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双乳被和尚揉搓玩弄

云沐瑶也想找机会探探慕凌寒的口风,今天正好是个时机。

慕念念听到了云沐瑶这么说,眼睛都亮起来了,拽着慕凌寒的胳膊让他答应了。

看着两个孩子高高兴兴的跑到吧台点餐,云沐瑶斟酌着开口,“慕先生,听说《故城遗梦》的主办方是慕氏,不知道首席设计师是谁?”

“这个项目不是我负责的。”慕凌寒盯着云沐瑶看了一会,深邃的眼神似乎想要把云沐瑶看穿。

云沐瑶顿了一下,“之前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瑶,是一个设计师,之前一直在国外进修,这次带着想想回国也是想参加《故城遗梦》项目的选拔。”

慕凌寒冷笑了一声,看着云沐瑶的目光多了几分不屑。

“如果沈小姐就是为了这个设计竞赛,才费尽心思地接近我的话没什么必要,慕氏一向都重视公平公正,不会为了任何人破例。”

云沐瑶看出来慕凌寒的鄙夷,却没有着急解释,反而轻笑了一声。

“能够凭借着关系进入这个项目的话不也是能力的一种吗?有时候关系也是证明自身能力一个点。”

如果今天不问问的话,谁知道以后云清柔会怎么给自己下绊子。

慕凌寒的脸上一片阴霾,眼神也变得冰冷起来。

“沈小姐,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也没有什么兴趣去证明你的能力。”慕凌寒的语气里充满了厌恶。

为了自己肮脏的目的利用慕念念,而且还这样理所应当,这是慕凌寒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忍受的。

说着,他就看向两个孩子的方向,想要带慕念念走。

被误会的云沐瑶却并没有生气,还是笑吟吟的,目光直直的看着慕凌寒,“谁都知道云清柔想要和慕先生联姻,并且云小姐还成功成为了这个项目的首席设计师,这难道就是慕先生所说的绝对公平?为什么我一点都看不到?”

公平永远都是相对的,尤其还是在这样暗潮汹涌的名利场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云氏和慕氏如果合作会带来多大的效益。

慕凌寒被这句话呛到了,虽然慕母一直想要跟云氏联姻,但是他从未同意。

不过云清柔这次并不是靠关系才当的首席设计师,但不知为何,他此时却并不想反驳。

“既然沈小姐知道我们慕氏没有办法做到绝对的公平,那又为什么参加这次竞选?或者说沈小姐既然想要维持绝对的公平,又为什么问我这些?”

在慕凌寒的眼里,云沐瑶不过也是个想要靠着关系进入这个项目的女人罢了,还有什么资格口口声声说着公平呢。

“我只是希望慕先生能够真的像是自己说的一样,保持自己永远公平的良好习惯。”

对自己的实力云沐瑶还是有一点自信的,所以对于靠关系这件事情她还真的没有任何兴趣。

“沈小姐要是真的想要凭借关系进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些都要看我的心情,也要看沈小姐都是怎么做的了。”

慕凌寒看了一眼那边叽叽喳喳的慕念念,这个女人如果愿意多陪陪念念的话,让她进项目组也不是什么大事。

云沐瑶也被气笑了,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那边的两个孩子。

怎么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能有这么可恶的父亲呢?

“我们说不到一起去,那就不要说这些了。慕先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云沐瑶拿着自己的包包走到了云想想身边,带着他离开。

两个人打车回到家的时候云想想已经趴在云沐瑶的肩膀上睡着了,她小心翼翼的把云想想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叮咚”

云沐瑶走过去打开一看,竟然是慕凌寒的好友申请。

怕是慕念念因为她今晚不告而别的事情闹情绪,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点了同意。

几乎是下一秒,那边就发来了一个文件。

【慕凌寒:慕氏集团的竞选参赛资料,你先看看。】

说完之后慕凌寒的头像就暗了下去,皱了皱眉,有些生气,他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直接将参赛资料删除,转身继续准备自己的参赛作品去了。

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所以她并不屑于搞这些手段。

所以就算慕凌寒是在为自己今天的言行跟她道歉,她也不会去做这些投机取巧的事情。

虽然没有用到慕凌寒发来的资料,但云沐瑶还是非常顺利地准备好了自己的参赛作品,而在此期间,慕凌寒也没有再发来一条消息。

改好稿子的云沐瑶心情非常好,直接抱着云想想吧唧亲了一口,脸上都是笑容。

慕氏集团。

“李秘书,定位到了,木尧苑的15栋。”

技术人员已经加班一个周了。

慕凌寒身边的李秘书也跟着加班了一个周,此时面容憔悴,胡子拉碴。

他第一时间给自家总裁汇报,询问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凌寒凝目盯着手机上的定位,“不能再打草惊蛇了,派人去盯两天。”

“是。”李秘书默默退了出去。

木尧苑门口,一辆绿色的出租车稳稳停住。

一个小团子从上面跳了下来,递给司机一枚百元大钞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大门。

“十五栋,1203,1203……”

小团子盯着手机上的信号喃喃自语着,径直走向了1203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云沐瑶刚把稿子修好想带着云想想出去吃饭,此时听见门铃声还以为是林颜来了。

“这么早过来是来躲着……诶?”

