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在大炕上偷的弄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老天顺宋以玫的意,她刚瞅着找理由去接近陈子铭。

却无意之中撞见父亲宋志豪在说工作上的事,她听见宋志豪说:“我有个案子要和陈子铭谈,就是不知道陈子铭新婚会不会去度蜜月了。”

然后宋志豪的一个得力属下就说:“咱们可以先问问看。”

宋以玫眼睛一亮,这不就是一个接近陈子铭的好机会吗?

她悄悄的关注着这件事。

本来只是带着试探的去探陈子铭的意思,也做好了陈子铭以新婚的理由拒绝他们。

谁知到了晚上,陈氏集团的秘书就告诉宋志豪谈判正常进行。

这下宋以玫更加不能淡定了,说什么也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她跑进宋志豪的办公室,对着这个最宠爱她的父亲撒娇道:“爸爸,明天你跟陈氏集团的会面,能带我去吗?我好想去呀!”

宋志豪稀奇的说:“你怎么突然就想去看我谈公事了,以前你不都是死活都拒绝,不想去的嘛。”

“哎呀,那是人家不懂事儿。”宋以玫撅起嘴来,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现在人家都嫁人了,就想着去见识一下,学习学习嘛!”

“真的?”宋志豪怀疑的看着她。

“真的真的。”宋以玫使劲的点头,赶忙的说道:“我真的很想去,你就带我去嘛!”

宋志豪对这个女儿还是很顺着她的,既然宋以玫都这么求着他了,那他肯定是要答应她的。“行,那你去吧。”

宋以玫高兴得亲了一下宋志豪:“谢谢爸爸!”

她得意的笑了,计划成功,她离陈子铭又近了一步。

而薛琪这边,好不容易结束了一整天的待客,又把父母弟弟给送走了。

两个人都带着一身疲惫回到了陈子铭的家里。

这里对薛琪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她站在门口那里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左看看右看看,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婚房在二楼。”陈子铭对她说:“我带你去看。”

薛琪点点头:“好。”

她跟着陈子铭来到房间,房间挺大的,很干净也很整洁,衣橱很大,落地窗被长长的窗帘遮住,正中的大床上放着两个枕头。

薛琪看着那两个枕头,抿了抿唇。

总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尴尬,从进陈子铭家开始,她就十分的不自在。

他家真的挺好挺漂亮,可是薛琪一点也不关心这些。

她比较关心的是该怎么跟陈子铭相处。

因为对他也很陌生,现在却因为结婚两个人要共处一室,薛琪很难不感觉尴尬。

她看着正中间的一张床,蹙起了眉头 就这么一张床,怎么睡呢?

陈子铭注意到了她的表情,主动的说:“不用担心,我会去楼下自己睡,你不用管我。”

被他这么一说,薛琪觉得很不好意思,她没想到陈子铭这么善解人意。

陈子铭那么帮她,结果还要让他睡楼下,薛琪觉得很对不起他。

“对不起啊。”薛琪抱歉的看着他。“要不还是我睡楼下吧。”

陈子铭皱着眉说:“不用,你睡在这里就行。”

说完他自己打开衣橱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经过薛琪面前的时候,他稍微停了停,表情淡淡的对薛琪说道:“你自己可以随便逛逛,这里平时没人,只有白天会有保洁阿姨来打扫清洁,以后你自己想做什么都随意就好,不必来问我。”

他的意思就是,没事不要去打扰他。

薛琪听话的点头,回答道:“好。”

“我去书房了。”陈子铭走过她,又留下一句:“楼下的冰箱有吃的,你饿了可以自己去找东西吃。”

“嗯,我会的。”薛琪想了想,说道:“那你要不要吃些什么,我给你拿上来?”

