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yin荡体育课羞耻play

两人回到家里,坐在客厅饭桌旁的林霞瞧见他们相继的进来,脸上有不悦一闪而过。

但她还是站起来,一脸客气的对晏子承道:“还没吃饭吧?”

晏子承察觉到她对自己的疏冷,心中琢磨片刻,才点头道:“嗯。”

“那吃完晚饭再回去吧。”林霞客套的说着,就转身去厨房,不给晏子承说话的机会。

晏子承知道她这是下逐客令了。

看向白乐彤,然而白乐彤却很快的别开了视线。

晏子承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林霞就端着饭碗出来了。

晚饭谁都没有说话,一顿饭静悄悄的,而晏子承也没有开口,平日里冷冰冰的脸,此时却温和还多了些小心翼翼。

吃完晚饭,林霞收拾碗筷,她也没有再提醒晏子承。

白乐彤知道,如果晏子承今晚赖着,林霞可能会更不待见他。

晏子承送白乐彤上楼,两人才进房,晏子承就将她抱入了怀中。

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晏子承的声音带着些许低沉的道:“新婚夫妻怎么能分开?”

“你还是回去吧。”白乐彤垂眸,看着地板,语气平静的道。

晏子承的眉头皱了起来,唇瓣含住她的耳垂,他声音含糊的道:“你还是不接受我么?”

“这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你对于我而言,也只是比陌生人熟悉一些,我们分开很多年了,我……”白乐彤说到后面,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无法忽然接受一个人闯入她的生活里,与她举案齐眉。

“你什么?”晏子承一边说,一边继续吻她。

白乐彤被他吻得浑身发热,用力的推开他,她后退两步道:“我无法接受忽然干涉我生活的人,回去吧,不要让我妈妈对你产生不好的印象,你知道我只有妈妈跟姥姥,妈妈对于我而言,有着非凡的意义,我会很听她的话。”

皱着眉说完,白乐彤转身背对着靠在门上的晏子承。

晏子承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紧了拳头,眼底泛着寒意,他一字一句的问:“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她不接受,你也不会接受?”

“你能不能先回去?”白乐彤背对着他,语气有些不耐烦了起来。

晏子承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才冷冷的道:“如果你真的不接受,那我只能采用非常的手段了。”

说完,他便打开门,然后转身出去。

即使生气,晏子承关门依旧很轻。

白乐彤皱着眉,好一会儿才无奈的呼出一口气来。

晏子承步伐沉稳的下楼,面色冷峻覆着寒霜一般。

无论如何,就算白乐彤不会接受自己,他也不会让她有机会嫁给别人的!

来到客厅,他就看到了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林霞。

收敛起自己心中的情绪,晏子承对着看向自己的林霞恭敬的道:“阿姨,我就先回去了。”

林霞点点头,在他才走出两步,便开口道:“你考虑一下离婚吧。”

晏子承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才扭头看向了林霞。

“对不起,我恐怕不能答应你了,我不是一时兴起要娶她,所以离婚不可能的,阿姨晚安。”晏子承语气平静的说完,就快步离开了。

林霞在他离开后,将门关上,然后上楼去找白乐彤。

白乐彤准备去洗澡,听到敲门声,她以为晏子承又回来了。

打开门看到林霞,她心中有预感应该是谈离婚的事情的。

白乐彤现在有点迷茫,一方面她与晏子承已经发生了关系,她是个保守的人,被晏子承夺了第一次,她心中有不甘可也需要时间接受。

林霞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门边语气平淡的道:“你跟他说一下离婚的事情,那一百万,我会说服你姥姥拿回来的。”

白乐彤看着林霞温和但是不容拒绝的眼神,咬了咬唇道:“妈……他是我们从前的邻居梁煜。”

听到白乐彤的话,林霞略有些惊讶,但很快皱眉道:“无论是谁,这样不经过我们的同意就私下拿证,真的是太过分了。”

白乐彤没再敢说话,如果说跟晏子承已经发生了关系,估计林霞会大发雷霆的吧?

“结婚该有的程序都得走,至少他父母得来我们家说亲,但是直到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你以后去到他家,你说你怎么抬得起头来做人?”林霞语重心长的说着,就走进了她的房间。

白乐彤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没有多言,只是虚心听教。

“不是妈妈不同意,你看他现在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我们是单亲家庭,他连招呼都不打,他家人也没来,就把你这样带走,你说万一他家人不同意,你以后有什么地位?”林霞走到床边坐下来,语气带着担忧。

白乐彤点了点头。

“女孩子啊,对方家庭没接纳你,不要冷手冷脚的往人家怀里伸。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感情这种东西,谁说得准?”林霞继续说着,看着白乐彤的眼神带着慈爱。

白乐彤听到她的话,心脏突突跳着。

她已经冷手冷脚伸进了人家的怀中,怎么办?