“妈咪!”

没想到门一开,慕念念就猛的扑了上来,“你真的在这里!”

云沐瑶看了看慕念念的身后“你自己来的?”

“嗯!”慕念念握着云沐瑶的手蹭了蹭。

“你怎么能自己往外跑呢?你爹地呢?”云沐瑶想到慕念念自己出门就一阵后怕,连忙蹲下查看慕念念身上有没有什么伤。

“我爹地在公司呀,是念念自己过来哒~”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云想想听见动静,边整着脖子上的扣子边走出来。

小小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是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云沐瑶刚才光顾着紧张去了,都忘了这一茬。

“我……”慕念念把手里的定位系统关上,“妈咪不是参加比赛嘛,我拜托二叔找到的妈咪家的地址,就过来啦,妈咪,你别把我送回去好不好,念念也想你陪我玩,爹地太忙了,念念一个人在家好无聊……”

说着,慕念念眼眶里就蓄满了泪。

见状,云想想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撇了撇嘴。

“那你打电话告诉一下你爹地好吗?如果你爹地同意的话,我就同意你留下来。”

慕念念眨眨眼:“我给爹地发个短信好了,爹地肯定在开会,是不能接电话的,妈咪,我给爹地发个短信好吗?”

转念想了想,云沐瑶点点头。

“好好,那我先带你们去买点食材,一会儿回来给你们做牛排意面好吗?”

“好哦!妈咪的儿童意面做的最好吃了!”

云想想忍不住欢呼。

最近云沐瑶太忙了,每天都是凑活,云想想也很久没有吃到妈咪做的饭了。

“好,谢谢妈咪。”慕念念点点头。

云沐瑶本想纠正慕念念的称呼,但是看到她热切的目光,又憋了回去。

于是,云沐瑶一左一右牵着两个小团子去了超市,又一右一左地牵回来。

李秘书看着正在开门的云沐瑶微微楞了一下。

这是命多好才能生出两个这么可爱听话的龙凤胎。

但是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思考,因为他要趁着这个女人开门的空档进入单元楼。

他紧紧盯着前面的三个人,蓄势待发准备冲进去。

没想到右边的小团子突然回头。

李秘书瞬间石化在草丛里……

怎么是小姐。

“慕总……我在木尧苑十五栋看到念念小姐了。”李秘书嘴角抽了抽,“还有一个女人和小男孩。”

会议室外的慕凌寒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手掌不自觉微微用力。

【爹地,我来妈咪家里吃饭啦,妈咪给我做牛排哦~】

这个女人,真是为了走后门无所不用其极。

竟然真的利用起孩子来了。

慕凌寒深邃的眸子里,此刻全是愤怒。

于是下一秒,慕晃就遭到了电话炮轰,愣是把他从录音棚里炸了出来。

“哥,我出来配了个音。什么?!念念在家里啊,我跟她说我去去就回……不是,你听我解释!!!”

电话挂的有多果断,慕晃此时的心情就有多复杂。

慕凌寒出现在1203的时候,房里准备吃饭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云沐瑶:“慕总?”

慕念念:“爹地!”

云想想:“……”

“爹地!你怎么来了!你是来追妈咪的吗?”慕念念跳下小凳子,跑向慕凌寒。

“慕念念,你为什么在这里?”慕凌寒神色严肃,看起来心情很是差劲。

“这是秘密,爹地。”

听到这句话,慕凌寒默默地给慕晃记了一笔。

因为慕念念每次这么说,都是跟她二叔的秘密。

“爹地,妈咪给我们做了意面,还有小兔子牛排,你快进来看。”慕念念把慕凌寒拉进了门。

云沐瑶顺势给他找了一双备用拖鞋。

慕凌寒扫视了一下房间,虽然生活用品齐全,但是不难看出是刚刚搬进来,还没有多少家居装饰。

只是桌子上摆着一蓝一红两个儿童用盘,放着小兔子形状的牛排和番茄意面,还有几片标准胡萝卜形状的小胡萝卜片。

他的心突然被触动了。

虽然五年来,他从未短过慕念念的吃穿,但是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这样给予慕念念最用心的爱。