陈子铭头也不回的道:“不必。”

薛琪看着他高冷的背影,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好像总是这样,对薛琪事事体贴入微,什么都替她考虑到了,而且总是无条件的在帮薛琪的忙,还不要求回报。

虽然他们俩结婚看起来好像是彼此利用,互相帮助,但其实薛琪觉得自己完全是赚了。从陈子铭这里,她一直在得到,甚至连她的家人也沾了光,他们的生活与过去简直不能同日而语。

薛琪常常都不敢相信他一个大男人心思竟然细到比她这个女人还要考虑的多,他往往第一时间就能察觉到薛琪的不自在,然后会主动的给予薛琪空间,也不会干扰薛琪的自由。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薛琪真的没见过比他还要懂得照顾人情绪的人,只除了,态度冷漠了一点。

如果他不总是冷着一张脸的话,她相信,一定有很多人会真心喜欢他。

他对薛琪的好,尽管是因为他们的契约,可是薛琪觉得没有人能做到他这样,他已经做得让她都感到不好意思了,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帮过他。

其实薛琪也是想要回报他的,但不知怎么的,每当薛琪试图关心他、走近他的时候,他的态度总是冷冷淡淡的,薛琪能感觉得出来他是在跟她保持距离。

那种遥远的距离感骗不了人。

这让薛琪有点无所适从,他把自己裹得太紧,既不对薛琪多说什么,也不让薛琪了解他,她有意想关心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可是薛琪做不到什么都不回报,拿人手软,何况她弟弟那儿还花着陈子铭的钱呢,她良心上怎么也说不过去。

薛琪想,干脆亲自给他做顿饭吧,反正他们还没来的及吃晚饭。

就做顿温馨的晚饭来报答他好了。

想法一出,薛琪就开始付诸行动。

她窜到楼下去找厨房和冰箱,一切就绪了之后,她开始卷起袖子上手做饭。

很快就做好了。

薛琪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正准备端起来给陈子铭送去。

结果一转身,就看见陈子铭不知何时来到了厨房门口。

他直直的杵在厨房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薛琪,一张俊秀的脸上乌云密布。

陈子铭的脸色难看之极,他冷冰冰的注视着薛琪。

“你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

他又问了一遍,语气冷凝得像数九寒冬。

薛琪狠狠地吓了一跳。

他怎么来了?

而且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薛琪不知所措的看看他又看看自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陈子铭脸如沉潭,裹挟着风暴,他的眼神都带着格外的阴沉和冷峻,这比上一次他在拍结婚照叫她不要多管闲事的时候还要让薛琪害怕。陈子铭活像是从地狱走来的,满身都带着幽寒的冰意,铁青的脸色透着怒火。

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我有点害怕。”

是真的害怕,薛琪第一次见他脸色还能难看到这种程度,这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更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阴沉,黑暗,压抑,低低的气压叫人窒息。

薛琪满脸害怕的看着他,有些无所适从。

他到底在生什么气?

陈子铭冷着脸,非但没有安慰她,反而还用一种更加冷酷的声音质问薛琪道:“为什么要碰厨房?”

他的样子真的很可怕,薛琪被他吓得不轻,话都开始说不利索。

“我······我······我只是······看你没吃饭,就想给你······做顿晚饭······”

“我不需要!”他一下子打断了薛琪的话。

陈子铭目光凌厉,冷冰冰的道:“我让你管好你自己,不要干涉我,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

“我······”薛琪表情慌乱,没想到这厨房是不可以进的,看来陈子铭真的很生气,她连连道歉,很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进这里了······对不起······”

好心却办了坏事,薛琪也很紧张,如果早知道陈子铭对厨房这么重视,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进到这里来的。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一个紧张,突然碰掉了一个粉嫩的小碟子。

薛琪心突兀的一跳,心道不好。

果然,小碟子被她一碰,“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清脆的声音让两个人同时心头一跳。

薛琪张着嘴,眼睛睁的很大,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怎么办?

