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欲妙体无删减 美人与糙汉 棠酥

糟了!

秦凌瞳孔微缩,秀气的眉毛拧成了结。

她居然打了他一拳?

战司爵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如鹰的视线直接落在了秦凌的脸上,铺天盖地的冷意袭来。

但那也只是一瞬间,却也让秦凌的呼吸一滞,她的心脏瞬间都慢了半拍,下意识就要解释:“我……”

“别说话。”战司爵脸色阴郁,声音已经染上了薄薄的怒意,可却没有发作。

“让我抱你上来?”战司爵看看迟迟没有动作的秦凌,轻轻的喃喃自语,便要动手。

“没有没有。”听到这,秦凌浑身一激灵,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她吃力的爬了上来,像个乖宝宝一样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低下头,时不时的偷看战司爵一眼。

“战总,你的嘴角……好像流血了。”从刚才到现在都不敢说话的特助见到战司爵嘴角缓缓流下的血,颤颤巍巍道。

此话一出,屋内的气压又低了几分,战司爵淡淡的扫了助理一眼,面无表情,拿起一旁的纸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秦凌的这一拳力道属实不轻,还带着巧劲。

虽然曾经的体质不在,但是能混上老大,自然不是靠蛮力就可以解决一切,自然也要有自己的求生之法。

“我天生力气大,对不起,打疼你了。”秦凌维持着自己傻傻的影响,轻轻的低着头,慢慢的说,眼睛中还带着一些愧疚。

“你这是力气大吗?你当我们战总是你的杀父仇人吗?你瞅瞅,这血都看出来了,这傻子就是傻子,下手没个轻重……”

“够了!”战司爵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看着助理,“我的人,容不得你指手画脚。”

“可是……”助理有些不甘心的看了战司爵一眼,却察觉到他更犀利的视线,忍不住闭上了嘴,狠狠的瞪了秦凌一眼,一脸懊恼。

“为什么爬窗?”战司爵的声音柔和了一点,颇有些哄小孩子的意味。

“我怕你不开门不让我进来,我想知道你们在里面干什么,但是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秦凌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特助,和他的视线碰撞以后赶紧低下头,势必把小傻子的精神发扬光大。

战司爵看了看一旁青筋暴起愤愤不平的特助,“你先出去。”

“嗯嗯。”秦凌听后,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特助神采飞扬的看着秦凌,好像在说:你也不过如此。

但下一刻……

“你回来。”秦凌的脚步顿了顿,疑惑的看着战司爵。

“过来,乖。”战司爵不厌其烦的道,语气又温柔了一点,又看向特助,冷漠道:“你出去。”

一番话,瞬间让特助的心从天堂到地狱。

他耸拉着脑袋瓜,不甘心的看着战司爵,却见他眼中没有任何感情,只能泄气地走了出去。

秦凌见到他这不容任何人拒绝的样子,也知道反抗无效。

犹豫了一会,她还是走到战司爵的面前,天真的问:“怎么了?”

“最近如何?”问出此话,战司爵自己都愣了一下。

秦凌一瞬间对这个危险的男人摸不到头脑,但还是乖乖的道:“挺好的,吃的也好,就是霍柔珊姐姐看上去凶凶的,老瞪我。”

“你比以前爱说话了。”战司爵说完,秦凌下意识抬起头。

却见他没有什么多余的神色,一双眼睛淡淡地望着她,虽然比之前柔和,可骨子里的薄凉还是让人犹如身处寒冷的水,惹得人由上而下骨髓发凉。

难道,他发现她的异常了?

秦凌藏眸色微暗,表面上还是天真无邪的样子。

她呆呆的看着战司爵,男人的眼睛已经由最初的毫无感情带上了探究。

她忽然笑了起来,道:“我喜欢哥哥,你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欺负我。”

战司爵没想到得到这个答复,低沉的应了一声,他果然不应该抱有期待,一个半小孩子而已。

“你和那个传说中的特别厉害的秦家掌门,是什么关系呀?”

话音落下,秦凌居然隐隐有些期待。

“没什么关系。”战司爵神色微动。

秦凌装作低着小脑袋,很低落的点了点头,不甘心得到这个答案,又试探的问:“有了她你会不会离开我啊。”

“你,又为什么会带我回来?”

她担忧的咬住下唇,像是害怕被抛弃的猫儿。

男人眸色幽深,“我不会离开你。”

“因为,想娶你!”

