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江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顶点 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去房间里,有孩子们在。”

单佳期找个理由带着御玺九进了房间,上前抱住御玺九,眼泪哗的一下就落了下来。

她落泪的那一瞬间,御玺九的整个气息都变得十分冷冽。是谁,欺负了她!

“九爷,我没有和那个什么安琪去抢什么薛启凯,我都不认识他。”

“你真的不认识薛启凯?”

御玺九凝声。

“就是你那次抓我回来那天,就那个人我就见过而已,根本不算得是认识。而且,我明明一直跟在你身边,又怎么会放弃你选择薛启凯呢。”

单佳期双眼朦胧,泪水滑落。

御玺九在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明明知道这丫头是假装的,却还是被她的泪水给吃的死死的。

“没事了,我会处理。”

他将她拥入怀中,他的怀抱依旧温暖,但是单佳期的心却如同坠入冰窖一样。

单佳期反手,环住他的腰,埋在他怀里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喜悦。曾经她有多希望这个怀抱是真的属于她的,现在她就有多希望,她能脱离这个拥抱。

“你能陪会我吗?”她眼底的算计和歉意十分矛盾,但是她不能让霍楠有向他求救的机会。

“好。”

他搂住她,两人在房间的沙发上休憩,仿若岁月静好那般。

“中午了,去吃饭。”

御玺九很享受这样的时光,但他舍不得单佳期的肚子饿到,所以已经通知莫寒带了午餐上来。

单佳期不知不觉的趴在他的胸前睡着了,被他叫醒,单佳期的脸上是淡淡的迷茫。见他们两人的姿势暧昧的很,连忙撑了起来。

手因为有些发麻,直接扑倒在御玺九的身上,两人唇对唇,四目相对,仿佛有潋滟的电流一般。

她连忙起身,眼神有些慌乱,不知道往哪里看比较好。

“我出去了。”

“好。”

他淡淡的一声如同放她自由的天籁之音,单佳期立马就冲了出去。

“未……佳期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御柒念刚好和冲出房门的单佳期对上,差点脱口叫了未来妈咪,还好及时刹车叫了佳期姐姐。

“没有啊,可能是有点热,空调温度开太高了。”说完,从冰箱里拿了一只冻过的水出来喝。

几口冷水下去,总算是心底那抹燥热降了下来。

“谁让你喝冷水。”

御玺九出来,见到单佳期手中还泛着冷意的水瓶,表情瞬间凝住。从她手中夺走了那只水,用水壶即时烧了一壶开水,从储物柜里拿了红糖加红枣,泡在开水里。

“喝这个。”

单佳期看这杯水,莫名的感觉老脸一红。

“已经干净了。”就是在说,她不想喝这么补。

“你是想下次继续疼?”

这句话,让她瞬间乖乖的接过这杯红枣红糖水,她还真的不想下次继续疼。可是这个是没办法的,自从五年前她肚子里的孩子被人强制流产之后,她就落下了这个经期会疼痛的结局。

“佳期姐姐那里不舒服啊?”

小艾米看到佳期姐姐手里捧着爹地经常弄给妈咪喝的糖水,她也好想喝啊,一双眼巴巴的看着单佳期。

“姐姐的给你喝。”

“我做给你。”

小艾米冲着单佳期比了一个耶,她就知道,每次她找妈咪要喝的时候,爹地都会不让她拿走妈咪手中那杯。佳期姐姐还说和御叔叔没关系,才怪呢!

“念哥哥,你是不是要有妈咪了。”

两个小朋友在一起叽里咕噜的,但是都是天真可爱的话题。

“是啊,但是我老爹不承认,他明明就喜欢里佳期姐姐来着。未来妈咪肯定是不喜欢他,你看他一点用都没有,还不早点把未来妈咪带回家造个小妹妹出来。”

“那你是不是有小妹妹就不要我了?”

小艾米见念哥哥一脸的兴奋模样,心底害怕念哥哥不喜欢她了,连忙问道。

“当然不会啦,不是说了,我是你的男朋友嘛。”

单佳期和御玺九总是隔着若有若无的距离,御柒念在小艾米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冲着单佳期跑了过去。

“佳期姐姐,念哥哥欺负我!”

