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呻吟双腿大开BL强受 公车灌满JING液去上课双性

秦如雪这么一走,温立国立马收起了脸上虚伪的笑容,看向温念瓷的眼光中透出狠意。

“我警告你最好给我安分些,别再惹出什么乱子,这桩婚事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要是你敢搞砸了,我就没你这个女儿!”

说罢,冷着脸匆匆离开,而沈素琴也在瞥了她一眼后跟着出了房间。

本就疲惫不堪的温念瓷又经过这么一闹,脸色更是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看着十分可怜。

旁边的于晓被这不要脸的一家子气的眼眶泛红,要不是温念瓷拦着,她今天一定得把这些人狠狠的骂一顿,现在看着闺蜜这个样子,心底里是说不出的心疼。

“念瓷,我真替你觉得不值,你要是觉得委屈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

温念瓷此刻心里也是难受的厉害,明明想哭却强忍着眼泪,讷讷道,“哭了之后又能怎么办呢?”

该面对的始终还是要面对,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改不了。

自己选的路终归要走完,除了坚持下去,别无他法。

于晓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她突然觉得她以前并不真的了解温念瓷,这个女孩其实远比她想的还要坚强。

一时间两人都是一脸的愁容,完全忽略了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存在。

温雨欣见事情闹成这样,心里简直乐的开了花,偏偏还假装好心的出言安慰。

“姐,你快别伤心了,现在这样连我看着都心疼,这姐夫毕竟是个傻子,今后你们可还得过一辈子呢!”

言外之意是说温念瓷的苦日子还在后头。

温念瓷听了这话,握成拳的手关节处泛起青白,却懒得再和她争这些口头上的便宜。

偏偏对方不识好歹,非要一再挑战她的底线。

“不过啊,今天这事还真的不能怨姐姐一个人,姐夫毕竟只有六岁的智商,估计都不知道结婚是怎么回事呢!姐,你啊以后得好好教教姐夫……”

“你给我闭嘴!”

于晓愤怒的吼了一嗓子,一双眸子里仿佛燃烧着火焰,看那样子恨不得把温雨欣的嘴给撕了。

“你待在这里做什么,赶紧滚出去!”

温雨欣冷不丁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当下面子便有些挂不住,紧接着不服气的怼了回去。

“我愿意在哪关你什么事,倒是你,这是我们温家的家务事,要你一个外人管这么多,真是狗拿耗子!”

一见温雨欣这阴阳怪气的模样,于晓再也压不住满肚子火气,要不是沈素琴这对母女在背后搞鬼,念瓷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嫁给一个智商只有六岁的傻子!现在事情闹成这样还是她们有礼了?

想到这,于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指着对方的鼻子就骂了起来,“你和你妈,你们两个就是个吸血鬼,为了钱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干的出来,念瓷就是被你们陷害才嫁到季家来的!”

长那么大,温雨欣还被人指着鼻子骂过,气的脸色都变了,“我警告你说话小心点,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管我们家的事!”

于晓哪能这么轻易就放过她,要骂就骂个痛快!

“今天我还就管定了,你妈就是个不要脸的小三,专门破坏人家的家庭,你也不是什么好货……”

“姓于的,你个贱人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你算哪根葱!”

“你个小三生的东西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越骂越厉害,温雨欣恨得牙根痒痒,明知骂不过对方,却还是不服气的反击。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冷笑了声,“我怎么样也比你强,不像你,货真价实的穷鬼,每天从头到脚都是廉价的地摊货,你不过就是想靠着温念瓷攀上温家这个高枝罢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里面的事……”

“温雨欣,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快住嘴!”温念瓷听到这一脸恼怒。

“呵,难道不是吗?”

温雨欣一步一步慢慢走了过来,一脸的鄙夷之色,“她父亲是个赌鬼,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之前还不要脸的到我们家借钱,你别是把这事忘了吧……”

于晓听她说这个,一时无法开口反驳,直气的浑身发抖。

见对方没有还嘴,温雨欣面上不由的浮现几分得意,眼睛直直的盯着于晓,越说越上瘾。

“你父亲不过就是个赌鬼,你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以为和温念瓷交好就可以攀上温家,接着在攀上季家是不是……”

温念瓷听她越说越过分,火气上来,伸手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温雨欣登时愣住当场。

“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

这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她脸上,反应过来的温雨欣不敢置信的瞪着对方,样子像极了一只炸了毛的母鸡。

温念瓷毫不示弱的骂了回去,“温雨欣你够了,你怎么说我无所谓,我朋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教,现在立刻马上从我面前滚出去!”

