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我的温柔岳坶吴芬

我在客厅和李嫂把这期的访谈看完了,多少了解一些杜菲儿了。她的背景资料说她是留美硕士,主攻建筑设计,只是在毕业后偶然进了娱乐圈,成为了广告模特。

她21岁,比我还小一岁,前程似锦。

在主持人问道她个人感情问题时,她说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等时机成熟我就告诉大家,希望大家能祝福我。

我想,她的意思是有人的,是凌枭么?

我满心狐疑地上了楼,听见凌枭在浴室洗澡。见他浴袍在床上扔着,就给他拿了过去。刚推开门,就看他一身湿漉漉冒着烟从淋浴间走了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一丝不挂的模样,身体线条非常匀称。可在看到他身上无数交错的疤痕时,我的心莫名地钝痛了一下,好像被利剑穿透似得,疼得我哼了一声。

他霍然转头,瞬间扯下洗手台上的浴巾披在了身上,一脸阴冷地瞪我。

“谁让你进来的?”他的声音冻人心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我给你送浴袍。”

我的视线依然无法从他身上移开,那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疤痕仿佛把他的身体分割成了好多块,比我胳膊上那条触目惊心得多。

“滚出去!”

他一手抓过我手里的浴袍,“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我没有离开,不知道是被震惊了,还是吓到了,身体无法控制地哆嗦着。

难怪他从不跟我睡觉,也不发生什么,是因为他那一身可怕的疤痕吗?不,他绝不是一个自卑的人,不会因为说有一身疤痕就自惭形秽。

看着紧闭的门扉,我心里很难受,我又不爱他,又不喜欢他,怎么会心疼他呢?我看不懂自己了。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他穿好衣服打开了门,看到我时冷冷道。

“凌枭,我……不是故意闯进去的,也不知道你身上会有疤痕,对不起。”

“很难看是不是?恶心了是不是?”

他欺近我,俊朗的脸寒成了冰。沐浴后的他身上有种淡淡的薰衣草味道,特别好闻。只是他气息太戾,跟受伤的野兽似得。

“我没有恶心,我只是好奇而已。”

“你在好奇什么?好奇我养你两年竟然没有占有是你吗?你不是很喜欢挑逗我吗?怎么不挑逗了呢?是不是害怕了?”

我不明白他的反应怎么那么大,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寒意。我被他震慑了,想逃出他的包围。他却一把捞起我扑向了床,埋头吻住了我。

“你厌恶我了还是害怕我了?”

他疯了似得吻我,扯掉我的衣服,力气大得我根本无法动弹。我不明白触到他哪里的敏感神经了,他骨子里都透着狠。

他咬着我的唇,脖子,不是特别用力,但我会疼。

“凌枭,凌枭你别这样,我没有厌恶你,也没有害怕。你想要我不会反抗,但请你别用这种态度对我好吗?”

这跟强有什么区别?至于吗?

我是他养的金丝雀啊,他勾勾指头我就会屁颠屁颠的扑过去摇尾乞怜,我怎么会反抗,怎么会恶心他呢?

然而他根本充耳不闻,疯狂地吻着我,揉捏着我。我想摆脱他的牵制,但不行。

他给我的再不是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温柔,而是想把我吞了一样。他的浴袍散落了,结实的胸膛,交错的疤痕,透着他有可能不堪的过去。

我心一酸,没有再挣扎了,张臂抱住了他,反吻着他,想让他安静下来。

最终,他停下来了。他压在我身上,埋在我颈窝的脸滚烫滚烫,还有不断滑落的汗水。

他在死死克制自己,我想,如果我主动一点,我就是他的人了,可我没有。

我虽不明白他如此对我的心思,但我会尊重他。他可能是觉得我脏吧,虽然我到目前为止还算是个处女。

他缓了很久才平静下来,起身去穿衣服。说实在的,他的定力强得令人害怕。

我想起之前在魅色被暗算一事,我自己就无法控制地扑向孟晓飞了。如果不是陆震出现,我恐怕……

“早点睡,我先走了。”

“这么晚了,就在这里休息吧。”我拉着他遍布疤痕的手臂,脑中竟幻想出了他血肉模糊的样子,吓得我一个哆嗦。

“诺诺,你爱我吗?”

