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要吃我的奶奶怎么办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周晋南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高湛看许卿的目光善意又多了几分,笑着开口:“嫂子,以后还要麻烦你费心照顾他呢。”

许卿没听见高湛跟周晋南说了什么,猜测可能是好奇问她吧?落落大方冲高湛一笑:“我们打算吃馄饨,你要不要一起?”

说完有些尴尬,一共就三四张桌子的馄饨摊,刚被他们打架就掀翻了三张桌子, 还压碎了其中一张。

这会儿老板夫妻正黑着脸收拾,哪还有心情给他们煮馄饨。

高湛也瞥见地上的血和许卿身后还没来得及扶起的长条凳,眼中闪过惊讶,周晋南可从来都不是多事的人。

最后三人馄饨也没吃成,许卿原本想送周晋南回去。

高湛却说找周晋南正好有些事要说,他送回去就好。

许卿微微有些遗憾的看着高湛陪着周晋南离开, 她还有些话没来得及跟周晋南说呢,只能等下次了。

高湛跟着周晋南走出去二三百米远,回头还能看见许卿站在市场门口,又回过头问周晋南:“你真想好了?”

周晋南沉默了一会儿:“是我对不起她。”

高湛太了解好友什么脾气,叮嘱道:“结婚也行,我看着那姑娘长得好看,眼神干净还有股倔劲儿,和你挺合适。不过你要记住,那晚的事情你不能说出去。”

周晋南沉默,如果不说,心里就像压着块大石头,闷的让他喘不上气。

不管什么原因, 都是他毁了她的清白。

他知道这三个月她吃了很多苦,也承受了很多冷嘲热讽。

高湛见周晋南不吱声,知道他过不了心里那道坎:“你要记住,那件事不是牵扯你一个人。以后你对她好点儿就好。”

周晋南心里依旧堵着,仅仅对她好,又怎么能弥补?!

……

许卿看着高湛和周晋南渐渐消失在人群中,才拎着毛线往家走。

到楼下时,看见单元门口小孩子玩游戏时垒的砖头,想都没想, 捡起一块装进挎包里上楼。

逼仄狭窄的过道,被人放满了东西,连咸菜缸都放在台阶上。

人要侧身才能过去。

许卿上楼时,正好遇见方兰欣送方坤下楼。

看见许卿,方兰欣本来就拉着的脸更阴沉了,眼中的恨意丝毫不带遮掩。

方坤来找妹妹方兰欣要钱,听说许卿这两天闹的厉害,还逼着方兰欣出去借钱给她嫁妆钱。

这会儿看见许卿自然没有好脸色,看着看见个脏东西一样睨着许卿:“呸,不要脸的东西!”

许卿上一世就看不上方坤更没有惯着他过,现在听到他不阴不阳的骂声,冷笑着回了一句:“确实挺不要脸,四十多岁的人,好手好脚还伸手要钱花。”

方坤瞪眼:“你!”

隔着几个台阶的距离,想伸手去揍许卿。

却被方兰欣一把拉住:“你别没事找事,赶紧回家。”

她倒不是向着许卿,而是最近厂子里有动静,要评先进个人,如果许治国能评上,一个月就能多五块钱工资。

还有她在是厂里树立了这么多年的好形象不能毁了。

窝着火推着方坤往下走。

许卿也懒得跟两人纠缠,手却伸在挎包兜里握着砖块,如果方坤从她身边过敢伸手,她就敢给他脑袋开瓢。

因为有方兰欣在后面盯着,方坤从许卿身边擦过时,只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下了楼还使劲啐了一口。

许卿丝毫不放在心上,上楼回家。

没想到原本该在学校上课的许如月竟然在家,坐在沙发上拿着张纸在看,听见许卿进门,迅速的把纸藏在背后,双眼冒火的瞪着许卿。

许卿不搭理她,换了拖鞋准备直接回卧室。

许如月脸上还满是青紫痕迹,让她没办法去学校上课,看见许卿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心里更气,站起来冲到许卿面前:“这下你满意了!”

许卿淡淡的看着她:“并没有。”

许如月梗了一下,声音变得更大:“许卿!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不会觉得你现在这样,都是我和我妈害的吧?你出事我们陪你难过。我妈怕你想不开,在你床边打地铺,你要是有点儿良心就不该怎么家里这么闹。”

许卿想笑,笑她自己的蠢。

上一世,她不就是这么被感动!恨不得当牛做马的伺候方兰欣!

看向许如月的眼神却冰冷锋利了很多:“我只想害我的人,比我痛苦千百倍!”

说完从许如月身边擦过回房间!