“温念瓷,你个不要脸的贱人!”

温雨欣顿时两只眼睛瞪的像铜铃,又怒又气,从小到大她哪里受过这般委屈,一伸手就要打还回去,却在半空中被温念瓷截住。

“你干什么,赶紧拿开你的臭手!”

温念瓷冷笑道,“怎么招,不服气是吗?你别忘了今天是我的婚礼,现在是季家主场,怎么样我也是季家少奶奶了,你打我一下试试看?”

“你敢威胁我!”温雨欣虽然嘴上仍是强硬,可心里却是怕了,说话明显的底气不足。

她此刻的心思,温念瓷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当下甩掉对方的手,冷嗤道,“就是威胁你又怎么样?再过一会儿,晚宴就要开始了,你说要是我脸上带着个巴掌印,在众人面前丢了季家的颜面,季家会不会把你赶出去?”

一听这话,温雨欣顿时怂了,狠狠一跺脚就走了,临走还不忘撂下了一句狠话,“温念瓷,咱们走着瞧,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这下,烦人的苍蝇都走了,房间里总算清静了下来。

温念瓷见于晓面色不好,以为她还在为刚才的事介怀,满怀歉意道,“温雨欣这人就是这样,说话口无遮拦,晓晓,你千万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然而于晓却是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没事的,念瓷,你用不着为了这个和我道歉,我才不为了那种人生气,就是听她这么说你心里不痛快,下次别千万再让我看见那小贱蹄子,否则见一次撕一次!”

温念瓷听了她这话不由的失笑,“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

事到如今,再怎么样也挽回不了这一切了,于晓不禁叹了口气,只能出言安慰,“念瓷,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虽然我可能帮不上你什么,但是起码还可以听你诉苦,有些事情说出来就没这么难受了……”

“谢谢你,晓晓。”

温念瓷只觉得眼眶里有温热的液体在涌动,心中说不出的温暖与感动,有这样一个好朋友在身边是前生修来的福气。

“你这傻丫头,咱们之间还用的着说谢么,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一看。”

于晓离开了之后,温念瓷一个人百无聊赖,倚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等醒过来一看墙上挂的时钟才发现自己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

刚起来伸了个懒腰,就看见于晓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怎么,是谁惹到你了?”温念瓷疑惑的问出声。

“念瓷,你知道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听见季家的人说什么了吗,季昊轩已经找到了!”

温念瓷垂眸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嗯,那很好啊,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于晓一脸的愤愤不平,“这是没什么好生气的,可问题的关键是他压根不肯回来,他要是不回来,那晚上的酒宴,不就得委屈你一个人出席了……”

“好了,晓晓,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再生气也没用啊。”温念瓷劝道。

“可是你说这算什么事啊,明明是两个人结婚,凭什么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些,哪个新娘子结婚是这样的……”

温念瓷笑道,“无所谓了,反正脸都丢够了,一个人就一个人。还好这次婚礼是封闭性的,除了一些上流社会的人知道以外,外面都不知道新娘是谁。”

话虽这么说,可心中到底还是失落的,左右不过破罐子破摔罢了。

晚些时候,宴会已经差不多快开始了。

温念瓷换好晚宴要穿的礼服,想到一会儿要一个人面对这么多的宾客,心中不由的有些忐忑不安。

到时候那么多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身边连个提点的人都没有,万一做错了事,不仅自己丢人,也会让季温家失了颜面。

温家那一家子倒是没什么,可是季家……

温念瓷不禁头痛,之前的事情已经让她的婆婆生气了,要是再出点问题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呢。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温念瓷还以为是管家过来催人了,赶紧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没想到最后进来的人却是季灏霆。

看到对方身上所穿的礼服,温念瓷不禁微愣。

季灏霆换了一套暗红色的西装,和他精致的五官非常相配,整个人低调而优雅,看起来就像是中世纪的骑士。

而她身上的这件礼服是一件露肩长裙,同样的暗红色系,带有一些复古情调,大方得体,和季灏霆身上的那件无论是从颜色,还是花纹的设计,看起来都很搭,感觉就像是一套。

就在温念瓷暗自纠结着这两套衣服的时候,季灏霆忽然走近了些,非常绅士弯起臂弯,“挽上。”

“哈?”

