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又狠又糙女主会撩的糙汉文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苏暖疑惑的看着李姐问:“什么传言?”她不过是离开了四五天,这又传出来了什么流言,让大家都这么看她?

李姐打量着苏暖,想从她的眼神中看出那么一二来,结果什么都没有,她拉了下苏暖道:“你回燕京参加爷爷的寿宴去了?”

苏暖点点头,这是真的啊!她确实是参加寿宴去了。

李姐惊讶的瞪大了美眸,又问:“所以,你说的爷爷就是林氏集团的林耀天林老爷子?电视上说的那个转交了林氏集团百分之十股份的人就是你?”

原来是这样!李姐话说完,苏暖就明白了,大家的异样眼光还有这所谓的流言是什么!

只是为什么消息会传的这么快?

苏暖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李姐,我爷爷是林耀天,可是……”

“我的老天!”李姐突然扬高了声调,大叫一声,让整个部门的人都开始看着她,“苏暖,这么说,你现在真的是身家数十亿了?”

苏暖一愣,都什么状况?她眨了眨眼睛有些迷惑的看着李姐!

李姐拍了苏暖脑袋一下,狠狠的说:“好啊,苏暖,原来你是万恶的富二代啊!还敢一直这么低调,把李姐我们糊弄的如此辛苦!”

整个部门的人都望了过来,看着苏暖和李姐指指点点的,这时,刚刚出门的阮雅也回来了,听见了李姐的话冷哼了一声:“什么富二代,不过是个私生女罢了!”

李姐也知道阮雅那小心思,早就看不光她那副样子了,“哟,这话怎么酸味儿这么大啊!什么私生女,人家是老爷子亲口承认的林家人,你就是嫉妒吧!”

阮雅看了眼苏暖和李姐,扭着腰说:“呵呵,那去了燕京就别回来啊!燕京多好,有林家在!那么大的家族产业呢!还是人家根本就不承认你的身份,所以自己回了云城?”

李姐一听这话可气了,正准备要反驳的时候,被苏暖拉住了:“燕京再好,终归不是我的,云城是我老公的家,自己是要跟着回来的!”

苏暖说起乔白的时候特意笑的更好看了,而阮雅冷冷的白了一眼苏暖,“但愿吧!苏暖我很想看你能不能笑道最后!”又扭着细腰去自己的工作台了。

李姐瞪了阮雅一眼说:“别管她,她就是心里妒忌,这女人一天到晚的卖弄风骚,入不得有些人的眼!对了,老大说让你回来去找他!我也得收拾收拾下班了!”

老大找她?苏暖心中疑惑,不会是为了案子的事情吧!她今日才回来,可没那么多时间把工作中的细节都找出来。

苏暖是个服装设计师,来这公司一年刚开始完全没有任何接手案子的机会,还在跟乔白抱怨怀才不遇呢,也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原因,老大居然得到了上头的指示,要将手上的一个大项目给她。

关于秋季的蓝天这个男士品牌的服装设计!蓝天,整个可是全世界闻名的男装杂志!

苏暖点了点头,忙收拾了一番赶到了老大的办公室,办公室的没有关严实,不过半掩的看的出来,此刻不是进去的好机会。

这时,有人说话了!“张总!为什么我不可以?”柔媚的声音带着委屈,苏暖一下子就分辨出来这是阮雅!

苏暖好笑的站在门口,阮雅跟老大有一腿这件事在公司早就不是什么秘闻了,苏暖部门的老大,四十多岁,是个胖子,好色又无能,也不知道怎么走上部门主任这个位置的。

阮雅到公司第一天就勾搭上了这个好色的主任,平日中犯点儿小错误接点儿私活都主任给她罩着,没想到啊,这阮雅居然还妄想着要争抢蓝天的设计权。

她一个三流设计能力想参与这次蓝天的设计?苏暖冷笑一声,就算主任是老总也不能任由她这么来的。

果不其然,张胖子为难的说:“雅雅啊,这件事情不是你想得这么简单,蓝天的苛刻要求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不是心疼你到时候要熬夜,皮肤不好还没时间陪我吗?”

阮雅闷哼了几声:“那为什么苏暖可以?这样吧,我不去,苏暖也不许去!”该死的,最近苏暖是不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不光是爆出了她私生女的身份,一下子身价提了好几倍,就连公司都开始给她大案子了!

这让一直欺负惯了苏暖的阮雅怎么也不开心了!又想起来了乔白,这让她更加咽不下这口气了,凭什么好事都让苏暖占了?蓝天这个项目她做不了!苏暖也不能上去!

