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欲亲伦96部分阅读 yin荡的护士乳在办公室揉

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像是上帝最精致的杰作,凉薄的唇微抿,整个人显得更加冷酷无情。

他看着监控里那个张牙舞爪的女人,眼底怒意渐起。

公司里什么时候招了这样的泼妇进来?

一对四?

那女人穿着正式的职业装,此刻黑发散乱遮住了脸,身形晃动,打人手法娴熟。

高大挺拔的男人眉头皱的很深,周身缭绕着冰冷的气息。

眼底酝酿着狂风前的暴雨,他转身大步往前走:“带这个女人来见我。”

毋庸置疑是命令的口吻。

被带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林星遇脑袋到现在都是晕乎乎的。

她没想上班第一天就惹出这么多是非。

落地窗前背对着自己站着的男人一语不发。

林星遇还没了解过这家公司的背景,心里拿捏不准什么情况。

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忽然间转身过来,当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在时隔六年后重新出现在眼前时,林星遇一度以为是自己看错眼花了。

她使劲揉了揉眼睛,没看错,真的是墨北辰!

本以为放下,可这一刻心里到底还是有些酸涩。

那转身过来的男人平静无波的眼底唰的出现了一抹惊诧。

他脚下步子挪动,直直朝着林星遇走来。

“是你?”声音里竟带着几分意外。

林星遇步子后退,太怂蛋了,都六年了,见到这个男人为什么下意识的还是只想逃?

六年前的那一夜是恩赐也是施虐。

墨北辰还不等她倒退两步,人已经大步走到了她面前。

“四爷。”林星遇强自稳住身形打招呼,“好久不见。”

墨北辰终于看清楚了面前这张小脸。

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大变化,只是随着时光的推移,她昔日青涩的模样褪去,现如今看着成熟了几分。

墨北辰很难将方才在茶水间揍人的那个泼妇和现在站在自己面前这人模狗样的林星遇混为一谈。

他冰冷的唇角微微勾起,那一刻,心底似乎有片刻的喜悦。

“是啊,好久不见。林星遇,你还是这幅狗样子。”

林星遇见识过墨北辰一张嘴气死人的本事,现在也不打算计较。

“我确实还是这幅狗样子,倒是让四爷见笑了。”

墨北辰忽然低头凑上来,他附耳在她耳边,声线清冷,分明毫无压力但林星遇听着却像魔音。

他说:“一对四,林星遇,你本事见长啊。”

林星遇缩着脖子躲开,不习惯他凑那么近。

“也不看看我是谁……”她刻意压低嗓音实话实说着,跟墨北辰呆在一个空间里压力很大。

墨北辰眼眸中神色带了几分兴味盎然:“打人的时候不是挺兴奋?怎么现在缩着脖子像只鹌鹑?”

林星遇是被墨北辰激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如实开口将那几个女人针对自己的话说完。

“四爷,我没有那个度量容忍那些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墨北辰若有所思的望着林星遇,像是有几分看不透她一样:“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是只炸了毛的刺猬?”

林星遇想说,发现没发现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在他眼里自己依旧只是个别有用心带着目的接近他的坏女人罢了。

她眼神忽然暗下去,眸光闪烁,他却偏头,凉薄的唇呼出微热的呼吸……

“怎么不说话?”墨北辰黝黑如深潭的双眸直视她,偏下的头似有若无的像是再蹭她雪白的颈窝。

六年……

这个女人消失整整六年了。

林星遇只觉得难熬,她缩着脖子,有点想逃,好在老天爷像是听到了她心底的呐喊声一样。

在她顶不住落在自己身上那明目张胆的视线,又因他偏头的举动弄的浑身僵硬心跳如鼓时,办公室的们被人敲响。

“四爷,收购公司的合作方已经在等了。”

林星遇顿时像是遇到了救星,一双眼睁大,嘴角浮现笑意,双眸直直的盯着门口。

墨北辰心思向来缜密,自然将她这些小动作看在了眼底。

他心头忽然烦躁了起来。

这女人是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可以前她最喜欢围着自己转了,记忆中,她总跟在自己身后……

墨北辰抬起头,嗓音低沉,凌厉的双眸带着震慑:“让他们等!”

林星遇脚下步子后退,扭头看向墨北辰。

墨北辰唇角浮现一抹冷冷的笑:“女人,我们也六年没见了,该叙叙旧了。”

林星遇内心抗拒,脸上不敢表现出来。

男人说完,竟是上前两步,伸出手臂,将近在咫尺的女人一把揽入了怀里。

他大掌落在她的腰肢间,轻轻的揉搓,隔着薄薄的衣料试探她身上的体温。

林星遇整个人吓傻。

直到男人大掌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一头刚梳理好的头发弄乱她这才反应过来。

“墨北辰——”竟是失口连名带姓的喊,“你做什么!”

