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已是傍晚,他们期待已久的小镇终于出现在眼前,赶了两天的路,吃了两天的糕点,云夏首先想到的就是终于可以好好的吃一顿饭,睡一个好觉了。

马车渐渐驶入镇子的中央,镇子不大,就连皇城的一角都不如,不过对于现在的云夏来说,这已经很满足了。

路边小贩吆喝的包子,正在往外冒着热气。

马车从边经过,穿出浓浓的肉香味,云夏不禁咽了咽口水,拉了拉身边的遗风。

“哥,我想吃包子!”

“好,一会到了地方,哥给你买。”

云夏满足的在遗风的身上蹭了蹭,甜甜的说道”哥真好!”

遗风一路走来,云夏一直腻在身边,倒也习惯了云夏的拉扯,不在像开始那般不自在,伸手拍了拍云夏的小脑袋。

战王最终把马车停在了一家客栈门前。

云夏见马车停了,便拨开车帘向外看去。

“我们到了吗?”云夏朝战王问道。

战王点点头”今晚就在这好好休息,明天天亮我们在出发!”

云夏闻言,便先跳下马车,然后伸手扶着遗风。

遗风见此,不禁有些尴尬,笑了笑”我已经大好了,你不用这般照顾我。”

“那可不行,你是我得救命恩人,又是我哥哥,照顾你是应该的,而且,我喜欢照顾哥哥…”云夏今日心情大好,说起话来都带着笑意,一整天云夏都是喜气洋洋的。

战王看着意义风发的云夏,不禁暗自摇头,这个丫头,有点事情就能开心到一天,昨晚经历的一切早就抛到了脑后,难道她不知道有人想要她的命吗?

众人进了客栈,客栈一楼摆着几张小桌,根本没有客人,掌柜的正趴在柜台上呼呼大睡。

“喂,老板,有房间吗?”云夏上前敲了敲柜台,问道。

掌柜的一惊,抬起头,见着面前的四个人,点头一笑”有,有,有,几位要几间房?”

“四间!”云夏一伸手,举出了四个手指头,俏皮的模样让掌柜的看着都有些招架不住。

“好嘞,来几位客官随我楼上请!”

掌柜的赶紧从柜台里走了出来,迎着云夏几位上了二楼。

二楼和一楼一般大,云夏四处看了看,整个客栈也就只有四间房,看来他们是把整个客栈给包了。

“不怕客官笑话,我们小店只有四间房,你们还真是赶巧,今儿店里没人。”掌柜的把房间门打开,笑着说着。

“给我们做一桌子的好菜,烫壶好酒!”

战王从怀里掏出一个银锭子扔给了掌柜的,吩咐到。

那掌柜的接过银锭子,握在手里,看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把嘴趔的老长,笑着说到”好好好,几位稍等,饭菜马上就好,客官收拾一下,下楼等着便可!”

云夏把遗风搀扶到了房间里,自己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直赶路云夏只是觉得累,这一坐在云夏便觉得腰酸背痛,就连脸上都火辣辣的难受。

云夏拿去桌上的铜镜照了一下。

“啊…”

云夏吓得立马扔出铜镜,后退两步,吓得大叫一声。

这,镜子里的妖怪是谁?

脸上红漆漆的,爆着皮,头发乱糟糟的一团,兼职恐怖到底…

听见声音的战王和遗风急忙来到了云夏的房间。

战王光着膀子,遗风也只穿了内衣,看着样子,是急匆匆的赶来的。

“你发什么疯?喊什么?”

战王见云夏没事,站在房间里扯着头发,一脸的苦瓜相。

“谁发疯,你看看我,好好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跟你出来两天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看看,看看,看看!!!”

云夏见战王没好气的和自己说话,便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是那根神经不对,出来和你遭这罪,好好的揽月阁不待,去什么风月国,现在想想,肠子都要悔青了。

“真是麻烦,不过是染了点土,晒破点皮,你至于大呼小叫的吗?”战王朝着云夏不耐烦的说到,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你!”

云夏气急,指着门口狠狠的跺了一脚。

“好了,不要耍脾气了,你这脸都是那日在芦苇地里晒的,过几天会好的。”遗风朝着云夏柔声说道。

云夏见了遗风,心情好了大半,憋了憋嘴。

“哥…不会破相吧?”

“哧…哪有那么严重,放心吧,过几日就没事了。”

遗风闻言,不禁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也离开了房间。

云夏拿起铜镜,又看了看自己可怜的小脸蛋…心里这个苦啊,早知道古代出门这般不方便,就在家乖乖的呆着了,云夏发誓,在也不出门了…

正在云夏捧着铜镜对着自己的脸蛋发愁的时候,房门被敲想。

“姑娘,洗澡的热水烧好了,我给你放在门口了!”