“……不。”我看他似乎有些失望,于是又道,“陈姐说过,我们这样的女人不能爱上金主,否则哪一天离开了,会很难过的。”

“如果不离开呢?”

“终归我还是要有个家,有个伴的嘛。”

这话我说得很言不由衷,因为我渴望的不是家也不是伴,而是报仇。等到大仇得报的那天,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这纸醉金迷的地方,去一处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生活。

“那你心里从未爱上过谁吗?比如你心里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动心他就死了。”

如果现在晟浩活过来,我会毫不犹豫地爱上他,请求他给我一次爱他的机会。可是他死了,再也回不来了。

“如果那个人活过来找到你,你会爱吗?”

“会!”

我回答得斩钉切铁,鼻子一酸眼泪就滚了出来。老天总是那么残忍的,糊涂的时候不想要,明白的时候要不到,如果时间可以倒回……

凌枭用指腹抹去了我脸颊的泪,温柔得我都忘记了方才他对我的粗鲁。最后他还是走了,离开时在我眉心吻了一下,如蜻蜓点水。

我一直目送他到门口,发现他的背影更落寞了一些。

……

阿木把我们和赵小淡的聚会约在了C大隔壁的一家咖啡厅里,大学时我们三在这里打过工暑假工,老板到现在都认识我们,直言着随便喝,随便吃,不要钱。

当然,我们盛情难却又略显不好意思地要了很多好吃的,不要钱。

我想小淡应该不知道我和凌枭的关系,所以没有提他太多,席间,我问及了当年我们出事过后的事情,他迟疑很久才说。

“就在你们出事后,连少卿立即以你未婚夫的身份进行了官方发言,说一定会找出事故的真相,不能让你们死不瞑目。”

“他已经不占有任何投资,为何是他来进行官方发言?”

“我想……连少卿在追求你的时候,就知道你自小父母双亡。出事过后,凌伯父和凌伯母同时失踪了,那么这个工作室必须是你未婚夫接手啊。”

“那你……”

“连少卿接手过后,直接负责了项目跟进的事情,所以世贸大楼又正常开工了,公司员工的体系没变,他也没炒掉谁。连家也因此发迹了。那小小的中邦建筑有限公司直接改成了中邦实业,净资产都好几十亿。”

“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当初我和晟浩取证停工的事情,被他轻易压下去了。而连家也的确因为这个工程而名声大噪。

而我当时在重伤昏迷中,醒来后因为精神状况很不好,阿木都不敢跟我提世贸大楼的事情。而我彻底走出阴影,就是遇见陆震的时候。但那时世贸大楼的主体已经全部竣工,甚至于内部装潢都在做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时的连家似乎更加不得了了,我一个被死亡的身份,哪里敢露面。

也因为这样,造就了连家越发肆无忌惮,成就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诺诺,过去的事情别想太多了,你要振作。要击倒连家的办法很多,算我一个。”小淡见我情绪低落,安慰我。

“也算我一个,虽然我个人的力量小,但媒体的力量大,只要那大足够的证据,我一定能翻天。”

阿木也拉紧我的手道,特别义愤填膺。我知道,他们对我当年的遭遇都非常震怒,晟浩的死,是我们所有人的痛。

我感动到不行,连忙端起咖啡喝了好几口,才平复了情绪。

“对了小淡,凌枭是怎么接受这公司的,你和他的关系似乎不错。”

“这个说起来也怪异,就在一年前,世贸大楼的项目竣工后不久,老板直接来跟连少卿谈工作室转让的事情,两人很快达成了协议。”

“……就这么简单?”

