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XXOO后进式真人动态图 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吃完了一碗肉糜粥,沈婉算是活过来了,肚子里有货了,她也有力气了,这精神也好了些。

见她精神好了些,宋恒便看着她询问道:“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找御医来瞧瞧?”

沈婉侧过头,定定的看着宋恒。

宋恒微微蹙眉,心中竟然觉得有些慌,他发现妻子看他的眼神,就宛如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片刻后,沈婉才开口,用稍微有些沙哑的声音道:“我好像失忆了。”

她不能实话实说,又没有原主的记忆,只能装失忆了。

“什么?”屋中的人皆是一惊。

面对一脸惊色的宋恒等人,沈婉没有过多的表情,就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她们。对她而言,他们的确都是陌生人。

“我是谁?”宋恒一把抓着沈婉的肩膀,瞪着一双星目,死死的看着她。

沈婉被他抓得有些疼,拧着眉不悦的回道:“不知道。”

这大猪蹄子,抓她肩膀的手劲儿这么大,说不准儿还是个家暴男呢!

“那奴婢呢?”秋菊跪在了榻前,扬着头满怀希冀的看着沈婉问道:“夫人可还记得奴婢?”

沈婉没有说话,只是冲着秋菊摇了摇头。

“子玉过来。”宋恒招手让女儿上前,想让妻子看看还记不记得女儿。毕竟,这孩子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纵使她设么么都忘了,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女儿吧!

宋子玉慢慢的走到了榻前,看着她娘问道:“娘该不会连我都不记得了 吧?”

“你哪位?”沈婉抬眼看着她,没好气的反问。

见此,刘氏拍着大腿,叫道:“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好端端的,这人怎么谁都不记得了呢?”

林晴雪看着靠着枕头坐着榻上的女人,她没想到,这乡下女人竟然会突然失去了记忆。不过,这女人失不失忆?对她而言都没有什么影响。

宋恒马上让人去宫中请了御医,御医来后,给沈婉把了把脉,又问了她一些问题,便十分肯定的对宋家众人说:“这宋夫人的确是得了失忆症。”

“这人为什么会忽然就得了失忆症呢?”宋恒问。

那御医想了想道:“尊夫人不是落了水,差点儿淹死吗?她还昏迷了一月之久,这或许便是造成她得失忆症的原因。”

“那可有办法医治?”他们年少结为夫妻,他不想她连自己和孩子们都给忘了。

御医摇了摇头道:“目前还没有,不过,若是让她去以前常去的地方,看以前常看的事物,见到以前常见的人,或许她会想起一些以前的事儿。”

闻言,宋恒拧紧了一双剑眉,他拱手冲那御医道:“麻烦秦御医了。”

秦御医也冲他拱了拱手道:“宋将军客气了。”说完,他便示意药童提起了药箱,准备离开。忽然他又想了点儿什么?转过头看了躺在榻上,面黄饥瘦的沈婉一眼,又冲宋恒道:“尊夫人这身子太弱了一些,日后还是要多补补才是。”

她那身子,那像个将军夫人该有的身子,就是那乡下吃不饱穿不暖的女子,也没有她那般瘦弱啊!

“多谢秦御医提醒。”道完谢后,宋恒便送了秦御医出府。

刘氏坐在榻边儿的凳子上,看着沈婉直叹气。

“娘你别叹气了,姐姐虽然得了失忆症,但是这人好歹是醒过来了呀!”林晴雪出声宽慰道。

刘氏一听便不叹气了,点着头道:“你说得不错,这人醒过来了,比什么都好。”而且这孩子,得了失忆症,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便不会想不开再做傻事儿了。

“对了,刚刚秦御医说了,你姐姐这身子得好好补补,你可得让厨房多做些滋补的东西,给你姐姐吃才是。”

林晴雪笑着道:“儿媳省得,就算娘不说,我也会命厨房,多做些补身子的东西给姐姐吃的。”

她会吩咐厨房做,至于厨房会做出什么样的来,就不关她的事儿了。

刘氏也累了,又给沈婉说了两句话,便和林晴雪一起离开了,宋子玉和宋子凌也跟着一起离开了。

她们一离开,沈婉便闭上眼睛开始装睡,虽然她接受能力强,但是对于目前的状况,她还是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想想日后要怎么办的。

见她睡了,秋菊便一脸担忧的放下了帐子。夫人得了失忆症,在她看来是一件极其不好的事儿。

宋恒送完秦御医回来,听秋菊说沈婉又睡下了,交代了她两句,便去了书房。他到了书房后,便让人把宋子凌叫到书房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宋子凌虽然是乖乖的挨完了训,但是这心中对他娘的埋怨却更深了。就算娘是得了失忆症,但是爹爹要罚他的时候,她也该拦着不是?

