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摸自己小兔兔的感受知乎 99久久无码一区人妻

这句永远不可能,如同一把利刃刺在了莫默心头上。

他死死咬着嘴唇,豆大的泪珠往外滚落着,“你也不要我了。”

“只要你需要,我永远都在这。”但她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总不能真的跟自己妹妹抢儿子。

“你们都是坏人!”小家伙一把推开陈曦,不管不顾的冲出了屋子。

陈曦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慌忙跟了上去,“莫默!”

她租的房子附近治安很不好,晚上经常有车横行而过,非常危险。

楼下,穿着单薄毛衣的小娃娃呜咽着往前奔跑,行人纷纷向他投去了怜悯和异样的眼光,想着是不是哪家孩子被打,所以离家出走了。

“莫默,你别跑了,跟我回去!”

陈曦长时间没有运动,跑起来居然没五岁的小团子快,她气喘嘻嘻的追赶着,眼看伸手就能捞进怀里,一辆电瓶车呼啸着撞了过来。

她瞳孔猛缩,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将孩子推向了一旁。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伴随着孩子的尖叫声,陈曦感觉腿部传来了一阵剧痛,连带着腰腹部都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疼着。

肇事车主见撞了人,惊恐的下来查看,“这位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

陈曦很想说自己没事,可她已经连嘴都张不开,片刻后,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静,双眼也撑不住闭了起来。

意识彻底消失之前,她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

还好。

莫默没事。

……

滴——滴——滴——

心电图的声音在寂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清晰,医生捏着检查报告,正色道:“这位小姐严重营养不良,后期一定要注意,多吃点滋补的东西。”

“那伤势怎么样?”

“腿骨折了,腰部组织受损,都不算什么大问题,估计休养一两个月就能彻底恢复。”

莫沛琛颔首,“我知道了。”

“嗯,那我先去其他病房看看。”

医生一走,小家伙猩红着眼低下了头,他到现在都忘不了妈咪被车撞飞的画面,简直就和噩梦一样。

“以后还胡闹么?”

他摇了摇头。

如果可以,他宁愿躺在病床上的是自己。

莫大少捏了捏胀痛的眉心,弯身坐在了凳子上。

自从陈曦遇到他们父子以后,似乎没走过什么运,不是被陷害就是进医院。

由着孩子接近她,到底是对是错?

“莫默。”昏迷着的女人呢喃了一声,手胡乱在空中抓着。

小家伙哭的更加厉害,小心翼翼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妈咪,我在这里。”

指尖的触感太过柔软,意识到孩子没事,陈曦激动的情绪渐渐缓和了下去。

莫沛琛看着这一切,心底某个地方被触动了一下。

他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儿子会粘着这个女人。

一个连命都可以豁出去保护自己的人,谁会不喜欢?

“莫默,很晚了,你先跟王秘书回去。”

“我要在这里陪着妈咪。”如果不是因为他,妈咪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莫沛琛眸色一沉,“又不听话了?”

“……我回去。”妈咪说的很对,他还只是个孩子,大人之间的事不需要他插手。

反正有爹地陪着,自己留不留下都没什么差别。

“嗯,去吧。”

小家伙依依不舍的看了陈曦一会儿,垂头丧气离开了病房。

门“咔嚓”被关起,男人沉默了片刻,也不知道自己搭错了哪根筋,手指鬼使神差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这应该是第一次,两人如此近距离的触碰。

凭心而论,这女人样貌很美。

陈柔长得也不差,但总是太过世俗,眼神里时时刻刻闪烁着对金钱和权利的渴望。

但是陈曦不同,她是那种清淡如菊的类型,偶尔露出一次獠牙,反倒会让人觉得可爱。

难道像那只小崽子说的,自己……喜欢她么?

想到这种可能,莫大少破天荒的低笑了一声。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喜欢,那感觉还挺不错。

陈曦昏迷了两天,醒来时下半部分腿完全没有知觉,腰部也缠着绷带,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我不会截肢了吧?”

莫大少打量着她呆若木鸡的表情,不咸不淡的丢出了几个字,“放心,腿还在。”

“那就好。”吃了一颗定心丸,此刻连莫大少那张冷冰冰的脸也变得顺眼了起来,“莫先生,莫默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顿了顿,他又道,“我替他的胡闹向你道歉。”

陈曦浅笑,“不用的莫先生,其实我能理解那孩子。”

“理解?”