我有点难以置信,腾飞工作室虽然没太大资产,但接受了世贸大楼过后,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在业界不说多辉煌,赚钱是肯定的。

连少卿处心积虑得到了工作室,何以那么果断地把工作室转让呢?

是心虚?还是这工作室对他而言已经失去了价值?又或者……

我想起世贸大楼出事的事情,当时连家的施工团队一口咬定是施工图的问题才导致工程出事,而施工图就是工作室出去的。

那他的行为就说得通了,他想推卸责任,但凡某一天世贸大楼出现什么人力无法挽回的过错,那都是工作室的,也就是现在凌枭的公司。

可是,以凌枭那么聪明的人,应该不至于明知道是坑还往里跳啊。他在接手腾飞之前,肯定有了解过过去历史,那么我、晟浩和连少卿,他必然也是晓得的。

不,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我睨着小淡,总觉得他的话里有很大的保留。他说得天衣无缝,但仔细想想漏洞又很多,包括他和凌枭的关系,哪里像是员工跟老板那么简单。

“小淡,你那天和凌枭出现在‘魅色”外面是做什么?”

“……”

小淡可能没想到我话锋转那么快,一下子愣住了。而我也从他略显慌张的表情中,感觉出了什么。

任凭我如何追问小淡,他始终不回答和凌枭去“魅色”做什么,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我不可能去问凌枭的。

而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凌枭没有再出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看到了他一身伤疤的缘故在生气。

但我也忙得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个,我在别墅的临时工作间里根据赵小淡送来的数据绘制草图,写设计提案。

竞标的具体时间已经落实,就在开年后的三月初,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赵小淡送来的设计提案中,框架大部分已经完成,我只需要精修和绘图,最后还得做一个3D建模。

这些东西都是我的本行,做起来并不算难 ,再加上当年世贸大楼的设计大部分就是我完成,我就驾轻就熟了。

即便如此,这也需要大概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善,时间对我来说很充裕。

中午时,李嫂见我忙得又没下去吃饭,上来劝我别那么累,累坏了就得不偿失了。我挺不好意思的,洗洗手准备下楼吃饭,电话却响了。

是陈霞打来的,她似乎很久没来找我聊天了。我也不知道老杜的事情如何了,正好探探口风。

“诺诺,晚上去参加party吧,有人请,要我一定带上你。”

“谁啊?”我认识的人并不多,小区除陈霞之外的小老婆们,跟我仅仅是点头之交。

“小路呗,她生日搞了个party,约咱们去玩呢,这小区认识的差不多都去了。”

“小路是谁啊?”我似乎不认识。

“哎哟,不就是孟晓飞那小情人么,住C栋那个小骚蹄子啊。哎呀,你麻利的,我在楼下等你。”

我拗不过陈霞,寻思好些天没出门了,正好去透透风,就跟她一起去了。

小路举办的party在一个私人山庄里面,在东区靠近郊区的地方,算是比较偏僻。但因为布置奢华服务好,很多有钱人开party就来这里包场,五百万一天,吃喝住行全包。

我走的时候本想给凌枭打个电话,但想着他可能在忙,就还是算了。

我俩来到水悦山庄时是傍晚六点多,门口的停车场里已经停满了轿车,估计来了不少人。

服务生把我们领到了偏楼,这大厅了坐的全部是清一色的女人,个个穿金戴银,拎的包都是几十万几百万一个,高贵到不行。

我扫了眼,不下二三十个。

比起她们性感的礼服,我和陈霞的装扮就太居家了,有些格格不入。但她绝不是一个让自己埋没的人,摆着丰臀朝人最多的地方走了过去。

“小路,好久不见你越发漂亮了,来,姐亲一下。”说完她不由分说地凑上前就在小路的脸色吧唧了一口,拉着我又道,“这是诺诺,介绍一下。”

“你好!”

