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抱着媛媛在厨房做小说 下体塞了东西能自己排出来吗

“啪。”方茴的手重重拍在桌子上,“你说什么,何贤君胆子大的居然带着小三出现在你面前,光明正大,我看是真的不想活了。”

“算了,反正都过去了,我当时想想是还挺生气的,说我黄脸婆,长的那么丑,可是想想,我好像也没有那么美,那个女人确实挺漂亮的,白皙的皮肤,最重要的是男人都喜欢的地方我没那么大。”

关小爱是属于那种纤细瘦小型的,但是胸部也没有真的小到自卑的那种好歹也是34C,只是相比于那些波霸确实是逊色了一点而已。

但是也没有真的小到不能见人吧,但是男人吗?哪一个不是爱波霸大美女。

她都明白的。

“小爱,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现在是那个男人出轨在先,你为了那个人渣,你付出了大半年的心血,你没日没夜的照顾这么个残废,好不容易把这个残废给弄好了,现在居然还反咬你一口。这种渣男真该揪出来好好暴打一顿,让她看看不是什么人都是那么好欺负的。”

果然方茴就是这么个性子。

此刻要是何贤君在她面前,她绝对一巴掌打过去。

但是很可惜,现在就是想要打也是打不到人。

“小爱,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的算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对不起你,现在你这么爽快的答应离婚了,反而觉得是你的不是了。”

“算了,都过去了,我现在这样子也挺好,就当时我瞎眼了呗,对那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照顾了半年之久。”

若是何贤君没有整出那样子的事情,或许她都觉得她会对这个男人好一辈子,因为关小爱没有谈过恋爱,她的思想里还有着那种守旧的想法,比如说,结婚了,就要相夫教子一辈子。

然而事实总是不比想象,很多事情不是心理想的,发生的就是这般样子的。

然而方茴总结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世界上没什么好的男人,都是渣男。

这一点,关小爱也觉得很对。

她们用了一顿早餐的时间来辱骂世界上的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骂完之后才觉得痛快了许多。

只是安静下来之后,却发现彼此的内心都可怕的打紧。

两个人靠坐在沙发上,看着白白的天花板。

“小爱,你以后打算怎么办,你要是离婚了,就你那个老子,应该不会放过你吧,还有你那个继母。”

“关圣说我是个没有出息的东西。”

“果然。”

关小爱的情况,方茴知道的清清楚楚,她知道关小爱生活在什么样子的一种环境里,也知道当初她为什么要嫁给那个何贤君。

只是太多的时候,他们都身不由己。

“我现在没住在关家。”

“你住在那个叫何景岩那里,小爱,你要知道,那个男人是何贤君的二叔,都是何家的人,兴许也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收留你到底是有什么动机,好端端的,你不过是他侄子的前妻,他根本就没有必要照顾你。”

这话,关小爱也不止一次的想过。

可是她始终没能问出口来,每一次都用假装的借口告诉自己,等一个适当的机会在问吧。

结果一拖就是半个多月。

“我会问问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收留我。”

“小爱,被人伤过了一次,我们都不能有第二次,不管何景岩对你是什么态度,你都要记住,世界上的男人都是一个样,想要得到的时候,嘴巴说的好听,犯错了,不想要了,还能骂我们是贱人。”

方茴深刻的经历,在关小爱眼前浮现的清清楚楚。

确实,男人真的不是一个能用肉眼就能看清楚的,就好比过去的半年里,她对何贤君多好,一日三餐,就差没当成孩子一般把屎把尿了。

人家也没觉得她好,反而在自己恢复如初的时候狠狠的利用一把。

而她点点头,告诉自己,回去就要问问二叔,为什么收留她。

从方茴的房子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那天下午的5点多,快要进入8月的天,即便是5点了,太阳依旧猛烈,从方茴家坐车去何二叔的家不远。

只是几站公交车的路程。

她扯了一下 身上因为昨夜里睡觉不安分而褶皱的衣服。

然后在下车之后走了几步,上了电梯。

这一处算是高档小区,进出的都是有钱人家,而她夹在这些人群当中自然显得突兀。

她进去的时候,玄关处没看到鞋子,却听到了何二叔的声音。

“回来了。还没吃饭吧,正好,我做了晚饭,还没开吃,过来吃饭。”

“二叔,你怎么在家。”

“等你。”

凌磨两可的话让她微微一愣,“那我先去洗手。”

“别误会,等你吃饭,你那个朋友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已经恢复了。”