只是这个女人利用慕念念,让他怎么都无法释怀。

“慕总,您也吃点儿?”云沐瑶看慕凌寒盯着桌上的饭不动,以为他是饿了,斟酌着开口道。

慕念念摇摇慕凌寒的手:“爹地,你也尝尝妈咪的手艺嘛,想想说可好吃了。”

他确实一上午都没有吃东西,如今被慕念念拽着上了桌,不自然地冲着云沐瑶点点头,“麻烦了。”

正好,他可以借此机会问问神医的事情。

云想想始终盯着慕凌寒,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慕凌寒感受到了这股寒意,问道:“怎么了?”

云想想:“你去过F国吗?”

似乎是没想到云想想会这么问,慕凌寒感到有些好笑:“去过。”

“哦……”

“你干什么呀!我爹地怎么可能没去过!我爹地超厉害的好不好!”慕念念扬着头。

云想想不屑:“你爹地厉害你为什么来缠着我妈咪!”

“因为你妈咪也是我妈咪!”

“你胡说!”

眼看着两个孩子又要开始循环吵架,云沐瑶抓紧端着盘子出来。

之间一个草莓形状的盘子上,赫然摆着一个兔子牛排。

慕凌寒抽抽嘴角。

察觉到了气氛有些微妙,云沐瑶有些不好意思,“慕总你别介意哈,家里没有多余的盘子了,只有这刚才给他们两个买的小盘子,没想到你会过来。”

云沐瑶坐在云想想旁边:“牛排也只有这一块了,我减肥,中午不吃。”

虽然但是云沐瑶觉得慕凌寒一米八几的大总裁,用这个盘子的感觉实属有些耐人寻味。

慕念念并没有感觉到哪里不好:“爹地,快尝尝!我们一起吃!”

无奈,慕凌寒只能拿起刀叉,割了一块兔子耳朵放进嘴里。

慕念念这才放心地吃了起来。

云沐瑶在心里大呼这画面没眼看。

“慕……”

“沈小姐,不知能否问你几个问题?”

云沐瑶刚准备问他那天晚上文件的问题,就被打断了。

“你问吧。”

“沈小姐有没有学过医?”

云沐瑶倒水的手一顿,立马回道:“没有,我学的是设计啊,慕总为什么这么问?”

“感觉沈小姐家有股药香味。那沈小姐可知道你们这栋楼有没有学医的住户?”慕凌寒追问。

云想想却猛地抬起了头,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饭。

“妈咪,我回房玩玩具了。”

“你带上念念啊。”云沐瑶拦住云想想,示意他等等念念。

没想到两个团子异口同声:

“我才不带!”

“我才不去!”

说完,还都翻了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白眼。

云沐瑶见状笑笑,看向慕凌寒:“不好意思啊,慕总,我搬来的时间不长,和邻居也没打过照面呢。”

“怎么?慕总是想找什么人吗?”

“哦,没有,就是随口问问。”慕凌寒卷了一口意面。

番茄和罗勒的鲜香充斥了他的味蕾。

云沐瑶的手艺确实不错。

“爹地,好吃吧,我都说了,妈咪做的比家里的阿姨好吃多了。”

云沐瑶笑眯了眼,“念念喜欢吃就常来,我给你们两个做。”

慕凌寒闻言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云沐瑶。

云沐瑶不禁有些尴尬,“我是说,我给她和想想做,不过慕总有兴趣的话,我也不介意你来蹭饭。”

“不必了。”慕凌寒耳尖有些红。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误会。

几乎就是慕念念席卷完最后一口的时候,慕凌寒接到了李秘书的电话。

“慕总,神医的定位突然出现在了慕氏集团大楼里!”

慕凌寒带着慕念念火急火燎地离开之后,林颜才来找云沐瑶。

林颜最后看了一遍云沐瑶的稿子,满意的笑了。

“这个稿子的设计理念很新颖,融合了现代设计的元素,却没有脱离古装的设计主线,肯定能让你在这么多参赛选手中脱颖而出!”

云沐瑶点点头,脑海中却突然想起慕凌寒昨晚发的文件。

刚才太着急,都忘了问他。

“一会儿就是慕氏集团的发布会了,公布这次的参赛要求,林氏也被邀请,我就不和你们一起过去了。”林颜接着说道。

“好。”云沐瑶笑着附和。

怎么说林颜都还代表着林氏呢,要是一直跟在一个设计师后面,这影响也不是很好。

正好,还能再见到慕凌寒。

出门前,云沐瑶特地给云想想换上了一件新买的小西装。

刚走进发布会会场,就看到了不少参赛的设计师,有的还小有名气,果然是大制作。

“妈咪,你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出来?”云想想不明白了,难道这是个化装舞会?