想了想,白乐彤压下心中的不安,轻声道:“我会跟他说的,但是……妈,我还是想跟他先相处相处。”

林霞有一瞬间的愣,皱着眉沉思了好久,她才点了点头。

白乐彤应该从认识梁煜开始,对他就有特殊的感情,他忽然离开的时候,她也失魂落魄了好久。

“我不反对你跟任何人恋爱,妈妈也不是一定要逼你离婚,但是该走的程序是一定要走的,见父母,提亲,举办婚礼,一样都不能少。”林霞轻声说着,就站了起来。

白乐彤点了点头,林霞说完就出去了。

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她看着窗外发呆。

她很矛盾,一方面现在的晏子承对于她而言的确是比陌生人熟悉一些的人,一方面,她又真的没办法割舍这个拿走了自己第一次的人。

都说女人对拿走自己第一次的人有很深的处女情结,而白乐彤恰巧也是这样的人。

只是晏子承为什么会忽然跟自己拿证,白乐彤心中很困惑。

第二天一大早,白乐彤才出家门,就遇到了停着车在自家小区门外等自己的晏子承。

她本以为昨晚两人说得那么清楚,晏子承应该不会再来了。

靠在车边,他引来了很多人上班族的围观。

白乐彤纠结无比,他不能好好的开一辆低调的车吗?

长得那么帅还跟模特拍车展一样,一大早的勾人……她都不好意思过去跟他打招呼。

晏子承看到她,已经没有昨晚生气的样子。

虽然依旧和平常一样的冷酷,但是白乐彤还是能察觉到他心情应该是不错的。

“走吧,送你去上班。”晏子承嗓音温和,站在阳光下,他身材高挑,早晨淡金色光芒给他的侧脸渡了一层淡淡的光。

白乐彤感觉很多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咬着唇走过去,脸上带着些许红晕的道:“你不用来接我的,我可以搭车去的。”

“走吧,我人都来了,你总不能让我看你一眼就再开车离开吧?到时候你那些同事看到我没送你来,又该说你失宠了。”晏子承伸手,宠溺的摸着她的脑袋说道。

白乐彤有些想翻白眼。

被晏子承拉着上了车,她想着昨天晚上林霞跟自己说的话,思绪总有点集中不起来。

晏子承都要开车了,然而白乐彤却一直没有拉上安全带。

看她魂不守舍的样子,晏子承耐心的倾身,然后凑近她,伸手给她系安全带。

忽然覆到自己身上的晏子承把白乐彤吓了一跳,思绪回归,她已经被他像是搂在怀中一样。

晏子承很细心的给她系安全带,纯男性包裹着白乐彤,让她浑身不自在又非常的燥热。

他的脸近在咫尺,连睫毛有多长,她都能估测出来。

呼吸不深不浅的呼出来,无端多了些暧昧。

晏子承系好了安全带,无意抬眸看向白乐彤,瞧见她脸颊绯红,像是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他眼眸有笑意漾起。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晏子承吻住了她的唇瓣。

白乐彤惊了一下,伸手要推开他,但是他已经松开了她的唇瓣。

坐直身子,他冷酷的眼眸里都似乎带着暖意与满足。

白乐彤忍不住内心吐槽:就那么喜欢亲热么?

车子开出小区,晏子承看着前方,眉眼认真的道:“彤彤,重新考虑一下我吧,不要念着那个渣男。”

白乐彤愣了一下,随即才有些好笑的道:“我念着谁?”

“罗建豪,他配不上你。”晏子承声音低沉的道。

他不想说那么多,可白乐彤拒绝他,他无法接受她拒绝自己,心中想着另外一个男人。

明明……他更优秀,为什么彤彤却喜欢什么都不如自己的罗建豪?

白乐彤简直要气笑了,扭头看向晏子承,她很认真的问:“你觉得我喜欢他?”

“不然你会跑去他的婚礼买醉?”晏子承很是笃定的反问。

白乐彤摇了摇头,一脸无语:“那不是去买醉,你没弄清楚就不要乱说了。”

说完,她就扭头看向了窗外。

关于那件事情,她很生气,也没有兴趣去提。

晏子承还想说什么,看她一脸拒绝交谈的模样,他只能选择闭嘴。

来到公司的停车场,白乐彤率先下了车,也没管晏子承。

一个人提着包来到公司门口,就看到了公司门口拉着横幅。

“白乐彤贱人小三!勾引有妇之夫,不得好死!”字样的横幅非常的亮眼,因为她来得比较早,公司保安还没来。

白乐彤气得呼吸都不稳了,跑上前去,她用力的拉扯着横幅。

不少人都对着白乐彤指指点点的,白乐彤眼眶绯红的将横幅扯掉之后,用力的丢在地上,然后看向了周围。

肯定是林萱做的!