话音落地,秦凌蓦地愣住,睁圆了眼。

战司爵不疾不徐,“结婚后我会尝试爱你,不会出轨,我会保护你。”

到底是为什么,让他选择娶一个傻子,又是为什么,他会认识自己呢?

容不得秦凌多想,眼下之际,还是要先和她的五个小宝贝们相认。

翌日,墓园外面挤满了人,她们都是里面一个大明星的女粉丝,知道他来祭拜一位神秘人,都到了这里。

当事人栾蒋翰静静的看着外面的一群粉丝,脸色阴沉,这些该死的粉丝怎么会找到这里?

他不去理会,可忽然,有一个人叫了他一声:“翰翰。”

他原本略微平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暴怒异常,紧咬着牙关,眼睛发红,好像要哭出来。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摔了手中的贡品,发了疯似的朝声音的源头跑过去。

谁,居然敢这么叫他,不许,只有她,只有秦凌才可以!

可他的心里,又希望那个人,就是秦凌,他好想她,可是她再也回不来了……

到了源头,一无所获,一个人也没有,他发疯似的抱着头,低低的呜咽两声。

良久,他的眼睛一片清明,更多的,则是冷冽。

他静静的站起身,步伐沉重走到一块墓碑前,用手轻轻抚摸黑白照片上笑颜如花的美人。

当年,他因身体原因被父母残忍抛弃,流落街头,奄奄一息之际,遇到了仿佛光一样的她。

她撑着一把黑伞,干净高贵,美好的跟他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年幼的他盯着积水,难堪的低头,甚至连一句讨要吃食的话,都不敢说。

可就是这么一个令他自形惭愧的人,却俯身伸出了手。

“小家伙,你要跟我回家吗?”

犹如天乐的话至今残留在耳中,来到秦家的他,得到了最好的最好的照顾。

但是,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就不在了呢?

他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声音极其温柔道:“我想你了,外面很吵,对不起……”

“求求你回来吧,我愿意做任何事,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栾蒋翰的声音越来越大,表情甚至有些偏激,可说到最后,他的表情慢慢低落,声音变得深沉。

“你真的不惹我生气了?”

一道明艳的声音响起,秦凌熟稔的拿起他害的红豆糕,满脸笑意的问。

“你是谁?谁让你接话的?”栾蒋翰一下子站起身来,抓住秦凌的手,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怎么可能跟我的秦凌比?”

“我就是秦凌。”秦凌轻轻的笑了一下,“翰翰,见到我你不高兴吗?”

这明媚的笑容,让栾蒋翰一下子晃了眼睛,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谁让你叫我翰翰的,你别以为你能打探到我的生活,就可以自以为是的代替她,她无法取代,你这个私生饭!”

栾蒋翰的语速越来越快,他甚至控制不住自己,差一点就手撕了这个女人。

“我真的是秦凌。”秦凌没有想到他的反应居然如此激烈,只能解释道:“我重生到这具躯体里了。”

“借尸还魂吗?”栾蒋翰忍不住笑了起来,可这笑容却没有一点的暖意。

“你以为这是古代的封建旧社会吗?别以为学了一点东西,就可以骗得过我。”

话落,他的神情落寞了几分,如果秦凌真的可以借尸还魂就可以了,或者她没有死……

可他却亲眼看到秦凌的尸体在他的怀中一点点凉透。

想到那个场面,他的指尖发凉,微微颤抖,他不知道他当时是用了多大的勇气,能处理完她的葬礼的。

“快走吧,要不然我报警了。”栾蒋翰冷冷的说:“我现在放过你,是因为你和我的秦凌有一点点像。”

他甩开秦凌的手,转过身,惹得秦凌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

秦凌见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不好受,可她什么都做不了,眼下翰翰打心眼里都相信她。

借尸还魂这件事放在从前,她自己恐怕都不会信,可这真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

秦凌咬了咬牙,不甘心的看了栾蒋翰一眼,就此离开。

她会让他相信的!

过了许久,栾蒋翰后知后觉的跪在地上,轻轻的抚摸墓碑上秦凌的照片,低沉着嗓音,极其温柔。

“碍事的人走了,你在那边过得好吗?

