爱眛味道,炎景熙脸发红,眼中蒙上尴尬的异色,波光粼粼,没有动。

陆沐擎微微弯身,和她的眼睛平视,意味深长的说道:“在想什么,小小年纪,懂的好像挺多。”

炎景熙在他的眼中看到面色红润的自己,几分娇羞,也很懊恼,猜想他是故意调侃自己,强行镇定的抬起下巴,装作懵懂的无辜模样,关心的问道:“大叔,你是不是肾虚啊?我听说肾虚才会腰酸。”

陆沐擎瞧着她如同狐疑一般的狡黠,她或许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她,眼睛中像是坠入了星辰格外的明亮,耀的她的脸明艳生姿。

陆沐擎脸再次往前移动了一些,微微扬起的嘴角几乎贴上她的嘴唇。

炎景熙吓了一跳,再次往后退开了二十公分,差点摔倒的时候,陆沐擎没有受伤的右掌撑住了她的后背,再次把她拉至眼前。

“你是在挑衅我吗?”陆沐锁着她的眼眸问道,吐出的气息全部落在她的嘴唇和鼻息之间。

“腰酸不是大叔说的吗?”炎景熙顺着他之前的话说道。

陆沐擎的眼眸沉了几分,一道让人看不懂的幻彩,又像是警告一样,说道:“这种话千万不要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说,因为会让人想在你那试试,到底肾虚不肾虚?”

炎景熙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男人都介意别人说他不行的。

她真怕激怒了他,扭了扭腰,想要挣脱被他搂住的背,说道:“知道了,以后不说就是,我换个位置给你包扎。”

陆沐擎看她表面上很乖巧,洞悉的扬起微微一笑,松开手,慵懒的靠在了沙发上。

炎景熙坐到了他的身旁,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垂着眼眸,震惊的说道:“手臂。”

陆沐擎配合的把手臂伸到她的面前。

她把纱布一圈一圈的围住了他手臂的伤口处。

陆沐擎睨着她精致的小脸。

中午的阳光很强烈,从窗户中穿进来,在她的背上落下一道光影,长长的睫毛下有道黑色的剪影。

这么近看,陆沐擎发现她的睫毛很长,深刻的双眼皮,眼睑很长,就算不说话,眼睛也带着生动的色泽。

“你手法很熟练。”陆沐擎夸赞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每说一句,她都会想歪,她懊恼,是不是自己真的步入了轻熟女阶段。

“弄不好,不就残了吗?”炎景熙轻声嘟嚷了一句。

陆沐擎心情愉悦,轻笑出声,“所以你的意思,你不想我残,好好弄了对不对?”

炎景熙就知道他故意调侃她的。

在纱布包好,贴橡胶的时候,她故意用力,刚好掐到了他伤口处,有些红色的血迹印染出来。

陆沐擎睨了一眼手臂,一声都没有坑。

炎景熙看到血,意识到自己过分了。

他怎么也是因为自己受伤的,她怎么能因为说不过他气恼而恩将仇报呢。

“对不起。”炎景熙轻声说道,偷偷的瞟向陆沐擎的脸色。

“嗯。下次小心点就是,包的挺好。”陆沐擎弯起手臂,看向她包的成果,眸色漆黑,好像一点都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他的大量,反而让炎景熙不好意思了。

她再次的看向他的手臂。

穿着破破烂烂不仅没有损他的美感,隐约露出的强健肌肉以及手臂上的伤,反而让他有一种野性的张狂和魅惑。

炎景熙的心猛然加快,收回眼神,美眸闪烁,问道:“你要不要去换件衣服?”

“我的衣服全部拿去学校了。”

炎景熙:“……”

“你跟陆佑苒的身高差不多,要不,你先穿他的。”炎景熙建议道。

“你热衷于把他的衣服给我穿吗?”陆沐擎轻佻起眉头,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意味深长的问道。

炎景熙:“……”

女人如衣服!陆佑苒的衣服不就是她?

