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日本少妇人妻XXXXX18

一顿饭吃的不尽人意,尤其是顾唯念,更是一句话都没说,因为她知道自己只要一说话绝对会加剧家庭的矛盾,她还不如装成哑巴拼命的吃饭就行了。

吃过了饭后余秋雨显然还在生气,一个人回了房间,保姆来收了碗筷之后,三人坐在沙发上。

池毅天一脸欣慰的看着顾唯念,眉眼之中都是欣赏之色:“唯念啊,你在公司里边尽职尽责,我池毅天是知道的。我们家有你这样一个媳妇是我们家的福气。”

池源在一旁有一些紧张,因为他猜测到池毅天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可是顾唯念是不会留在他家的,难不成要把他们离婚的事情给抖落出来吗?

他坐在顾唯念的身边,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将手放在膝盖上握了又握,掌心更是出汗。

池毅天看了一眼池源,顿时有一些气愤,横眉怒眼的看着他:“你说说,你也未免太不上心了,她好歹是你妻子,一个人在公司那么辛苦,你也不把她接回家,好好的照顾照顾。”

一听这话,顾唯念立马反应过来,原来对方竟然是想要自己回家。

她顿时有些尴尬,随后侧过头来看了一旁的池源,池源却一直埋着头不敢说话。

微微的勾起一个唇角,顾唯念显得有些疏离,她抬起头来看着池毅天:“爸,我没法回来。”

此话一出,池源的心就凉了一大半截,他抬起头来看着顾唯念,眼睛里面有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害怕的神色。

他害怕顾唯念会说出他们两人离婚的消息,那么从此以后,他们两人就再也没有交集了。

池毅天的脸显然也黑了起来,没想到顾唯念竟然会拒绝回家,难不成是池源和她之间出了什么事儿吗?

因此看向池源的眼神也非常的不善,顾唯念这样一个精明能干的人,能够给他们的公司带来更好的效益,能留在他们家当然是最好的,要是被池源给赶走了,她少不得要修理对方。

顾唯念笑了笑:“爸,现在公司正处于上升阶段,平日里公司更是忙得很,我几乎是脚不沾地。更何况现在我们公司开始进军娱乐圈和化妆品界,需要去交涉的地方太多了,回家又太麻烦,因此我目前没有办法回家。”

池源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说出离婚的事,顿时刚刚提起来的心就放了下去。

抬起手太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结果发现上面竟然有着一脑门子的冷汗。内心更是仿佛被一双大手给牢牢的抓紧,他缓了一口气这才好了很多。

顾唯念一口一个公司,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公司着想,池毅天听了刚刚黑得仿佛滴水一般的脸庞这才回转过来。

“好啊,我家真是出了个好儿媳,公司正是因为有你在,才能够越来越好。”

说着又停顿了一下:“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就不逼迫了你了,毕竟公司的事情重要。反正只要你们两人的感情好就行了,有空多回来住住,你的房间我们还留着呢。”

池毅天一番体面话说的马上非常上道,顾唯念也点头应是。

顾唯念没有在这里待太久,她现在打算先回家,池源送她,一路上两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

顾唯念将头侧过去看着车窗外,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一旁的池源虽然在开车,却也有些心神不宁,动不动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将头侧过去偷看顾唯念的表情。

车里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两人都没有说话,尤其是池源,他现在内心非常的忐忑,毕竟他没有说实话。

“顾唯念,我……”

终于他鼓足勇气打破了寂静,顾唯念听到了他的话,这才转过头来看着他,不明所以。

被对方的大眼睛这么的盯着,池源不敢看她,专心的看着前方,一边开车:“顾唯念,今天对不起了……”

他的喉头上下滚落一番,显然有些紧张,不过顾唯念可没有将今天的事情当做一回事。

她一路上只是在回想池芮说的话,因此她看向池源,勾勒起一个恬静的笑容:“没什么要说对不起的,你今天做的菜,非常好吃。”

对方怔了怔,显然没有料到她竟然会说这一番话。看来对方并没有讲这件事情当做一回事儿,不知怎么。池源觉得胸口被一块石头给压住,更加喘不过气来,

他到宁愿现在生气,这样他也觉得对方有点在乎她。

无奈的勾起一个嘴角,他轻轻一笑:“如此的话。那我下次再做给你吃。”

