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高H喷水荡肉爽腐男男

尹淑衣的身子虚晃了两下,站在她身边的叶少卿手放在在她后背,稳住她的身子。

“多谢。”尹淑衣轻轻一笑,眼尾上扬,多了几分江南女子的温婉可人。

叶少卿只觉得方才碰过她的那只手热的厉害,暗暗将手背在身后,尹淑衣没察觉,只在想现在这幅身子实在是太脆弱,柳叶似的,风一吹就倒,孩子撞了一下就要晕,这还得了。

王大婶正在屋里头做饭,听见外面有说话声,急忙出来看,见他们平安无事,松了口气。

“可算是回来了,一个姑娘家,怎么大晚上出去,遇到了野兽可怎么办。”

说话间,叶少卿把野猪扔在院子里,发出的声音引得王大婶看过去,屋子里昏暗的烛火照在外面,隐隐闻到血腥味。

“这……”

“王大婶,晚上我做点好吃的,给您送过去。”

村里贫瘠,偶尔开开荤,日常去集市上也买不了几次肉,只能看看运气不错,在山上找到争斗过后留下的死野猪,胆子本事再大点,才敢去捕点能入口的飞禽走兽。

王大婶一听,心里自然喜欢,带着水渍的双手在打着补丁的围裙上搓着,有些局促,“这多不好意思,不用客气了,你们自己留着吃吧。”

“王大婶,您照顾我们那么多,还跟我们计较这些,再这样,下次我可不敢再麻烦你了。”尹淑衣佯生气,拉着王大婶,轻车熟路的同她说着话。

叶少卿转身,嘴角不自觉的缓缓勾了勾,满心想着她口中的“我们”,她是不是没那么讨厌这里。

王大婶脸上带着笑离开,尹淑衣提着篮子走进院子,叶少卿已经开始处理野猪,手里得匕首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

他抬头看了一眼尹淑衣,“快进去,味道冲,别熏了你。”

尹淑衣带着叶童安进了屋,把篮子里的动作一股脑的倒出来,挑挑捡捡,拿了几个干净的小竹篮,把东西分类放好。

“姨娘,你捡那么多叶子做什么,门前就有,你要多少有多少。”叶童安实在不明白叶子而已,为何要舍近求远,更何况山里也不安全。

“这个是枇杷叶,可以止咳,待会儿熬了给你爹爹喝。”尹淑衣把草药一起放在篮子里,端着准备出去,叶童安急忙抬起两条小短腿拦住她。

“姨娘,你干什么去?”

尹淑衣无奈的弯下腰,捏了捏他的脸,“我要出去把这些都洗洗,你现在可还要拦我?”

人小鬼大的叶童安想了想,摇头,伸手说,“你把篮子给我,我去洗,爹爹说了,外面味道大,你不能出去。”

他一脸认真,葡萄般的眼睛忽闪忽闪,大有尹淑衣不肯就不让她走之意,想了一会儿,掂量着手里的篮子没多重,索性就交给他。

尹淑衣坐在凳子上,看着不大却温馨的房子,心里做了一个决定,她如今也没有找到回去的办法,不如索性留下来。

至于叶少卿,他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留下来帮他们一把,还了自己的恩情。

好在月亮够亮,院子里倒是不暗,清晰的看见脚下的路。

尹淑衣一出门,就闻见了血腥味,叶童安正端着篮子准备进去,一看尹淑衣出来,他气呼呼的推着她。

不忘告状,“爹爹,姨娘不听话,你快让姨娘进去!”

“我哪里就那么娇贵了。”尹淑衣欲哭无泪。

“童安,把肉送到王大婶家里。”叶少卿黑黝黝的眸子盯着她,轻轻点头,把叶童安支开。

叶童安噘着嘴,把篮子放在一边,端着一个大篮子,费劲的朝着大大婶家拖。

夜里凉嗖嗖的,吹在身上的风都带着一股凉意,手指碰到刚打上来的水,她忍不住把双手放在里面,这水真凉。

她随意看了一眼叶少卿,突然发觉他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见尹淑衣看过来,他又低下头,收拾好剩下的野猪肉,摆在井边。

“哎,内脏呢,怎么只剩下肉了?”尹淑衣伸出手指勾起一块野猪肉,看了一眼下面有没有藏着什么东西。

叶少卿眉头一皱,“要那个做什么?”野猪肉能吃的可不是只有肉吗,他不把肉留下,难不成还扔了?