小艾米趁着单佳期没注意,往单佳期身上重重的一撞,手中还热着的红糖水险些摔到在地,但她却没有站稳,朝着御玺九倒了过去。

御玺九果然不负期望的抱住了单佳期,红糖水洒在他的衣衫上,因为有糖所以黏糊糊的。

他一双责怪的眼神扫过御柒念,御柒念浑身瞬间打了个激灵,生怕自家老爹连小艾米都责怪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佳期姐姐,对不起,是我的错。”

“好了,没事的。”单佳期将手中的红糖水放在桌子上,蹲下身子安抚着御柒念和小艾米。

小艾米和御柒念都小心翼翼的看向御玺九,只见御玺九的表情在单佳期蹲下身子的那一刻,更加阴沉了。

“佳期姐姐,你快看看叔叔有没有烫伤吧。”

御柒念连忙亡羊补牢,希望还来得及。

“九爷,你去房间里冲个凉,换套衣服吧。”站起身,她的声音就冷淡了许多。

“你就不怕我烫伤?”

单佳期将杯里的糖水一口气喝完。“已经不烫了。”

御柒念在一旁看的着急,御玺九对单佳期也是越来越无奈了。

换完衣服出来,他们已经坐在餐桌前开动了。有的时候,感觉她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但是有时,却觉得她还是就以前的那个她。

调皮,任性。

电视里还在不停的回播着早上的记者招待会,单佳期显然已经知道了全部的消息,她给薛启凯回了一个短信之后,便再也没有和他联系。

“九爷,我们下午要继续出去玩,你日理万机,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出去了吧。”

这几天和御玺九都是日对夜对,单佳期开始害怕了,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的再一次爱上这个男人。虽然她现在一直都在努力的让自己记得他曾经是如何残忍的对待她的。

但是他的温柔体贴,会让人不自觉的去忘记所有。

“好。”

御玺九答应的爽快,倒是让单佳期有些不太适应。

想来也是,他是堂堂御氏的掌权人,怎么会为了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放弃分分钟可能上千万的生意。

她低下头自嘲了片刻。

待得单佳期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之后,御玺九才缓缓的开口。

“莫寒,安排两个保镖。”

收到命令的莫寒立马安排了比较靠谱的保镖跟在单佳期身边。

“九爷,小少爷是否还要送回Y国?”莫寒知道,九爷这次让小少爷过来,其实也是为了让小少爷和佳期小姐有些相处的机会。

“嗯。”

“那佳期小姐他……”

“莫寒,你现在话越来越多了。”

莫寒开车,送御玺九回御企,御企里每个人都充满了干劲儿。而霍楠此时就等在他的办公室门口,御玺九见到她,也没有多看一眼。

“送杯咖啡进来。”莫寒吩咐秘书。

九爷昨天说要见霍楠,但是霍楠推脱自己有事,现在霍楠已经惹祸上身,她又求到了九爷的面前。莫寒看着霍楠,心底有一种说不出却又无奈的情绪。

御玺九坐在电脑桌前,秘书端了一杯咖啡放在他面前便立刻退了出去,莫寒候在九爷旁边。

“姐夫,你一定要帮帮忙。安琪的事业不能就这样被毁掉了,她才刚刚火起来,接下来还要去I国参加时装周。这全部都是她要大火的前提,姐夫,你帮忙和薛家大少说一声可以吗?”

霍楠脸上俨然有了些许的着急,事情发生之后,她找所有的人脉,但凡娱乐圈里的,没有一个人敢帮她。她自持和九爷之间的关系,就算利用了别人,也不会有人敢和九爷对着干。

这么多年来,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姐夫,你说说话。”

霍楠心底有些发虚,她利用九爷的身份来给自己的艺人造势这件事,从来都没有告知过九爷。现在薛家这个不受控的薛启凯竟然公然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反驳她,导致她在圈内的声誉受损。

现在就算明面上提出九爷来,对方也不肯认了。

“说什么。”

御玺九的三个字直接将霍楠KO了,但是霍楠又怎么肯就这么认输。

“姐夫,姐姐她一直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都在问你,问你什么时候回去看她。”

提及霍楠的姐姐,御玺九的脸上有些动容,他再次抬眸,深深的看了霍楠一眼。“仅此一次。”

“谢谢姐夫。”

得到满意答案的霍楠立马离开,她虽然敢和御玺九对上,但是她的心底还是有些发憷的。九爷的气场不是谁都能Hold住的。

“九爷,今天晚上……”

“不用通知。”

夜晚,回到酒店,单佳期没有再见到御玺九和莫寒两人。她们今天下午玩的很开心,完完全全的美食游。

“咦?佳期姐姐,你男朋友走了吗?”