我伸出手礼貌地笑了笑,她上下瞄我一眼,似乎有些不屑,很傲娇地伸出手跟我握了一下。

“随便坐,第一次见面不到之处还请多多海涵。”

“客气了。”

我打量了一下她,发现她身上并没有连娜带有的那种气息,她应该不是字母圈的人。这孟晓飞舍得花这么多钱给她过生日,想必也是很喜欢她了。

这一屋的人我还认识好几个,都是我们小区的,但没什么交情。她们讲话都是在攀比,这个说自己男人买了一套钻石首饰,那个说男人给自己买了一套房子,谁都不甘落后。

我选了个角落坐下,喝着水听着她们聊天,这也是一种享受。

陈霞跟小路寒暄了一会,才又来到我身边,神秘兮兮靠近我。“诺诺,听说小路还请了个重量级嘉宾来捧场呢。”

“这么土豪?”

“可不是,估计马上要到了,也不知道是哪路明星。晚会很快要开始了,男士们都在会场那边呢,你可别走开。”

“恩!”

我对嘉宾没什么兴趣,我只关心等会能吃到什么。搞这么大的party,山珍海味肯定是有的吧?我中午刻意没吃饭来的呢。

“来了来了,快快快!”

不知道谁吆喝了一声,厅里的所有女人全都站起来往外涌,跟粉丝见明星一样,就连陈霞也屁颠颠地奔了过去强势围观。

我因为人高,站起身就很不费力地看到小路上迎面驶来一辆黄色的豪华保姆车。停下后,车上下来一个面色冷峻的男人,先整了一下衣服,才恭敬地拉开了车门。

下来的是个女的,穿着黑色晚礼服,披着一件紫色披肩,头发如瀑布般遮住了她大半个脸。我瞧着有些眼熟,走近了些,才发现她竟然是杜菲儿。冷艳的样子,完全不像那日扑到我怀中哭泣的模样。

我没想到,她这样的广告宠儿也会接受生日趴邀请。

不过回头一想,也只有这样的party才会有更多名流,明星谁不想要多认识几个有钱人呢。比如王思聪那样的人,很多人都贴着脸去混个脸熟。

她很高冷,脸上虽然挂着浅笑,但那笑容未及眼底。

小路是这次party的主角,为了尊显自己主人的身份,她昂首阔步地走了上去。“欢迎你菲儿小姐,我是小路,是你最忠实的粉丝。”

“化妆间在哪里?我想休息一下。”杜菲儿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很敷衍。

小路有点不开心,但还是领着杜菲儿朝主楼的休息室而去,她从头至尾都没看这些路人一眼。有好些个女的不满意了,嘀咕着“拽什么拽,还不是给钱就能上的贱货”这样的话。

不一会,门外又驶来几辆车,率先下车的竟然是孟晓飞和连少卿,我顿时给吓了一跳。陆震说孟晓飞至少要关半年,怎么就放出来了呢?还有连少卿,似乎也没事,怎么回事?

紧接着车后又冒出了几个人,为首的竟然是张赫,我一下子头大了。

孟晓飞和连少卿低眉顺目地拥簇着满面春风的张赫朝主楼宴厅那边去,也没看我们这些人一眼。

我今天真不是一般的背啊。

山庄的大门在张赫来了过后就关闭了,整个山庄的灯忽然间熄灭,接着“砰砰砰”地放起了烟花,足足放了有半个小时。

而后,所有的人,全部被请到了宴会厅里。

宴厅两边摆着鸡尾酒和水鬼餐,还有一些美食,中间则做成了舞场的样子。这里布置及其诡异,色调鲜明,仔细看都透着性暗示,视觉冲突非常明显。

在舞场右侧摆放着一架白色钢琴,杜菲儿正坐在钢琴前,准备弹奏曲子。

宴会的主持人竟然是方悦彤,说了一大堆奉承张赫的话,又着重提了杜菲儿,倒是生日的主人小路,她忘记提了。

我懂了,孟晓飞是想用这个生日趴做借口来巴结张赫。

只是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哪里像是一个正常的生日趴,怪怪的。我拉住了陈霞,低声问她这到底做什么的。

她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你知道海天盛筵里富豪们最喜欢玩的是什么吗?俄罗斯转盘,深水炸弹……”

“……这个生日趴就是搞这事?”

