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潮湿的大肥梅开二度第三部 客厅乱h伦交换

君烨邪听到千云烟这么一说,抬头看了看千云烟的脸色,嘴角带着一抹冷笑,“呵,最好跟你说的一样。”

千云烟看着君烨邪突然有些不对的情绪,顿时心里面一阵的惊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情绪,想着有些疑惑的看着君烨邪,“王爷你放心,我这边一个弱女子能够怎么样呢?”

千云烟说着就是一脸讨好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君烨邪,手脚麻利的开始看着账本,时不时的开始偷看这那边的君烨邪。

君烨邪听到千云烟的话,并没有抬头,反而是低头的看着手中的账本。

那边的千云烟看着君烨邪在哪里不说话的样子,顿是心里面就是一阵的小九九,想着忍不住的咳嗽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看着君烨邪,“王爷,其实我这边还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的。”

千云烟说着就是一脸讨好的看着君烨邪,但是突然觉得这样还是有些不够的,狗腿的走了过去,给君烨邪捏肩捶背,继续讨好的。

“有什么事情就说!”

君烨邪一脸冷色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千云烟,对于这些事情实在是有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那边的千云烟听到君烨邪的话,就知道这个事情还是有些门路的,顿时心里面就是一阵的放心了,想这咧嘴一笑,“其实我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的,只不过就是有些缺人手,不知道能不能把我的那个丫鬟灵儿给我呢?”

千云烟说着就是有些讨好的看着君烨邪,说着就是直接认真的看着君烨邪,不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同意这个事情的,毕竟这个男人还是有些不讲道理的,实在是有些担心会突然出现什么事情的。

君烨邪抬头看着千云烟现在的样子,顿时心里面就是一阵的担忧,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这个事情的,但是看着现在的样子。

“就这么简单?为什么要这么说?”

君烨邪说着审视的看着千云烟,说着这个事情的。

千云烟有些不明白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太过于的简单了吗?

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深意?越想心里面越是觉得有些看不懂,但是这个时候说什么他这边都是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的,以免出现什么其他的差错的。

“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不知道你这边要不要帮助我的?”

千云烟眼睛一闭,一脸认真的说着这个事情的,毕竟对于这个事情他这边也不想要考虑那么多了,如果要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同意的话,那么自然也是最好的,但是如果要是不同意的话,那么自然也是不会去说什么了!

君烨邪回忆了一下,总算是想到了那个女孩是什么人了,但是转身看着千云烟这么一脸讨好的样子,顿是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心里面是在想些什么的,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去做的呢?

只不过就是一个丫鬟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在意的呢?怎么也是想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的。

“如果要是其他的丫鬟的话,也许我这边还是会答应的,但是如果要是这个丫鬟的话,我倒要考虑一下看看了。”

君烨邪一脸沉思的样子看着旁边的这个千云烟,很显然是想要直接说一下这个事情的,毕竟不管怎么样,他这边新联始终都是很清楚,这个女人是有些麻烦的。

千云烟听到君烨邪的话,顿是脸色垮了下来,“那么不知道王爷这边是想要什么样的要求呢?”

千云烟有些疑惑的看着君烨邪,同时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抬头紧紧的盯着君烨邪,想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打算做些什么事情。

君烨邪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千云烟,但是这个时候主动权已经在他的手上了,想着嘴角一勾,邪笑的看着千云烟,“其实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就是降低一下标准,如果你那边赚钱了,我要抽调7成。”

千云烟听到君烨邪的话,顿时心里面就是一阵的差异,根本就是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突然这么一说,顿是忍不住的瞪大眼睛,看着君烨邪,“你怎么能够这么去做的呢?怎么说我这边也是一个辛苦的劳动人民,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剥削我了?”

千云烟说到后面语气当中有些幽怨,她是真的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会突然这么一说的,而且看着现在的情况,他这边心里面真的是有些难以割舍。

君烨邪挑了挑眉,然后认真的看着千云烟,“如果要是不愿意那么就算了,毕竟我这边一个丫鬟而已,还是没有什么的。”

君烨邪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看着千云烟,说着这些事情,毕竟她这边心里面很清楚是怎么回事的。

千云烟听到君烨邪已经有些要反悔的样子,立马出声的看着君烨邪,“可以,但是我要这个丫鬟脱离你们的奴集,以后就是一个自由身。”

千云烟想到刚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的那个丫头,顿是心里面就是一阵的不舒服,说什么今天也是要给那个丫头正取到更多的好处。

那边的君烨邪有些审视的看着千云烟,眼神如鹰一般。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如果你要是不答应也行,没关系的呵呵。”

千云烟听到君烨邪的话,顿时心里面就是一阵的害怕,想到之前他那边说的花肥的事情,心里面就是一阵的害怕。

“本王同意了。”君烨邪直接答应了下来,对于这些事情他这边也不去探究了,毕竟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相信时间长了,自然也是就是清楚了。

“你说什么?你真的答应了?”