墨北辰第一次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女人连名带姓喊自己的名字。

他略有几分得意的挑眉。

“你眼瞎?”

林星遇愣着张了张嘴,抵在男人宽厚胸前的掌心抗拒的想要推开他。

墨北辰却将她抱的更紧,他说:“对你投怀送抱,看不见?”

林星遇第一个反应是墨北辰不正常了。

第二个反应是这个人在整自己。

就在她心头狂跳不止,想好了要怎么推开他时,男人忽然间放开了她。

林星遇黑发凌乱,有发丝不安分的贴在白皙的鹅蛋脸上,小嘴半张。

墨北辰指了指她的脸,语气里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脸怎么红了?”

林星遇窘迫的低下头:“高原红,了解一下……”

摆脱墨北辰之后,林星遇几乎是卷走了办公桌上自己的私人物品。

直觉告诉她墨北辰不是个好东西。

不知道他在盘算什么,总之不能再和他有任何牵扯。

林星遇再次逃了。

墨北辰和合作方谈完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上官枭站在身后:“四爷,刚才哪位……”

墨北辰淡淡开口:“我前妻。”

……

回到浅月湾,对着空荡荡冰冷的屋子,墨北辰忽然间觉得身心疲惫。

他心头有些烦躁,匆匆洗漱一番,上床梦周公去了。

他看到女人一双桃花眼泛着微波潋滟的芳华,仰面露出脖颈,微眯着眼,眼尾泛着潮红,那阵阵的喘息声……

那迷人的身段,危险的娇软……

该死!

墨北辰忽的从梦里惊醒,翻身起床。

他低低骂了一句,起身去了浴室,一个小时候之后神清气爽的出来。

都离婚六年了还不安分,跑他梦里做什么?!

上官枭已经侯在了公寓门口。

有点想不通,放着好好的锦园不住,跑到浅月湾做什么?

四爷都多久没回锦园了?现在都变成长住浅月湾了。

墨北辰身上穿着浴袍,头发还湿着。

“进来吧。”

上官枭点头走了进去。

将一套干净的衣服放到了床头。

听到墨北辰平静的声线。

“六年了,浅月湾,这女人真的……一次也没来过?”

上官枭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是?”

“林星遇!”

这是两个人离婚之后,上官枭第一次听到叫这个名字。

时光久远,都有些陌生了。

上官枭似乎有那么一点明白这些年为什么墨北臣很少回锦园住。

他心里叹息,面上如常:“四爷,是这样的。当初您和太……林小姐离婚,浅月湾有三套房子都归属到了林小姐名下。”

“可不知为何林小姐离开后两年,她名下所有财产尽数被她变卖,就连浅月湾这两套房子也未能幸免……”

墨北辰鲜少这样耐心的听人说这么多话。

他脸上表情愠怒,眉心轻皱。

“去查!”

是发生了什么让这个女人过得那么拮据?

上官枭收到了命令,很想说一句都已经离婚了,桥归桥,路归路的,还管这些闲事干嘛。

可墨北辰的命令,不敢不从。

况且四爷只是脸上看着冷酷,实则也算仁慈。

当初离婚,也给了林小姐一笔丰厚的财产。

不但如此,还叫他暗地里注意林小姐的资产变动。

在有必要时帮她一把。

上官枭刚走出房门,墨北臣又道:“算了,她的事情跟我无关,不用查了。”

……

三天后。

墨北辰指尖敲打在办公桌面上,略有几分不耐烦。

设计部经理战战兢兢的低垂着脑袋。

办公室里的流动的空气似乎也随着男人眉宇间的冷霜冻结成冰。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这才开口:“上官枭!”

上官枭麻溜开门,探头进来:“四爷?”

墨北辰冰冷的眼眸抬起:“回公司!”

……

林星遇在家窝了三天。

当初墨北辰给她的那些房产都在她出国两年之后被变卖了出去。

回国之后住在了闺蜜沈舒桐家。

沈舒桐家开了个药产公司,白天上班就留她一个人。

六年前她得知自己怀孕,一个念头跑到国外独自待了六年。

这六年老天爷赐给她了四个千金难买的大宝贝!

大宝叫林夏至,性格有点冷,很多时候都老成的像个饱经风霜的小大人。

这一点常常让林星遇哭笑不得。

二宝叫林冬至,性格很暖,像是天使的化身。

三宝叫林未尽,这孩子是个鬼灵精,皮的很,四个宝贝中最爱调皮捣蛋的一个。

最后一个小宝贝,三个哥哥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举,名字叫林未央。

小家伙是被真正的宠成了公主,娇气的很。

三男一女,真正罕见的四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