“废话,要不然能请到张赫那样的人?不过要等那个大明星走了过后,那女的是请来撑场子的。”

我顿时无言以对了,看着陈霞有些不认识了。她见我脸色变了,讪笑了下。

“别生气诺诺,你说老杜被抓了我能怎么办?我们这个圈子的女人,什么都有,就是没脸,你明白吗?”

“我没有鄙视你,只是你应该跟我说清楚,我可以选择来或者不来。”

怪不得他们把山庄的大门都关了,敢情也是为了杜绝外面的人发现。现在这里戒备森严,我如何离开?

“对不起诺诺,我不知道你如此反感这事。我以为带你来了,你半推半就也就算了。”

她以为我跟她们一样喜欢纸醉金迷的生活,追求的就是刺激。可我他妈的不是,我是身负血海深仇的人!

我实在无法去责备陈霞什么,只能默默地走到角落,希望不要有人注意到我这大块头,我现在特别讨厌鹤立鸡群的感觉。

当杜菲儿的钢琴声响起,宴厅的人躁动了。

他们都知道这个party的性质,哪里会去认真看明星,尤其是那个张赫,都满场子找目标了。我怕他看到我,连忙偷偷朝门口溜去。刚才守门的人似乎走开了,我趁黑走向了主楼后侧,隐约听到了争论声,似乎是孟晓飞和连少卿的声音。

“少卿,你那前未婚妻今天也在这里哦,很好下手。张赫不是对她很有兴趣么,我就让她在大庭广众跟所有男人玩,看她还有什么资本。”

“她暂时不能动,她背后有人在对付我,我还没查出来。你手里那么多女人,随便贡献一个给那家伙好了。今天那家伙的保镖来了不少,你注意点,偷拍的时候别被发现了。”

“放心吧,我做事从来都不露马脚,要不然三年前……可惜阿琛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真他妈晦气,你说会所的事情是谁干的?”

“这个局一般的人布不出来,简直天衣无缝。如果不是我老头子关系网铁,我他妈也进去了。这要说没有里应外合,鬼才信,你仔细想想,那天晚上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没发现,不过奇怪的是在警方来之前,有一拨人刚走,就是那个带着张赫来的凌枭。我听娜娜说,就在方悦彤把秦诺弄走过后,他也消失了一会。”

“妈的,又是那个混球!”

“谁,谁站在哪里?”

我正专注偷听着孟晓飞和连少卿的对话时,右侧的小径传来一声冷喝,我瞥了眼,好像是两个服务生拿着东西往宴厅走。

于是我拿出手机做打电话的样子,走出来还冲他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两人可能看我是参加宴会的人,也就没有多问,还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

“没想到今天来了那么多人,不知道东哥那点货够不够。听说他们要玩深水轰炸,敢上的女人一轮五十万,卧槽,这些狗日的真他妈的有钱。”

“你要不服也去跟他们玩啊,听说连家大少就喜欢玩男人。”

“屁话,哥虽然个子小,但也是正宗的汉子。走走走,快点,他们在催了,这些人都要先搞点这东西才玩得出花样。”

听这两人小声的对话,想必他们手里的东西是毒品之类的了。我怕被发现,趁人不注意又灰溜溜地回了宴厅。

宴厅此时又热闹了几分,好像多了些女的,应该是些外围女和野模之类的。

杜菲儿的演出刚结束,不痛不痒地讲了一两句客套话就结束了。小路第一时间走上前给她敬酒,她用一句“不好意思,我酒精过敏”就打发了。

我看她走过来连忙转身想避开,却不小心被谁给撞了一下,一个踉跄退到了她的身边,就那么对上了。

她狐疑地打量了我一下,又高贵冷艳地走出了宴厅。因为有那冷面男子护着,一些想来搭讪的男子也都被挡回去了。

“哟,菲儿这是要走啊?”