御柒念翻遍了整个房间,都没看到他那个老爹。

“他不是我男朋友,他应该是有事,所以走了。再说,我的小团员是你们啊,我只要负责你们就可以了。”单佳期若无其事的安排御柒念和小艾米洗澡睡觉。

有了片刻的休息时间,单佳期躺在沙发上。

接到了来自薛启凯的电话。

“九爷今天给我们家里联系了,你和九爷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九爷什么关系你就不用理了,他不会怪你们的。”

薛启凯在那头安静了片刻。“九爷打电话过来,让我们不要封杀安琪和霍楠。这件事,应该是在你的意料之外吧。”

“不,意料之内。”单佳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她早就知道,霍楠的背后一直都是九爷,而九爷,不可能让他的小姨子就这样在娱乐圈里被人人喊打的。

“薛少,这一次事情完结了,你也没有了利用价值,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单佳期让自己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声音听起来,都特别的冷血。

“你还真的是绝情,怎么办,我发现我对你有很大的兴趣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抛下九爷,来哥哥我的怀抱?”

单佳期抿唇,挂线。

走到阳台上,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思绪却百转千回。不知从何处绕到了现在,又从现在绕回了霍小姐和九爷身上。

没有御玺九在一旁的日子好像过的很快,御柒念和小艾米都要离开帝都了,他们的团旅结束了。送他们上飞机的时候,御柒念死死的抱住单佳期不肯离开。

单佳期也是莫名的十分不舍御柒念回国,她将他抱进怀中,就好像心底瞬间满足了一样。可是,他终归还是要走的。

送走御柒念和小艾米之后,单佳期的心好像有些发空。

回公司报道,还要写一份旅游报告。早前的事情虽然已经在网络上都处理好了,就连薛家的薛启凯都开了记者招待会特地说明。

但是这并不妨碍公司的员工对她的一些恶意揣测。

单佳期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他们对她的评论,没有最恶毒,只有更恶毒。

“单佳期,李经理找你。”

那人冷漠的丢下这么一句话,便扬起头颅离开了。

单佳期整理好手中的结论,从容的去到李石的办公室。

“李经理,你找我?”

李石抬头,看到单佳期来找他,显然有些诧异。

“我没找你啊。”

见李石的状态和他所说的话,单佳期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办公室的那群女人弄得。

“没事,这份报告先交给您,还有之前的事情,我晚点会交一份报告您的。”

单佳期麻利的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回到位置上,所有人都盯着她看,眼中还带着些许的幸灾乐祸。单佳期从小是在何管家的各种针对中长大的,这群人根本抵不过何管家一半。

椅子上放着那么一大颗图钉,这是以为她瞎的看不见吗?

桌子上还有520胶水的味道。

单佳期直接从抽屉拿了包,拎包走人。

只不过这次,她是要回御宅了。莫寒早上给她打了电话,九爷想吃她亲手做的素面。

带团结束,她也没有理由继续住在外面,况且这些天她没回去。何管家早就应该忍不住手痒了,想要对付她了。

她也是夺走她腹中之子的罪魁祸首之一,找不到最大的那个报仇,先吃一些利息回来,也不错!

经过上次之后,单佳期已经在御宅是可以自有出入的。门卫都已经认识单佳期,并且也知道,她在九爷心目中的位置。

“佳期小姐,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何管家阴阳怪气的声音总是会像阴魂不散的鬼魂一样出现在御宅的各个地方,只要她在,何管家的那一双眼睛就一定是紧盯着她的。

“回房啊,难不成何管家要我在这里和你相亲相爱吗?”

单佳期笑的单纯。

“佳期小姐,我们叫你一声小姐,你不要以为你就真的是小姐了。御家不养闲人,你要是想在这里住下去,就必须要按照我的规矩来。”

何管家恶狠狠的。

“你确定,是按照你的规矩来?”单佳期笑了。“刚才九爷给我打电话,说想吃我做的素面了,你说,我是按照你的规矩来呢,还是给九爷去做素面呢?”

“你!”

“哎呀,既然以后还要看何管家的面色做事,我还是听何管家你的话,去做你想让我做的事好了。就是不知道,我不小心摔倒,或者弄伤自己,到时候九爷问起,你说我该怎么回答了。”

白莲花谁不会,单佳期眼底带着冷意,面上却笑的开怀。

“你敢威胁我?”

