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乱h伦交换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叶绮彤在ICU住了半个多月才转到普通病房。这段时间里,只有护士换药送饭会走进病房外,其余时候,安静得像没有生物的存在。

虽然明知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叶绮彤竟然期盼着沈昊熙会来看望自己,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可每天日出等到日落,日落等到深夜,最后只能抱着失落的心情入眠。

这天,病房里突兀的闯进几个人影:“你是叶绮彤吧?”

粗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叶绮彤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人,警惕道:“什么叶小姐?我不知道!”

“哟,还挺会装的。”来人流里流气的开口,“我们呢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也别自己找罪受,乖乖的,我们保证你不受苦。”

叶绮彤心里一凉:“谁让你们来的?”

“你自己得罪的人你不知道?”来人把一封协议扔在桌子上,离婚协议几个大字赤裸裸的铺在她眼皮子底下。

如今这世上最希望自己离婚的人只有两个,一是沈昊熙,另一个就是杜若珊。

但以沈昊熙的作风,既然答应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就绝对不会出尔反尔,很明显,这些人绝对是杜若珊派来的。

冷冷一笑,她道:“杜若珊为了早日当上少奶奶可真是不择手段啊,连逼签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来人可没心情跟她扯与杜若珊之间的恩怨:“叶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把协议签了,如果不喜欢写字按个指印也行,这样我们你好我好大家好。”

叶绮彤咬咬牙齿:“我是不会签的!”

“不签?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动手!”话音刚落,两个大汉马上向前走了过去。

叶绮彤一急,跳下床铺就想冲出去,然而彪形大汉却一把将她推倒在旁边。

大汉把离婚协议扔在她面前,身后的人抓着她的手强行想要粘上印泥。

“不要!我不按手印!放开我!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叶绮彤拼命的挣扎,五指紧紧握成了拳头。

“啪!”

大汉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过去,鲜红的血丝即时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臭三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是不是?老子有你好受的。”

说完,他想把叶绮彤的手指扳出来按指印,未料她握得太紧,怎么也扳不开。

“把手指头伸出来!不伸是吧!好!我让你看看找死两个字怎么写。”男子说完,猛然用力,只听到“咯吱”一声,叶绮彤右手的大拇指骨头竟然被掰断了。

“啊!”剧烈的疼痛让她尖叫起来。

这时,对方竟然抓住她的指头,强行把纸张印了过去。

鲜艳的指纹不偏不倚地落在了签名处。叶绮彤的心瞬间像被撕裂了一样,痛得五腑六腑都错了位。

“哈哈哈哈,不是早告诉你了吗?乖乖听话,这样就不用吃了那么多苦头了。反正不管你愿不愿意,结果都是一样的。现在,不想死的话,你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把我们几个全都服侍好。”

什么?

叶绮彤强忍着手中的剧痛,一步一步往后倒退,没想到自己都成这样了,他们还不肯放过。

“你们……你们还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干什么?当然是想干你啦!”大汉说完,一把扑了上去,直接扯开她的病服。

白皙柔/嫩的肌/肤顿时暴露在空气中,仿佛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房间里充斥着猖狂的笑意。

“放开我!放开我!”叶绮彤急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正要决定咬舌自尽的时候,房间门突然“咚”得一声被踢开了。

“放开她!”一把愤怒的咆哮声响起,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逆着光从外面走了进来。

是沈昊熙吗?他来救自己了?

叶绮彤心跳瞬间停跳了两啪,两眼瞪大地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那个身影。

然而,当逆光消失之后,映入眼帘的,却是另外一张面孔:是莫绍晨!

一股复杂的情绪袭上心头,说不出是欣喜还是失望。

莫绍晨目光凌厉地扫视了里面一眼,接着冲上前去狠狠地挥了一拳刚才的大汉。并把脱下自己的外套,紧紧地罩在了叶绮彤的身上:“绮彤,你怎么样了?”

“我……我……”叶绮彤长发散乱,脸色苍白,身子还不停地瑟瑟发抖,看得莫绍晨内心一阵生疼。

“禽兽!”他顿时红了眼,再次一脚踢开旁边的几个男子,接着拦腰抱起叶绮彤转身大步离开!

他们几个正想追上去时,大汉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杜若珊打来的。

此时以为万事大吉的她正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怎么样?让你们去做的事情现在搞定了吗?”

“抱歉大小姐,我们只让她按了指印,还没来得及侮辱她,莫绍晨便冲进来把她救走了。”

“什么?莫绍晨?”杜若珊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岂有此理,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大小姐,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杜若珊想了一下:“现在已经没你们的事了。拿了钱后,全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挂断电话后,杜若珊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狰狞起来。

叶绮彤,想不到你还真命大,这样都无法让你身败名裂,不过你是不可能斗得过我的!等着瞧吧!