随后又回归到平静,不过尴尬的气氛倒少了很多,池源一路开车将顾唯念送回到家之后便掉头离开。

一打开家门,房间里空荡荡冷冰冰。随即又想到已经很久没有给自己的父母打个电话。这样一想起来,二话不说,就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她父亲因为有了池源家给的钱,所以病也好了。老两口子现在正在老家颐养天年,更何况她父母现在都老了,父亲虽然病好了,可是身体却大不如前,顾唯念,每个月都会给他们寄一大笔钱回去。

所以他们的生活过得也十分滋润。

接了电话之后,顾唯念的父亲显然十分激动。电话那头传来苍老的声音:“女儿啊,你好久都没回来,抽空回来一趟吧。”

顾唯念还从电话那一头听见她母亲有一些哽咽的声音:“对呀,顾唯念,我俩都好久没见到你了,想你想得紧,你有空就回来吧。”

突然一股巨大的悲痛席上了她的心头,她又怎么会不会想回去呢?可是现在她不仅要应付池源的家人,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情,平日里忙得脚不沾地儿。

不过一想到自己年迈的父母,请求自己回去,她便做不到拒绝,只好红着眼睛,声音轻快的说:“好爸妈,过段时间我抽空回来看你们一趟。”

老两口子显然非常的高兴,连忙说要给她在家里准备各种好吃的东西。

随后又聊了一些家常。

和父母通过话之后,顾唯念直接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打算好好的休息。

谁知道,到了晚上竟然收到了池源的一条消息。

“今天非常抱歉,让你在我家受委屈了。 ”

看着这条消息,顾唯念摇了摇头,她也没想到池源竟然如此在在意她的感受,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给对方回了一句:“我真的没关系,而且我向来都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不会当真的,你不要一直放在心上。”

显然这句话有一些调笑的意味在里面,池源看着手机中的这一句话心情更是五味陈杂。他向来知道顾唯念是一个十分懂事的女孩,从来都不会让任何人担心平日里,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个人生活上,都喜欢将所有的事情扛在自己的肩膀上。

她却不知道她这么刚强倔强的模样,让池源有多么的心疼。可是他也没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说什么安慰的话。

考虑了许久,这才回了一句:“晚安,早点休息。”

看着这句话,顾唯念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随后洗漱上床睡觉。

顾唯念这一天就这么忙忙碌碌的过去了,然而在今天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在今天画面的另一头,席莫庭和池芮两人约好在餐厅吃饭。

池芮一人早早的来到了餐厅,对方还没有来,她找准了一个好位子,然后打算以最完美的状态来迎接对方。

服务员来到她的身边,礼貌而又热情的开口:“小姐,请问你需要点什么吗?”

“先来一杯咖啡吧。”随即想到许席莫庭有可能马上就要来了,又赶紧叫住离去的服务员:“等等,再来一杯咖啡。”

咖啡很快就上来了,搅拌着杯中的乳糖,她内心非常的激动,动不动就拿出镜子查看自己的妆容有没有哪里不合时宜或者哪里有一些小瑕疵?

心情非常的急切激动,她打算今天就在这个餐厅搞定对方,让对方成为自己真正的男朋友。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一腔热血慢慢的凉了下来,杯中的咖啡早就已经喝光,对方的咖啡杯却还是满满当当。

抬起左手看手表发现竟然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过了一个小时。,难不成席莫庭放她鸽子了?

她立刻皱起了眉头,有一些慌乱起来,可是她也没有对方的电话,对方只是告诉她今天在这里和她吃饭,俩人也没有办法联系上。

服务员看她坐了这么久又走了过来:“小姐,你要等到人来了吗?”

池芮有一些急躁的说了一句:“难不成你没看到还没来吗?真是没眼见儿的东西。”

服务员刚刚还热情洋溢的笑容,此时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张黑脸。没想到这女人看起来穿着打扮如此的高贵有气质,然而一开口却已经暴露了她低俗的品性。

服务员显然不太高兴,直接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去,而一旁的池芮还在坚持地等着对方。她不管,她今天一定要等到席莫庭,也许席莫庭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耽搁了呢?

