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久久无码一区人妻 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如果乔天的去世,的确与沈甄有关系的话,这么长时间,足够沈甄将一切对自己不利的证据都销毁。

如果到最后,什么都没有查出来,或者调查出来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只怕对于乔洛洛,又会是一重打击。

乔洛洛现在的状态,看上去很不好,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樊昊宸担心,乔洛洛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喂!樊昊宸,你无耻!你……”

卓祁铭还想再说些什么,樊昊宸已经果断挂断了电话。

卓祁铭哀嚎一声,随手将手机丢进了乱成一团的被子里。

五秒钟之后,他又一通翻找,把手机找了出来。

设定好闹钟,将手机放在床头,卓祁铭心里暗骂樊昊宸。

——他这个兄弟,心也太狠了!扣一个月工资意思意思也就得了,他倒好,上来就是一个季度的分红!

他真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

樊昊宸刚挂断电话,公寓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林妈提着两大包新鲜的水果、蔬菜开门进来,脑门上还带着细汗,看上去就像是刚从超市采购回来。

见到坐在沙发上的樊昊宸,林妈脸上立马出现了热情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樊先生,您来了!”

林妈本来在棋牌室正玩到兴头上,忽然接到奈奈打来的电话,说是樊昊宸过来了,她心里顿时就是一惊。

当初签订雇佣合同的时候,写明了是“二十四小时保姆”。也就是说,除了樊昊宸给她的假期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工作时间。

而她在这个时间出来打牌,就相当于翘班。如果被樊昊宸发现了,她在樊昊宸心目中的形象一定会大打折扣,说不定还会被辞退。

想到这种可能,林妈的心里就是一阵慌乱。

这份工作轻松简单,薪水又高,在整个B城,都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的好工作。如果她被辞退了,到哪儿去找一份和这差不多的工作去?

顾不上听奈奈说了些什么,林妈挂断电话,丢下打到一半的牌局,匆匆离开了棋牌室。

她得想个法子,把自己“翘班”的事情遮掩过去。有什么比“出门买菜”的借口更好呢?

林妈和奈奈想到一块儿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奈奈受不住樊昊宸的气势压迫,已经把她给供出去了。

从棋牌室出来,林妈直奔小区附近的大型超市。奈奈后面又打了好几通电话,想来是催她赶快回公寓,她也没时间去接。

以最快的速度采购了两大包新鲜的果蔬,林妈这才紧赶慢赶的往公寓走。这一路上,她脚下生风,恨不得能多长出两条腿来,一下子就到了公寓。

见到樊昊宸时,林妈心里还打着鼓,这一路上,她走得太急了,呼吸都有些不平稳。

樊昊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林妈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然。

刚刚樊昊宸看过来的那一瞬间,林妈的呼吸都窒了一刹。她甚至觉得,樊昊宸已经看穿了她!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奈奈那么实在的一个孩子,根本不可能向樊先生“告密”,除非樊先生亲眼看见她在棋牌室。

这么想着,林妈又恢复了镇定。她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道:“今天可真热啊!樊先生,我去给您洗水果。”

说着,林妈就要往厨房去。

樊昊宸叫住了她,“水果就不用了,我马上就走了。重新做一份早餐,送到楼上去。”

林妈连连应好,心里头暗暗思忖,看来樊先生还有些重视这个包*养的情*妇,以后她是不是应该对乔洛洛态度好点?

樊昊宸又说道:“工作时间去棋牌室,属于什么性质,你自己心里清楚。念在你是初犯,这个月只扣一半工资。”

好似被一道晴天霹雳砸在了头上,林妈整个人都僵住了。

就在前一秒,她还信心十足的以为,樊昊宸绝对不会知道她出去究竟做了些什么。却不想,樊昊宸早就知道了她的“秘密”。

林妈脸上的笑僵住了,看上去就好像是戴了一张不够贴合的面具。没想到樊昊宸居然会发现,她一时不知该作何表情。

“如果再有下次,你可以直接走人了。”

樊昊宸后面丢出的这句话,听在林妈耳中,不亚于一道响雷。

她连忙低头道歉,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以后坚决不会再犯。

面对林妈的忐忑,樊昊宸却没什么反应。又叮嘱了奈奈几句,要她多多劝着些乔洛洛,樊昊宸便起身离开了。

樊昊宸走了,林妈终于松了一口气。她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想起樊昊宸临走前吩咐的,重新做一份早餐,林妈不情愿的起身,钻进了厨房。