然,这是何景岩预料之中的事情。

何景岩总是料事如神,就好比他在昨天晚上就算到了那个方茴在睡一觉之后就能恢复到从前,看一个人可以从她的眼神之中看出端倪。

方茴那个女人不简单。

而相比之下,眼前的关小爱,则仿佛是刚出生的婴儿,可以让人随意画上各种色彩。

“过来吃饭吧,有你爱吃的东西。”

她默默的拉开椅子坐下,又默默的吃掉了他放入她碗中的东西,一口又一口。

方茴说,小爱,你该去问问那个男人,到底为什么收留你,不怕别的,就怕别有用心。

方茴还说,小爱,你也知道,世界上的男人我们总是看不透,所以我们要将自己保护的更好。

在吃掉半碗米饭以及碗中所有的蔬菜和肉之后。

她终于抬起了头。

心里藏着的疑惑若是没有说出口,会很难受。

何景岩放下了筷子,看着她,“小爱是有话要和我说。”

男人一阵见血,却一句戳中人心。

仿佛在他的面前,关小爱连个隐瞒都没有,直接变成了透明。

她支吾着,许久,“二叔,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简短话语犹豫何景岩这个人,做事情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二叔,你为什么要收留我。”她怕自己说的这话让人误会,忍不住又添了一句,“我是说,那个时候二叔为什么要带我回来。你该知道的,我不过是你侄子的前妻而已,你就算不收留我,甚至于是嘲笑我一番,我都觉得理所当然。”

“想知道?”

她点点头,像个捣鼓的拨浪鼓。

“小爱这是经过方茴的指教学聪明了。”

一句话,带着深刻,却又仿佛是个开玩笑,不似夸奖,不似讽刺。

她云里雾里,“二叔带我回来是不是看我可怜。”

“你觉得呢?你觉得我是看你可怜,又或者是想要狠狠的嘲笑你一番,所以收留你。”

她想过的答案无数个,却唯独这两个最为接近,所以理所当然的也是觉得这般。

关小爱差点就点头了,却在看到男人深邃的眸子,以及不笑的脸,硬生生的点头变成了摇头,“二叔,我不知道,所以想要问你。”

“小爱,有些事情你以后会知道,但我只能告诉你,你所想的两个假设我不是正确答案,而之所以我为什么收留你,你以后会知道。但不是现在。你无需考虑那么多,你要知道,我是何贤君的二叔,我有办法让你狠狠的报复那个伤害你的男人。如今,你只有相信我。你没有任何的选择。”

她似懂非懂,但是有一点关小爱懂了,那就是何景岩说的话不假,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而此刻,确实只有这个男人才能狠狠的帮着她打击何贤君。而她没有其他可以迅速变强大的办法。

“二叔,我知道了。”

“吃饭吧,不是你想的问题,以后就别去想了,想多了伤脑筋,来,多吃点鱼肉,会变聪明。”

吃多了鱼肉会变聪明,一句话不上不下,被堵的死死的。

终于又默默的吃掉了被放入碗中已经被挑除鱼刺的鱼肉。

“吃完饭,我带你去商场逛一逛。”

“去商场干什么。”

她微楞。

“不是说要狠狠的报复何贤君,改变要从你自己开始,我就算再大的本事,你自己不改变,我也爱莫能助。”

于是在被带到百货商场的时候。

关小爱才知道这所谓的改变是什么。

一大排琳琅满目的衣服让她看的都要花眼了,“帮这位小姐挑选几身合适的衣服。不要太花哨,看着得体大方就行。”

关小爱对购物没什么太过狂热的爱好,差不多就行,这也是源于她从小生长的环境所致,她是关家大小姐,只可惜,那个继母的女儿每天穿名牌,而她不过是几百块的地摊货她都觉得心满意足。

但是女孩子嘛,天生有爱美的本性,看到这么多漂亮的衣服自然也是兴奋的打紧。

东看看西摸摸的。

觉得每一件都爱不释手。

在南城这样子的地方,她此刻所站着的地方则是南城最贵的地方。

每件衣服都要上万元,最便宜的都是好几千打底,所以再喜欢,也得告诉自己,关小爱,你是个穷鬼,你买不起这里的任何一件衣服。

这样的地方,关小爱不会来的,按照她的消费观,衣服舒适即可,过分的追求价值,反倒是舍本逐末了。

可没想到,这身上的衣服刚刚从店员小姐手中拿来试穿了上去,却先碰到了让她皱眉的人!

转身的那一刻,两道身影距离她只有几步之遥,一个是何贤君,而另外一个就是破坏她婚姻甚至于恶狠狠嘲笑她的女人。

而她看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正在另外一个更衣室里,做出龌蹉的事情,分明写着男士止步,而何贤君却埋着脑袋,挤入狭小的更衣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