炎景熙懊恼刚才自己的建议,拧眉垂下了眼眸。

陆沐擎微微一笑,像是宽慰道:“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他拎着他黑色的西装外套站起来,快速的穿上。

要不是他手臂上的血迹,看不出他手臂受伤。正常人,手臂那么深的口子,又在流血,穿衣服会小心翼翼的。

炎景熙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你感觉不到疼吗?”

“我就算喊疼就能不疼了?”他反问,微微一笑,“我没那么矫情,不过,为了你和我的生命安全,我可能开不了车。”陆沐擎半举起手臂,“钥匙在口袋里,你拿一下。”

“哦,好。”炎景熙没有多想,为了节省时间,两只手分别的伸手到他裤子的口袋中。

一下没有找到。

炎景熙往里摸了摸,越来越里。

裤子口袋和他的腿之间只隔着很薄的一沉布,她能感觉到他充满力的肌肉,以及温热的温度。

炎景熙局促,手往里面摸了摸,没摸到,又退了回来,摸了摸,还是没有摸到,在往里面一层去摸……

陆沐擎看着几乎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她头发上洗发露的香味混合着她身上特有的馥雅之香扑入他的鼻间。

眼神中多了一种迷魅的幻彩,有股热情从腹部出发。

而她的手,再往里一点,就能碰到他那沉睡中的傲龙。

陆沐擎微微拧起眉头。声线微微沙哑,带着一些因为暗沉而有的磁性道:“你摸哪里呢?”

“嗯?”炎景熙诧异的看向他。

陆沐擎目色幽深的望着她,沉声说道:“有些东西别乱摸,大了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

炎景熙知道他在说什么了,脸发红,触电似的把手从他的裤子里拿出来,拧起眉头,局促道:“你钥匙不在!”

“当然不在,在西装口袋里。”陆沐擎挑眉,惺忪的回复道。

“为什么不早说?”炎景熙再去摸他的西装口袋。

“我看你摸的挺过瘾的,不想打扰你的雅兴。”陆沐擎邪佞的说道。

炎景熙把钥匙拿出来,听出他的揶揄,有些不悦,斜睨着他,问道:“陆先生经常这么跟女人说话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记得之前回答过你。”陆沐擎目光灼灼的看着炎景熙,嘴角微微扬起,很确定的说道;“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站在我的身边,我不缺女人,但是不代表我一定要找女人。”

炎景熙的心跳无缘无故的加快了起来,她感觉他们之间像是有一种莫名的火花在撞击,让她心慌。

“走了。”炎景熙垂着眼眸快步往门口走去。

炎景熙先进了电梯,按着开键。

他单手插在口袋中,身形笔直,像是踏着青草和花朵大步走来,风姿卓越。

炎景熙垂下眼眸,清淡的眼中掠过一道审时度势。

像陆沐擎这样的男人,拥有了至高无上的的权利,财富,以及倾国倾城的皮囊,如君王般的气场强大,对年轻的女孩有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但,炎景熙也明白,这种男人是毒,是罂粟。

染上,很难戒掉。

如果,能够真心换真心,还能试试。

但,他们经历的太多,拥有的太多,诱惑也太多,一旦被到手后,不过是被玩弄了而已。

结局不被看好,就应该保护自己的真心,不做那个被吊上去的鱼。

炎景熙感觉到脖子上一阵温暖的气流,回过神来,看向陆沐擎。

“想什么这么出神呢?”陆沐擎下颔瞟了一眼她的手,“该下去了。”

“哦。”炎景熙松开了手,按了一楼,电梯门合上。

上了车子,炎景熙开车,陆沐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到了医院,炎景熙本想去挂号,刚朝着排队的地方走过去两步,陆沐擎没受伤的左手握住她的手腕。

他手掌的温度很热,让她的指尖一颤,回头看他。

“跟我走。”陆沐擎牵着她的手腕走向电梯。

炎景熙看到地上,他们两个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的情侣,心中一颤,刚忙的抽出自己的手。