本来是装睡想日后要怎么办的沈婉,想着想着便真的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这个梦,是关于一个女人,从记事起的漫长半生。而这个女人,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心情复杂的沈婉在黑夜中睁着一双带着些幽怨的眼睛。

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沈婉,是沈家村一个教书先生之女。沈父有些迂腐,秉承圣人之言,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并未曾教沈婉半个字。而宋恒则是沈父的学生之一,宋恒虽然不是能考状元的料,但是却勤奋好学,尊师重道,颇受沈父看重。而沈婉也在情窦初开年纪,对宋恒芳心暗许,宋恒也倾心于她。到了该成婚的年纪,宋恒便去沈家提了亲,许下了今生只待沈婉好,绝不让她受委屈,绝不负她的诺言。

婚后日子虽然并不富裕,但是这生活也算幸福甜蜜。可就在沈婉怀上二胎的时候,北疆战事爆发,本是家中独子的宋恒被硬征了兵。婆婆刘氏也因此一病不起,沈婉怀着孕,不但要扛起家中生计,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婆婆。若不是娘家帮衬着,沈婉根本撑不下去。生下儿子后,便又害了天灾,地里的粮食颗粒无收,为了不饿死,沈婉还去码头扛过大包,扛一天就能换一碗米,回去煮粥给孩子和婆婆吃而已。沈婉一人苦苦撑了五年,三年前宋恒荣归故里才将一家人接来了皇城。

到了皇城沈婉虽然不善交际,也被这皇城中的小姐夫人们看不起,但是宋恒待她极好,夫妻二人也算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这样的日子沈婉也十分满足。可是谁想到,出征归来的宋恒竟然带了个林晴雪回来,还说要纳她为妾,一切便都变了。沈婉不同意,还因此与宋恒多次争吵。不知为何?子女也对沈婉渐渐疏远,反而与那林晴雪越来越亲近。接着皇上便下旨赐婚,原本的纳妾,变成了娶平妻。在娶妻当日,站在莲花池边伤感的沈婉,别人推进了莲花池里。

“到底是谁推的她呢?”沈婉自言自语的问道。她很想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推了原主?然后好将那人暴打一顿。因为,若不是哪个杀千刀的将原主推莲花池里了,她也不会因为在飞机上睡个觉就穿过来了。说不定,她现在还在巴厘岛,享受阳光沙滩和海浪呢!

作为一个律师沈婉也是会些推理,首先在这府中与原主有冲突有过节的人,只有林晴雪一人,所以原主的死,跟着小老婆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所以,只要她还在这将军府住着,便得提放着那林晴雪。

她已经想好了,等身体养好些,就与这宋猪蹄子和离了。她没兴趣和别的女人抢男人,更没兴趣跟两个白眼狼当娘。至于和离了之后,她要做什么?那等和离了之后再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金牌律师,离开了这将军府总不至于饿死。要知道,那些穿越小说里的穿越女主,可都是在异世活得风生水起的呢!

翌日

沈婉坐在梳妆台前,完全不想多看镜子里的自己一眼。这原主虽然名字是与她一样,但是这模样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这是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应该拥有的皮肤吗?又黑有黄又糙,还有抬头纹和细纹。这哪里像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分明就像个四五十岁的老妇。还有这原主的衣着品味也是差出了天际,不是紫就是蓝,料子一般就算了,款式也是相当的老气。

沈婉现在的心情很丧,她虽然精通各种保养皮肤的方法,却不知道能不能在拯救的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和这张脸。

“夫人早饭来了。”秋菊端着早饭进了屋。

“嗯”沈婉应了一声,起身走到了外间儿。

秋菊已经把早饭摆上了桌,早饭,两个小炒一荤一素,一叠小咸菜,一碗清粥,还有一盅老母鸡炖人参汤。

沈婉入了座,秋菊将那盅鸡汤推到了她面前道:“夫人先喝喝这参鸡汤吧!厨房的人说炖了两个时辰呢!”

“两个时辰?”沈婉挑了挑眉,这厨房的人岂不是天还没亮就开始炖上了。

这一个时辰便是两个小时,两个时辰便是四个小时。现在应该也就七八点的样子,四个小时之前不就才四点钟吗?

沈婉拿起了勺子,尝了尝厨房炖了四个小时的汤。她喝了一口便不想在喝第二口了,直接放下了手中的汤勺。

“夫人怎么不喝了?”秋菊问道。

沈婉回道:“太淡了,就跟水兑的一样,这厨房的人是欺负我没喝过人参鸡汤吗?拿这样的东西来胡弄我。”

她敢断定,这所为的炖了四个小时的人参鸡汤,绝对是兑了水的。而原主也是个十分节俭的人,虽然做了将军夫人,也并未吃过人参鸡汤奢侈的滋补之物。不过那厨房的人,拿兑了水的鸡汤胡弄人,当真是可恶得很。

秋菊楞了几秒,她还从未见过夫人如此说话。

“不、不会吧!”这厨房的婆子应该不会拿兑了水的人参鸡汤给夫人喝吧!