“这……”张胖子犹豫了,这不是上面给的意思吗?指明了要苏暖接,可不是他一句话能压的下来的。

“不行?”阮雅挑着眉毛说话,带着威胁的语气:“张申,我告诉你,今天你说一个不字,我们就玩完了!”

张胖子脸色一僵:“雅雅啊,这件事我说了不算,是上面指明的……”

“张申,我们结束了!”阮雅没有等张胖子把话说完,从他的身上下来,扭着腰气呼呼的走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看见苏暖站在门口,又冷哼一声快步的走了。

苏暖一副我什么都没听见的神情,整理了整理情绪敲开了张胖子的门。

“哎呀,我们的苏大设计师回来了啊!”张胖子本来还在气头上,这个阮雅如此的不识抬举,真的是白疼他了,一转脸看见苏暖回来了,立即就从椅子上引了出来。

苏暖瞧见这阵仗,心中疑惑的想,该不会是那流言也被张胖子知晓了吧!

果不其然,在她受宠若惊的点头下,张胖子又和蔼可亲的问话:“林老爷子的身体还好吧?他可是我们这一辈人的偶像,楷模!”

苏暖心中冷笑,面上还算和蔼,“张总,听说您找我是为了蓝天的设计案?”

张胖子被打断了话,一脸的尴尬,愣了会儿忙点头:“是啊,是啊。蓝天那边催的急,所以要让你尽快的过去一趟,跟他们的设计总监接个头!”

苏暖一听心中高兴了,忙追问:“在哪儿?是直接去他们的公司吗?”

张胖子屡次被打断话,心情很不爽,可一想眼前这小女人可不是跟以前一样自己能轻易的得罪的起的,于是压下了火气说:“你现在过去一趟也好,这是那边的联系电话,具体的事宜,你们就联系一下吧!”

苏暖接过张胖子手中拿着的名片,高兴的起来道谢打算告辞,张胖子还在身后叮嘱苏暖,有什么困难直接找领导,领导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跟蓝天的人联系好,就直接赶去了他们在云城的分部,苏暖一刻也不敢耽搁,据说这次他们的设计老总来了云城分部,这次就是他亲自把关的!

站在蓝天办公楼下,苏暖心开始砰砰的跳,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给乔白打个电话让他安慰安慰自己。不过转念一想,她还是决定要自己亲自面对。

上了前台,苏暖笑着对接待小姐说:“你好,我是威云的设计师,苏暖,跟你们的韩总约了九点见面!”

前台小姐很是礼貌,接着苏暖的名片开始打电话核查并且询问是不是立即带着苏暖上楼。

确认过后,前台小姐笑着说:“苏小姐,跟我来吧!”说着带着苏暖上了电梯。

电梯是在大楼外的观光电梯,蓝天不愧是国际有名的男装品牌,就算是分部也设在了云城最好的楼上,苏暖看着外面临江的风景,心情也不似刚刚的那么紧张了。

刚出电梯,前台小姐指了个方向示意苏暖自己去就可以了。

苏暖道谢往前台小姐说的地方去,远远的就瞧见一大帮人走了过来,为首的两个男人器宇轩昂,气势非凡,苏暖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

因为其中的一人她正好就认识。

“阿白?!”等两人走近了,苏暖确定自己没认错人后,惊讶的引了上去,抱着乔白的胳膊说:“你怎么在这儿?”

乔白看见苏暖眼神黝黑了些,面容也有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拍了拍苏暖的头说:“上午正好来这边有业务,所以是工作!”

“嘻嘻!”苏暖龇牙咧嘴的笑:“阿白,好巧啊,我也是来工作的!”

同乔白随行的另外一人瞧见这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秀恩爱,嘴角一抽一抽的,低低的咳嗽了几声。

苏暖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人,忙红着脸松开了乔白的手臂,从乔白的身侧去瞄这边的人,“阿白,这是你的同事吗?”

这话让那男人似乎呛住了口水,猛地咳嗽了好几声。

“不是!”乔白摇了摇头,转脸去看狂咳嗽不止的韩伊,眸子眯起讳莫如深:“韩先生这是怎么了?嗓子不舒服吗?”

韩伊咳嗽好几声才抑制着,此刻他俊俏的脸上全部涨红了,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这位小姐是?”

苏暖愣了愣,心中想这人都咳成这样,不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有些担忧的扫视了他好几眼才开口:“我是苏暖,乔白的妻子!”

乔白的眼神顿时深了下,嘴角也不自觉的溢出一抹笑。

乔白的眼神顿时深了下,嘴角也不自觉的溢出一抹笑。

韩伊有些疑惑的扫视了好几眼苏暖问道:“所以,你是来找乔先生的?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苏暖一愣,谁第一次见面就问对方你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啊?这样多不礼貌?