温念瓷一呆,不知他这是何意。

面前女人的表情甚是有趣,季灏霆忍住想要捏对方脸的欲望,解释道,“昊轩已经先回去了,所以今晚的敬酒宴,我会陪你出席。”

眼下这种情况让温念瓷又是意外,又是感激。

总算是不用她自己一个人去应付那些宾客了,要是有季灏霆在场的话,其他人的目光也不会一直都放在她一个人身上。

那样的情形,想想就十分尴尬。

这么想着,温念瓷已经挽上了他的手臂。

宴会厅里,两个人站在一起仿佛天生的一对,俊男美女,一出场就引来了现场无数人的惊叹。

不远处,正在和季冠成夫妇谈话的宾客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的称赞,“季家的大少爷可真是一表人才啊,年纪轻轻就这么有作为,将来不知哪家的姑娘有福气嫁给他……”

季夫季母听了也是笑不绝口。

有人真心祝福,自然有人不怀好意。

另一边,温雨欣看见温念瓷竟然挽着季灏霆出来,眼中升起了嫉妒的火苗。

本来听说季昊轩死活不肯回来,还以为接下来能场好戏,让温念瓷继续在众人面前丢脸,没想到对方竟然和季灏霆一起出席了晚宴,这可是她梦寐以久的事情啊!

像季灏霆这样的男人,既帅气又多金,还是霍氏集团的总裁,简直是天之骄子。

只有她温雨欣才配站在季灏霆身边,温念瓷那贱人有什么资格,她凭什么!

温雨欣想起刚才挨的那一巴掌到现在还疼着,心里更加气不过,看向温念瓷的眼神像一把啐了毒的刀子。

温念瓷,你不是得意吗?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当众出丑的……

进到宴会厅后,接下来季灏霆该带着温念瓷去宾客处敬酒,感觉到被身旁的人轻轻拽了一下,季灏霆不解的看了过去。

温念瓷面上有些尴尬,“那个,我酒量不太好,待会要麻烦你帮忙挡下酒了。”

何止是酒量不好,简直是非常差。

季灏霆眼中浮现一丝了然,“我知道,已经提前让人给你换过了,所以你手上端的并不是红酒,而是能以假乱真的葡萄汁。”

葡萄汁?

温念瓷惊讶的看了一眼手上的杯子,尝了一口,还真是葡萄汁,酸酸甜甜的。

同时心里也不由奇怪,季灏霆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的,她好像之前没有透露过自己酒量不行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温念瓷一直和季灏霆在酒会里转来转去,不时给宾客敬酒。

开始倒还好,一连走了两个小时以后,她两只脚被高跟鞋磨的生疼,走起路来说不出的别扭,速度也慢了下来。

温念瓷一面努力跟上季灏霆的脚步,一面心里忍不住的吐槽,这哪里是结婚,分明就是受罪。

估计她的脚踝现在都已经被磨掉了一层皮。

季灏霆发现了身边女人的异样后,视线落到她走路时不经意露出的高跟鞋上,不由的皱眉,“要不要去旁边休息会?”

这个女人,怎么总是这么爱逞强?

要是他一直不问,她准备忍到什么时候?

温念瓷此时也实在是走不动了,听到他这么问,赶紧点了点头。

“先在这里休息一会,等好一些再过去。”

季灏霆还得过去招待宾客,把她扶到角落的长椅上没说两句话就走了。

靠在长椅上休息了不过十多分钟,温念瓷就感觉好多了,刚才在酒会上喝了一肚子的果汁,此刻便忍不住要去卫生间解决一下,况且脸上的妆容也需要补一补。

刚起身离开了没多久,拐角处突然多出一个人影,偷偷的跟在了后面。

一直到她进了卫生间里面的小隔断间,温雨欣这才从暗处走了出来,悄悄上前把隔断间的门锁上了,然后等在一旁看戏。

谁能想到上个厕所,还能发生这事,发现厕所被人反锁以后,温念瓷赶紧拍门,可压根没人搭理。

“谁站在外面?到底有没有人啊,赶快把门打开,听到没有……”任凭她又拍又打的喊了好几嗓子,可还是一点用也没有。

在门外站了有一会儿的温雨欣听见里面人的叫喊,笑的一脸得意。

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新娘忽然无缘无故的失踪,那场面一定会很热闹吧?