她又犯了一个错。

而此时站在门口的陈子铭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薛琪赶忙放下手中的饭菜,蹲下身去收拾残局。

她慌乱的捡起地上的碎片,慌不择法的乱捡,结果没想到碎片太锋利,手一下子就被划破了。

鲜血从薛琪指缝间流下来。

好痛!薛琪轻轻嘶了一声。

陈子铭却突然黑着脸走上前来,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起。

他用了极大的劲,薛琪感觉他是狠狠地捏住了她的手臂,骨头像是要被他给捏碎了一般,她完全没办法反抗。

她被迫的被他拉起。

然而比他用的劲更狠的是他的表情,陈子铭的眼睛里起了血丝,两只眼红得像盛满了血,他的眉毛也不再是像平时一样毫无波澜,他竖起了他的眉毛,嘴唇弧线向上紧紧抿着,抿出一个极生气的弧度。

他的表情像是要杀了薛琪。

薛琪眼神慌乱,心紧紧揪成一团,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僵硬着身体,手足无措。

陈子铭就像一只暴走的雄狮一样,露出了他暴戾的一面,与他平时冷冷淡淡的态度完全不同,薛琪知道他这样,就是真生气了。

她很害怕这样的陈子铭,心头瑟缩,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陈子铭用力的一把拉起薛琪后,几乎同时把薛琪狠狠地往外推,他真的是毫无温柔可言的将她朝着门口推搡出去,薛琪根本没法挣脱他,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的。他把她轰向门外,给了她一个极其凶狠的表情,并且狠狠地对她吼了一句:“滚!!!你给我滚!!”

薛琪闭着眼睛承受着陈子铭的愤怒。

他到底怎么了?什么也不说清楚的对她这么凶。

薛琪也明白自己做错了事,却不知道到底哪一点让他这么的生气,她其实也很委屈。

她站在门外,抿着嘴,眼睛里微微泛着泪光。

就不能告诉她生气的原因吗?完全不给她辩解的机会就劈头盖脸的朝着她生气,她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而厨房里的陈子铭呆呆的站在被打碎的碟子前,一动不动,僵直着身体杵在那里。

薛琪在他背后,她看着陈子铭转身背对着她看着地上已经破碎的碟子发呆的样子,一个一米八七的高个子男人,在此时的背影却无端端的透露出一种悲伤来。

好像什么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薛琪突然说不出话来,竟然觉得这样的陈子铭透着一丝脆弱,心底油然而生起积分歉疚来。

他这么在意她进这厨房,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那个被她打碎的小碟子,对他来讲应该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定很重要,所以他才会反应这么大。

可是她竟然不小心把它给打碎了,尽管是不小心的,但是始终是她做错了。

无心之失才更让人难受。

薛琪也变得难过起来,她本来是好心要报答陈子铭给他做一顿温暖的晚餐,可是谁能想到这里竟然是他不让别人进的地方,她也没有读心术,不了解事情的重要性,还弄碎了人家在意的东西。

好心却办了坏事,薛琪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想进去给陈子铭道歉,又怕他再把她给轰出来。

只好惴惴不安的站在门边。

陈子铭仍然站在那堆碎片前一动不动,时间像静止在了他的身上。

他一直站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动。

随着时间渐渐过去,薛琪越来越不安。

她焦虑的皱着眉头,双手绞在一起,不停的握来握去。

这次只怕真的是触到陈子铭的底线了,那个东西看来对他真的是重要到不行,可是已经打碎了,又没办法修复。

那碟子应该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买得到的,就算能买到,也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那她该怎么办?薛琪比任何时候都要无措。

她想要安慰陈子铭,又不敢接近他。

薛琪心里煎熬,她从厨房出来,坐在客厅里。

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客厅里安静到极点,不,其实是整个家里都安静到极点。

陈子铭一直待在厨房里没出来,薛琪自然也不好去睡觉,她坐卧不安的坐在沙发上。

家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对于薛琪来讲,简直是煎熬到了极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都像巨锤一锤一锤的往她心上砸。

薛琪觉得自己要疯了。

夜色渐深,而她手脚都变得冰凉起来。

薛琪自己察觉不到这些,她一直在默默等着陈子铭出来。

给她一个痛快吧!

骂她也好,打她也好,任何一种都比沉默的晾着她来的爽快。

这种等死的感觉,让薛琪就像在等死一样的等着陈子铭来给她一个宣判。

她又在沙发上坐了很久很久,四周沉默的可怕。

一直等到了午夜十二点的铃声响起。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薛琪的心里紧紧一缩,然后她就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走进了客厅。

陈子铭终于从厨房里出来了,他静静的走进客厅,表情依旧冻得像块冰。

“你出来了?”