……

莫绍晨带着叶绮彤离开那家后,转到了另外一家跟他关系不错的私人医院里。

虽然他们两个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已经建立起来了友好的关系。得知叶绮彤入院后,他便从百忙之中抽空出来探望,未料刚一进门,就遇到了这么一幕。

从那以后,叶绮彤每天形容枯槁,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也变得没有神采。

莫绍晨不止一次的开导,可她每次只是苦笑:“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喜欢他,即使他从来都不爱我,也从来都不在乎我,甚至因为别的女人一句话就摘了我的肾。可即便如此,我还是爱他,失去他就像失去了心脏,无药可救!我知道这样很没用,但没办法,因为我控制不了自己。”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苦笑一声,然后潸然泪下起来。

莫绍晨知道她中沈昊熙的毒中得太深了,深得看不到底,这样的她根本无法救赎自己,可别人又怎么可能拯救得了她呢?

从心脏硬生生把一个人剜除出来,到头来不是消除了心中的毒药,而是让整个心都血肉模糊,痛彻心扉。

而得到叶绮彤指印的沈昊熙提前把婚离了,不过他还算是有点良知,在叶绮彤的卡里打了让她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

收到银行通知的时候,叶绮彤痛的无法呼吸,再过三天就是他们结婚纪念日,他算是如愿以偿了吧。

拿着手机,她笑得撕心裂肺,让她没想不到的是:才刚刚把证领了,沈昊熙和杜若珊就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公布明天结婚的大好消息。

叶绮彤看着电视里相濡以沫的两人,呼吸都停滞了。

杜若珊一脸羞涩,眼角眉梢全是幸福:“三天之后我们将在玫瑰酒店举行婚礼,欢迎大家。”

沈昊熙同样面带微笑地看着每一个人,认识他那么久,每次看到他时都是冷酷无情的,而像现在这样的表情,还是第一次。

原本他不是不会笑,只是不会对自己笑而已。

莫绍晨见她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不由自主地叹息一声。

“莫医生,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叶绮彤收回神,精致的脸上有优雅的笑意。

“你说。”

“三天之后我想好好打扮一下,前夫要结婚,我总要去庆贺一下的。”叶绮彤淡淡地笑起来,一双明亮的眼睛透着淡淡的忧伤。

莫绍晨不由微皱了一下:“绮彤,有些人不是你的就是不是你的,你又何必勉强?”

叶绮彤轻笑:“你以为我去参加婚礼为了把沈昊熙抢回来吗?”

难道不是吗?莫绍晨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叶绮彤深吸一口气:“我只想给他们献上我最真诚的祝福,也相当于给自己多年来的爱来个彻底得了决吧。”

如果她真能这样想,那未尝不是件好事。最后沈昊熙点了头道:“那好吧,到时我一定会给你联系全城最好的化妆师!”

“谢谢!”叶绮彤看着他,微微一笑。

待莫绍晨离去之后,她冷冷地看着报道,大婚之喜,当贺。

……

消息发布完毕后,沈昊熙走到了一处陵墓里,那是安置叶文文的地方。

因为她是未过门的妻子,所以死后并不可以安葬在沈家陵墓里。最后,沈昊熙不惜重金,在最昂贵的地方买下了最好的地皮,并在四周种满了她喜欢的郁金香。

眨眼之间,已经一年多过去了。

沈昊熙心情沉重地走了过来,蓦然发现碑前竟然放置了一束新鲜的菊花。

奇怪,有人来拜祭过吗?为什么这里会有鲜花?

但转念一想,文文生前人缘关系不错,死后会有人来祭拜也不值得奇怪。

看着碑上的那张相片,他内心隐隐作痛起来:“文文,你在另外一个世界过得怎么样?”

冷风微微吹过,仿佛在回答他的问题。

“我和绮彤已经把婚离了,再过三天便会跟若珊举行婚礼,我想你一定很开心吧,因为我又可以守护你的心脏了。喜欢我送你的这份礼物吗?”

天空蔚蓝,四周依旧一片安静。

“虽然你的肉身已不在世上,但我一定会加倍爱惜你的,永远都不会和你分开的。”

咚。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丝声响。

“谁?”他下意识地问道。

然而对方没有作声,反而害怕似的身子往里躲了躲。

沈昊熙眉头微皱,然后一步步上前靠近,发现前面一堆草丛里蜷缩着一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