前面才答应经理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后面却又来了。

白乐彤站在公司门口,直接拨打了罗建豪的电话。

电话没一会儿就被接通了,那边的罗建豪似乎心情还很好,声音含笑中还带着惊喜的道:“你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罗建豪,拜托你管好你家那条疯狗行不行?!整天到我公司闹有意思?!”白乐彤气冲冲的对着电话大声吼道,她真的是无语了,林萱是有毛病吗?!

“我听萱萱说你有老公了,就是那天带你走的人?”罗建豪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接着笑问。

“你管我有没有老公!你怕是娶了一条疯狗吧!如果她再来我公司诋毁我的名誉,我会告她!”白乐彤恶狠狠的说着,语气充满了怒气。

他不知道她多珍惜这份工作,他自己做错的事情,林萱居然每次来找她,简直有毛病。

“白乐彤,你回答我的问题,那个人真的是你老公?不会是你想气我,故意租的一个帅哥吧?”罗建豪语气从纨绔变成了认真,还带着质问的味道。

“你不会有妄想症吧?我很清楚很明白的告诉你,那就是我老公,我跟他已经拿证了,当初答应你,不过是把你当他的替身,我跟他青梅竹马,老早就想嫁给他了,你跟你家疯狗说清楚,再来我公司闹一次,我绝对不会饶她!”白乐彤说完,就将手机狠狠的挂断了。

电话那边不太正经的罗建豪将手机狠狠的砸到了车座上,然后看向了坐在自己身侧的林萱。

“你确定那个男的是她老公?”罗建豪咬牙切齿的说着,满脸不爽快。

林萱看他这种态度,顿时就冷笑着质问:“你还在想着那个小三么?!我告诉你,你想着,我就让她身败名裂!”

罗建豪表情阴郁的看了她一下,然后打开车门,迅速的来到她的身边,将她这边的车门拉开,然后倾下身子,将林萱从车里粗暴的拽了下来。

林萱瞪着罗建豪,一脸好笑的道:“你干什么?!”

罗建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才上了车。

林萱总算意识到他有什么目的,伸手要去开门,结果车门直接锁了。

罗建豪打开车窗,眯着眼警告道:“别以为嫁到我家来就能管着我,再喊她一次小三我弄死你!”

说完,就直接发动引擎。

林萱后退了两步,站在路边大骂:“罗建豪你要不要脸?!”

罗建豪没有理会她,车子如同离弦之箭冲出去,快速的转弯,一个漂移就走人了。

林萱跺了跺脚,眉目满含戾气的道:“白乐彤我跟你这个狐狸精没完!”

白乐彤打完电话,将手机放进包里,皱着眉看向四周还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人,她的神色有些颓废。

那边从停车场过来的晏子承听到白乐彤的话,嘴角微微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轻笑。

来到白乐彤的身边,他自然的牵起她的手,声音温和的道:“走吧,我送你去办公室。”

白乐彤点了点头,心中依旧郁闷。

“那个女人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眉目带着些许的柔和,他伸手摸了摸白乐彤的脑袋。

白乐彤点了点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了起来。

把白乐彤送到办公室门口,晏子承站在门口看着她进去,转身正要离开,就看到了从电梯里出来的罗建豪。

两人的视线撞到一起,晏子承的眼眸眯了起来。

罗建豪正巧看晏子承不爽,也一脸挑衅的走了过来。

只是他并不打算理会晏子承,直接走过晏子承,他站在办公室门口,对着白乐彤大喊:“彤彤,你出来一下,我有话问你。”

白乐彤刚坐下,听到罗建豪的声音,立即抬头看了过来。

发现真的是他,白乐彤不自觉的翻了翻白眼。

神经病啊!

如果不是经理警告她,她根本不想理会罗建豪。

站了起来,白乐彤从办公室里出来。

皱着眉,她一脸厌烦的道:“干什么?!”

晏子承转身来到她的身侧,然后当着罗建豪的面,将她直接搂入了怀中。

一脸冷峻,他眸色冷酷,语气却很平淡的道:“你找我老婆有什么事情?”

罗建豪上下打量了一下,表情带着不屑的道:“你老婆?你们在演戏我知道,彤彤,你不用因为我结婚随便找个人冒充老公,这样我会很不安的。”

白乐彤真是无语了,这人脑子真的是好的?