千云烟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君烨邪,实在是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这个男人怎么会突然这么轻易的就是答应了这些事情呢?实在是有些不符合逻辑的。

“如果要是你觉得我这边不能够答应的话,那么就当做本王这边没有答应就好。”

君烨邪说着低头看着手中的东西。

千云烟听到君烨邪的话,顿是开心的挑了起来。

“真的是太好了!”

千云烟说着直接走到了桌子上面,开始整理着周围的这些事情,毕竟她这边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的。

君烨邪也是没有想到过也只不过就是这么小的一个事情,这个女人竟然会这么高兴,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这么高兴,竟然也是莫名的有些跟着一起高兴起来。

千云烟则是用着最快的速度开始看着这些账本,很快就是看完了手中的这些东西,抬头看着君烨邪,“好了,这些账本我已经看完了。”

千云烟说着笑呵呵的看着君烨邪,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但是此时他这边说什么也是要直接说一下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君烨邪现在的和这个眼神,顿是就是觉得一阵的可怕。

“这么快就已经看完了?”

君烨邪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千云烟,按照这个女人每次看账本的速度,断然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已经看完的,顿是心里面就是觉得一阵的差异,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当然,这不是有些高兴的吗?而且着急的,所以看的就是快了一些,你放心好了,这个东西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千云烟说着就是认真的看着君烨邪,直接说着的,该死的!她这边怎么就有些得意忘形了,竟然忘记了平时的那个速度了,让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怀疑了呢?

越想心里面越是一阵的担忧,真的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什么人过来说什么的!

那边的君烨邪有些怀疑的看着千云烟,看到这个女人的眼神当中充满了坦荡,想着就是低头开始核对着的。

千云烟小心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想着笑呵呵的看着君烨邪,“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王爷这边你先慢慢的核实一下这些事情,我这边先去找灵儿的,王爷你放心,我这边肯定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千云烟说着就是认真的看着君烨邪,然后也不等着君烨邪说什么,反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君烨邪看着那个女人直接逃跑的背影,顿是觉得一阵的奇怪,难道他这边真的是非常的可怕的吗?

君烨邪看着手中的账本仔细的开始核对着的,但是越看越是觉得心惊。

那边的千云烟则是哼着小曲去找那边的灵儿,但是很快就听到了灵儿的惨叫,顿是撒腿跑了过去!

“住手!我看谁敢动!”

千云烟看着灵儿竟然被那边的芍药按在地上,正准备拿着热水泼下去!顿是眼睛一红,直接冲了过去!

那边的芍药顿是脸色一变,没有想到这个贱人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是很快就是冷静了下来,嘴角带着冷笑的看着千云烟,“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呀,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呢?竟然能够过来阻止我的呢?”

芍药眼神恶毒的看着的看着千云烟,脸色有些扭曲的说着。

那边的千云烟看着芍药的样子,就是知道这个女人心里面是在想些什么的,想着顿是心里面就是一阵的冷笑,“没有想到你这边是在算计着这些事情的,不过今天谁也不能够动灵儿一下的,不然的话,我这边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的!”

千云烟说着一脸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芍药。

那边的灵儿没有想到千云烟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顿是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忍不住的晕倒了过去。

千云烟感受到旁边的灵儿竟然直接晕倒了,顿是心里面就是一阵的惊讶,根本就是没有想到过这个事情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哼,你说不让动,就不能够动?你以为你是谁呢?”

那边的芍药有些不服气的看着千云烟,对于这个小贱蹄子,她也打算今天好好的收拾一下的。

毕竟那天的仇恨她这边可是一直都没有忘记的。

千云烟看着芍药的样子,看了一眼周围的这些人,顿是嘴角带着冷笑,“你以为你有这些人就是够了吗?我看你还真的是太过于的天真了!更何况灵儿已经不是王府的人了,现在他是自由身,至于我嘛?不好意思,王爷已经让我跟着管家一起管理这个王府了!”

千云烟一脸坏笑的看着芍药,原本他这边根本就是没有想到要去做什么的,但是看着芍药现在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那边的芍药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对于这个事情显然是有些不能够接受的,因为根本就是没有想到过这个事情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这些话,你怎么可能会成为王府里面管事的人呢?真是天大的笑话!”

芍药跟着她带过来的那些人都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千云烟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看上去就是有些不相信的样子,顿是心里面就是觉得一阵的好笑,“是吗?那么你看看这个令牌吧,如果不是的话,那么你们觉得可能吗?”千云烟直接把最近进出的令牌哪了出来,这个事情原本她是想要低调的,但是看着现在的情况,这些人明显是在坐死的,那么他这边就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了。

芍药看着手中的令牌,顿时心里面就是一阵的惊讶,眼神充满了不相信的,“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王爷怎么可能会答应的!”

芍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千云烟,对于这些事情完全是有些不理解的!

王爷那边怎么可能会做出来这些事情的。

“你们确定你们还要动手的吗?”

千云烟说着观察这周围的这些人。

那些丫鬟都是纷纷的走到了千云烟的身后,大家这边也不是傻子的,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千云烟是不能够得罪的人,大家是不可能因为一个芍药去得罪一个管家的!