就在这时,乔白说话了,“韩先生,暖暖是来工作的,我们遇见也是碰巧!”

苏暖这才反应过了,对哈,她是来工作的,怎么一见乔白就把自己的正事忘记了?还说什么自己是阿白的妻子!无语啊,她应该介绍自己是威云的设计师啊!

在苏暖欲哭无泪声中,韩伊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啊,乔先生的妻子就是威云派来此次执掌蓝天男装的主设计师啊!”

韩伊的介绍完全就把苏暖的身份说完了,真的很详细,苏暖忙不迭的点头!对啊,对啊,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韩伊好笑的看着那个小女人一脸纯真的样子,觉得很可爱,突然一道冷冽的警告目光射了过来,他想了没想的就移开了视线,不用想就知道是乔白的视线了,呵,真的变成妻控了!

他再次咳嗽了几声缓解尴尬说:“苏小姐,您好,我就是蓝天的设计总监,刚刚我的秘书已经跟你通过电话了,没想到您来的这么快!”

说着,韩伊身后的男性秘书一脸的幽怨,看着苏暖说:“苏设计师,我不是跟你确定过是晚上九点吗?您怎么现在就过来了?”

苏暖被问的一愣:“晚上九点吗?不是现在?”

秘书苦着一张脸确定的点点头,在这之前自家少爷可还是有事要做的!只有晚上九点才有空啊!

“所以,韩总您现在是要出去有事吗?”苏暖瞅了瞅韩伊身后的一大帮子人,有些委屈的问道,不会吧,晚上九点才有时间,不行,今晚可是跟阿白约定好回家家庭影院的!

“对的,苏小姐,韩总只有晚上九点才有时间空出来跟你讨论这期的服装问题!”秘书一本正经的十分严肃的确定。

苏暖一听脸就垮了下来,看来今晚的约会要往后移开了,正要跟韩伊道别的时候听讲乔白开口说话了。

他问她:“暖暖,今晚九点你不是还有事情吗?”

苏暖委屈的看着乔白点点头,柔声说道:“不过看起来实施不了了。还是蓝天的案子比较重要!”

乔白却有些强势的开口了:“暖暖晚上九点没时间!”

“这……”秘书为难的看着自家老总,又瞅瞅乔白最后果断决定闭嘴!

“不用了,既然苏小姐晚上没时间,那我们就现在开始吧!”韩伊大方的挥挥手,就准备邀请苏暖往公司内部去。

苏暖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韩总的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韩总,您不去出去了啊?您要是有急事您就先去忙,我这边不着急!”苏暖以为是自己的差错让韩伊觉得对不起她,所以才改口先讨论服装的问题、

“没事,左右也只不过是想找个云城的朋友喝喝酒,既然苏小姐如此着急,这酒什么时候喝都一样!”韩伊站在原地,回头看苏暖,确定的说道。

“好!那我这就来!”苏暖高兴坏了,看起来蓝天的这次设计应该不会那么多的差错,韩伊这个人看起来还算不错,如果是业务上有什么问题的,也可以好好的解决!

苏暖刚想跟上去,发现乔白还在这里呢,忙开口问:“你工作好了吗?”

乔白温尔一笑,看着苏暖说:“结束了,他们就是电脑程序出现了些小错误,自己修复不好,所以才让我们上门的!”

苏暖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那你在这里等我,我结束了一起去吃中饭!”

乔白点了点头,刚想答应听见苏暖又在嘀嘀咕咕:“反正你也没事,还是跟着我一起去跟这个韩总商量吧,你就坐在旁边总比站在这里好!”

说完也不分是不是合适就拉着乔白的手跟在韩伊的身后!

韩伊坐在会客室的主位上,乔白坐在苏暖身旁,助手秘书上了水果和茶水,苏暖又细心的给乔白端好放好,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副你乖乖的坐着喝茶,我很快就谈好了!

乔白一直都是浅笑着的,看见苏暖这安慰小猫小狗一般的眼神,噗嗤一声笑开了。

韩伊眯眼看着脸两人的互动,喝了一口茶说:“乔先生跟苏小姐的感情真的很好呢?让韩某很是羡慕,不知两位是怎么认识的?”

苏暖本来在准备资料,被韩伊这么一问,险些把手上的资料给滑了出去,有人在谈工作的时候问对方的家庭状况吗?又不是相亲!

乔白眯眼去看韩伊,见对方丝毫不惧的回望过来,他轻轻的笑了:“相亲认识的!”