“是啊,自闭症的孩子本来就比同龄人更加敏感,想的也更多,他怕自己会被丢下,会被抛弃,所以才会做出那种举动。”

莫沛琛这五年来又当爹又当妈,可最后对自己儿子的了解居然没有陈曦多,还真有点挫败。

“莫先生,我听莫默说你罚他了,是么?”

对于这一点,莫大少并没有否认,“罚了。”

“教育孩子得循序渐进,找对合适的方法,莫默脾气倔,越是跟他反着来,他越是来劲。”

莫沛琛寡薄的唇紧抿。

这一点倒是跟他挺像。

“我是个外人,本来不该插手你的家事,更不该对孩子的教育方法指手画脚,可莫默这孩子真的很讨我喜欢,希望你别见怪。”

“你多虑了。”如果他真的厌恶陈曦,根本不会让莫默跟她接触。

“对了莫先生,我还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什么?”

陈曦眨了眨眼,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出口,“我希望咱们以后减少联系,最好彻底从彼此的生活里消失。”

“理由。”莫沛琛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去。

“莫默很依赖我,那种依赖已经有点扭曲了,他是我妹妹的孩子,不该把其他人当做自己的母亲。”

“他有权利选择跟谁亲近。”

“我知道,可是莫先生,我以后也要结婚生子的,到那时候他再叫我妈咪,难道不会很奇怪么?”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再让陈柔误会了。

结婚生子!

这个女人,居然要和其他男人结婚生子?

一种难以言喻的怒气从他的心脏处弥漫开,仿佛要将他烧成灰烬。

“莫先生,你怎么了?”这家伙的眼神怎么要吃人一样。

莫沛琛将汹涌的怒火强压下去,半晌才憋出了生硬的两个字,“没事。”

“真没事么?看着不太像啊。”

“你有喜欢的人?”

话题转变的太突然,陈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有。”

这对父子俩,怎么都这么关心她的私人问题。

“那就等你找到了再说。”

“啊?”陈曦一头雾水,“你的意思是,在我找到男朋友之前,莫默还会经常来找我?”

“是。”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反正一想到这女人以后被其他男人搂在怀里,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陈曦哭丧着脸,“时间久了感情也就深了,你就不怕到那时候莫默会难过么?”

“现在也很深。”

“……”跟莫大少沟通真难。

认命般的合上了眼,陈曦在医院里住了一夜,第二天就被送回了家。

作为一个瘸腿人士,莫大少非常绅士的将她抱上了楼,一切动作都显得各位体贴温柔,但他越是这样,陈曦就越觉得心惊胆战。

“莫先生,我其实并不是两只腿都瘸了,左腿还是能正常行走的。”

莫沛琛睨了她一眼,“一只腿怎么行走?”

“我可以蹦跶。”

“是么?”

这种不相信的语气让陈曦很不高兴,“你看好了!”

从沙发上站起身,她左腿一瘸一瘸的在客厅里蹦跶着,还真没有摔下来的意思。

“怎么样?我平常可是练瑜伽的,单腿能跳十几分钟,一点都不费劲。”

莫大少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嘴角,“你转身。”

“啊?”

“转身。”

“哦。”陈曦听话的转过了身,恰好看到了一面镜子,“镜子?有什么问题么?”

他嘴角笑意更浓,“跳一个试试。”

陈曦在镜子跟前蹦跶了几下,到第三下的时候,她脸颊涨红,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她现在的样子,真像个埋了几十年从棺材里跳出来的僵尸。

“还跳么?”

“跳!”

反正自己在山里那么狼狈的样子他都见过,还有什么可害臊的。

想通以后,她变成了一头不怕开水烫的死猪,蹦跶着回到沙发坐了下去,“莫先生,我现在有个比较为难的事。”

“什么?”

“设计师大赛明天就要开始了,我这腿……”

莫沛琛眉心微动。

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你现在的情况,参加不了比赛。”

“但这次的比赛对我而言非常重要,不管怎么样,当天我一定要尽力试一试。”

“设计师比赛需要为模特裁剪衣服,你觉得自己站得住?”

陈曦想了会儿,“我可以柱着拐杖。”

“不怕丢人?”