奈奈好心进去帮忙。林妈将淘洗好的粳米放进砂锅里,又往里加了些桂圆干和枸杞。她做这些的时候,奈奈就在一旁择菜洗菜。

扭开天然气的阀门,淡蓝色的火焰绽开,舔舐着锅底。

林妈手上拿着抹布,把溅在流理台上的水珠擦干净,嘴上不满地嘟囔着。

“就她金贵!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吃早餐?眼看着都快到中午了,吃午饭还差不多!可真能折腾人!”

看得出林妈正在气头上,奈奈没敢吱声,可是林妈的怒火还是烧到了她身上。

“樊先生怎么会知道我去打牌了?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奈奈摆着手向她解释,“对不起,林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实在是樊先生太吓人了——我本来跟樊先生说,你出去买菜了,可是樊先生一瞪眼睛,我就害怕得不行,最后跟樊先生说了实话……”

“对不起啊,林姨……”

听了奈奈的解释,林妈气结,觉得自己被扣了半个月的工资,全都是因为奈奈的缘故。

“你和樊先生说了实话,那你怎么不提醒我一下呢?”林妈一想到,自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在樊昊宸面前演戏,就觉得自己傻得可以。

奈奈有些委屈,“林姨,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可是你都没有接……”

林妈重重地哼了一声,把锅碗瓢盆摔得叮当响,还是在心里记恨上了奈奈。

同样被林妈埋怨的,还有乔洛洛。

林妈觉得,如果不是乔洛洛太能作,樊昊宸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段来到公寓,这样的话,她也就不会被发现,不会被扣了半个月的薪水。

那可是钱啊!能玩多少局牌呢!打水漂还能听个响儿,可是现在,全都没了。

可是她不想想,如果她自己没有犯错,樊昊宸又怎么会有扣她工资的机会呢?

……

总裁办公室里冷气十足,清爽宜人,与外面蒸笼似的闷热天差地别。

卓祁铭瘫在沙发上,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

多亏了手机里的闹钟一遍又一遍锲而不舍的响着,才让几乎快要睡死的他爬了起来,赶在下午上班之前,挣扎着来到了公司。

软在沙发上的卓祁铭觉得,哪怕是空调,也救不了他的命了。

樊昊宸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了卓祁铭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他皱眉上前,隔空打了个响指。

昏昏欲睡的卓祁铭顿时一个激灵,半睁着一双桃花眼,迷迷瞪瞪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樊昊宸。

“清醒一下,有正事交给你去做。”

“什么事啊?”卓祁铭依旧是懒洋洋的。

“查查乔天的死因,看看沈甄有没有从中做手脚。”

见樊昊宸一脸凝重,卓祁铭有些想不明白,“好端端的,突然调查这个做什么?姓沈那王八蛋,又得罪你了?”

与樊昊宸相交多年,卓祁铭深知自己这位好兄弟的脾性。樊昊宸虽然不是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可是也绝对没有这么闲。

乔天都死了多长时间了,樊昊宸居然在这个时候,提出调查乔天的死因——这在卓祁铭看来,很是有些不可思议。

“让你查就去查,哪来这么多废话!”樊昊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卓祁铭摸了摸鼻子,忽然福至心灵。他惊讶道:“你突然让我去调查这个,该不会是为了那个乔洛洛吧?!”

樊昊宸的脸色有些难看,那是一种被人揭穿了心思的尴尬与难堪。尤其这个人,还是最了解他的卓祁铭。

见樊昊宸不作声,卓祁铭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不是吧,宸哥?!”

“你来真的?我还以为你只是一时兴起,想要玩一玩……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如此兴师动众的,值得吗?”

在卓祁铭看来,乔洛洛离过婚还生过小孩儿,哪怕是给樊昊宸做情*妇,也是配不上的。

他兄弟是什么身份?B城里想要爬床的女人,估摸着都能绕护城河排一圈儿了。

她们哪个不是年轻靓丽、千娇百媚的?乔洛洛也就那张脸还能看,剩下的,哪里比得上那些干干净净的小姑娘?

“你这么多废话,下半年的分红是不是不想要了?”

