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天天cao我(1V1高H) 客厅乱h伦交换

傅白晞无声冷笑,“那,墨夫人有什么自信觉得墨厉泽能配的上我呢?”

话落,她不想在和墨夫人多哔哔,转身直接进了卧室!

“嘭”的一下,门被关上!

墨夫人神色瞬间沉下来。

没想到这么不知好歹,这次,是她轻敌了。

不过,傅白晞在卧室里待了没一会儿,便感到无聊,她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决定起身去花园走走。

墨易琛把她丢在这里就不管她了!

花园

傅白晞坐在摇椅上,佣人端着水果盘走了过来,“傅小姐,给您的水果。”

傅小姐?

听到这个称呼,傅白晞微眯双眸,看来是墨夫人的人啊。

“恩,放这里吧。”

佣人带着任务来的,难免有些急切:“您先吃吃尝尝吧。”

“怎么,这里面有问题,着急催我吃?”

大概是没料到傅白晞会那么直白的戳出,佣人脸色僵了僵,匆匆留了句慢用便快速离开了。

傅白晞望着那盘水果,讥讽一笑。

而站在二楼的墨夫人听着佣人的汇报,面色未变:“早就知道她不是简单的料,就算不吃,待会那只藏獒她也敌不过!”

……

傅白晞躺在摇椅上闭着眼睛,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呼吸向她逼来。

犹如野兽捕猎,危险缓缓靠近。

她睁开眼睛,就对上距离她还有几步的藏獒,猩红着眼睛,仿佛傅白晞只要动一下,它就会立刻冲上来撕咬!

“汪!”

藏獒忽的大吼一声,像是宣战,也似是挑衅。

然而,摇椅上的女人,眉目轻挑,脸上连一丝害怕都没有。

藏獒像是受了刺激一般,突然发怒朝她冲过来。

傅白晞这才淡定的坐起来,脸色倏地变得认真,威严和压迫的感觉袭来,抬起手,开始做着手势。

真可惜。

别人想用藏獒害她,却不知道,上辈子她被墨易琛囚禁的那三年可是学会了不少东西,其中一项,训犬,傅白晞学的尤其认真。

那时候,她还想训出来比特犬咬死囚禁她的墨易琛呢。

“坐!”傅白晞中气十足的一声令下,让原本处于攻击状态下的藏獒及时刹住了脚步,差点一脑袋撞上了傅白晞的腿。

黑色的毛发绽开,威猛雄壮。

傅白晞摸了摸藏獒的脑袋,“乖大儿。”

藏獒受宠若惊,长期被关在笼子里久了,难以释放天性,又遇到这么会的训犬师,顿时顺毛的摇着尾巴。

但它眼中的红血丝越来越深,傅白晞便知道,就算她现在能安抚它,它体内被注射的药物也会慢慢控制着它,让它攻击她!

傅白晞扫了眼周围,只有那边的池水能让它短暂的被药物控制!

她立即指挥着,让藏獒快速向那边冲去。

强壮的足部踩在草地上,傅白晞都有种浑身颤动的感觉。

彼时,墨易琛处理好工作和苏北一同找着傅白晞。

陡然看见花园里的一人一狗,墨易琛瞬时间冷凝肃杀下来:“苏北,立刻去拿麻醉枪!”

“砰”的一下。

藏獒还没跑到池塘边,高猛的身子就倒在了地上。

傅白晞眉心一跳,立即冲过去。

却有个身影比她更快的来到她面前,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拉扯回来。

傅白晞一抬头就撞上墨易琛的瞳眸,浑身散发的黑暗气息正在肆虐。

“知不知道危险?”

“它没死吧?”傅白晞一颗心都被藏獒紧紧的揪着。

墨易琛看着她眼中的担心,脸色更难看了:“你能不能担心担心你自己?”

“我没事啊,墨易琛,它到底有没有事。”

见她表情冷凝下来,墨易琛紧绷着唇:“打了麻醉昏过去了。”

“那就好。”

“对了,快带它去解药,它体内被注射了兴奋激素,对身体极其不好,还会很难受,我不想它有事。”

墨易琛整个人怔愣在原地,她怎么完全没有害怕?

他的记忆里,傅白晞最讨厌动物,路边看到个小狗都会吓得尖叫。

现在怎么会……

“你怎么知道?”

“我懂训犬啊。”

墨易琛脸色变得难看,“你怎么会?”

而傅白晞没想那么多,脱口而出:“你教我的啊。”

“嘶。”

空气中一瞬间变得冷凝,鸦雀无声。

傅白晞反应过来,他喵的她重生了,现在会的这些技能都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我教你的?”

傅白晞支吾了下,上前抱住他的腰,仰着小脸:“我做梦梦到你教我的。”

“忽悠。”

墨易琛声音冷冷的。

但很快,他的冷谲气息便恢复:“谁放的藏獒!”