连少卿端着酒杯斜靠着外墙在打招呼,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他衣冠楚楚的时候还是很养眼的,但比起凌枭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儿了。

杜菲儿兴许是认识他,淡淡笑了笑,“连总怎么现在才来?我工作结束了,当然就要走了嘛。”

“工作结束,咱们好戏才开始啊,你就不想多玩玩?今天盛源实业的董事长张赫也在,要不我给你引荐引荐?”

“不用了,我还有事,再见!”

杜菲儿言罢与那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在窗边看得仔细,觉得她比起一般的明星要有节操多了,心里就多了几分好感。

连少卿也没在意她离开,瞥了眼宴厅又走开了。他应该不喜欢这个party的,毕竟他喜欢男人。

我站在宴厅最不显眼的地方给陆震打电话,拨几次都没反应,才发现手机根本打不出去,难道这里的讯号被人屏蔽了么?

那我怎么办呢?他们可是处心积虑想害我。

不一会,孟晓飞和连少卿他们都进来了,方悦彤作为公关经理,特别能起哄,把一干男女煽动得蠢蠢欲动,跟打鸡血似得。

看他们相互热络的样子,这圈子可能存在很久了,来的人应该都是圈内人。唯有我,应该是计划外的。

那陈霞是故意的么?跟当年方倩茜的动机一样?

不,我了解的她不是这样的人,她这人爱钱,但不会出卖朋友,可能只是单纯地以为我也会喜欢这个圈子而已。

我想了想,还是准备直接找张赫。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孟晓飞想对付我,却不敢动张赫,我也是靠着大树好乘凉。

“张董,好久不见,敬你。”

我端了杯酒上前,做出偶遇的样子。从那次饭局散伙过后我就没见过张赫,也不知道他对上次的事情介不介意。

“咦,诺诺你怎么也在这里?”

张赫看到我如发现新大陆似得,特别惊愕。他或许以为我也是玩那些恐怖游戏的,一下子不那么高冷了。

“小姐妹拖我来,就来了。张董,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帮帮忙,可以吗?”

“什么事?”他眼睛在我身上溜了一圈,若有所思。

“我有些不舒服,又没开车来,能不能请你的司机送一下我回家?”

“回家?不玩儿了?”张赫很意外。

“可能不太习惯吧,看张董的样子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吧?呵呵,好多男人就喜欢玩这样的游戏,可一不小心就被人抓把柄了。”

“你好像很懂似得。”张赫狐疑地看了眼身后那一片热情洋溢的人群。原本看起来有些酒色过度的眼眸,此时却泛着慑人的精光。

顿了很久,他一把拉起我,“送美女回家这种事怎么能让司机做呢,哥亲自送你,走!”

我如释重负,回头看了眼已经喝得微醺的陈霞,想想还是自己先走了。她追求的跟我追求的不同,人各有志。

听说张赫要送我回家,连少卿和孟晓飞都愣住了,说尽了好话,找了很多女人来诱惑,但他始终不为所动。

我想,张赫终究是商场中人,我那么明显的暗示他应该懂。所以连少卿他们俩越挽留,他就越要走。他的保镖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自然无人敢拦。

于是我就这样安然无恙地跟他离开了山庄,我甚至清楚地感受到背后有几束不怀好意的目光。

我和张赫坐的是后排,他一路上没讲话,却一直拉着我的手。我觉得他其实也没那么坏,至少说,他帮我解围了两次。

“张董,上次的事实在对不起,我没想到阿木她们喜欢敬你……”

“诺诺啊,对于真正聪明的女人,哥从来不用强迫的方式。我对你有兴趣不假,但也不会勉强你。”