“我在Z市已经名声狼藉,还怕什么丢人。”

好说歹说都没有用,莫沛琛无奈的叹了口气。

“随你。”

陈曦笑了笑,“莫先生赶紧回去忙吧,不用特地在这陪着,我能照顾好自己。”

“嗯。”

已经耽误了一天一夜,他确实该回公司了。

目送莫沛琛离开,陈曦关好门,单腿跳回房间认真翻阅着资料。

成败就在明天,只要能成功拿下冠军,就算再疼她也忍得住。

第二天一早,陈曦刚到比赛现场,就成为了所有人的关注点。

“我靠,身残志坚啊,这都要来参加比赛。”

“我要是有人家一半毅力,现在肯定是高端设计师了。”

“谁知道是不是来卖惨的。”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久久未歇,陈曦没心思理会他们,认真的做着最后的准备。

“下一个,陈曦!”

被喊到名字,她赶紧拄着拐杖进了房间,里面已经站了四个人。

“陈小姐,你好。”

这次的裁判换了一批,综合素质比上一回的要高出不少,陈曦点头跟对方打了个招呼,“你好。”

“你们五个人都是这次比赛的佼佼者,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需要将人偶身上过时的衣服改成当下最火的款式,最好加入流行因素,听明白了么?”

“好的。”

五人各自去了自己的木偶前,陈曦被分到的是一件浅蓝色的宽松裙子,根据一个设计师的嗅觉,这应该是十几年前爆红过的款,可惜现在已经变成了连老年人都看不上。

“开始!”

裁判一声令下,陈曦拿起剪刀和针线,开始了忙碌

改造衣服对她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自己的腿。

她时不时的需要绕着人偶走动,还得长时间单腿站立,到后来连稍微挪动一下,伤口处都会钻心刺骨的疼。

摆放着巨大液晶显示屏的休息室里,莫大少弹了两下烟灰,神色晦暗不明。

“莫总,其实只要您交代一句,我们完全可以让陈小姐直接通过。她在江小姐生日宴上设计的礼服已经足够证明实力了。”

“不需要。”自己确实很担心陈曦的腿,但那女人这么在意比赛,如果让她知道获胜是因为暗箱操作,肯定会很失望。

助理叹了口气,完全搞不懂莫大少的心思。

总算熬到了一个小时结束,陈曦双腿已经麻木到没有任何知觉。

“比赛结束,五位设计师请回到自己的位置。”

陈曦费劲的坐回凳子上,长长吁了口气。

人偶上的衣服已经改完,三位裁判仔仔细细观察着每一件完成品,在看到陈曦的那件时,每个人脸上都浮现出了惊讶的神色。

其他四个人所理解的时尚元素,都是把老旧的裙子改成了礼服裙,虽然很好看,但太过烂大街,几乎每一家店铺里都挂着一样的款式。

可陈曦却反其道而行,她直接运用了复古风,还在裙子领口缝制了两颗黑色纽扣,光是看着,就能想象到身材婀娜的女人穿上她该有多风情万种。

“陈小姐,你带着这么重的伤,还能设计出如此完美的作品,我们对你感到非常钦佩。”

陈曦谦逊的点了一下头,“谢谢。”

“现在宣布,这一次的设计师比赛冠军是陈曦小姐。按照惯例,这件裙子将会被送去售卖,所获得的金钱,都会捐给慈善组织。”

陈曦兴奋不已,完全没想到真的可以夺冠。

休息室——

男人将烟头碾灭,缓缓站了起来。

“莫总,您要走了么?”

“嗯,一会儿多盯着点,别让人撞到她。”本来就是个半瘸,站了这么久,估计另一条腿也快废了。

“好的,莫总放心。”

冠军已经有了结果,其他四位设计师也都是心服口服。

陈曦上台领取奖杯,还有作为奖励的十万块现金。

“陈小姐,流程都进行的差不多了,我出去帮您打个车回去。”

“那就谢谢你了。”

助理热情的将她送上了车,陈曦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她一瘸一拐的进了电梯,又蹦跶着拧开了门,没想到刚进客厅就看到某位冷冰冰的男士坐在沙发上。

她惊愕的瞪大了眼,“莫,莫先生?你怎么进来的?”

莫大少指了指茶几上的钥匙。

陈曦嘴角抽搐。

那不是自己的备用钥匙么?这男人从哪儿找到的。

还有,不打一声招呼就跑到她家里来,这应该能算是私闯民宅吧?

“比赛结果怎么样?”

