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人说你水好多该怎么回复 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h

季灏霆在原地怔了半天,才继续往后翻资料。

这资料调查得非常详细,包括了温念瓷以前交往的对象、交友关系,以及家庭关系等……

而随着深入查看,季灏霆发现自己对温念瓷有点误解。

刚刚他还以为温念瓷是那种靠身体挣钱,甚至乱来的女人。

不过当她看到资料上写着,她母亲和妹妹双双出车祸,而他父亲却立刻再娶时,忍不住便皱起了眉头。

旁边还附带了一张温念瓷蹲在她母亲墓地前的照片。

里面的她,一个人呆呆,神情看起来很令人心疼。

季灏霆不由自主又想起了昨晚的她。

她娇小的身体,让人情不自禁想去呵怜……

季灏霆不由有些诧异。

以往他对别的女人,基本没太大感觉,能被他记住的更是少,却唯独温念瓷,让他记在了脑海。

季灏霆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继续看她的资料。

越看眼神就越深沉,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

此时,医院里面。

十分钟前,温念瓷在病房里拉着妹妹说了一大堆话后,就要离开。

结果没想到,旁边的医疗器械,却发出紧急状况的通知。

温念瓷吓坏了,连忙喊来医生为她做检查。

好半晌后,医生才检查完。

“医生,我妹妹出什么事么?她有没有怎么样?她……是不是病情又加重了?”

温念瓷心里害怕得紧,很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怕连她唯一的妹妹都要离开她。

没想到医生却笑着告知她:“温小姐,别紧张,你妹妹不是病重了,我刚刚为她检查了,身体各项指标都没问题,我估计可能是有希望醒过来的征兆。”

“什么?医生你说的是真的么?我妹妹她真的要醒过来了么?”

温念瓷呆了呆,一时激动的声线都有些发颤。

“的确是有机会了,只是究竟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是不确定的,这一切还要看忆瓷自己的意志了。”

医生笑着颔首,接着安慰的拍拍温念瓷的肩,道:“温小姐,如果你妹妹有希望醒来,你也就不用每天这么辛苦的盼着了。恭喜!”

“嗯。谢谢你,医生。”

温念瓷开心的湿了眼眶。

虽然医生并不确定妹妹到底什么时候会醒,可这对于温念瓷来说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还记得两年前,她母亲发现父亲出轨,伤心欲绝,带着妹妹要离开。

结果过马路时,没有注意到旁边冲过来的车子,于是,一场车祸,酿成了她母亲去世,妹妹变成植物人状态,长期昏睡。

而她的父亲,在这时候还一点悔改都没有,坚决娶小三回家。

那时候,温念瓷还是个学生,最爱的两人变成这样,她感觉万念俱灰,差点就拉着一家人去给她妈妈陪葬。

后来,她顾虑到妹妹,只好忍了下来,在温家忍气吞声地呆着。

有时候她真的好恨。

恨沈素琴,恨温雨欣,因为她们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但她更恨她的父亲,恨他的薄情和花心。

在她心里,她的亲人就剩妹妹一个。

她日日夜夜的盼着,到现在,妹妹终于要醒过来了!

温念瓷激动地眼泪止不住的流,连忙握住妹妹的手:“小瓷,我就知道你一定不忍心抛下我,你放心,姐姐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醒过来的!”

这一刻,温念瓷彻底下定了决心。

她愿意嫁给季家傻子了。

只要妹妹能够醒过来,她做什么都愿意!

又在医院陪了妹妹一会儿后,温念瓷把眼泪擦干,对医生说:“医生,小瓷就交给你照顾了,有事情一定要通知我!”

随后,在医生允诺下,她便匆匆离开了医院。

温念瓷离开医院后,就直接回了家。

她准备和父亲谈谈,只要他能治疗好妹妹,她就会心甘情愿的嫁进季家,毫无怨言。

可是,她才刚推门而进,就听到一段让她彻底心寒的对话……

大厅里,沈素琴漫不经心的品着下午茶,一边对温立国道:“老爷,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想让念瓷乖乖嫁到季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忆瓷还在医院里呢,这事儿就是她的软肋,由不得她不同意……再说了,就算最后季家知道了,咱们也可以先预防一下啊。”

“预防?怎么预防?”温立国不解的问。

沈素琴笑道:“给念瓷再找几个备胎啊,例如城南李家的大少爷李东,以及宋氏的宋豪。这两家都是名门望族,都是很不错的人选。而且他们也不会在乎念瓷还是不是清白之身。只要念瓷够漂亮,这就足够了。”

“可是……”温立国皱了皱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沈素琴一把打断:“别可是了,还是你想眼睁睁看着温氏集团破产?”