温念瓷,你也有今天,不是说自己是季家少奶奶吗,此刻还不是待在厕所里处哪里都去不了?

得罪她温雨欣的人,她一定会让她吃到苦头!

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后,温雨欣顺便把卫生间的大门也给锁上了,并且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块维修牌子也放在了门口。

这下子就算有人特意找到这里,一看见这牌子也该走了,怎么也不会想到温念瓷竟然会在里面。

想到这,嘴角不禁露出了几分讽刺笑意,做完这一切,又满意的瞧了几眼,这才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宴会厅。

这边,季灏霆正等着温念瓷一起去给宾客们敬酒,哪知道对方突然不见了踪影,派人去找,结果回来的人竟然都说没发现温念瓷的身影。

可恶,她能去哪呢?

季灏霆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一双眸子仿佛正冒出寒气,吩咐管家,“再去找,务必马上找到她。”

“少爷,我已经让他们四处在找了,等找到人以后立马就把人带过来……”

温雨欣老远就认出了是季灏霆的身影,脚步也不由的加快,看到他身边的人走了,主动凑了上来。

“季少,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对方俊朗的模样,温雨欣忍不住脸红心跳起来,脸上挂上了招牌式的妩媚笑容。

“知不知道温念瓷在哪?”季灏霆冷声询问道。

温雨欣一听温念瓷的名字,不禁有些心虚,尤其在对方的冰冷的注视下,手心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不知道,没……没看见。”

本来季灏霆对她知道温念瓷的在哪也没抱什么特别大的希望,不过下意识这么一问,一听她说不知道,索性也不再理会这个女人。

见季灏霆要走,温雨欣心里一急,怎么肯白白错过这个培养感情的机会,粘皮糖似的跟了上去。

“季少,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找。”

季灏霆见状也没有阻拦,毕竟宴会厅里宾客现在全都等着呢,如果这时候温念瓷丢了,等会他的母亲一定又要对她发难。

……

卫生间里,温念瓷又拍又喊得叫了半天,手麻了,嗓子也哑了,不由的停了下来,思考这个恶作剧到底是谁干的。

其中也根本不用多想,看她不顺眼,并且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人,不是明摆着呢吗。

可现在最关键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要赶紧想办法从这里出去。

温念瓷来的时候,身上也没带手机,现在谁也联系不上,除非有人进来,不然还得在这等着。

如今这种情况由不得她等,外面的宾客还等着新人敬酒,季家要是在这节骨眼上找不到她,没准还以为她逃婚了。

越想越着急,温念瓷仔细看了看这隔断间的构造,把马桶盖子盖好,一咬牙踩了上去。如今门已经打不开了,砸门并不可取,要想从这里出去,唯一可行的办法只能是先爬上去,接着再往下跳……

和温念瓷想到差不多,此时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敬酒还没完成,新娘子却找不到了,说出去真是笑话。

宴会厅里的宾客们议论纷纷,一场婚礼能办成这样也是世间罕见了。

季冠成的脸色别提多难看,气的已经说不出话来,而季母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季家丢了这么大的脸面,要是传扬出去还得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今天过去,季家的婚礼还不成了其他豪门贵胄茶余饭后的谈资?秦如雪越想越气愤,狠狠朝着温立国夫妇所在的位置瞪了一眼。

另一边沈素琴拽着温立国,吓得够呛,“该不是温念瓷这死丫头逃婚了吧,要是她真跑了咱们可怎么办啊,季家哪里是咱们开罪的起的……”

温立国脸色铁青,心里的想法和沈素琴一模一样,这么关键的时刻,温念瓷要是跑了,季家平白丢了这么大的人还不把这笔账算在他们头上!

这么一想,两人也坐不住了,赶紧帮着找人。

一群人找了半天,还是未果,眼看时间慢慢过去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告诉酒店经理,让他把监控调出来。”季灏霆突然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