门外传来了掌柜的声音。

“好,谢谢老板!”

听到洗澡水好了,云夏顿时心里舒畅不少,这两天风尘仆仆的,浑身早已经脏的要命。

云夏起身,打开房门,把门口的两个大桶拎了进来,房间里早已经准备好了浴桶,云夏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把两桶热水倒了进去,三两下脱好衣服,便跳了进去。

“哇…好舒服…”

云夏躺在温热的浴桶里,满足的闭上了眼睛,直到水温渐渐变凉,这才拿起毛巾,擦拭起来。

水温变得冰凉,云夏才从里面走了出来,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梳了梳了头发,云夏这才有些满意。

总算是有点人样了,虽然脸上还是红红的…

云夏简单的把头发挽在脑后,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肚子饿的实在不行了,一直咕咕的叫个不停,就连胃,都有点疼了。

云夏来到楼下,战王和遗风还有素锦已经坐在下面等着了。

桌上有几盘小菜已经端了上来,但是几人并没有动筷子,遗风和战王在说着什么,素锦坐在一边,安静的低着头,乍一看上去,素锦到像一个受了气的小丫鬟,可怜巴巴…

云夏见吃的已经做好,便疾步跑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遗风的身边”哥,菜好了怎么不叫我,我都饿死了!”

遗风宠溺一笑,说道”听见你房间有水声,便知道你还没有洗好,所以就先下来了。”

云夏拿起筷子点点头,伸手就夹了一块肉。

刚要把肉往嘴边递,遗风却一筷子打掉了云夏手上的肉。

云夏一脸疑惑的看着遗风。

“王爷还没吃,你怎么这般没规矩!”

“额…”

云夏瘪瘪嘴,不乐意的收回筷子,瞪了一眼遗风,便可怜巴巴的望着战王。

战王却在一边不理会云夏,一手拿着酒杯,侧头悠然的往外望着。

云夏不死心,走到战王面前,弯腰挡住了战王的视线,扯出一丝假笑”嘿嘿!亲亲王爷,我饿了,可以吃饭吗?”

云夏语出惊人,遗风听后不禁瞪眼瞧着战王,这云夏真是不怕死,明明知道战王对她无意,她竟然敢调戏战王,还…亲亲王爷? 就不怕战王一掌劈过去!

就连一直安静的素锦听后都意外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瞧着云夏,她是在找死吗?

战王听后,目光一愣,片刻收回了视线,一个用力把云夏拉了过来,,云夏一个转身,便坐在了战王的腿上。

云夏顿时心漏半拍,看着尽在咫尺的脸庞,云夏不禁脸色泛红,急忙要起身离开。

战王一把搂住云夏的小腰,一脸的戏谑”亲亲王妃,怎么脸红了?”

云夏听后,脸更红了,她没想到,面瘫的战王竟然也会调戏人?而且道行竟然在自己之上,果然深藏不露,超级腹黑,自己只是动动嘴,他竟然动嘴又动手,欺负她力气小,逃不开么?

“我脸红那是因为晒的,你以为什么?害羞吗?呵呵,让你失望了,我云夏没什么优点,就是脸皮厚!”云夏挣扎几下,见战王没有松开的意思,索性也就坐在了他腿上,只是坐坐腿,有什么的,不少胳膊不少腿,有人当免费的肉垫,不坐白不坐!

“我有说因为害羞吗?我只是问问脸为什么红了,你这算是不打自招?”战王看似心情不错,朝着云夏继续到。

“脸为什么红了?梅花糕吃多了!”云夏没有了刚刚的紧张,取代的是一脸的愤怒。

“可以吃饭了吗?吃完饭我在继续坐你的腿,可好?”

战王看着生闷气的云夏,淡淡一笑,推开了云夏,说道:”吃饭吧,我的亲亲王妃饿了!”

哼!

云夏起身冷哼一声,回到了座位上,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战王也微笑着摇摇头,则跟着吃了起来。

一边的遗风和素锦却像是见了鬼一般,瞪着两个眼珠子,看着战王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还是战王吗?怎么看都是一个流氓的架势呀!

吃过晚饭,几人便抓紧时间上楼休息,云夏帮遗风换了药,便也回房睡了,折腾两日,她早已经是筋疲力尽。

第二天,云夏没有赖床,起的很早,她现在所希望的就是赶紧赶路,早些到风月国,到了地方在好好休息,这一路上不太平,出门就遇刺客,绝对不是好兆头,虽然战王警告过了素锦不要乱来,但是云夏知道,这次的事情不是素锦安排的,而是自己的那个二姐云溪,素锦最多也就是暗中帮她一下。