云沐瑶轻轻摇摇头,“想想,妈咪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的,不然会有人来伤害妈咪和想想,还记得妈咪在家里怎么跟你说的吗?”

“记得!”云想想用力点点头,“妈咪叫沈瑶,我叫沈想想。”

“妈咪!你真的来了!”话音刚落,慕念念就已经看到他们,飞奔而来,抱住云沐瑶怎么都不愿意松手。

慕凌寒也顺着慕念念看到了站在边上的云沐瑶和云想想,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他以为之前说了那些话之后这个女人就不会再参见慕氏的竞选了呢。

云沐瑶蹲下身轻轻抱了一下慕念念,“你爸比在哪里呢?”

慕念念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没想到妈咪一来就找爸比,是不是妈咪马上就能跟她回家了。果然把竞赛资料发给妈咪是个正确的决定。

于是慕念念立马戏精上身,开始瘪嘴。

“我爸比在后台等着呢,但是有个很讨厌的坏阿姨在那里,我不喜欢她。”

慕念念委屈巴巴的说着,这样子看的云沐瑶的心都要化了。

云沐瑶抱起了慕念念就走到了慕凌寒面前,见慕念念快哭了,云想想也破天荒的没闹,乖乖跟在后面走。

不料慕凌寒面前根本没有什么女人,只是自己在站着喝酒罢了。

中午他赶回慕氏,结果是他们的定位系统又被黑了, 神医的位置不断在慕氏大楼里跳动,李秘书带人查遍了监控也没找到。

无奈,慕凌寒只能再想办法,而慕念念的亲生母亲此刻也没有丝毫线索。

此时慕凌寒心情不是很好,只能一个人喝闷酒。

云沐瑶知道自己被慕念念给套路了,但还是眯了眯眼:“不知慕先生昨晚发来的资料是什么用意?是真的觉得我是来走后门的?还是有求于我这个小设计师?”

不料,云沐瑶刚说完就看到了慕凌寒脸上的诧异。

“什么资料?”

“参赛者资料啊。”这是翻脸不认了?

云沐瑶也蹙起了眉,心里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陷害了。

慕凌寒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给云沐瑶发资料了。

“沈小姐记错了,我从来都没有给你什么资料。不过私自泄露我们的商业机密这可是违法的行为,还希望沈小姐配合我们找到那个人。”

但慕凌寒瞬间就明白了云沐瑶的意思,眼神更加冰冷了起来。

慕氏内部竟然有云沐瑶的内奸。

“爹地!你真的好笨呀,念念好不容易才想到能哄妈咪开心的办法,就这么被你破坏啦!哼,爹地是笨蛋。”云沐瑶怀里的慕念念不满的看着慕凌寒。

她好不容易才争取过来的机会,竟然就这么被爸比搞砸了!

慕凌寒蹙眉,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慕念念把参赛资料发出去的。

云沐瑶也愣了一下,明白过来自己之前误会了慕凌寒,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原来是我误会了,不过那份资料我并没有点开,这点慕先生可以放心,如果实在不相信我的话慕氏现在就可以更改一下参赛规则,我将会遵守慕氏的一切要求。”

慕凌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尖锐的女声打断了。

“你来接近凌寒,有什么目的!?”

云沐瑶的笑怔在了脸上,那个声音,她就是死也不会忘。

是云清柔。

云清柔穿着一身银白色的流苏晚礼服一步步走过来,她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女人,抱着慕念念就算了,还去找慕凌寒搭话,真是恬不知耻。

难道她不知道慕凌寒和云氏有婚约吗?

“你是谁?”云清柔走近站定,充满敌意的看着云沐瑶。

云沐瑶压下心底的恨意,把慕念念放到慕凌寒的怀里,拉着云想想往后退了几步。

“我是谁好像与你无关。”云沐瑶的眼神透过面具和云清柔相对,明明是带着笑的,云清柔却觉得遍体生寒。

云清柔捏着酒杯的手紧了紧,眼里闪过一抹惊慌,这个女人的眼睛……怎么会跟云沐瑶那个贱人一模一样……

不不不……那个贱人五年前就死了,肯定只是相似罢了。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云清柔目光冰冷地看着对方,“要不是你缠着我未婚夫,我也不关心你是谁,云氏和慕氏马上就要联姻了,希望你能自重!”

云沐瑶冷笑了一下,就这样就忍不住了吗?看来过了五年,云清柔还是只会耍大小姐脾气,毫无长进。

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都在议论原来云慕两家要联姻的消息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