苏暖一惊,猛地转身去掐乔巴的腰肉,真是的,有必要跟一个陌生人说自己的家庭状况吗?而且现在她在谈工作,谈工作!

所以,苏暖转身很犀利的给了乔白一个白眼,警告他不要在说话或者发出任何响动!

乔白眨了眨眼睛很是委屈无害的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苏暖的提示,再也不敢了!

可韩伊还在注视啊,轻笑了一声到:“相亲也能认识两位这样的人,还真的是缘分呢!”

苏暖笑了笑,将手中整理好的资料递到了韩伊的面前,希望能借此转移韩伊的注意力,不要再放在乔白和她的身上!

果不其然,韩伊被转移了注意力,他打开苏暖递上来的文件夹,很严肃很正式的一点一点的看,一开始苏暖还估计着韩伊的身份,有些话都是斟酌了很久才说的,不过越往后争执会越大,也就忘记了这些身份。

苏暖和韩伊整整讨论了两个多小时,关于衣料,尺寸,衬衣,外套,西装等都聊得清清楚楚,韩伊也对苏暖的工作能力有了进一步的肯定。

从会客室出来,以及是中午十二点了,苏暖说请韩伊吃饭,也正好她跟乔白要出去找地方吃饭,带上韩伊也不算什么。

可是乔白死活不干,说两人的世界全部被破坏了,韩伊也是个识趣儿的人,虽然乔白说的那么直言不讳,他是半点儿也没觉得难堪,点点头就自己带着秘书风风火火的一帮人又上了楼。

苏暖将讨论好的文件装进了包中,这才心满意足的问乔白:“阿白,我们今天吃什么?”

乔白笑着点点苏暖的鼻尖,带着她去等电梯吃饭,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起来,要出去吃什么。

乔白柔声说:“你想吃什么,暖暖?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去吃什么!”

苏暖歪着脑袋想了好久也没想起来,外面的东西哪儿有阿白做的好吃呢?一想到这儿,苏暖就什么都不想吃了!

见苏暖很是纠结的表情,乔白一笑说:“行了,你在哭丧着脸,路人都以为我在欺负你呢!这样吧,今天我刚好还发了奖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

苏暖很开心,“真的?”那双润水似得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乔白,有欣喜,顿时又失望了:“还是不要了,你肯定又带我去比较贵的地方,我们还是省钱吧!?”

乔白捏了捏苏暖的鼻子,低声说:“行了,带我家暖暖老婆大人去吃不贵的大餐去!

这时,电梯门恰好开了,里面空无一人,苏暖拉着乔白迫不及待的趴在了窗户上。

“阿白,你快看,那里好漂亮!”苏暖如同一只被放入世界的金丝雀什么都新鲜,什么都没见过。

乔白从身后环抱住苏暖的身子,低哑的声音透过苏暖的耳膜至达心底,“喜欢?”

苏暖轻声的嗯了一句,天知道这样的姿势有多的暧昧,电梯也是玻璃的,看见的都整个云城最美的景色,对面就是绕城河,河水波光粼粼的十分好看。

乔白有磁性的嗓音一直萦绕在苏暖的耳旁:“暖暖是不是喜欢在水边的房子?”

苏暖点点头,有些兴奋的回答“恩,从小我就喜欢住在海边!我的梦想就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乔白低低的笑了一句,柔和着声音说:“那我将来一定会让你过好好日子!暖暖,要是喜欢,我们把家按在江边的别墅中吧!那样有水你也喜欢,对孩子也好!”

苏暖点了点头,过了片刻似乎像是想起什么,“阿白,我们那个家买不回来吗?”苏暖有些伤心,毕竟从入云城开始,她就一直使用这些东西,就连家具都是的!突然要离开,还真的是舍不得呢。

现在想想要搬家离开那间房子,苏暖还是有些不愿意的!

乔白眯了眯眼,问苏暖:“和海边比,你喜欢哪个?”

苏暖哭丧着一张脸,看着乔白,张了张嘴许久才说出几个字:“两个都喜欢!阿白,怎么办好难决绝!”

乔白摸着苏暖的头发,笑着说:“你现在不是小富婆,区区两栋房子还用得着这么难解决?喏,这个拿去,随便刷!”

说着乔白也不知从哪儿掏出来昨夜苏暖给她的金卡,递到了苏暖面前,苏暖愣了三四秒后,噗嗤一声笑了,顿时烂漫了乔白的整个视线。

“阿白,你被包养了!”

乔白把苏暖的身子板正,对着他,看着乔白眸子中的柔情蜜意,苏暖觉得脸红红的,热的发晕,只见乔白勾勒出一抹乱人心神的笑来,说:“被暖暖包养,我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