心事被人一语道破,樊昊宸恼羞成怒,直接镇压了卓祁铭。

他恨乔洛洛,却不想从别人嘴里听到贬低她的话。

樊昊宸感受着内心的纠结,他发现自己即便自己对乔洛洛恨之入骨,也不愿意从别人口中听到任何诋毁她的话,

这种感觉其实很矛盾,让樊昊宸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他的目的不就是报复乔洛洛吗?既然是为了报复,不就是想亲眼看到她跌落进尘埃里,没法再翻身吗?

卓祁铭贬低她,将她说得一文不值,他心里应该高兴才对啊!可他究竟是怎么了?竟然会对这一切感到厌恶,烦躁。

樊昊宸有些看不明白自己。但是他很清醒的知道,自己不愿意听到卓祁铭说的那些话。

卓祁铭看到樊昊宸眼里的抗拒和烦躁,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双勾人的桃花眼闪了闪,忽然一扫疲懒模样,从沙发上起身,来到了樊昊宸的办公桌前。

他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低下头来,潋滟的桃花眼居高临下的看着樊昊宸,仿佛能看到樊昊宸的内心深处。

他这样探究的目光,让樊昊宸有些不舒服。樊昊宸移开了视线,拒绝与卓祁铭对视。他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抓紧去查我交代给你的事。”说完这一句,樊昊宸就低下头去,翻阅着文件,不再看卓祁铭。

卓祁铭却不肯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看出樊昊宸的躲闪逃避,他勾唇一笑,眼里染上了几分兴味与探究。

“这么快就想赶我走?用完就扔,你还真是够狠心的——”

卓祁铭这深闺怨妇般的腔调,硬生生让樊昊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极力忍住那股恶寒,终是抬眼瞥向卓祁铭,“你敢不敢用正常语气说话?别搞得好像我把你怎么样了似的!”

被樊昊宸斥了两句,卓祁铭毫不在意。在樊昊宸面前,他早已经练就了一张不怕怼的厚脸皮。

“你是没把我怎么样!但是你这家伙,有事儿瞒着我!”

卓祁铭戏精附身,做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来。若是此时给他一块惊堂木,怕是他就会将樊昊宸押下来,好好审问一番。

“胡言乱语说些什么呢?你我兄弟这么多年,我何曾骗过你什么?”樊昊宸巍然不动。

“我懒得跟你绕圈子!实话说吧,大宸子,你是不是对那个乔洛洛动真格的了?”

卓祁铭此言一出,樊昊宸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他当即瞪圆了眼睛,矢口否认道:“不可能!我就是爱上路边的乞丐,也不可能对那个恶毒的女人旧情复燃!”

樊昊宸说得斩钉截铁,不容反驳,也不知道他是想说服卓祁铭,还是想说服他自己。

卓祁铭显然是不相信的,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樊昊宸的表情,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心虚来。

然而樊昊宸冷着一张脸,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让卓祁铭看不出一丝破绽来。

“你在想什么啊?我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报复那个女人而已!”

“我怎么可能会爱上她?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荒谬!”

卓祁铭假意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信了樊昊宸的话。但是樊昊宸看着好兄弟嘴角那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总觉得很不对劲儿。

他还想再解释两句,可是看了看卓祁铭眼里流转的光,终究还是闭上了嘴巴。

他不敢再说了,担心越抹越黑。

——就卓祁铭那脑回路,谁知道他再说两句,卓祁铭会曲解到哪里去?他还是不说了吧。

卓祁铭慢悠悠地踱回沙发,再一次姿态不雅的瘫在了沙发上。

他翘起二郎腿,嘴里哼着跑远了十万八千里的调子,心情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好。

他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好兄弟,分明就是在自欺欺人。

还说什么,是为了报复那个女人——天底下哪有这么报复人的?还帮着调查人家父亲的死因,这叫报复?骗鬼呢?

如果他真的不在乎那个女人,又怎么会把对方的事情如此放在心上,还特地交给自己的好兄弟去调查?

一向冷心冷情的樊大少,也有被所谓的理智蒙蔽了内心的时候,卓祁铭觉得,他不好好看看热闹,都对不起自己。

索性就看一看,樊大少到底能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不过身为樊昊宸的好兄弟,卓祁铭觉得,自己还是有义务提醒樊昊宸一回。别到时候玩脱了,把自己都给搭进去。

卓祁铭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时,樊昊宸已经不客气的对他下了逐客令。

“还在这里待着做什么?公司可不养闲人!还不赶紧去做事?”