晏子承扭头看向了白乐彤,然后才十分不愿意承认的道:“老婆,你的眼光不够好啊,这种货色怎么能当我的替身?一点也不像。”

罗建豪听到他的话,顿时就扬着下巴道:“你他妈谁啊?!少在这里装!我跟彤彤说话,你插什么嘴?!”

罗建豪查了晏子承这个人,网上根本没有他的任何资料,他确定晏子承那天故意装大佬,一看就是个卖脸的!

晏子承眼眸微微眯起,周身寒气四溢。

罗建豪只觉得身体一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白乐彤就上前,将晏子承护在自己的身后,一脸反感的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跟林萱果然很配!麻烦你现在滚,别在这里叫嚣!”

本来还想揍罗建豪的晏子承听到白乐彤的话,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些许的挑衅跟得意。

罗建豪表情有些阴郁的皱了皱眉,拳头放在身侧慢慢的握紧。

“彤彤,我希望你能审视自己的感情。”罗建豪忍着怒气说着,顿了顿,便接着道:“你不能因为我结了婚,随便找个人就嫁了。”

“他不是随便一个人,请你搞清楚,而且,我不欢迎你们夫妻两个来我公司,打扰我生活,咱们好聚好散,别跟个牛皮糖一样纠缠不清的。”白乐彤依旧护着晏子承,斩钉截铁。

罗建豪刚想开口,急匆匆赶来的林萱人还没靠近,就张口大骂:“谁纠缠不清了,分明就是你纠缠我老公,小三还打电话把他亲自叫来,被两个男人围着很舒服?!”

鄙视公司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听到这边吵闹,纷纷驻足围观。

白乐彤正要反驳,晏子承就将她拉到身后,然后对着白乐彤道:“你去忙你的,这边的事情我来处理。”

白乐彤有些担心,抬头看向他的后脑勺,她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叫安全感。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能站在她的身前,不让她操心半分。

虽然并不确定他会不会处理好,但是白乐彤还是选择相信晏子承。

退回办公室里,她拿起扫把去打扫卫生。

罗建豪见此,冷笑着嘲讽:“你不会……连她都养不起吧?看她还干着这种工作,你居然心安理得叫她去忙?如果养不起女人,就别在这里装了。”

白乐彤在办公室里听见罗建豪的嘲讽,心中不好受,忍不住看向了晏子承的脊背。

这两人都不讲理,晏子承虽然冷,但也是翩翩公子哥一个,会不会被骂不知道还口?

“这是她的私事,我尊重一个热爱自己事业的妻子,因此无论她做什么样的工作,只要不触碰道德底线,我都会无条件支持她,女人,不该活出自己的价值观么?”晏子承冷冰冰的回答,周围一些围观的妇女们却纷纷点赞。

“我看你就是小白脸!”林萱也接着嘲讽。

“关于罗先生与林小姐多次对我妻子造成名誉损伤,我这边的律师已经拟好了信函,请务必到时候接一下,而且……这位林小姐,如果晏某查得不错的话,你以前是特殊行业的公主头牌?”晏子承说着,语气平静而又淡然。

林萱心中一抽,立即反驳的道:“你才是公主头牌!”

“证据这会儿可能已经到了两位的家里了,希望这位罗先生知道自己妻子从前做什么工作的,还能如此气定闲神的嘲讽别人。”晏子承依旧随意而有冷淡,但是周身的温度却是越来越低。

罗建豪狠狠的瞪向了林萱,林萱浑身发抖,但还是死鸭子嘴硬的道:“他分明就是在作假害我!”

“我做不做假,以罗先生的本事,肯定能查出真相的。况且……我京都晏家查的消息,向来没有失误的时候。”晏子承眼神深邃的盯着林萱,每一句都像是裹挟着刀子,在凌迟林萱的心。

罗家在A市也是有名的豪门,如果罗建豪娶这么一个人,几乎是头顶绿草原,恐怕会被整个A市的人嘲笑。

罗建豪在本市自然没听过什么豪门晏家,然而京都晏家确实听说过的。

势力庞大碾死他跟碾死一直蚂蚁一样简单。

罗建豪心中胆寒,真得罪了这么一个大人物,罗家就别混了!

而且,如果他查的是真的,林萱的资料被家里其他人看见,他以后怎么在家族里混?!

想到这里,罗建豪满头大汗转身就走。

不明情况的林萱狠狠的瞪了一眼晏子承,也跟着追上罗建豪的脚步。

晏子承处理完这两个麻烦,扭头看向白乐彤。

她还在认真的打扫卫生,敬业得可爱。

晏子承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罗建豪跟林萱的事情,他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欺负白乐彤,他会让他们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