“不敢,只是说事实而已。”

“你不要以为,当年你和九爷发生的事情没人知道,随随便便爬上男人的床,你爸妈怎么教你的?”何管家冷笑,下一秒笑容便凝固在脸上。

单佳期给了她狠狠的一个巴掌,她眼底充满了杀意。

“何管家,欺人不要太甚!”

“你敢打我!”自从这次单佳期回来之后,就打了她好几次,这次九爷不在,她非要打死这个贱人不可!让她随随便便勾引男人,还勾引了九爷!

单佳期练过跆拳道,空有一身蛮力的何管家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他们两人在客厅里打的热闹,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忙。

“你们在做什么。”

御玺九回到御宅,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单佳期以往不是没有调皮捣蛋和别人打架过,但和何管家打架,却是第一次。

这刷新了他对她的认识,却又有些头疼。

何管家见御玺九回来,一脸委屈的看着御玺九。

“九爷,您瞧瞧,我不过就说让佳期小姐没事的时候帮帮忙做点活。她就动手,把我给打成了这样。我被一个小丫头给打了,这让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她抢先在九爷面前诉苦,想要和她斗,单佳期还嫩了点。

只见单佳期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头发散落了下来。她拆掉皮筋,再重新扎了起来,扎成一个利落的马尾。

只字不言,仿佛这一次的打架,她全然没有任何委屈。

“佳期,你有什么话说?”

“没有,九爷你想怎么罚?”单佳期的眼神都没有和御玺九触碰到,她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御玺九一眼,眼底空荡荡的,仿佛没有九爷的身影。

“以后跟何管家做事。”

“好。”

他说什么,她都应下。

晚上的素面自然还是由单佳期做的,当初她给他做的那一碗面是他的生日,她下了很多心思去做的。虽然已经过去了六年,但是她还记得当初这碗素面是怎么做的。

送了一碗素面到餐桌上,她便退到了一旁。

认清了自己不过是一个佣人的身份,和五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单佳期的心态没有多余的变化,十分坦然的接受了。

何管家心底冷笑,既然都落到她手里了,她怎么会让她好过。

单佳期被何管家使唤,到了凌晨两点才能去睡,冲完凉躺在床上已经三点了。翌日清晨,不过是早上五点,她便被一杯冷水泼面惊醒。

“这么晚了,还不起床准备早餐,你还想睡到什么时候。”

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竟然才五点。单佳期眸中明明灭灭的光,起床,准备早餐。

做完早餐之后,她要打扫仓库,还要洗衣服。她的手泡在水里泡了已经整整一个小时,明明有洗衣机,何管家却故意让她用手洗。

单佳期做完一切,早餐都来不及吃就要赶去上班了。

而公司里却还有一群女人要害她,单佳期第一时间直接冲进了李石的办公室,进行之前对公司声誉造成影响事件的报告。

她做完报告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突然黑了,明显是要有大暴雨的节奏。

单佳期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手机突然振铃,来自Y国的电话。

“佳期姐姐,你猜猜我是谁?”

“麦克?”单佳期的脸上扬起了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小家伙的声音,那些发生的不好的事情好像全部都消散了。

“不对,你再猜!”

“难不成是威尔?威尔,你怎么这么调皮啊。”

电话那头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单佳期听着嘴咧的越来越大,好像外面的乌云再大,也遮不住她心底的那片阳光。

“佳期姐姐,你再调皮,我就不理你了。”

御柒念有些委屈,老爹来了一趟Y国,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回去了。

“好好好,我们的小念,刚认识你时候的高冷呢?被狗吃了?”单佳期打趣到。

还记得第一次见小念小朋友的时候,这家伙有多高冷,连多余的话都不肯和她说,现在还知道撒娇卖萌了。可她偏偏就是抵抗不住他的撒娇卖萌。

“佳期姐姐,你不拆穿我,我们还能做朋友。”

“那你是想我了吗?”

“对啊,如果我不是有小艾米了,我一定要娶佳期姐姐做老婆。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见到你了,你说好不好。”

单佳期眉眼都带着笑,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又懂事,还会照顾小艾米。

“好啊。”

两人聊了一会,外面落了一阵雷阵雨,乌云很快便被吹走了。

手机上突然推送了一条新闻,新闻标题写的是:神秘女子与九爷同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