“你看看你真可怜,这些人都有已经来到了我这边了,你这边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千云烟一脸冷笑的看着芍药,很显然是觉得这样更加的有快感的。

那边的芍药有些癫狂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千云烟,吼叫的说道:“这个不可能!一定是你骗人的!我要告诉王爷!”

芍药说着就是打算直接离开这个地方,要走出去,要去核实这些事情。

“你想要走也没有那么容易呢!这个热水你刚才准备用的吧?不如就留给自己用吧!你们看看谁去呢?”

千云烟对于后面的这些人也是没有太多的好印象,毕竟这些人刚才可是一起欺负了灵儿的,只不过是现在还不是收拾他们的时候!

那些丫鬟们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想到王爷的那个脾气,顿是大家拿起手中的水盆破了过去,同时又两个丫鬟直接扒光了芍药的衣服。

千云烟顿是一阵的砸吧嘴,没有想到他们最狠的竟然是这个,呵,一个女子要是没有了名节,那么就是什么也没有了!

“你们做的很好去把,按照你们之前的计划去做吧!”

千云烟说着吹着口哨抱着灵儿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

现在也会互相看了一眼,大家这边都不敢再继续去说什么的,毕竟看着那个女人实在是太过于的诡异了,脾气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如果要是没有他的命令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么多的事情呢,想的自然也是开始呼喊起来。

“大家快过来呀,这里有人受伤了,大家快过来帮忙的。”

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丫鬟自然也是壮着胆子直接喊了过来的,大家按照计划就是要这样子去做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大家这边自然也是不会去客气的,毕竟这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大家谁也不清楚。

周围的那些人现在也是这才刚刚过来的样子,想着都是开始把这个事情扩散了出去的,毕竟大家这边原本的任务也只不过就是要让这个丫鬟的名声扫地的,这样一来也算是直接达成了这样的计划。

千云烟回到房间里面看着眼前这个丫头已经开始有一些昏迷不醒的样子,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去做的。

想着也是等着那边的大夫开始好好的看一看的,毕竟他这边现在也算是有一些权力的,想要去做这些事情自然也是比较容易的,而那边的大夫也是不可能过来哄骗他的,毕竟现在他这边也是有着一席说话之地的。

“你不用担心的,这个丫头还是挺命大的,他这边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而且他这边只不过就是好好的养一养就可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有人对他下这么重的时候,恐怕你们这边是要小心一些的,恐怕那些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这个时候那边的大夫开了一下药单,然后交给了眼前的千云烟,让这个丫头直接过去开药的,毕竟对于这些事情,他这边自然也是不能够插手太多的,更加不能过去阻止的,毕竟对于这些丫头之间的争斗自然也是非常的多的,他这边早就已经见惯了,只不过眼前这个人还是王爷身边的红人的,那这边自然也是要好好的提醒,一般的也许还能够有一些用处的。

千云烟点了点头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的,反而是直接走了出去开始进行煎药的,毕竟这件事情他这边只有自己亲自动手才是最放心的,不然的话,恐怕那些人还会再有一些其他的手段。

另一边书房内

君烨邪听着下面的当归说着刚才所发生的这些事情,都是心里面总是一阵的不可思议地,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能够直接作出这件事情的,看着那个女人所有的举动都是心里面就是一阵的疑惑的,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打算做些什么。

“你确定这个事情是他做出来的吗?毕竟那个女人在我面前还是非常的温顺的,怎么能够做出这些事情呢?而且周围那些烟后面就没有去怀疑。”

君烨邪说的就是有一些疑惑的,看着下面的这个当归的,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不可思。

那边的当归虽然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看着眼前这个王爷完全不明白的样子,但是心里面也是一阵的无奈的,要知道这些事情,大家这边也只不过就是听到了一些消息而已的,但是看着王爷这么疑惑的样子,但是心里面就是一阵的不明白的,要知道在这个王府里面,可是没有任何人敢有什么消息过来也瞒着王爷的。

君烨邪这个时候则是直接看着旁边的这个当归,“既然是这样的话,不如你这边直接让那个勺要离开这个王府吧,恐怕这个地方也是不太适合他的,毕竟今天的这些事情全部都是他一个人做出来的,那么自然也是不可能把它留在这个地方了。”

君烨邪说着也没有再继续去说话的,反而是直接下来面临的,毕竟对于王府里面的这些事情,原本他这边也是比较了解的,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竟然会恶毒到这个地步的。

当归听到眼前这个王爷已经下了这个命令,顿时心里面则是一阵的高兴的,想着就走了出去的,他这边也是不希望那个芍药继续在这个地方待下去的,毕竟那个丫头最近惹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的多了,而且他这边也是没有想到过,那个女人竟然会有这么恶毒的想到之前调查出来的那些事情,也是觉得一阵子毛骨悚然。

君烨邪反正已经走出去的当规则是直接陷入到了沉思当中的,自然也是有一些拿不定主意。

那边的灵儿则是喝了药就已经慢慢的开始清醒了过来的,看着旁边的这个小姐,自然忍不住的哭了出来的。

“小姐,你这边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他们那边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的,有没有过来主动为难你?”

灵儿说的就是有一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姐,实在是有些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