云夏起身,收拾完毕,便出门下了楼。

一楼和昨日相比有些不同,昨日整个客栈都是冷清的,除了他们四人,就再也没有其它顾客,云夏不意外,这个镇子太小,四处又荒凉,自然很少有人经过这里。

而今日的一楼却坐满了人。

云夏刚到一楼,就觉得气氛不对。

一楼大厅的客人都是一群壮汉。身上都背着一把长剑,见云夏从楼上走下来,众人眼睛齐刷刷的望向她。

云夏慢慢错步的往门口走去,然后一个急闪身,便跑了出去。

几个壮汉,一抬眼,微微点头,便有两人起身追了出去。

云夏跑在大街上,一回头,便看见两个壮汉正手提着长剑追了过来,那架势,就跟在电影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云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该往外跑,应该往楼上跑,这样还有战王和遗风顶着,现在这样的跑出来,估计就要等死了。

云夏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眼看着这两个大汉就要追上了自己。

云夏也顾不得其它,又加快的步伐,扯着嗓子大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云夏使出全身的力气,希望客栈的两个人能够听到她的呼救。

小镇小,也有小的好处,街道上几乎没什么人,也很安静。

一大早,云夏的救命声就穿透了整个小镇,有的人还开窗望了望,见两个大汉正在凶神恶煞的追一个小丫头,便又急忙的关上了窗户,就怕多看一眼惹来麻烦。

云夏暗自骂道”奶奶的,你们古代人真没人性,看见我被坏人抓都不出来帮一下!”

客栈内的战王听见呼救声,立马破窗而出,骑上一匹战马,便疾驰追来。

一楼的那些壮汉见战王从二楼跳下,便急忙起身,拎着长剑追了上去。

云夏的身影越来越进,两个壮汉已经追上了云夏。

云夏惊愕的回头,只见一把长剑立在眼前,正要从上劈下来。

云夏闭上眼睛,那日树林里的恐惧感再次传来。

千钧一发之际,身后的战王掏出腰间的两把匕首,咻咻的射了出去。

两把匕首全部命中,两个大汉错愕的瞪着眼睛,还没来得及回头看看是谁出的手,便双双倒在了地上,当场毙命。

战王放下颤抖的手,呼吸都要停止了,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的那一刻,他的心像是从地狱里走了一番。

来不及多想,身后的一群人也追了上来,战王一拉缰绳,马便极速的奔跑起来,经过云夏身边,战王一把把云夏捞上了马背,两人便架马朝镇外跑去。

感受到战王的呼吸,云夏这才敢睁开眼睛,有了战王的庇护,云夏的心才安定下来,她紧紧的贴着战王的胸口,想要索取更多的安全感。

但是战王的脸色却是从没有过的冷峻,他知道,后面的那群人,都是顶级的高手,他们养在太子府多年,今天全部出动,必定不会轻易放弃。

“咻!”

一只长箭射出,只见战马一声长叫,两只前腿一弯,便跪在地上,云夏和战王双双从马背上滚了下来。

战王紧忙拉起云夏”快跑!”

云夏见战王紧张的神情,便知道,后面的这几个壮汉定不是一般的杀手,不敢疑迟,起身便跟着战王像前跑去。

离镇子越来越远,后面的几个壮汉一直穷追不舍,战王见云夏实在没有力气了,便朝着另一边的荒无人烟的沙漠望了一眼,然后坚定的拉着云夏跑了进去。

云夏见了,便紧张的问道”沙…漠…空旷,逃…跑更是不…容易,怎么…跑进…这里了?”

“跟着我。”战王不多解释,拉着云夏便往沙漠深处跑去…

几个壮汉紧随其后的追了一阵后变慢慢的放慢了脚步,最终一字排开停了下来。

一行人望着无边无际的沙漠中渐渐变小的两个身影,为首的人说道“不用追了,进了无妄沙就是死路一条,我们可以直接回去复命了。”

说完,一行人掉头往回走去。

云夏跑了好久,爬过了一道又一道的沙丘,最终跌坐在地上,朝着战王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行了,跑不动了……”

战王也停了下来,朝身后看了看,然后也坐了下来,和云夏相比,战王到是轻松不少,一口粗气都没喘。

“那就休息一会吧,他们没有追来。”

云夏闻言也朝后面看了看,这才放下心来,一头躺了下去“奶奶的,他们还有完没完,不就是因为一个男人么?至于赶尽杀绝?姑奶奶心地善良,留你一条狗命,你还没完没了了,等我回去定将你碎尸万段!。”

云夏看着这几个壮汉对自己下了死手,恨的心痒痒,就觉得这又是云溪派来的杀手。

“这些人不是宠着你来的,是冲我来的,你觉得云二小姐能有那本事请动这种高手?”