身后的苏北神情一紧:“墨总,藏獒一直关在后院里的,监控已经被毁。”

敢在老宅这样公然放藏獒的,除了那个人,还能有谁?

……

啪嗒,一个清脆的声音狠狠地摔在地上。

墨夫人脸色微变,“易琛,怎么动那么大的怒。”

墨易琛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贵气和诡谲气息。

打碎的,正是墨夫人最心爱的杯子。

而墨夫人也能做到面不改色,这就是在老宅蛰伏那么久,老爷子还能那么信任她,让她掌管内事的原因。

尽管她在怎么想背地里弄死墨易琛,面上都要忍。

“我为什么动怒,你不清楚吗?”

墨夫人眸光一闪,干笑着:“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话音刚落,苏北直接将果盘和藏獒的检测结果甩到了墨夫人面前,墨易琛声音冷到结冰:“敢对我的人动手?”

“看来最近佣人们都是缺乏管教了,今天给藏獒检查身子打疫苗都能打错,易琛,我一心为了我们墨家,没理由对傅白晞动手,指定是佣人身上出了问题!”

反正监控被毁了,谁也没有证据。

墨易琛眼眸紧眯,冷光乍现,“那就将这两个佣人赶出云城。”

说完,手下便将两个佣人从外面拎出来,扔在了地上。

墨夫人见状就沉了脸,这都是她最亲的两个佣人。

偏偏这两人还朝她投来求助的目光,“夫人……”

罢了,跟了那么多年,现在办事越来越不利了,事先要推出来挡刀的佣人,人影都不知道去哪了!

“确实要大换血一批佣人了,老爷也反应了一些佣人的倦怠。”墨夫人只得顺着说。

“苏北,你来换一批。”

说完,墨易琛起身离去。

直到人都散去后,墨夫人才恨恨的抬手打碎剩下的茶杯。

墨易琛这是要拿回掌管墨家内事的权利?!

墨夫人气的牙痒痒,掌心渐渐扣紧。

这边,墨易琛回到卧室,傅白晞猝不及防的冲进他怀里,嗅着他身上的清新气息。

墨易琛没有准备,脚步一时后退,背脊抵在墙上。

更多的,是震惊。

她现在正在慢慢接纳他吗?

也不讨厌和他的肢体接触了……

“刚刚是去书房发火了吗?”

“嗯,惩罚佣人。”

“我没有受伤,易琛,你不用生那么大的气的。”

尽管这么说,傅白晞心里还是涌起感动。

甚至眼睛有些酸涩。

想起上辈子,所有欺负她的人,他背地里都给处理了。

可唯独,林安微和墨厉泽,为了救她,他甘愿被惩戒,失败,甚至丢掉性命。

感觉到胸口有些湿润,墨易琛不禁捏起她的下巴,“哭什么。”

“只是有些感动,易琛你为什么要为了我这么做啊。”

“我的人,谁都不能欺负。”

傅白晞弯唇一笑,就知道他的回答不会让她失望。

“那明天,我回娘家,你陪我吗?”

现在的傅白晞,让他感到陌生,就像变了一个人。

可他不想那么多,贪婪眼前这短暂的温暖。

她对他笑,对他撒娇,都足以治愈他一天的疲惫和倦怠。

但墨易琛也明白,不能暴露太多,不然只会被这个坏丫头践踏的体无全肤。

“让苏北看看行程,应该没空。”

当晚两个人回了自己住的地方,星空别墅,傅白晞撒了好久的娇,才让墨易琛破例同意把藏獒带回家。

苏北还准备好了钛合金焊牢的大铁笼,却被少夫人淡然的挥手:“不用笼养,我自会训练的它乖乖的。”

苏北:……他怎么不知道少夫人什么时候这么强悍了!

第二天醒来,傅白晞撑着被子坐起身,头上顶着根呆毛,翘来翘去的。

小脸尽是烦躁,快要被这个喋喋不休的电话吵的炸毛。

她接起,“喂。”

“今天该回娘家了,赶紧回来。”

电话里是父亲粗暴的语气。

傅白晞早已习惯,自从母亲去世后,傅正海就对她的态度一落千丈。

仿佛她是那个占着家产不放的人一样。

外公外婆对她好,她母亲留下的遗产给了她,有什么不对?

现在傅白晞明白了,长期对她好的继母从来都是笑面虎,表面上装得很好,实则背地里不停的在给她插刀。

傅白晞如今心早已冷却,在像上辈子一样蠢的话,就对不起她重生的逆天本领了!

她目光收敛,脸上笑容尽数消失。

那就都来吧,见一个鲨一个,见两个鲨一双!

傅白晞洗漱好刚推开卧室门,就撞见了墨易琛。

他一身黑色西装,身形修长,站在门外。

“墨易琛你没去上班?”