“什么不会?不信你自己喝喝看。”沈婉说着把那盅人参鸡汤往秋菊所在的地方推了推。

秋菊有些迟疑的拿起汤勺喝了一小口,一喝她便变了脸色,这还真跟水兑的一样,别说人参味儿了,连个鸡味儿都没了。

“这……这实在是太过分了。”秋菊气急了,端起那盅人参鸡汤,便要去厨房找人理论。

“站住。”沈婉叫住了她,“你这是要作甚?”

秋菊气红了脸,情绪有些激动的道:“自然是去找厨房的人理论。”虽然有个皇上赐婚的小夫人进了门儿,如今也是小夫人当家,但是夫人依旧是将军的正妻呢!那厨房的人,怎么能如此胡弄夫人?她若什么都不做,那些人怕是会越发不将夫人放在眼里了。

沈婉道:“你别去,把这人参鸡汤放桌上。”

“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沈婉笑了笑道:“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且放着,等会儿自然有人去厨房理论。”

如果原主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再等一会儿,下朝回来的宋恒便要到这儿来用早饭了。以往宋恒每每下朝后,都会与原主一起用早饭。这是她才清醒来的第二天,那宋猪蹄子应该也会来的。

秋菊不明所以,将汤盅放回了桌上。过了一会儿她便想明白了,夫人是想等将军回来了,直接给将军告状,让将军做主呢!

她原本以为,这夫人得了失忆症,这人会越来越不笨,没曾想,这人反倒是越来越聪明了,都知道跟将军告状了。

沈婉端起清粥开始吃起早餐来,荤菜太油,素菜太咸,只有那一叠小咸菜能勉强入口。那厨房的厨子,若不是故意的,那便是厨艺太差劲儿。

浮云阁

已经梳妆打扮完毕的林晴雪,正在看着丫环,把她命厨房准备的早饭摆上桌。

“将军最爱吃的小炒黄牛肉怎么没有?”林晴雪看着已经摆上桌的七道菜,冲丫环问道。

丫环回道:“厨房今日没买到黄牛肉。”

林晴雪不悦的皱了皱眉,厨房的人也太没用了些,连个黄牛肉都买不到。

“算了,你去看看将军回来了没?”林晴雪冲那丫头吩咐道。

“奴婢这就去。”拿丫环说完,便出了浮云阁。

约莫过了半刻钟左右,那丫环便回来了。

“将军可回来了?”林晴雪立马问道。

那丫环犹豫了一下,回道:“回了。”

“快,先把粥给将军盛……”林晴雪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又听到那丫环道:“将军去大夫人哪儿了。”

闻言,林晴雪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些日子,夫君都是在自己院儿中用早饭的。可是,今日,那乡下女人一醒,他便去秋实院儿了。林晴雪本想发火,但是看了看屋里的四个丫头,还是忍了忍。这四个丫头,有一个可不是她从林府带出来的,而是她刚进府的时候,那乡下女人给她安排的。

“姐姐才醒来,将军去陪她吃早饭也是应该的,我今日就自己吃吧!”说完,她便坐下来开始吃起早饭来。

秋实院

硬逼着自己吃了半碗粥的沈婉,终究还是忍不住放下了筷子。

秋菊见此便问:“夫人不再用些吗?”

夫人本来就瘦得吓人,再吃这么少,这身子如何能好?

“吃不下了”

“什么吃不下?”换了朝服的宋恒将手背在身后,走进了屋内。

“怎么才吃这么些?”宋恒瞧见压根就没动的人参鸡汤,和才吃了半碗的清粥,不由拧起了眉。

沈婉微微皱着眉道:“吃不下了。”

宋恒在沈婉旁边的位置坐下,将那盅离沈婉有些远的人参鸡汤端到了她面前。

“旁的你不吃便不吃了,但是这人参鸡汤你得喝了,秦御医说了,你这身子得好好补补才行。”

“我喝不惯这玩意儿,一点儿味儿都没有,跟喝加了盐的白开水似的。”沈婉瞧着那盅参鸡汤一脸的嫌弃。

“怎么会呢?”他在浮云阁是喝过人参鸡汤的,很是好喝,怎么会没有味儿呢?

沈婉垂下眼睑道:“你若不信,喝喝便是。”

宋恒喝了一口,脸色一沉,随后恢复如常,放下勺子笑着道:“味道是淡了些,可能是厨房的人没熬好。”

很显然这人参鸡汤是水兑的,但是他却不能再婉儿面前动怒,不能让她知道厨房的下人拿兑了水的人参鸡汤胡弄她。若她知道了,心中必然会难受。

沈婉看了宋恒一眼,他的反应与她预想的不一样呢!她以为他得知后,当下便会找厨房的人兴师问罪呢!没想到,他却找个了厨房的人没熬好的借口。

哎……这男人,果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啊!大猪蹄子,就是大猪蹄子,她竟然还觉得他会替她做主呢!

宋恒的反应,让秋菊也十分失望,看来将军也变了。他以前明明 对夫人很好的,如今知道厨房的人胡弄夫人,轻贱夫人竟然什么都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