云夏闻言一愣,侧过身看着战王:“他们连王爷都敢杀?活的不要命了吧?不过也不意外,站得高望的远不假,但是眼红嫉妒的人也很多,对你下杀手也很正常,就你这种面瘫脸,肯定人缘不好,又混在这种家族里,定会有些麻烦。”

云夏摇摇头,自语般的说道,然后又回过身来躺下。

战王听着云夏的奇谈妙论,不禁感到意外,不知道她的这些说法是从哪里听来的,虽然听上去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大概的意思还是懂了。

“我们要尽快走出这无妄沙,等到了中午,这里会很热。”战王眉头紧锁,面色严峻。

“好。”云夏也不矫情,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土便站了起来。

云夏四处望了望……

“咦?朝那边走啊?”

云夏不是一个路痴的人,她一直方向感很好,在现代,她和老铁也穿越过沙漠,可是这无妄沙有点邪性,云夏一进来,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就连太阳都看不见,四处一片茫然…

云夏抬头看了看战王,只见他也是眉头紧锁一脸的凝重,云夏不禁担心起来,他不会也迷路了吧…

“战王…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也不知道往哪里走吧?”云夏顿时心里崩溃,说话的声音都带着一些哭腔,要是在沙漠里迷路,那就死翘翘了……

“无妄沙,传说中的地狱,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走出去…”战王一边望着四周,一边跟云夏说道。

“啊?你知道还往这里跑?那我们岂不是要死在这里吗?亲亲王爷,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可别吓唬我,我最怕死了……”

云夏顿时崩溃,哭丧着脸说道。

“刚刚追我们的那些大汉是太子殿下亲养的暗杀,都是绝顶高手,我对付两个还有胜算,但是他们十多个亲自出动,我们硬拼,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只有进了这里,才有一线生机,你不要慌,我定让你安然出去!”

云夏见战王如此肯定的模样,便也稍微安心一些,只是现在的情况也确实有些棘手。

现在还是清晨,温度不高,就如战王所说,到了终于,气温定会火热,他们身上没有带水和实物,在这里也是坚持不了几天的。

云夏闭着眼睛回想着来时的方向,她到这里的时候是侧身才躺下,所以左边应该是跑进来时的路,也就是入口。

想到这里,云夏又问道战王”你还记得我们来时的方向吗?”

战王点点头,然后伸手指向左边”我记得应该是那个方向!”

云夏见战王和自己所想的方向是一样的,便开心的笑了笑”那我们就往这边走,我们虽然跑了能有半个时辰,但是也就十里路或者二十里路的模样,只要我们方向不错,一定会走出去的。”

战王想了想,犹豫了片刻,便点点头”好!”

两人齐肩朝着记忆中来时的路往回走去。

他们知道这样的情况下,保持体力和清醒的头脑是最主要的,所以他们没有走的很快,只是平常徒步的速度。

爬过了一道沙坡,出现的又是另一道沙坡,云夏望着根本望不到边的沙漠心里越来越烦躁不安起来。眼里也渐渐的充满了绝望,天气越来越热,烤的浑身的衣衫都湿透了又晒干,晒干了又湿透,来来回回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

云夏不知道被困在这里成功逃出的几率到底是多少…

云夏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浑身也变得软弱无力,手脚开始不停使唤,只觉得头一沉,便跪在了黄沙上。

“云夏,你还好吗?”

战王见云夏跪了下来,急忙跑到身边,一把把云夏拉到了怀里。

看着怀里虚弱的云夏,战王心里划过一丝自责,他不应该让云夏来陪自己冒这趟险。

“没事,就是太热,有些中暑了,战王我们晚上在赶路吧,现在实在是太热了,我口渴的要命!”

战王点点头,用衣袖帮云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坐在了云夏的身边,把云夏揽在怀里。

云夏靠在战王怀里,把头枕在了战王的肩上,闻着战王身上传来的汗味,不禁觉得非常的安心。

云夏不觉得咧开了嘴角…

虽然现在很苦,但却有人陪自己一起受着,也是幸福的…

“在笑什么?”

战王拍了拍云夏的肩膀,问道。

“我在笑,早知道做你的王妃需要这般受罪,我以前定不会为了你费劲心思…”云夏眯着双眼,慢悠悠的说到。

“现在后悔了?”

“如果,你此刻对我说一句,你爱我,我便不后悔…”

“……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战王顿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说道。

“呵呵…”云夏冷笑一声,如果以前的云夏,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很高兴吧,她爱战王如此疯狂,她定会珍惜和战王单独在一起的每一分,哪怕是生命的最后…

“是的,我是在开玩笑,你心里早已经有了别人,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这次冒险去风月国,就是为了她吧?”虽然云夏一直清楚战王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一直以来也从未给过云夏希望,可是云夏此时,心里却隐隐的泛起了苦涩,刚刚心里的那一丝幸福感瞬间烟消云散,心里顿时空荡荡的…

战王看着面露失望之色的云夏,心也发痛,他不知自己何时,已经开始在意云夏的感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