尹淑衣一呆,想想他们太多东西不认识,估计把内脏当成垃圾给扔了。

她擦干手,把自己在山上想的借口搬了出来,“在我家乡那边啊,内脏处理好了,是可以吃的,扔了多可惜。”尤其在这个食物匮乏的年代,吃的好都得靠钱,没钱就得靠本事。

叶少卿从未听说过内脏可以吃,拧着眉,盯着框子里的内脏,缓缓开口,“村子里闹过一次饥荒,有人把猪下水煮了吃,把一屋子人都熏吐了。”

猪下水?尹淑衣脑子飞快的转动了一下,反应过来,哑然失笑,“猪下水当然要处理干净才能下锅,不然那不是……”吃屎了吗,当然,她没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行了,你别站着了,帮我抬一下,太重了。”尹淑衣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急忙催促他。

叶少卿一听,立刻走过去,轻轻松松的抬起装着内脏的竹筐,打了井水,按照尹淑衣的要求洗干净。

泡好的蘑菇和姜片切好放在一边,风箱拉的呼呼响,柴顿时烧起来,火红的光照在叶少卿脸上。

尹淑衣看着碗里不多的油,想了想,又看着野猪精瘦的肉,还是改天去趟集市吗,改添置的总归是要多准备些。

她倒了两勺油,把姜片和辣椒扔进去炒香,把切好的猪下水放进去,炒了一会儿,倒了井水,木盖子一放。

把药罐子拿到一边,吹着底下的火,用扇子扇着风,一边与叶少卿搭嘴,“这里距离镇上有多远啊?”

她随意问了一句,却狠狠揪住了叶少卿的心,她是要走?

见他半天没回话,尹淑衣以为他没听见,又说了一遍,“这里距离镇子多远,你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去一趟吧,家里需要卖的东西太多了,我看童安的衣裳也该添了。”

她回头,拿着扇子在叶少卿的眼前晃了两下,“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叶少卿按捺心里的欢喜,又加了一把柴,火烧的更旺了。

王大婶正留着叶童安吃饭,突然闻到一股子香味,勾得馋虫一个劲儿的向外冒,看着桌上清汤寡水,突然没了食欲。

刚回来的王大叔背着一大摞马齿笕,还没来得及进家门,就被香味勾了去,顺着味就去了叶少卿家里,等他回过神来,发现人家正盯着自己,不禁老脸一红。

忙道,“天太黑了,不小心走错屋了,我这就走。”

叶少卿与尹淑衣对视一眼,立刻留住王大叔,“正巧要叫你们一起过来吃呢,王大叔,你就别回去了,我去把婶子叫过来,咱们一起吃饭。”

说话间的功夫,叶童安一下子钻了进来,抱住尹淑衣,问,“姨娘,什么这么香,我和王大婶都闻着了。”

外面的王大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进了屋子,闻着飘的味,也没闻出是个什么东西。

尹淑衣把盖子拿开,一群人把脑袋伸的老长,一个劲儿嗅着香,紧紧的盯着锅里的东西。

“都坐下吧。”叶少卿这时一开口,王大婶连忙推了一把王大叔,两个人走进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尹淑衣把放在另一个锅里的菜端出来,嘶了一声,收回手,叶少卿快步走到她面前,一把拽住她的手吹着气。

烛火把两个人的影子打在墙上,随着烛火的舞动,不停摇曳重合。

王大叔和王大婶也不知该做什么,呆愣愣的站在那儿,看着两人手上的菜,也不不知道是什么。

直到尹淑衣招呼他们坐下,他们才回了神,看着一桌子的菜,两眼发直。

“随便做了点,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你们尝尝。”尹淑衣没敢把他们吃的是什么说出来,和叶少卿默契的等着他们每一道菜都尝过。

“好吃!”叶童安丝毫不吝啬自己对尹淑衣的崇拜,就差两眼发射小心心。

“老二媳妇,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见过,能不能告诉我,改天我也做点吃。”王大婶哪里吃过这些东西,平日里最多吃点鱼和猪肉,桌子上的东西,她真是叫不出来名字。

叶少卿看了一眼笑盈盈的尹淑衣,淡淡的夹了一块送到嘴里,“猪下水,猪肺,蘑菇炖肉,炒木耳。”

他又看向尹淑衣,等着她的补充,尹淑衣朝他露出细白的牙齿,笑的合不拢嘴。

只是难为王家两位听见他们吃的东西后,表情顿时僵硬,完全忘了咀嚼,硬生生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

“你刚才说这是什么?”王大婶急忙询问,猪下水她可是煮过的,完全不是这个味道,“猪下水能有那么好吃?我当时煮可不是这个味道。”

叶少卿肯定了尹淑衣心里的猜想,当年把一屋子人熏吐的人就是王大婶。

反正她也没打算藏着,索性把做法都告诉了王大婶,这时王大婶才懊恼,自己那么多年白白丢了那么多猪下水。

王大叔突然起身,激动道,“我得回去把我藏着的好酒拿过来,不能白瞎了这么好的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