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莹莹享受老雷的粗大第6章 万欲妙体无删减全文下载

按住了宁以柔的手,诸葛云曦浅浅的一笑,“云若谷早就设计了一切,只是我没有让它发生而已!”

前世也是乐陶进宫偷了混灵玉,诸葛云曦被云若谷骗的曾经出现在牡丹厅之外,虽然没有证据,但是皇后在心里已经对诸葛云曦定了罪,诸葛云曦想到自己之后的处境,不由得黯然一笑。

宁以柔皱皱眉,拍掉了诸葛云曦的手,故作生气的说道,“那你也不能真的偷了混灵玉让我给乐陶啊,这要是出了差错,咱们可就······”

“以柔,乐陶对云若谷一往情深,看到云若谷给他的信,怎么会有差错,”是啊,那封信上说的明明白白的,将混灵玉想办法放入诸葛云曦的马车之中,随后离开,还有那么多暧昧的话语,由不得乐陶那个傻小子不信。

只是可惜,诸葛云曦提前建议侍卫去那里巡逻,正好抓住了乐陶。

宁以柔啧啧舌,“你啊,真是大胆!”

诸葛云曦垂头笑着,“彼此彼此,若不是你,事情何以这样顺利!”此时纰漏很多,不过因为宁以柔直接在牡丹厅认出了乐陶,反倒让乐陶不好栽赃。

而后看到云若谷被打成那样,乐陶心疼的也忘了进宫的目的。

诸葛云曦就是这样,算计好了事情不算什么,她最喜欢的,就是算计忍心了。

宁以柔被诸葛云曦逗笑了,她这次倒主动拉住了诸葛云曦的手,拍了拍轻轻的说道,“你打算让云若谷如何?”

诸葛云曦站起身来,看向了别院忙忙碌碌的锦鲤,“以柔,她是皇后的犯人,我只是一个嫡女,怎么能管的了,不过我知道,会有人去管的,而且,”诸葛云曦收回了目光,淡淡的笑着,“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回来了!”

宁以柔惊讶的走过来,“她回来?”宁以柔连忙拽住诸葛云曦,“她现在与乐陶关在一起,一定知道你陷害了她,她回来,那你······”

“无妨,”诸葛云曦在心里叹口气,她不回来,反而不好玩了!

宁以柔眉心紧了紧,不过看到诸葛云曦成竹在胸的样子,只好摇摇头,“算了,你总是有主意的,”站在诸葛云曦的身侧,宁以柔也看到了别院忙碌的样子,“怎么,你的院子还有别人了?”

“我的母亲,胎气不稳,来这里养胎!”诸葛云曦说话带笑,让人觉得如沐春风,整个人都觉得暖洋洋的。

宁以柔觉得脑容量完全不够了,若是她没记错的话,这诸葛云曦的后母就是云若谷的姑妈,现在搬进来,明显是目的不纯啊,“云曦,还是让她走吧!”若不是朋友之间好到了一定程度,宁以柔不会掺和别人的家事。

正是因为诸葛云曦与她情同姐妹,无话不谈,她才多嘴一句。

诸葛云曦拉着宁以柔坐下,“没事,她爱折腾,我且看着就是!”

“你呀!”宁以柔叹口气,从小到大,她的话,诸葛云曦从来没听过,不过她也习惯了。

“对了!”宁以柔眼睛亮晶晶的,看向了诸葛云曦,“我听说皇上的生辰就要到了,平西王要回来贺寿!”

平西王?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平西王,一个公子如玉一样的人物,据说俊美异常,身怀绝技,只不过可惜的是,他身有隐疾,过不了两年就要死了。

上辈子诸葛云曦与平西王百里赢没有任何的交集,只是在百里赢死的时候,她是儒王王妃,前去吊唁一番,还感叹过天妒英才。

宁以柔似乎很是向往,“云曦,听说有人为了看平西王,竟然大打出手,一天之内打死了十个女子呢!”

诸葛云曦嗤之以鼻,“难不成你也花痴?”

宁以柔嘿嘿一笑,“反正皇上寿辰之时就能见到这个传说中的人物了,不过我可没有野心,要想做平西王妃,非得有你这样的身手才行!”是啊,得让多少女人嫉妒的发疯啊。

诸葛云曦的思绪却是飘到了另外一件事上,既然是皇上的寿辰,那宫冰夜一定会准备一个上好的贺礼,前世的时候那贺礼是诸葛云曦的主意,这一世诸葛云曦没有参与,他会准备什么呢?

可不管是什么,诸葛云曦都不想让他好过,一秒钟都不行。

宁以柔告辞离开之后,诸葛炯将诸葛云曦叫到了书房,“云曦啊,你也知道,皇上的生辰要到了,为父一直拿不定贺礼之事,你可有什么主意?”