我知道你喜欢钱,天天做梦都想着你的钱罐子,之前做梦都说梦话你的钱丢了,放心吧,你的那些钱,我都给你保存的好好的。

还有你的房子,你说以后房价涨了,你就发财了,说让我帮你好好保管,现在房价涨了,你的房子也还在,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

你就当真忍心,让我们独自留在这吗?你怎么那么残忍……”

栾蒋翰的头倚在了墓碑上,柔软碎发撒在上面,掩盖了他的情绪,露出的完美的侧脸,有一滴晶莹的泪珠缓缓划落……

忽然,他抬起头,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一个方向。

两个人走了过来,一个男人身穿黑色的衣服,剪裁得体,刀削的脸庞硬朗,面前没有多余的情绪,波澜不惊的走在前面,他的后面跟着一个像是助理的人物。

助理看到秦凌的墓碑面前有人,战司爵偏了偏头,小声说了几句话。

旁边的助理愣了一瞬,然后恭敬的走到栾蒋翰的面前,道:“先生,你好,这是我们的战总,我们战总想知道,墓主人和您是什么关系。”

栾蒋翰没有理会,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战司爵,二人视线相撞。

战司爵如鹰般的视线落在栾蒋翰的脸上,带着极大的压迫感,可他又怎么会害怕,也毫不客气的回视了回去。

“先生?”助理长久得不到回应,有些尴尬的又问了一遍,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涔涔的冷汗。

天杀啊,他怎么会摊上这么不好惹的两个爷?

栾蒋翰轻轻的扫了一眼助理的脸,脸上带着明显的嫌弃,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忽视了二人,转身就走了。

男人俊秀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二人的视线,这么目中无人的态度,助理属实有些气愤。

可战司爵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并不在意。

战司爵走到墓前,墓碑上用着墨龙飞凤舞的刻着秦凌两个大字。

照片上的女人笑容明艳,肆意的眉尾飞扬,美艳不可方物,世界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他眸色晦暗,片刻,助理看着手机中的消息,忽然急匆匆的道。

“先生,秦小姐她不见了!”

不见了?

战司爵的神色变了一瞬,“找。”

墓园里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生紧紧地握着手机。

颤抖着手看着手机里面秦凌被栾蒋翰抓住手的照片,可从那个角度,只能让人认为是女主抓着栾蒋翰的手。

她的手指轻微滑动,又变成了栾蒋翰神情厌恶的甩开秦凌的手。

你这个贱女人,让你抢我的栾哥哥!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女生露出恶毒的笑容,手毫不犹豫的点了发送键。

“这是谁?居然缠着我的栾哥哥?”

“好像..是战少爷的那个傻子未婚妻。”

“不要脸,果然是傻子,真恶心。”

“………”

一瞬间,微博炸开了锅,秦凌的标签瞬间变成了不要脸,直接霸占了热搜,并以极大的热度增长着。

这件事情很快的发酵到了薛桂萍那里,薛桂萍露出得意的笑容,狐狸眼勾了起来。

“宝贝女儿,我们的机会来了,很快,你可能就要成为战夫人了!”

董珊珊一听,羞涩的笑了笑,二人直接被董南看见。

不久,董南一大家子直接去了战司爵家里面,顺便通知了战司爵家里面的长辈。

秦凌刚回到家,就看到一大群人坐在位置上,表情凝重,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眼睛里全是失望。

“看看你干的好事!”

秦凌装作天真无邪的走上前,看着手机里面,赫然是她和栾蒋翰的照片,且角度十分刁钻。

“秦凌,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交代吧。”

往日里亲切的管家伯伯忍不住叹了口气,失望的道,语气十分生硬。

秦凌看到照片后,微微皱眉,天真烂漫的说道。

“这是蒋翰哥哥,我和蒋翰哥哥是好朋友呢,管家伯伯。”

秦凌那副傻乎乎的模样,让管家愈发的对她失望。

“秦凌,说实话!”

管家说罢,便抬着双眸,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沙发上,抿着唇一言不发,脸色阴沉的战司爵,生怕会惹怒了对方。

“管家伯伯,我说的就是实话啊。”

秦凌咬着唇瓣,十分的委屈。

但是委屈的眼眸里,却悄然闪过了一抹暗芒。

是谁拍了她和栾蒋翰的照片,想要来陷害她?

沙发上,脸色阴冷的战司爵正坐在那里,眼神里睨着一抹冷意,正打量着面前委屈至极的秦凌。

秦凌很奇怪。

倘若她真的是个傻子,为什么有时候说话又如此的清晰?

可如果她不是个傻子,为什么又对有些事情那么的不敏感。

她的举动,让人捉摸不透。

她……真的不是那个女人吗?

“好啊,秦凌,事情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居然还敢狡辩。”

管家气急败坏。

“少爷,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管家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战司爵。

他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少爷娶了一个傻子,而且还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傻子!