卓祁铭坐在这里,让樊昊宸心里总有一种自己已经被他看穿了的不踏实感。

“闲人?我可是樊野国际的第二大股东——你说我是个闲人?”卓祁铭觉得,自己心里有熊熊怒火在燃烧,想要把这个口是心非的男人给烧成渣渣。

“半年的分红。”樊昊宸面无表情的提醒他。

卓祁铭气得咬牙切齿,“好!算你狠!看来你是半点兄弟爱都没有了!”

愤愤离去之前,卓祁铭还是友情提示了一句,“兄弟,管好你自己的心,别放在不该放的人和事上。”

“——你现在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了。”

樊昊宸面无表情地将一份文件往卓祁铭的方向砸了过去。卓祁铭眼疾手快的关上办公室的门,文件夹砸在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樊昊宸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目光深沉。

管住自己的心吗?他一个没有心的人,哪里用得着多此一举?

想了想,樊昊宸将卓祁铭方才的胡言乱语丢到了脑后,拿起手机,拨通了赵言述的号码。

听奈奈说,最近一段时间里,除了不肯好好吃饭,乔洛洛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哪里也不肯去。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个人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和外界交流,早晚会憋出毛病来。

奈奈的性子还是太软弱了,而且碍于身份,想来她也不好劝得太狠。

还是得换个人来接触乔洛洛,带一带她的性子。

而樊昊宸首先想到的人选,就是卓祁铭的妻子,赵言述。

在樊昊宸看来,让赵言述去陪伴、开导乔洛洛,实在是在合适不过了。

也没有和卓祁铭商量,不管他会不会同意,樊昊宸没有犹豫的,就拨出了赵言述的号码。

他相信,以赵言述的性格,她一定会愿意帮这个忙的。

只是赵言述听樊昊宸讲了事情的大概后,并没有立马答应下来,只说自己会考虑考虑。

挂了樊昊宸的电话后,赵言述转眼就联系上了卓祁铭。

刚走出樊野国际大厦的卓祁铭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打电话的人居然是自家的母老虎,三魂立马吓飞了两魂。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定是樊昊宸又向赵言述告状了。

这个樊昊宸,到底还是不是兄弟?!

战战兢兢的接起电话,卓祁铭态度之谄媚,堪比旧时皇宫里伺候太后娘娘的小太监,生怕语气重了,惹了老佛爷不高兴。

本以为赵言述会对他昨晚在外宿醉一事兴师问罪,却没想到,对面的人提起了一件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那个乔洛洛究竟是怎么回事?”

卓祁铭沉默了几秒,没想到樊昊宸居然都把主意打到兄弟媳妇身上去了。

让赵言述去开导乔洛洛?亏他想得出来!

依卓祁铭来看,樊昊宸这根本就是典型的资本家作风,不仅要压榨他的劳动力,甚至连他老婆都不放过!

为了那个女人,樊昊宸都做到这份儿上了,还有脸说自己没动真格的?还有脸说自己只是在报复?

——呵呵!

将这对“痴男怨女”之间的恩怨纠葛大概向赵言述讲了一遍,卓祁铭最后总结道:“他俩的事你别管,中间还夹着一个肖初珊呢,就让大宸子一个人去头疼吧!”

卓祁铭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哪句话惹着了这位姑奶奶的火爆脾气,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整个人就像是点着的炮仗——还是一千响的那种。

“怪不得姓樊的电话里说得含含糊糊,不肯透露实情,原来是怕我骂他!这事根本就是樊昊宸做得不对!”

“放着好好的樊大少不做,偏要去扮演什么穷屌丝,这不是脑子有坑吗?!人家要是真嫌弃他穷,一开始就不会和他在一起!他居然还想着报复人家?!”

“不是,姑奶奶,你听我说,这事没那么简单。肖初珊可不是好说话的,你还是别趟这滩浑水……”卓祁铭还要苦口婆心地劝。

“姓肖的算哪棵小白菜?我会怕她?!”