自从上次灾民事件之后,诸葛炯对诸葛云曦更加的看重,他时常在想,要是诸葛云曦是个男儿,定能叱咤官场!

诸葛云曦福福身,坐在了一旁,“父亲,皇上的贺礼莫要出新,父亲还是与往年一样,不要太寒酸便是!”

诸葛炯当即有些不悦,他有些疑惑的看着诸葛云曦,这个女儿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还因为昨夜云青青的事情怨恨自己吗?诸葛炯和蔼的笑了笑,“云曦,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诸葛云曦多么通透的人,听到诸葛炯话自然明白了诸葛炯话里的意思,“父亲,女儿只是提醒你,你是皇上的重臣,也是一个清廉的好官,你这般的清廉,何来的钱买贺礼,再说了,父亲在郊外,还有五个粥棚呢!”

诸葛炯醍醐灌顶,顿时一拍书桌,他这几日还让人打听稀有的物件,就希望在皇上的寿礼上稳压别人一头,可却忘了自己的身份,若真是献出了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怕很快就会被皇上厌恶了吧。

“云曦,为父确实是有欠考虑,你提醒的对,”诸葛炯更加和蔼,他看了看诸葛云曦好看的脸,“到时候你也去吧,上次因为若谷的事情得罪了皇后,这次你也为皇后准备一些礼物,也算是表表心意!”

诸葛云曦点点头,轻声问道,“父亲,平西王也要来吗?”

“云曦,为父必须要提醒你,平西王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他不适合你,”诸葛炯以为诸葛云曦有嫁人之心,当即黑了脸。

看到诸葛炯如此,诸葛云曦反而扑哧一笑,遮住了口唇,“父亲想什么呢,”诸葛云曦笑意慢慢的减退之后才缓缓的说道,“父亲,听说平西王有隐疾,可是真的?”

诸葛炯的眼睛呢眯了眯,眼神中多了几分的审视,“这些事情不管是从那里听说的,以后都不要说了!”

“父亲,这难道还是什么秘密不成?”诸葛云曦心中一惊,难道说前世百里赢不是死于疾病,而是另有隐情?

诸葛炯淡淡的一笑,背过手去,“关于平西王的事情,为父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平西王是朝堂的禁忌,除了皇帝,谁敢多说,以后若是见了面,你只管离他远一些便是!”

诸葛云曦点点头,若真是如此,百里赢作为皇上的心腹,很有可能挡了某些人的路,不过诸葛云曦肯定,前世宫冰夜并没有对百里赢出手,看来,这个朝堂之中,还有真正的高手在啊。

“皇后那里,你要好好的争取,尽量让若谷回来,”诸葛炯想到云青青那总是梨花带雨的样子,就觉得头疼。

诸葛云曦笑了笑,“父亲,若谷既然是被冤枉的,皇后娘娘自然会还她清白,”诸葛云曦转过身就要出去,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说道,“父亲,母亲在我的院子里,父亲还是要多担待,毕竟女儿还小,不懂事!”

什么意思?

诸葛炯愣了愣,你挺懂事啊。

诸葛云曦回到院子,便见到绯颜跪在了院子门口,旁边还站着锦鲤。

绯颜身子有些颤,诸葛云曦走过去的时候,看到绯颜的面色深红,像是被打过的,诸葛云曦眉心一紧,犯我者,可以十年不晚,但是动她的朋友,必须睚眦必报。

“绯颜,起来!”诸葛云曦将绯颜拉住,言语中满是愤怒。

这是诸葛云曦重生以来,第一次发怒。

锦鲤当即不干了,“大小姐,绯颜可是让夫人动了胎气,夫人只是罚她跪上两个时辰,大小姐这是干什么,是要跟夫人过不去吗?”

“啪!”诸葛云曦猛地转身,一巴掌摔在了锦鲤的脸上,锦鲤立马吓得噤声,却是怨毒的看着诸葛云曦。

云青青似乎听到了动静,正往外面走来。

诸葛云曦看向绯颜,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绯颜,你的脸,是谁打的!”

绯颜按住诸葛云曦的手,“小姐,是我自己的错,是我触犯了夫人,害的夫人动了胎气,”绯颜极力的拉住诸葛云曦,生怕诸葛云曦因为自己做出什么错事。

诸葛云曦冷哼一声,“这诸葛府居然还有人敢动我的人!”

云青青正好站在了门口,“哟,听大小姐这意思,是觉得我做错了?”云青青摸着肚子,笑的很是邪魅,“实话说了,绯颜就是我打的,怎么,大小姐是要打回来吗?”

诸葛云曦向前走了两步,逼近了云青青,云青青被诸葛云曦浑身冷冽的气势吓了一跳,忙后退了两步,诸葛云曦突然冷冷的一笑,“母亲,我若说要打回来,你可同意!”