她就是要让许如月心慌,让她觉得自己是知道什么。

让许如月恐慌后去找李大勇,这样才能让她抓到把柄收拾两人。

许如月确实慌了, 看许卿冰冷的眼神还有这两天的反应,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难道是李大勇当初找的两个痞子出去乱说了?

越想越慌,如果这事让周瑾轩知道,会怎么看她?

许如月突然坐不住了,她不能看许卿得意,更不能看着她嫁给周晋南,哪怕是个瞎子也不行。

像许卿这样的,就该嫁给胡同口呲着黄牙的鳏夫。

许如月想的面目都有些狰狞,准备出门去找李大勇!

能毁许卿一次,就能毁许卿两次!

看她到时候还有什么脸嫁进周家。

许卿贴着门听着许如月暴躁的在客厅来回踱步,又听着她出门关门的动静。

背着装着砖块的挎包轻轻跟了出去。

出去时也没遇见方兰欣,估计是去买菜了。

远远的跟着许如月出了家属院,朝着后面一片平房去。

许卿记得那一片就是肉联厂家属院。

李大勇家就住在胡同里口第一家,大门斑驳上面的春联都被太阳晒的发白。

许如月站在门口还谨慎的朝周围看了看,才轻轻拍着大门。

许卿藏在拐角出听着,只是不知道刚吃了亏的李大勇这会儿回来没有。

思忖间就听院门打开,许如月小声的喊着:“大勇哥。”

李大勇看见许如月有些惊讶,还有些不甘心:“你不是都要嫁给那个小白脸了吗?还来找我干什么!”

许如月有些着急:“大勇哥, 那是我爸妈的意思,我也没办法!而且现在许卿要嫁给周晋南,周家人正找人调查我姐那件事……”

李大勇听了许如月的话皱起了眉头,再想今天遇见许卿和那个瞎子在一起,心里也不敢大意:“那个瞎子真要娶许卿,不嫌弃她?”

许如月点头:“对,我听周瑾轩的意思,周大哥不仅不嫌弃,还执意要娶她,如果家里不同意,他就要从家里搬出去。”

李大勇很不满意听到周瑾轩的名字,眼神瞬间冷了:“那和我也没关系。”

许如月有些着急:“怎么没关系,周大哥可是认识很多人,还有,如果许卿嫁到周家,这件事肯定会被发现。大勇哥,你别忘了药是你准备的。”

李大勇瞬间黑了脸:“你什么意思?”

许如月又赶紧娇声的安抚李大勇:“大勇哥,只有许卿嫁不过去……”

李大勇直接制止许如月继续往下说:“你跟我进来吧。”

许卿听见两人进门的动静,不用跟过去也知道,许如月肯定又想什么诡计,和李大勇再一次毁了自己。

能毁自己的,无非还是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许卿捏了捏拳头,眼神冷冷的转身,看来她暂时还不能从家里搬出来!

从胡同出来,许卿没回家,先去了趟车站附近。

看有没有合适的院子出租,她要是想做点小生意,这边是离车站最近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她唯一的朋友秦雪梅就住在这里,上一世她的婚姻一团糟,加上又失去孩子,也没顾上和秦雪梅联系。

等她知道时,秦雪梅已经嫁给了肉联厂的工人张海年,算起来是李大勇的表哥。

开始时,张海年对秦雪梅还算不错,夫妻俩努力把小日子过的也算红火,可是后来,张海年喜欢喝酒,喝了酒后家暴。

更是怪秦雪梅没给张家生个儿子,最后在外面乱搞。

赶上下岗那一年,张海年下岗在家,更是嗜酒如命,不高兴就打秦雪梅一顿。

而秦雪梅也是下岗工人,为了能让家里日子过下去,起早贪黑做早点。

许卿邀请秦雪梅去她公司上班,却被好强的秦雪梅拒绝,甚至后来还主动跟许卿断了联系。

再后来,秦雪梅患上了乳腺癌,还是晚期。

许卿给她付了所有医疗费,却依旧没有救回她的命。

她还清楚的记得,秦雪梅临死前抓着她的手说:“如果人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嫁给张海年!我这病就是活活气的啊!”

许卿站在胡同口,看着树影斑驳下破旧的墙壁,像是一帧厚重的年代照片,忍不住红了眼。

这一次,她一定要阻止秦雪梅嫁给张海年!

看着熟悉的木门,许卿站了一会儿才敲门。

门里很快想起一阵脚步声,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秦雪梅圆润还有些青稚的脸。

秦雪梅看见许卿愣了一下:“呀, 许卿?你怎么来了,赶紧进来。”

说着拉着许卿的手进院子,边偷偷上下打量着她。

许卿知道秦雪梅在担心她,她出事后,感觉以前关系不错的朋友都在疏远她,只有秦雪梅偷偷给她送过两次鸡蛋。

还总是安慰她,让她想开点,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想到这里,许卿眨眼顽皮的笑着:“怎么,不认识我了?”