“算了!我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们这些臭男人也不会懂!一个个自以为绝顶聪明,其实都是傻子!小卓子跪安吧,本宫要去探望乔小姐了——”

“这事你就听我劝一句……”

卓祁铭话说到一半,举着手机贴在耳边,听着听筒里传出来的“嘟嘟”的忙音,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这不是赵言述第一次在他还没说完话的时候挂断他的电话,但他还是好气啊!气到想要咬人!

赵言述从来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从自家老公那里打听到樊昊宸和乔洛洛之间的事情之后,赵言述没有太多犹豫,就答应了樊昊宸的请求。

其实她私心里,其实非常看不上樊昊宸的做法。赵言述觉得,乔洛洛是无辜的,当年她和樊昊宸之间的分手,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

但是其他的话,赵言述有分寸,他也不会对樊昊宸说太多。虽然樊昊宸与她丈夫卓祁铭关系很铁,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是她与樊昊宸之间的交情毕竟一般。

人与人之间,最忌交浅言深。赵言述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她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樊昊宸和乔洛洛之间的当年事,她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其他人的转述,不管听起来多么真实,但人都是有私心的,说出来的话也难免有失偏颇。

所以赵言述觉得,自己对于这件事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樊昊宸爱怎么折腾,就随他去吧。只希望他最后不要玩脱了才好。

不过,赵言述倒是十分期待,想要见一见乔洛洛。

在卓祁铭的转述中,赵言述觉得,乔洛洛实在是一个可怜人。

不过乔洛洛其人到底如何,光凭道听途说,是没办法准确判断出来的。这人到底值不值得相交,还要等她亲眼见过人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赵言述是一个很相信眼缘的人,如果乔洛洛合她的眼缘,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处境是否落魄,她都可以毫无芥蒂的与对方成为朋友。

但如果第一面相见,赵言述就觉得那人不合眼缘的话——管你是什么身份,后续都不可能再有来往。

没办法,就是这么任性。

俗话说得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赵言述爽快的答应过樊昊宸之后,准备准备,就从家里出发了。

按照樊昊宸短信发送过来的地址,赵言述直奔京扬公寓。

作为B城本地人,赵言述自然是知道这个京扬小区的。当初京扬小区开发的时候,走的就是“高端”、“精致”的品牌营销路线。

京扬小区的地理位置不错,赵言述之前从这里经过的时候,随意看过几眼。虽然比不上近郊那边的独立别墅,但是在高等小区里,也算是拔得头筹了。

赵言述看着短信上的地址,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把“仇人”的住处安排在京扬小区,樊昊宸要么是钱多烧的慌,要么就是脑子进水了。

他要是真想报复那个姑娘,当初乔家欠债十几亿的时候,他就不应该出手帮忙,更不应该再替乔家还完天价债务后,还把那姑娘养在身边。

要是两人之间真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应该是对方越落魄、越难过,自己就越开心吗?

但是再看看樊昊宸,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

只怕这位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商业天才,根本就没有认清自己的内心。

赵言述轻笑了一声,驱车往京扬小区的方向驶去。

……

赵言述按响公寓门铃的时候,恰好是午饭时间。

奈奈上楼去叫乔洛洛下来吃饭。林妈向来是不管乔洛洛和奈奈的,她从来都是做好饭菜,就拿了自己的一份,到旁边先吃。

因此,门铃响起的时候,楼下只有林妈一个人。

听到门铃声,林妈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是谁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居然赶在饭点上门?

肯定不会是樊昊宸或者肖初珊,他们两个都知道公寓门锁的密码。

门铃声锲而不舍地响着,大有“你不来开门,我就不罢休”的架势。林妈不情不愿地放下筷子,饭碗也被她磕得一声脆响。

在可视电话里,林妈看见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她从未见过这个女人。

林妈本来不欲作理会,可是门外那女人一直按个不停,门铃就响个不停,吵得人不得安生。而且,那女人身上的衣服穿戴,虽然低调,但是每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大牌。

林妈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她虽然没有见过门外的女人,但是根据对方身上的衣服也能判断出来,对方的身份一定非富即贵。

奈奈出身穷困,是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根本不可能认识这么富贵的朋友。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这个女人是来找乔洛洛的。

林妈心里暗骂乔洛洛净能惹事,耽误她吃饭,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把门打开了。

“您好,请问您找哪位?”林妈板着一张脸,她年纪本就有些大了,严肃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像是宫廷剧里专门做坏事的坏嬷嬷。

“我找乔洛洛。”赵言述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站在玄关向房间里张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乔洛洛的身影。

在赵言述打量着房间的同时,林妈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

赵言述突然出现,又表明了自己是来找乔洛洛的,让林妈不禁起了疑心。

因为上一次樊昊宸突然到来,她在工作时间出门玩牌的事情暴露,林妈这几天来都安分守己,没在出去闲逛过。

可以说,乔洛洛的一举一动,林妈都看在眼里。只是她怎么不知道,乔洛洛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位朋友?