云青青的腿有些软,她不是不知道,诸葛云曦武功高强,真要动自己,几乎都不用出手,可事到如今,云青青觉得自己不能怂,她仗着胆子说道,“大小姐,我现在可是怀着诸葛家的嫡子,你最好掂量掂量!”

绯颜又走来拽住诸葛云曦的衣襟,小姐一直都被自己当成小孩子,被自己保护,现在小姐居然出面保护自己,绯颜在感动的同时,还有些担心,毕竟云青青不是吃素的。

诸葛云曦将绯颜护在自己的身后,“母亲,的确是你打的绯颜吗?”

“是又如何!”云青青仰着脸,故作霸道。

诸葛云曦抬起手,云青青吓得再次后退几步。

锦鲤一看不对劲,连忙跪在诸葛云曦的身边,“大小姐,你可不能打夫人啊,夫人身怀有孕,身子孱弱,小姐若是想要出气,就打奴婢吧!”锦鲤擦着眼泪,说的真真的。

诸葛云曦的手慢慢的放下。

云青青当即松了一口气。

“你说的是真的?”诸葛云曦看向跪着的锦鲤,冷静的说道。

锦鲤一愣,想说不是,可是看到云青青,锦鲤咬咬牙,“是,小姐,夫人她······”

“啪!”诸葛云曦不待锦鲤说完,又是一巴掌甩过去。

“啊!”锦鲤捂着右脸颊,呜呜的哭泣。

“诸葛云曦,你什么意思,在我的面前打我的丫鬟,”云青青当即忍不住了,护在了锦鲤的身前,“你这哪是在打及你了,分明就是在打我的脸!”

诸葛云曦拍拍手,“对啊,我就是在打你的脸,怎么,母亲有意见?”

云青青彻底被噎住了。

诸葛云曦拉住绯颜的手,“来,她是怎么打得你,你就怎么打回来!”

“小姐!”绯颜看着一脸委屈的锦鲤,又看看一脸戾气的云青青,不敢下手。

诸葛云曦拉了拉脸,“绯颜,你只管打,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拦着!”

绯颜称是,走到了锦鲤身边,刚要抬手,锦鲤便躲在了云青青的身后。

云青青挡住绯颜的手,“你一个小丫头,还敢造反不成!”

诸葛云曦随即拉住云青青,扼住了云青青的手腕,“绯颜,给我打,怎么出气怎么打!”

绯颜这也来了胆子,反正都得罪了,多得罪一些也没关系。

“啪!”绯颜心里一笑,随即给了锦鲤一巴掌,锦鲤还想还手,诸葛云曦的手指一动,点住了锦鲤的穴道,锦鲤当即口不能言,脚不能动,只能挨打。

绯颜打了两下,感觉很是过瘾,还停不住手了,锦鲤的双颊很快就肿起来,并且红的厉害。

见锦鲤眼泪哗哗,绯颜总算是停下,“小姐,打够了!”绯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要是老爷怪罪下来,她就一力承担,决不让小姐难做。

诸葛云曦放开了云青青,“很好,绯颜!”

“锦鲤,你就在这里跪上两个时辰,若是你敢起来,我保证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诸葛云曦拉住绯颜,潇洒的走了回去!

据说当天晚上,云青青在诸葛炯的怀里哭了整整一个时辰,诸葛炯耐不住云青青的软磨硬泡,对诸葛云曦进行了口头批评,现在诸葛炯终于明白诸葛云曦在书房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是啊,她年纪小,还真的不懂事。

如此云青青倒是安生了两天,初九的时候,云青青要去上香,以保佑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平安,诸葛炯派了上好的侍卫,还将自己的暗卫给了云青青,生怕云青青有半点的闪失。

诸葛云曦倒是不怕云青青的闪失,她是担心云青青有什么阴谋,她让绯颜一路跟着,宁丢勿醒!

晌午刚过,便听到有人说儒王要来了。

呵,他回来了?

诸葛云曦摇着罗扇,看着窗外的姹紫嫣红。

“小姐,”诸葛洪前来,见诸葛云曦正在发呆,便小声的叫道。

在回忆中抽身而出,诸葛云曦有瞬间的恍惚,她缓了缓,才慢慢的说道,“洪叔啊,可有什么事?”

“儒王殿下造访,老爷请你过去,”诸葛洪晃晃头,可能是自己老眼昏花了,怎么小姐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之中都是“可怜!”

自己是诸葛府的管家,怎么可能可怜呢。

要是可怜,也是自己可怜别人。

诸葛云曦点点头,“我换身衣服,洪叔您先去回话吧!”诸葛云曦转身进了内室,诸葛洪也不敢多说,直接退下。

“诸葛大人仁心,灾民都是万分的感激,”宫冰夜谦逊有礼,十足的君子风范,对诸葛炯这样的老臣恭敬有加,这是其他的王爷做不到的。

诸葛炯很是看好宫冰夜,对待宫冰夜的态度也是比较亲善,“王爷真是缪赞了,这都是皇恩浩荡,老臣可不敢居功!”