“下午的回忆,现在陪你去傅家。”

傅白晞长睫轻敛,刚好能借墨易琛好好打下他们的脸!

她转瞬换上一副笑脸,揽上墨易琛的胳膊,“那我们走吧!”

下车后,傅白晞便牵住墨易琛的手。

墨易琛微怔,但很快,就反握住。

分开她的十指,相扣住。

两人走进客厅,傅白晞眼眸一扫,哦豁,刚好都在呢。

傅梦笙穿着公主裙,打扮精致,看到墨易琛进来的时候,顿时满心欢喜。

但随着视线下移,看到十指相扣的手后,顿时面色黑了下来。

啧啧,表情变化太明显了,演技真好。

傅白晞挑了挑眉,“爸,后妈,我和易琛回来,连午宴都没准备?”

徐美玲脸色微变,走上前打着笑脸:“小晞啊,你误会了,你爸他一早就定了云城五星级饭店的菜,现在还没送过来而已。”

“好啊,那后妈快去催催。”

徐美玲面笑皮不笑,内心却阴森不已,该死的小贱人,带着墨总来也不说一声,正海也不出声,现在她只能拿自己的私房钱去叫菜!

那五星级饭店的菜都昂贵的让人想吐!

“小晞,怎么还让墨总站着呢,快过来沙发这边坐!”

傅白晞和墨易琛走过去,落座,一道甜腻的声音便响起:“墨总你好,我是傅梦笙,是傅白晞的妹妹,现在在云大读书。”

她面若桃花,娇羞带笑。

但自始至终,墨易琛看她一眼都没兴趣,冷漠至极。

傅梦笙尴了个大尬,有些不死心,去一旁端着热茶。

远远的,阴毒的目光盯着傅白晞,她不是喜欢墨厉泽吗,现在这么快就倒戈喜欢墨易琛了!

随后,计上心头,立即吩咐着佣人:“把这杯水给我加点沸腾片!”

傅白晞穿着得体淑女的白裙,露出洁白的小腿,如果那里落了伤疤,想想,傅梦笙眼底就闪过一丝得意!

“姐姐,墨总,喝茶。”

傅梦笙扭着腰肢,娇声开口。

放下托盘的时候,不动声色的倾斜着。

傅白晞红唇轻挑,拙劣的手段还没顽劣,她轻抬手指。

下一秒……

“啊!”

客厅传来惨绝人寰的叫声!

傅梦笙痛到花容失色,整个五官都扭曲的皱在一起。

没想到加了沸腾片的热水温度会急剧上升,几乎一瞬间,腿上就落了通红的伤疤!

徐美玲听到尖叫声赶紧跑过来:“怎么回事!”

“姐姐……姐姐你为什么要故意害我?”

傅梦笙倒在地上,心里又气又恨,指着傅白晞。

“墨总,姐姐这么对我……”

墨易琛神情紧绷,检查着傅白晞的手,“有没有受伤?”

唰的,傅梦笙脸色惨白。

傅白晞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傅梦笙:“受伤的是她。”

可墨易琛却不在意,“没受伤就好。”

“小晞,你妹妹都成这样了,你还在这里无动于衷,从小就欺负你妹妹到现在,这么多年了,我真的受够你了!我们父母到底是有多失败,培养出来你这么个没有人性的怪物!”傅正海隐忍的怒气顷刻爆发。

徐美玲既要哄女儿,又要哄丈夫,忙的很。

“正海,小晞也不是故意对梦笙的,大家都是一家人。”

“就是因为你对她这样,她才变本加厉,就不该对她这么好。”

“是么?”墨易琛浑身散发出冷意。

傅正海噎了下,“不……不是,墨总,我只是在教育我的女儿……”

“我的妻子,轮得到你来说?”

“这茶水里加了沸腾片,是想烫死谁?”

“傅家的诚意就这样?看来,我的妻子之前没少受你们欺负,从今天开始,在有一次,我不保证会对傅氏做什么。”

说完,墨易琛牵着傅白晞的手直接离开。

傅白晞能感觉到他扣着她掌心的手很紧,心里五味杂陈,她还没受伤,他便这么的冷凝肃杀。

倘若她伤着一星半点,岂不是整个傅家都要没了。

墨易琛他……对她真的爱之深切吗。

与此同时,傅梦笙再也忍不住,大吼大叫着:“爸,快送我去医院!我好疼!”

傅正海急促吩咐着:“快叫救护车!”

慌乱之下,徐美玲偷偷走到一边,赶紧拨打着刚刚的电话,“我不要这桌子菜了,取消订单!”

近十万的菜,她才不舍得!

……

坐在车上,傅白晞不禁轻笑着。

“笑什么?”

“笑你刚刚的样子差点要把那一家人吃了。”傅白晞娇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