看出林妈眼里的狐疑,赵言述有些不满。她抬了抬下巴,语气间像是不自觉的带出富家千金的娇纵来。

“你是樊昊宸雇的帮佣吧?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看不见我手上拎着东西吗?”

林妈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接赵言述手上的大包小包。

袋子里装的都是水果零食一类的东西。赵言述没有见过乔洛洛,也不知道乔洛洛喜欢什么,可是两手空空的上门拜访,也不太好,于是她只好买这些不会出错的东西。

林妈把东西接过去了,赵言述也没有再为难她,而是问道:“乔洛洛呢?”

赵言述的神色语气间,都是一副与乔洛洛很是熟稔的模样,好像这根本不是她第一次来看乔洛洛。

林妈这下也不再怀疑了,看这熟悉的模样,这个女人肯定是乔洛洛的朋友没错了。

“乔小姐在楼上她的房间里。”

赵言述依言上楼,看到乔洛洛的房门半敞着,一个女孩子有些局促的站在床边,脸上忧心忡忡,在殷切的对着床上的年轻女孩劝说些什么。

坐在床上的女孩子长得漂亮精致,就是人瘦了些,锁骨突出的过分。

赵言述心下了然,想来床上那消瘦的女孩子,就是樊昊宸拜托给她的乔洛洛了。

也许是因为赵言述打量的视线太过明显,乔洛洛很快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她。迎着乔洛洛的目光,赵言述不躲不闪,不用乔洛洛开口询问或是邀请,她就自觉地走进了房间。

看了奈奈一眼,赵言述就明白过来,这个年轻的圆脸姑娘应当就是樊昊宸雇的另外一个帮佣了。这年轻姑娘看起来倒十分面善,比楼下那位大妈不知道要好多少。

从奈奈的脸上,赵言述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关心乔洛洛。

不用乔洛洛询问,赵言述主动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赵言述,你可以叫我言述或者言言。樊昊宸叫我过来看看你。”

正在床上的乔洛洛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赵言述居然会是樊昊宸安排过来的。

可是看对方的神态举止,又不像是樊昊宸身边的助理,她是什么人呢?

这个陌生的女孩子似乎看出了乔洛洛的疑惑,她爽朗一笑,解释道:“我先生是樊昊宸的死党铁哥们,卓祁铭,你应该知道他吧?”

乔洛洛点了点头,“有过一面之缘。”

她知道,卓祁铭就是那天在伊丽莎白号上,站在樊昊宸身边的男子。想不到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

乔洛洛仔细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赵言述,两个人的年纪看起来差不多大,但是赵言述的状态,可比她好太多。

赵言述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不由自主的上翘,带着笑容。她眼睛里的光彩,像阳光下的钻石,闪闪夺目。

一个人过的不顺心,在他脸上是看不到笑容的,眼睛里的神采也不可能如此生动。

从这些细微之处可以见得,赵言述过得很好。她的丈夫,一定也很爱她吧!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赵言述指了指床边的位置。

乔洛洛这才反应过来,赵言述进来了这么半天,她居然都没有邀请对方坐下说话,实在是失礼。

她连忙向赵言述道歉:“对不起,是我招呼不周。卧室有些局促,要不我们到楼下去吧?”

谁知赵言述却摆了摆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在这里吧,我不喜欢楼下那个大妈。”

赵言述说着,不屑的撇了撇嘴巴,“看她样子应当只是一个帮佣吧?却搞得自己像是主人家一样,真是不懂事。”

说了这半天,赵言述好似忽然记起来,自己与乔洛洛才是第一次见面。她话这么多,搞不好会惹得对方不喜。

说来缘分这东西也真是奇怪,她第一眼看见乔洛洛,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和她说话,与她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