说到这个话题,陈曦心情变得愉悦了起来,“很顺利,我拿到冠军了。”

“嗯,恭喜。”

“谢谢,说起来还得多谢你。”如果不是莫沛琛派人送来拐杖,她还真不知道要去哪儿买。

“不用,之后的一段时间,你必须在家休养。”

“恐怕不行,我接了很多单子,年前得给人家赶制出来。”

莫沛琛冷眸微沉,“腿重要还是工作重要。”

陈曦仔细考虑了会儿,“我觉得工作比较重要。”

反正自己画图是坐在那儿,腿也不会受到实质性损伤。

“……”

莫大少脸色冷的像个活阎王,陈曦咽了一口吐沫,狗腿子的笑着,“那什么,我说错了,还是腿比较重要。”

天,莫家这位大少爷未免也太恐怖了,她是造了什么孽,惹到这种人。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某人神色稍稍缓和了些。

“莫先生,天都快晚了,你还不回家么?”难道他没觉得待在一个未婚女人家里很不合时么?

“我今天睡客房。”

陈曦差点被口水呛死,“什么?!莫先生,你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

“可你不怕被人知道以后会误会么?”

莫大少挑了一下眉,理所当然道:“你为了救我儿子才受伤,我在替孩子报恩。”

“你之前也救了我一回,咱俩算扯平了,不需要报恩。”

“你话太多了。”

陈曦被气的牙痒痒,想也不想的就怼了回去,“你一边跟陈柔订婚,一边又跟何穗恋爱,现在又来我这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事。莫先生,你是在养备胎么?”

“我和陈柔的婚约是因为莫默。”

“那又怎么样,你们订婚了是事实。”

“不是。”

“什么不是?”难不成订婚还能是假的?

莫沛琛神色冷冽,像个没有感情的冷雕,“我没有跟陈柔办过订婚仪式。”

所谓的未婚妻,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罢了。当初如果不是为了莫默不被指指点点,那女人连莫家的门都进不了。

陈曦噎了一下,半天才说得出话来,“那何穗呢?你可是在媒体面前承认过跟她在交往的。”

“那只是一步棋。”

“什么意思?”

莫沛琛淡淡看着她,“何穗背后的金主身份不简单。”

如果他直接出手打压,那位金主为了维护颜面,肯定会竭力保下何穗。

可要是他向媒体宣布两人正在交往,金主肯定会觉得被背叛,然后将她踢开。

陈曦虽然脑子不算太灵光,但也不笨,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过来。

合着所谓的交往,只是为了让何穗失去依附,然后扳倒她的时候更容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她不顺眼。”

只是不顺眼,需要费这么大的周折么?

难道是为了她?陈曦不敢再往下想。

“莫先生,这段时间以来你对我非常照顾,这份恩情我就算是死都不会忘,但还是那句话,我不想跟你,跟莫家再有过多的牵扯。”

“是因为陈柔?”

“不,是为了我自己。”

不管莫沛琛和陈柔之间究竟有没有感情,办没办过订婚仪式,整个Z市都已经将他们看成了未婚夫妻,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自己好不容易才从原地爬起来,一步步向前走,她不想因为一条勾引妹夫的罪名再被打回地狱了。

这话说的已经再直白不过。

莫大少脸紧绷着,骨子里渗出来的森冷让陈曦肝儿都在发颤。

“好。”

一个毫无温度的字,算是给了回答。

陈曦松了口气,与此同时,心里也空了一大块,感觉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小娃娃会缠着他叫妈咪,这个男人,也不会再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莫沛琛离开时很平静,连关门声都非常轻。

陈曦别开脸,眼眶微湿。

这是她一直想要的,不是么?

……

“爹地,妈咪怎么样了?”

“别提她。”

小家伙满心疑惑。

这是怎么了?

“你们吵架了。”他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嗯。”现在他一听到陈曦两个字都冒火。

该死的女人!

“不许对妈咪生气。”

“呵。”他这么护犊子的德行,成功激怒了莫沛琛,“如果让你在我和陈曦之间选一个,你选谁?”

“我选妈咪。”爹地总是黑着脸,还时不时的欺负自己,傻子才选他。

莫大少这下火气彻底被燎着了,他咬牙切齿的瞪着这只吃里扒外的小崽子,“滚回去睡觉。”

“不,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这句话说的倒是跟陈曦有异曲同工之妙,连语气都半分没差。

小家伙上一回听到的时候还觉得难过,现在已经连眼皮子都懒得动一下。

他算是看透了,爹地和妈咪之间还有的折腾,作为一个弱小又无辜的孩子,他只需要在旁边看看热闹,必要时候助攻一下就行。

反正能做他妈咪的只有陈曦,换了任何人都不行。

莫默不吵不闹的回了房间,这反倒让莫大少相当不习惯。

这小崽子今天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