薛琪简直惊喜,她激动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可算出来了,再不出来她简直想撞墙死掉。

等待他的这个过程漫长得像过去了一年。

薛琪想,无论他怎么骂她打她泄愤都行,只要他能觉得痛快一点,她都能忍受。

只是不要这样一直晾着她了,她心里的内疚快要把她逼疯掉!

陈子铭漠然看着薛琪惊喜的样子,冷冷的道:“你好像还很开心?”

他的目光极冷,冻得薛琪瞬间卸下笑容。

她没想到这也让他误会了,心里着急,慌忙的向他解释道:“不是不是······你误会我了!”

“误会?”他接着她的话道:“你乱进我的地方,打碎了我的东西,现在看着我笑的那么开心又是什么意思?”

薛琪脸色苍白,拼命摇头,怎么越说误会越大,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了。

“不是······你听我说,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

“你是在嘲笑我?”陈子铭再次接过她的话头,森冷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往薛琪身上割。

为什么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

薛琪无力的垂下头去,沮丧的感觉充斥着她全身上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陈子铭走到她面前,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他是故意的吗?

薛琪眼神虚弱,面色白得像纸,没吃晚饭让她的精神气在这时候显得格外低沉。

为什么他总是抠着她话里面的字眼呢?

这让她本来就无法辩驳的理由变得更加苍白,她到底要怎么跟他解释他才能正常的跟她说话?

“说啊。”陈子铭忽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冷硬的说道。

他的手非常冰凉,触在她的肌肤上,瞬间就冰到她的心里去了。

薛琪忍不住的哆嗦。

说什么?她只是跟他道歉而已,他如果实在生气,就直接冲着她发脾气好了,干什么揪着她的话不放,非得咬着词句跟她较劲。

薛琪呆呆的看着陈子铭冷漠的脸,心里充满了无力感,怎么跟他解释啊?他根本就不好好听她说话······然后她忽然就泄下气来。

算了,有什么好说的,他现在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抬眼去看陈子铭冰冷的眼睛,第一次主动直视着他,薛琪眨着眼睛,轻轻的对他说道:“你要我说些什么呢?我什么也说不出来,这件事情是我做错了,我承认。刚才,我坐在这里,一直在等着你出来,等着向你道歉,向你说声对不起,希望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不要一直晾着我······刚才那么开心,只是因为你终于出来了,我想着就可以得到一个你的宣判,心里能够好过一点,我只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

可是他却不肯好好跟她说话。

薛琪别过脸去,悄悄淌下一滴眼泪。

陈子铭的手还掐在她的下巴上,那滴眼泪擦着他的手,掉到了地上。

滚烫的眼泪像是烫着了陈子铭一样,他一下子松开了手。

薛琪的脸得到自由,立刻低了下去,她不想让陈子铭看见她的眼泪,自然也不知道陈子铭是个什么表情。

她只听见陈子铭用冷冷的语气警告她:“以后不要再随便乱动这栋房子里的东西,除了卧室以外,任何东西都不许乱动!”

她伸手擦了一把眼睛,低低地“嗯”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就都沉默下来了。

陈子铭没有再说什么,他不说话,薛琪是接不上话的,何况此情此景,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两个人都尴尬的站着。

过了一会儿,薛琪倒是变得平静了一些。

她想起这件事毕竟由她而起,不管怎么样她做错了事情,道歉总是要有的。

于是她再度抬起头来,对着陈子铭深深的鞠了一个躬,愧疚的道:“对不起,这件事的的确确是我做错了,我不该随便动你的东西,更不该碰掉你的碟子,对不起······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我自己犯的错,自己承担,你要怎么责怪我都可以······”

陈子铭没有说话。

又是一阵窒息的沉默。

薛琪特别害怕这种沉默,她说:“你能不能说个话?你这样,我会更难受······哪怕你现在骂我一顿也好,或者你觉得不够泄愤,打我我也接受,我绝不反抗······”

“上楼休息吧。”陈子铭面无表情的说。

什么?薛琪惊讶的看着他。

“明天要签合同,记得画个淡妆。”陈子铭神情极其严肃,气势不容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