一句话,成功堵住了温立国的嘴。

也就是说,后者等于默认了。

温念瓷将所有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不由憋着一股气。

那李东,是个有家暴倾向的混蛋,离婚两次,两任妻子离婚后,一个缺了腿,一个丧失生育能力。

而另一个,则是个猥琐的老男人,只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

两个,根本没有一个好东西,而她父亲为了钱,为了利益,竟不择手段的将她推入火坑!

温念瓷怒了,一把推开家门,闯了进去。

哐——的一声巨响,屋内的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一见到温念瓷,两人面色都变了,连忙询问:“念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温念瓷面冷如冰,心里恨,却又不得不强行压制。

她连着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开门见山道:“我是来跟你们谈条件的!我愿意无条件的嫁入季家……”

温立国听了,高兴得不得了,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温念瓷又接着道:“但这前提是,你们得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不答应,你们就等着把我的尸体运到季家吧!”

“你说,只要爸爸能做到的,我就答应。”温立国连忙回答。

温念瓷目光定定的看着他,口气冷硬的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我要一千万!”

“什么?一千万,你还真敢要。”

沈素琴当场惊叫出声。

她千方百计把温念瓷嫁到季家,就是因为这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只要温念瓷加了,家里的一切都是她和她宝贝女儿的,可没想到,她竟然狮子大开口,一下子要这么多的钱。

一千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她连一分钱都不想给温念瓷。

这些年,要不是看在她还有点用处的份上,她连她妹妹的医药费给不想给!

“怎么?给不起?”

温念瓷满脸嘲讽的看着温立国。

温立国一时沉默了,心里开始计算着这桩买卖的好处与坏处。

这件事,严重点来说,是关乎温念瓷一辈子幸福的事,作为父亲,给她一些补偿也是应该的。

更何况,等她嫁入季家,他的利益远比这一千万要多的多,怎么看他都不赔。

想着,温立国就要同意了,结果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沈素琴扯了一把。

随后,她便尖声对温念瓷道:“念瓷,你别忘了你妹妹还在医院,她每个月的医药费可不少……你爸现在公司状况不好,如果真的给了你一千万,那公司就彻底周转不过来,连带着你妹妹的医药费都不够了……你难道是想要了你妹妹的命吗?”

温念瓷一脸冷漠地看着沈素琴。

现在,她倒是想起来她妹妹来了?

可是这件事,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妥协。

这事关小瓷能不能醒来的关键,她怕自己加入季家后,会变得没时间照顾妹妹;毕竟豪门水深,一切都说不准。

所以这一千万,她要作为妹妹的医疗保障,她可不希望,将来有一天,出现沈素琴不给钱治疗的情况!

“你少拿小瓷威胁我!我告诉你,你们还得感激小瓷至今还活着。因为她,我才会为你们做事,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我就拉着你们,全部去给她陪葬!”

温念瓷阴冷地对着沈素琴道,眼中是掩盖不住的恨意。

“温念瓷!你别不知好歹!能嫁到季家,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你知道,为了能让你嫁到季家,我和你爸废了多少心思吗?你不感恩就算了,现在反倒是埋怨我们了。”

“这么好的事,你让你女儿去啊,我这个当姐姐的,可以谦让。”

温念瓷一脸讽刺的说道,心里直泛恶心。

这女人还真当自己是她母亲了?有什么资格教育她?

“你……总之,一千万你是不要想了,绝对不可能给你的。而这个婚,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根本不是你能选择的。”

说完这句话,沈素琴就挥手喊来了两个保镖,不顾温念瓷的挣扎,强行的将她押回了房。

完了还不忘交代:“把大小姐请回房里,好生看着,要是跑了,就唯你们是问!”

“放开我,你凭什么关押我?你这不要脸的小三,贱人……”

温念瓷已经气得口不择言。

沈素琴铁冷笑道:“随便你怎么骂,总之,你接下去就乖乖给我呆在房间,等着做你的少奶奶。”

“你干嘛把她关起来?这要是传出去了怎么办?”