秦雪梅啊呀一声,有些激动的抱着许卿,突然呜呜哭起来:“许卿,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才是我认识的许卿呀!永远要坚强乐观勇敢。”

许卿也有些眼热:“嗯,我想通了,我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我要活的更好更快乐,才能让那些看笑话的人住口。”

秦雪梅松开许卿,退后一步不停的打量着她,想笑又想哭,忍不住嗔怪起来:“都是你,害我掉了很多眼泪。快进屋坐,我爸妈都去大姑家了,我哥嫂还没下班呢。家里就我一个人。”

许卿也没进屋,就找了个小板凳在葡萄架下坐下,有些好奇的问:“你爸妈去你大姑家干什么?”

秦雪梅犹豫了下:“我大姑给我介绍了个对象,喊我爸妈过去商量一下。我没跟你说是不想你多想。”

毕竟许卿出了不好的事,现在又被家里逼着嫁给一个瞎子。

秦雪梅怕给许卿心里添堵,也就没说。

许卿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对方干什么的?”

秦雪梅有些不好意思:“肉联厂上班的。”

许卿心里惊讶,秦雪梅和张海年这么早就接触了吗?可是想想张海年的本性,看着秦雪梅:“你呢?你什么想法?”

秦雪梅很开心又能和好朋友说心里话, 摸了摸胸前的麻花辫,红着脸:“我比你还大一岁呢,我都二十岁了。而且我还只是个临时工,能找个正式工人就不错了。”

许卿也不能直接说张海军人不好,想了下说道:“可是你针线活做的好啊,长得又好看,肯定能嫁个好男人。”

秦雪梅乐起来:“你就逗我开心,你才长得好看呢。每次看见你,我都感觉你是从画张里走出来的。”

许卿摸摸脸:“嗯,我俩都好看,所以我们婚姻要慎重!”

秦雪梅惊讶三天没见许卿,以前那个乐观又自信的许卿真又回来了。

她还记得,许卿在公交车售票时遇见小混混时,站在汽车上,冷着脸训斥那些人的模样,像个说书里的女侠客一下。

跟着笑起来:“许卿,你能放下那些不好的事情真好。”

许卿心酸的想,她这是在人世走了一遭,历经世间冷暖才又回来,心态自然不一样了。

真诚的拉着秦雪梅的手:“记住,婚姻不是儿戏,也不是为了吃一口饱饭。就凭你的能力,不需要男人也能过的很好,你有手艺啊?现在国家不是号召私有经济发展,允许我们做小生意?”

秦雪梅惊讶的看着许卿:“你想做生意?你在车站可是铁饭碗啊,我妈都要羡慕死了。”

许卿笑起来:“我们这么年轻,一定要闯一闯,要不以后悔怎么办?”

秦雪梅犹豫:“可是万一不成呢?我虽然是临时工,一个月还有二十块钱和十五斤面粉。过节还发豆油。”

许卿拍了拍她的手:“那等我干出点名堂再说?”

秦雪梅惊讶的啊了一声:“你真的要做生意?那你还会嫁给那个瞎子吗?”

许卿皱了皱眉头:“周大哥的眼睛是为了保护国家财产才受伤的,我们不能在背后喊他瞎子,他是个了不起的英雄。”

秦雪梅也是听别人议论时一口一个瞎子的喊着,一时最快说了出来。这会儿赶紧拍着嘴:“怪我怪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你还会嫁给他吗?”

许卿笑起来:“嫁!之前我不嫁给他也不是因为他眼睛受伤,而是因为他和周瑾轩是兄弟,嫁过去别扭。但是我了解过后,发现他人很不错,是个很有担当的男人。嫁给他,是他亏了。 ”

秦雪梅见许卿说起周晋南时,眼睛里有小星星,心里松了一口气:“你能这样想真好,我真怕你想不开……”

许卿乐呵呵的笑着,指了指缠着手帕的手腕:“我经历过一次也都想开了。肯定不会再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

秦雪梅见许卿现在的状态,是由衷的高兴:“那就好,希望我们以后都好好的。”

许卿点头:“嗯,所以相亲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想想。”

秦雪梅见许卿总是提她的终身大事,也真放在了心上:“好,我一定好好考虑的。”

两个小姐妹又在院里说了会儿话,许卿让秦雪梅帮忙留意下附近谁家房子在出租,帮她问问价格。

秦雪梅好奇:“你租院子干什么?”