“管家,你的话太多了。”

战司爵微微抬手,眼底凝聚着一股阴冷。

“对不起少爷,是我多言了。”

管家吓得急忙退居一侧,不敢再多言。

“哥哥,你相信我吗?”

秦凌傻乎乎的在战司爵的身旁坐下,瘪着嘴,继续维持着她那副小孩子的模样,问战司爵。

“嗯,我相信你!”

战司爵轻轻的揉了揉秦凌的发顶,深邃的眼眸中透着满满的宠溺。

一瞬后,他便转头看向管家,冷冷的吩咐道。

“管家,明天我要举办一场记者招待会,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情,你去安排。”

他冷眸抬起,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秦凌,目光里的冰冷很快就转变成了一派温柔。

“明天你也跟着我一起去。”

秦凌嘟着粉唇,满脸的困惑,好似听不懂一般的反复询问道。

“去了那里,有好吃的吗?哥哥?”

三条黑线顿时从战司爵的额头上滑落。

“是,少爷,我马上安排下去!”

管家点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看了眼秦凌,叹息着离开了。

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正是董南。

董南露出痛心的表情看着战司爵,“战少,这样会不会太委屈您了,毕竟这次错的可是秦凌,您没必要为她的错误买单。”

“我作为秦凌父亲的挚友,看到她如今有了您这么一个优秀帅气的未婚夫,居然还不满足,还这般恬不知耻的与其他男人有染,我真是太伤心了!”

“战少,您大人有大量,不介意这件事情,可作为秦凌长辈的我,却不能无视!秦凌的智商本来就有问题,根本就配不上您,天涯何处无芳草,您不如看看身边的人……”

说着,董南便推搡着女儿董卿卿的后背,示意她赶紧去讨好战司爵。

要是董卿卿能够被战少看上,成为战家少奶奶,以后他们董家可就从此飞黄腾达了。

“是啊,战少,我觉得我并不比秦凌差。”

董卿卿会意,立马望向战司爵,暗送秋波。

战司爵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阴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了。

他紧拧着双眉,闻着从对方身上传来的廉价香水味,满脸嫌恶。

察觉不对的助理慌忙上前,挡在了董卿卿与战司爵中间。

“董小姐,我们少爷有洁癖,不太喜欢外人靠的太近,请您注意一下分寸。”

董卿卿见一个小小的助理居然敢拦着自己,顿时愤愤不平。

“我在跟战少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拦着我!”

“闭嘴!”

战司爵的眸底又冷上了几分。

董卿卿被战司爵的呵斥给吓到了,还没缓过神来,便看见战司爵径直揽着秦凌的腰身,目光柔情而又坚定。

“秦凌是我认定的未婚妻,我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信她!”

战司爵嗤笑着,阴鸷的眸子里带着一股煞气,直接冷冷睨向董南和董卿卿等人。

“我不管三位跟秦凌是什么关系,都请离开!我不想再从你们的嘴里听到关于我未婚妻半个不好的字!否则别怪我无情!”

董南被吓得浑身一惊,身侧跟着一同坐下的董卿卿和薛桂萍母女俩也慌忙站起。

坐在战司爵身旁的秦凌望着战司爵维护自己的一幕,心底感动。

她和栾蒋翰的事情都已经被有心之人给抹黑成这样了,战司爵居然还坚定不移的选择相信她?

“滚!”

见三人吓呆在原地,战司爵的冷眸又沉了几分,食指抬起,直接指向门口。

“对不起,战少,我们这就走!”

董南被吓得双腿一软,急忙带着妻女飞速离开。

在离开战家时,他的后方还传来了战司爵冰冷又嫌弃的声音——

“管家,这沙发,直接扔掉吧。”

管家有些疑惑,“少爷,这可是你上次出差意大利买回来的,价值八千多万呢,真的要……”

“被恶心的人坐过的沙发,留着也是恶心!”

“是!”

管家急忙叫人前来处理。

今晚,秦凌是留在战家休息的。

翌日早上,正当秦凌睡得正熟时,一抹人影怒气冲冲的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秦凌一向感觉敏锐,她下意识的抬眼,却被那人直接拎着耳朵从床上给拖了起来。

“就是你这个傻子勾引了我孙子是吗?是个傻子也就算了,只要你能安安分分的,可你呢,居然敢在外面勾搭别的男人,让我的孙子丢脸!”

来人正是战司爵的奶奶。

战奶奶在国外听闻了这件事情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回来,一见面,就看不起秦凌,对她一番斥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