毕竟对方可是鼎鼎大名的锦瑞的大总裁,平日里肯定特别的忙,她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她中午十二点便在这里等候,一直等到了下午五六点,对方还没有来。她饥肠辘辘,后来开始自暴自弃,内心记恨起席莫庭来,没想到他竟然敢放自己的鸽子。

她向来刁蛮任性,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她,立刻将所有的愤怒化为了食量,直接在餐厅大吃特吃起来。

回家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她一进家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余秋雨,立刻眼眶通红地跑过去抱住了她的母亲。

将头埋在她母亲的怀里,直接大哭起来,余秋雨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女儿会是这种模样。

赶紧拍摄她的肩膀,安慰她:“女儿不哭不哭,怎么了?你今天不是约会去了吗?难不成是那个人欺负你呢?”

一听说约会的事情,池芮哭得更加伤心了今天本来就化了浓厚的妆,只是此刻一哭,张荣花了看起来仿佛老巫婆一般的丑陋。

就连她妈余秋雨都看不下去拿了一张毛巾,仔细的给她擦了擦脸。

“你别哭啊,你倒是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对方要是欺负你的话,我去把你欺负回来。”

她的宝贝女儿从来都是放在心尖尖上疼的,还从来没有人敢欺负她,你要是让她知道了是谁,她一定不会让她好过。

谁知道池芮只是不停的哭,却并不敢说出席莫庭的名字,毕竟席莫庭现在也不是她的男朋友,更何况她还是分得清楚分寸。

席莫庭完全不是他们能够惹的,要是她妈真的跑上门儿去找人家的麻烦

到时候不仅她会丢脸,反而会让他们整个家族受到灾难,可是她又气不过,对方今天所作所为显然,你要把它放在眼里,她感觉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侮辱。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所以现在她除了哭,别无她法,难不成还想去找席莫庭的麻烦吗?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看着女儿撕心裂肺的在自己怀里哭泣,余秋雨早就心疼的,无以复加:“女儿啊,你别光哭,你到是告诉我那人是谁,我去帮你报仇。”

谁知道对方还是不说话,余秋雨直接站了起来:“那好,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就去问,我就不相信,没有人知道你今天和谁去约会了。”

看她一站起来池芮立刻慌了,赶紧抬起头来拉住自己母亲的手:”妈我求你了别去,这只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你不要管好吗?”

“我什么不管?你可是我的女儿,他作为你的男朋友,放着你这么好的女朋友不好好的疼爱,还敢欺负你,我一定要去找她。”

看她这么激动的样子,池芮立刻紧张起来,大声喊道:“妈,你不要去,他可是锦瑞的总裁,我们斗不赢他的。”

对方显然一愣,立刻张大了嘴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显然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在和锦瑞的总裁谈恋爱。

池芮说出了这句话之后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口,而且席莫庭也没有说他们俩是男女朋友关系,只不过是她自己为了面子才当着母亲的面说出了这些话。

秋雨兰在愣了一下之后,随即便是狂喜,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有本事,能够将席莫庭这样的大公司的总裁搞到手。

此刻她也顾不得池芮哭红了眼,立刻走过来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看着他。

“女儿,席莫庭真的是你男朋友,你没骗我吧?”被秋雨兰这么看着,顾唯念很想要和对方说一句没错,他就是我男朋友。

可是她知道自己绝对会露馅儿的,毕竟席莫庭今天说好的请她吃饭,结果还放了她的鸽子,显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她虽然内心痛恨不已,可是也不敢去找对方的麻烦。

因此之后老实交代:“妈,其实我骗你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又是一记重锤打在了秋雨兰的脸上,她仿佛不敢相信:“不会吧,你今天不是和他一起去约会了吗?竟然都约会了,那怎么会不是男女朋友呢?”