温立国是个十分要面子的人,他担心家里的事情被别人知道,在背后议论他。

“你操什么心,等她冷静下来不就好了?你自个儿还是先关心好公司的事吧。再说,她马上就要嫁到季家了,总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也不好,就让她在家里休息休息吧。”

温念瓷被关进了房间,中途好几次都试图挣脱。

可力气又没有两个保镖的大,最后也是被锁在里面。

“放过出去!你们凭什么关我!沈素琴,你不得好死……”

温念瓷在屋子里愤怒的拍门,不断咒骂,心中的怒火都快要把她给烧化了。

可就是没人理会她。

等她喊得嗓子都快哑了,外面才传来温雨欣幸灾乐祸的声音:“姐姐,你就安心在家,等着做你的季家二少奶奶吧!”

……

温念瓷被囚禁在房间里,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没有把门打开。

她气得火冒三丈,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就这么认了。

让她嫁可以,可是钱也必须要得到的。

很快,她冷静了下来,观察了一下房间,希望有什么办法能够逃出去。

看了一圈,突然想到自己的房间就在三楼,也许可以顺着窗户逃出去。

说干就干,她在屋内试图找到绳子,可把所有箱子翻遍了也没找到。

于是她找来一把剪刀,剪开床单,然后一头绑在床脚,一头绑在自己的腰上,翻过窗户栏杆,开始顺着水管,慢慢往下攀爬。

温念瓷心里其实还很害怕的。

毕竟三楼不断太低,摔下去,断几根骨头是要的,一不小心可能都会要了老命。

可她没有退路,只能强行壮胆,豁出去了……

……

温雨欣本以为温念瓷会闹个不停,可是没有多大一会儿,间里就没有了声音,她不禁感到疑惑。

以她对温念瓷的了解,她绝不可能这么快就屈服,怎么现在这么快就妥协了,该不会又想搞什么鬼吧?

温雨欣不放心,立马让那两个保镖开门:“把门打开,看看她在做什么。”

‘咔嗒’一声,门很快就被打开了。

温念瓷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不由慌了一下,差点没拽住床单,从楼上摔下去。

温雨欣见房间内没她的身影,倒是瞧见一条床单,直通阳台,下意识的跑去看,就瞧见温念瓷要逃的样子。

“她跑了!快去把她抓回来。”

温雨欣大喝,两个保镖连忙转身往楼下冲。

这会儿,温念瓷才爬到二楼,焦急的不行。

她知道,如果不趁这机会逃出去,以后怕是再也没有机会逃了,于是便加快速度。

可没想要,一紧张,脚下却突然踩空。

然后她整个人便控制不住,从楼上跌了下来。

“啊——”

温念瓷吓得大叫,心想着,这下死定了。

她连忙闭上眼睛,心里都做好会摔死的准备。

可预想中的疼痛,却没如约而至,反而是跌在一个柔软的东西上。

她连忙睁开眼睛看……

只一眼,顿时惊呆。

只见自己身下不知何时躺了个男人。

他有一张惊为天人的脸,五官如鬼斧神工之作,薄唇笔挺,眼睛如黑夜,冷漠中一丝迷离,宛如漩涡,可以将人给席卷而进。

他身上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她双手按在按在上面,能清晰感觉他肌肉的紧实。

温念瓷看得一时半会儿回不了魂,就那么傻愣愣的与之对视。

“快去把她给我抓回来,要是跑了,你们也别想干了!”

这时,温雨欣的声音从远处传了出来,那刁钻的语调,惊醒了温念瓷。

温念瓷一惊,连忙跳起身,匆匆忙忙就要从男人怀里逃走。

谁料刚走没两步,就被一股大力拽住。

温念瓷一怔,扭头来看他,以为是他是要自己道谢,连忙道:“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但现在我比较着急,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男人徐徐从地上站起身,并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这会儿,温雨欣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温念瓷急得不得了,抬腿又要跑,结果又被拉住了。

她顿时就怒了:“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已经向你道谢了,麻烦你放开好吗?我真的有急事啊!”

男人仍是一声不吭,却用饶有兴致的目光看着她。

此时的她宛如炸毛的小猫,气呼呼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好玩。

其实,季灏霆之所以会来这,主要就是想来看看温念瓷的。

昨晚两人虽‘亲密接触’了一整晚,但并没有太多了解。今早得知她就是弟弟的未婚妻,鬼使神差的,就想来考察一下。

结果没想到,他才进温家,就瞧见温念瓷刚好从二楼掉了下来,他连忙抱过去接住……

想到刚才,季灏霆都有些心惊。

如果不是他,估计她现在已经摔得半残了。

而眼下,又是一副匆匆要逃跑的样子,这时在干什么?

季灏霆不自觉的生出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