我没想到他如此直白,一下子不好意思了,“张董你又说笑了,我一直把你当大哥的。”

“呵呵,我知道你跟我虚与委蛇是什么意思。不过啊,你想得到世贸双子楼的项目,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打败那几家了。我虽然是挖煤起家,文化也不高,但从不做赔本的买卖。这栋楼我投资二十亿,有绝对的发言权。”

张赫的话令我激动到不行,如此说来,只要我的设计在方案上力压群雄,他就可以拍板要我的方案,而无需桃色交易。

“张董,我……”

“我很欣赏你,也希望你的方案能通过。但你也要清楚,在你们A市,如今最有实力的是中邦实业。如果你们的设计水平都差不多,我可能会先选择他们。”

“可是他们是奸商。”

“这世上有个词叫无奸不商。”张赫斜睨我一眼,又道,“做人就要识时务,连家的关系网是你们没有的。所以,除非你们很出彩,否则我这一关就过不去。”

“听张董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记住了,一定会让你看到最出色的设计的。”

“我拭目以待!”

“谢谢你。”

张赫对我的宽容,让我对他之前的偏见一扫而光。真正的商人应该就是他这样的吧,有着各种各样的脸谱,对什么人用什么脸谱,轻松掌控一切。

……

回家后,我本想打电话给陆震提一下山庄的事情,但想到张赫的离开可能引起了连少卿的怀疑,如果惊动警方势必引火烧身。再加上陈霞也在那里,我就打消了这念头。

我洗好澡都已经凌晨了,困到不行,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熟睡中,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在抚摸我的脸,叫我小诺。这声音好熟悉,好温柔,是晟浩的。因为在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只有他叫我小诺。

“晟浩……”我一翻身,身边竟然有个人,我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才发现是凌枭。“凌,凌枭,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揉了揉眼睛,看他正看着我,样子有些呆呆的。

“你怎么了?”

“没事,睡吧。”

他把我揽入怀中,把头埋在了我颈窝。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孔,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我肯定是不讨厌他的,甚至还有些依赖。

但那天他问我爱不爱他,我却无法回答,我总不能拿他和离去的晟浩去对比,这没可比性。

我自小父母就没了,养大我的是奶奶。可就在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奶奶也走了。然而我没有觉得孤单,因为阿木和小淡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如影随形。

后来我进入了学校的社团,认识了晟浩和连少卿,他们俩都很喜欢我,对我特别好。本来我更喜欢晟浩一些,却因为一封挑拨的信而放弃了他。

再后来就……我承认,我那时候很单纯,愚蠢的单纯。

我窝在凌枭怀中,想的却是晟浩,可诡异的是我竟一点没觉得违和。看来人与人相处久了,习惯会替代所有,而对我晟浩的心,在渐渐尘封。

凌枭是我生命里一段难以磨灭的存在,他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养了我,虽然对我时冷时热,却从未亏待我,我谢谢他。

他的呼吸声逐渐均匀,而我却睡不着。手悄然滑进他的衣摆,轻抚着那些交错的疤痕,会难过。我不知道他有过什么样的过去,但肯定是血淋淋的。

我手臂上那点伤都令我不堪回首,他这么多伤痕势必更凄惨,不知道在他冷傲的面具下,又有多少的伤痛。

我此时心思太浓,怕打扰他睡觉,就悄悄起身离开了卧室。

来到工作间,翻开那些已经打印出来的图纸准备开工精修,却看到图纸被人改动了一些地方。

我愣了一下,连忙把所有存档的图纸都打开,发现我没顾及到的地方全部做了修改批注。那些个苍劲有力的字体和符号,怎么如此熟悉?我忽然间无法呼吸了。

这是晟浩的字迹啊!

我的血液瞬间沸腾了起来,有种背脊发凉的惶恐,我疯了似得跑到楼下叫醒了李嫂,她正睡得懵里懵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