她急切的希望自己的女儿承认对方是她的男朋友,这样的话那么他们算得上是彻底的成为了上流社会的人。

虽然他们公司现在日益的建大,然而距离真正的一线公司还差了许多,每次在贵妇圈里面她都有一些抬不起头。

如今要是席莫庭承认是她的女婿,那么她说出去绝对会让那些女人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

没错,秋雨兰就是这样一个势力的人,捧高踩低利益为上。

当她今天听说池芮交了男朋友的时候,在心里面咯噔了一声,希望对方能够交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如果是没本事的人那她绝对会从中作梗。

而如今她刚刚听到池芮说她的男朋友是席莫庭顿时心花怒放,还以为她女儿抱上了金大腿,谁知道,竟然是空欢喜一场。

顿时有一些不满的看着池芮:“池芮,你老实告诉我,你们俩究竟什么关系?”

实在没办法,池芮只好抽抽搭搭的说了一句:“我和他,也才认识不久,他说好约我出来吃饭,可是到了餐厅,我等了他一下午他都没有来。我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我被他放了鸽子!”

一想到这件事情她又怒气攻心,随即又大哭起来。

然而秋雨兰可就不一样了,听见这件事情她反而笑了:“女儿啊,这是一件好事,毕竟有人想和他说句话都困难了,如今他还约你出来吃饭,虽然他没有来,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工作太忙,忘了呀。”

“可是他工作再忙也不能够放我鸽子,这样岂不是在打我的脸吗?今天我可整整等了他一下午。”

“女儿你不要这样想,你可得好好的把握住机会,你难道就因为今天这件事情就放弃了他吗?毕竟席莫庭可是景瑞公司的总裁,身价不可估量啊。他人又长得英俊,我觉得和你挺相配的,所以你们俩一定要在一起。”

她在一旁劝解池芮,不希望池芮和席莫庭就这么算了,这可是一个金龟婿,她一定要让池芮把她钓回来。

池芮听了她的话,这才抬起一双泪眼涟涟的眼睛:“真的是这样的吗?我们俩真的很相配吗?”

“那是当然,你看你长得又漂亮,而且我们家门槛也不低啊,好歹我们江陵公司现在越来越好,到时候连席莫庭也会多看我们几眼。所以呀无论是长相外貌还是身份你都是最匹配的。”

她丝毫不留余地的夸赞自己的女儿,仿佛自己的女儿就是全天下最好的,然而她却忽略了一件事情,他们公司现在之所以会这么好,有一大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顾唯念在公司里边任劳任怨的工作。

不过他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坐享其成的生活丝毫记不起是顾唯念给他们带来了这种荣誉。

听见母亲对自己的夸赞,池芮顿时又飘飘然了,又找回了自信。没错,席莫庭一定是工作太忙,忘记了,他不会放我鸽子的。

直到现在她还在这里自我安慰。

随后快速的振作起来,扬起一抹骄傲自信的脸,看着自己的母亲:“放心吧妈,我一定会把它弄到手的,这么优秀的男人只有我才配得上。”

秋雨兰欣慰的看着她,随后又告诉她该如何获得男人的心,毕竟秋雨兰可是过来人了,怎么抓住男人的心她可是最擅长的。

因此,毫不保留的将自己所有的手段都交给了池芮。

而此时的席莫庭早已经回到了家,他并不是忘记了和池芮的约定,而是他根本就不想去。

这个女人他看见就烦,只不过当时是为了让顾唯念吃醋,所以才答应了她请她去餐厅吃饭。

此时他脱了衣服进浴室洗了澡,没过多久浴室的门窗玻璃上就出现了白色的雾气,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里边性感健硕的身材。

门打开,他围着一块澡巾出来,身材高大皮肤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称着他冷冽的双眼更加的英俊不凡。

此时他身上还有水珠低落从他身上薄薄一层好看的肌肉上面缓缓的流淌下来的,浑身上下荷尔蒙曝光,此时平日里那双冷峻的薄唇,由于经过了水系的熏染,变得更加的红艳,少了几分平日的冷酷,多了几分邪魅。

迈着一双修长而又矫健的大长腿,朝书房走去,书房和他的卧室相通,平日里没有人敢进来,毕竟他脾气向来阴鸷,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人敢来触他的眉头。

转身进了书房,随后拿起手机查看却发现在手机上看到了一张照片,是他的手下发过来的。

照片上面背景是池家的大宅,然而大门的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其实照片中有一男一女。

里面的女人优雅美丽,然而一双眼睛却显然太过于冷淡。而照片中的男人,高大英俊,优雅迷人。两人站在一起,相互对视,仿佛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