许卿也没瞒着她:“我想搬出来住,以后做点小生意。”

秦雪梅这才相信许卿是来真的,却依旧想不通:“你后妈对你很好啊, 连我妈都说,世上没几个后妈能做到像你后妈那样。把那么好的工作让给你,还经常去车站给你送饭。”

许卿心里冷笑,方兰欣这些年装的还是很不容易。

要真是闹起来,肯定所有人指责她这个继女不懂感恩。

看来,她搬出来之前,还要当着全家属院,撕掉方兰欣虚伪的嘴脸。

冲秦雪梅笑了笑:“我就想出来做生意,在家里地方小倒腾不开。”

秦雪梅不疑有他:“好,我一会儿就去帮你问问。”

许卿看时间不早,估计秦雪梅的父母快回来了,起身跟秦雪梅道别。

她知道,她出事后,秦雪梅父母就不希望女儿跟她来往。

总觉得这种事,许卿的错误更大,谁让她长了个一张狐媚子一样的脸。

许卿从秦雪梅家出来,又在附近转了一圈,还去车站转了一圈,随处可见的标语,身着朴素的人群。

却又处处透着商机。

许卿看完更加信心满满。

才慢悠悠回去,准备继续和许如月交锋。

果然到家时,许如月已经在家,方兰欣和许治国都没在。

许如月看见许卿进门,从沙发上笑着站起来:“卿卿,我们和好吧,以前都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许卿停住换鞋的动作,回头看着许如月。

好像以前,每次两人吵架打架,许如月都会用这一句求和。

给人一副落落大方不计较的好脾气,反倒显得许卿斤斤计较,还有些白眼狼的嫌疑。

许如月见许卿没说话,三两步走到跟前:“许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像亲姐妹一样啊,你别跟我生气了行吗?”

许卿突然直起身子,看着许如月的眼神深沉了几分:“好。”

许如月准备了一堆话,没想到许卿这么痛快就说了好,愣了一下,旋即笑起来,配上她脸上青紫的痕迹, 有几分阴森。

“真是太好了,明天周六,我请你去公园玩吧。到时候我们叫上几个朋友一起去划船。”

许卿笑的一脸单纯好骗:“好。”

许如月见许卿答应的痛快,心里反而犯起了嘀咕,毕竟从昨天到今天,许卿都跟个斗鸡一样,见谁斗谁。

又问了一遍:“你真的会去吗?”

许卿立马拉下脸:“许如月,是你主动说要和好,又说约我去划船。现在我说好了,你又问我是真的吗。怎么?你并不是真心和我和好?也不是真心想带我去划船?”

许如月赶紧摇头:“不是不是,我是真心的。”

许卿冷哼一声:“那就不要问了!”

说完霸道的推开许如月回房间。

气的许如月当场差点儿心梗!

这个许卿真不识好歹,还以为他们都要看她脸色活着?

直到傍晚,方兰欣和许治国才回来。

方兰欣去厨房做了饭,许如月忍着恶心去喊许卿出来吃饭。

许卿也不跟自个肚子过不去,不客气的出来洗手在饭桌前坐下,看着一盘玉米面馒头,还有一碟咸菜,不在意的拿起个玉米面馒头。

许治国却黑了脸:“怎么也不炒个菜?这饭怎么吃?”

方兰欣看了眼许卿,黑着脸:“家里哪有钱买菜?你一个月挣多少钱不知道啊?有咸菜吃就不错了。”

许卿慢吞吞的咽下嘴里的馒头,看着方兰欣开口:“这些年我的工资,我爸的工资可都是你在管。存的应该不止五百块吧?怎么,少了我这五百块,全家都要饿死了?还是说,钱都给了你娘家?”

方兰欣真恨不得拿窝窝头堵住叶青的嘴。

她现在怎么就这么讨厌!

许治国顿时不高兴起来:“你是不是又给方坤钱了?如果没有你,他们是不是都要饿死!”

方兰欣更是委屈:“那是我娘家, 我给点儿钱怎么了!”

许卿偏偏嫌事不大,幽幽开口:“问题就是家有万贯,也经不住你这么给。你们娘家一家七八口人,都指望着你养着吧。”

方兰欣再也忍不住了,把筷子重重的往桌上一摔:“许卿,你想干什么!”

许如月生怕方兰欣和许卿再干起来,坏了她的计划, 赶紧拉着方兰欣的胳膊:“妈,妈,你先消消气,你也知道卿卿最近心情不好。”

方兰欣委屈的眼睛都红了, 瞪着许治国:“这么多年,我在家里忙里忙外,没有一句怨言。再说了,那是我的亲娘老子,我帮他们一下怎么了?许治国,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我这么做错了吗?”

越想越觉得自己委屈:“当初叶楠活着时候,不也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