宫冰夜脸上显出淡淡的笑意,他看向诸葛炯,“父皇有诸葛大人这般人才辅佐,甚是欣慰啊。”

就在前几天,皇上对诸葛炯表彰有加,不但之前对诸葛炯的疑心全消,而且还准备封赏诸葛炯为侯!

这样炙手可热的人物,宫冰夜自然要好好的拉拢。

更何况,诸葛炯还有一个通透玲珑的女儿,更是他势在必得的人!

“老爷,小姐到了!”诸葛洪附在诸葛炯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诸葛云曦出现在门口,宫冰夜似乎有感应,直接看过去,一袭的日光在诸葛云曦的身上晕起了一层光晕,让本来美艳的诸葛云曦恍若仙人,她粉腮微起,嘴角轻勾,举手投足之间仙气袅袅,让人顿生向往之感。

她慢慢的走近,在宫冰夜的身边听了下来,她福福身,轻轻的说道,“见到儒王殿下!”

宫冰夜一瞬间的失神,直到是在闻到诸葛云曦身上的淡香之后才恍然,“诸葛小姐多礼了!”说着,便要去搀扶诸葛云曦。

诸葛云曦后退一步,慢慢的站正了身子,“多谢殿下!”

诸葛炯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宫冰夜确实是对诸葛云曦有意思,如果说自己投在儒王的麾下,就必须保证自己的女儿就是将来的皇后。

“云曦,儒王殿下风尘仆仆,想必是还没用膳,这样,我去吩咐一声,让儒王殿下留下吃午饭!”诸葛炯说完,自顾自的出了正厅。

两个人都是精灵剔透的,自然明白诸葛炯的撮合之意。

不过,一个是心怀欢喜。

一个是恶心至极!

前世,父亲也是这般的靠拢宫冰夜,自己一着不慎,也是落入了狼窝。

“儒王殿下此番回来,定是将灾民处理好了吧!”诸葛云曦大方的落座,端起了茶杯,轻轻的用杯盖推开了茶叶。

宫冰夜点头,甚是欣喜,“诸葛小姐的方法很是奏效,如今灾民都有家可回,实在是国之幸事!”

幸事?是你自己的幸事吧。

不过,宫冰夜,你慢慢等着,这是你自己跳进来的,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诸葛云曦大方的一笑,“儒王殿下忧国忧民,才是国家之福!”

“诸葛小姐切勿如此说,本王愧不敢当,”宫冰夜知道,这是诸葛云曦在暗示他皇位的事情,不过在确定诸葛云曦是不是自己人之前,宫冰夜都是万分的警惕。

诸葛云曦心里呵呵了,真是能装,“儒王殿下身居高位,为民谋福祉,还能如此淡然名利,云曦佩服!”

“诸葛小姐过奖了,”宫冰夜笑了笑,随即说起,“本王回宫之时,母后对云小姐的事情还有介怀,只怕是一时半会,难以让云小姐回来,本王有负所托!”

诸葛云曦脸上的消散,随之换上了一副忧伤的样子,“王爷已经尽力,云曦感激不尽,只是若谷她自小没有受苦,那天牢······”

“本王已经吩咐过,云小姐不会被用私刑的,诸葛小姐放心!”

“多谢儒王殿下!”诸葛云曦虽然心底冷笑,但是面容依然悲戚如然。

两个人说着,饭菜便已经做好,宫冰夜上座,诸葛炯在旁,诸葛云曦坐在诸葛炯的旁边,诸葛洪则是站在诸葛炯与宫冰夜的中间,小心的布菜。

“老爷,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三个人言笑晏晏,正是说的开心之处,便听到云青青鬼哭狼嚎的声音。

宫冰夜眉心一紧,看向诸葛云曦,之间诸葛云曦恍若未闻一般,依然吃着盘中的青菜,宫冰夜随即心中了然,像是诸葛云曦这般玲珑的女子,怎么会把一个不懂事的妇人看在眼里,宫冰夜放下筷子站起身来,“诸葛大人,谢谢你的招待,只是本王突然想到父皇的吩咐,还有要事去办,就不多留了!”

“儒王殿下,怎么也要吃完再走吧!”诸葛炯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怎能让宫冰夜这就离开。

宫冰夜笑了笑,“以后有机会,本王还会叨扰,如今要事在身,不敢耽搁,诸葛大人,告辞了!”

宫冰夜刚刚走出了大门,云青青已经哭着跑了进来。

诸葛炯一脸的怒气,他是官场的老人了,怎能看不出宫冰夜是借故离开,若不是云青青,他定能说下儿女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