手腕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炎景熙用右手摩擦着手腕,把他留在上面的温度去掉。

陆沐擎像是没有发现她这个小动作,进了电梯,按了十七楼。

走出电梯的时候,炎景熙瞟了一眼正对着电梯的牌子。

妇产部。

“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炎景熙跟在他身后问道。

“不过就是划伤,配药,包扎,这里的医生也会,我刚好认识一个这里的医生。”陆沐擎说着,已经走到主任室的办公室前,敲敲门。

“进来。”里面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陆沐擎推开门,再次的握着炎景熙的手腕进去,炎景熙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就松开了,徐步走到办公桌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工作中的女人。

女人感觉到眼前黑压压的一片,烦躁的拧起眉头,抬头,看到是陆沐擎的时候,惊喜的露出笑容,立马站起来,“二哥,你怎么会来?”

炎景熙看向眼前这个女医生,胸口是她的牌子,王展艺。

王展艺也看到了炎景熙,眼神爱眛的瞟向陆沐擎,笑道:“你女人?”

陆沐擎意味深长的回眸看向炎景熙,嘴角露出一抹确定的笑容,“未来的陆夫人。”

“懂了。”王展艺再次看向炎景熙的时候,笑容更加的灿烂,说道:“嫂子,坐吧。怀了几周了?有没有孕吐过?”

炎景熙一惊,赶忙摇手,尴尬的解释道:“我不是……我没有。”

“没看到受伤的是我吗?”陆沐擎抢过炎景熙的话说道。

王展艺转眸看向陆沐擎,经由他提醒,这才看到他手臂上的西装破了,还占有血迹,拧眉,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会受伤的?”

陆沐擎意味深长的看了炎景熙一眼,轻描淡写的说道;“为女人打架的时候。”

王展艺心疼的叹了一口气,打了一下陆沐擎的胸口,数落道:“你一个外伤到我妇产科过来干嘛?害的我以为未来嫂子怀孕了。”

“下面人多,不想她排队。”陆沐擎腹黑道。

炎景熙:“……”

“说不定怀了也不一样,要不要顺便检查?”王展艺坐到位置上,美眸很有深意的睨了炎景熙一眼,调侃的说道。

陆沐擎没有受伤的手,拉开椅子,坐到了王展艺桌前的椅子上,顺着她的话接道:“有没有我还不知道吗?”

炎景熙:“……”

炎景熙听着他们之间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想着那个女孩喊的那声嫂子,怎么想怎么觉得变扭,好像她把她看成了陆沐擎的女人了。

她想找个机会解释,但是他们一直在说话,她压根就没有说话的机会。

过了解释的机会,再解释又觉得太刻意,反而欲盖弥彰。

索性站在一边,抿着嘴巴,不说话。

调整呼吸。

再调整呼吸。

她不用介意陌生人的误会。

“小熙。”陆沐擎突然斜睨向她喊道。

炎景熙回过神来,看向陆沐擎,脸上带着局促的红润。

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黑色的爱马仕钱包,递给她。

炎景熙看着他的钱包,这拿他的钱包,这也太亲密了吧!

“我衣服不能穿了,帮我买套衣服过来。”陆沐擎很自然的说道。

炎景熙犹豫了一会。

是给他买衣服,难不成用她的钱?

他穿的衣服少说也好几万一套,她也没钱给他买。

“好吧。”炎景熙接过他手中的钱包,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

陆沐擎直到炎景熙关上门,才收回了视线。

王展艺看着陆沐擎,意味深长的轻笑,“交往多久了?二哥难得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

“今天展蓝打电话给我。”陆沐擎瞟向手上的伤口,示意王展艺处理。

“什么?”王展艺一边处理一边问道。

“你还记得六年前你帮我安排的那次选人吗?”

王展艺停下动作,诧异的看向陆沐擎,看到他扬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问道:“怎么了?”

“亲子鉴定已经出来,她是楠楠的妈妈。”陆沐擎沉声说道,眼中一道意味深长的潋滟色泽。

王展艺心里一紧,有种很怪异的感觉在身体里头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