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色生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烤好一条之后,陆曼直接递给了小荷花,“尝尝。”

小荷花再次咽了咽口水,还是摇了摇头,“三婶我等你一起。”

“凉了就不好吃了!”陆曼说道,“快吃一口尝尝。”

小荷花这才放进嘴里,咬了一口,眼睛便亮了。“好香啊!”

陆曼笑弯了眼睛,“要是拿回去煮汤,也很好吃呢!”

说到拿回去,小荷花大概是想起了刘氏,当时垮了脸。“要是娘也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鱼就好了。”

陆曼咽下了一口鱼肉,“小荷花要是想要让你娘过上好日子,就要有底气。有了银钱才会有底气,才不会有人欺负你!”

小荷花点了点头,良久她看了一眼今天摘下的那些野菊花。

“可是,三婶,这些东西都是要上交的!”

陆曼到此也是终于理解了这个时代那些淳朴的人的心思了,就像是陈子安一样,怎么样都想不到什么捷径。

陆曼只好出口当这个坏人,“那就上交一部分好了,三婶给你保密!”

小荷花是真的没想过还可以这么操作,但是她听到陆曼这么说之后,却没有像刘氏那般推辞。刘氏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但是小荷花还小。

“好!”说罢,她便站起身,将刚才那里的地方收拾了一下,才背起了背篓。“三婶,我要多摘一点!”

小荷花本身动作就很快,她个子小也不需要弯腰。再加上常年做农活,本身就有优势。

下午不多时,她就摘满了。陆曼叫她休息一会儿,她摇了摇头。又开始帮陆曼摘,说是还上午陆曼拿给她的那些。

陆曼倒是挺高兴的,这么小的孩子,难得懂得感恩,将来一定是个好孩子。

这样的品质,是需要好好培养的。所以陆曼没有阻止她,由着她摘了和上午自己拿给她的差不多了,才说道,“可以了!多出来的那些,就算是你存的。”

小荷花立刻来了精神,想到以后多存了银钱,娘就不用受气了,她做的更快了。

等天擦黑,两人才转身往回走,每个人的背篓都塞得满满的。

到了村口的时候,陆曼想了想还是将小荷花的抓过来一部分。“你今日一下子做了太多,你奶会更加剥削你。还是放在三婶这,算你的私房。”

小荷花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三婶,可不可以先不让我娘知道这件事?要是娘知道了,肯定会被我奶拿去!”

连小荷花都知道刘氏的包子性格了,陆曼不由得一阵感慨。“好,三婶答应你!”

两人说好了,才进了村里往家里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刘氏站在门口,朝着远处张望着。

小荷花欢快的跑过去,“娘,我们回来了。”

刘氏忙接过小荷花身上的背篓,拿出毛巾来给她擦擦汗,“没给你三婶添麻烦吧?”

“没有!”小荷花摇头。“三婶可好了。”

“小荷花也可好了!”陆曼笑道,要是她有这样的女儿,一定拼命的疼,谁敢欺负她?

“那就好!”刘氏说罢,伸手也帮陆曼的背篓放下来,“饭做得了,等你回去清洗一下,就出来吃吧!”

今晚的晚餐更加的简单,因为家里的几个男人都不在。所以连肉片都没了,就几个窝窝,粥又重新恢复了稀……

陆曼没敢喝,怕晚上跑厕所。

吃了个窝窝,她就出来了。

正端洗澡水呢,刘氏也出来了。伸手帮她抬过来,“三弟妹,小荷花说你今日带她吃鱼了,谢谢你。”

“谢什么?小荷花那么乖巧,我也很喜欢的。”

刘氏却突然哽咽了起来,“是我没本事,才让孩子跟着我受罪。长这么大,连鱼都没吃过……”

“二嫂!你确实是有问题,只要你愿意改就可以了。小荷花将来还要找婆家的,难道你希望到了那个时候,还要被别人牵制她的姻缘吗?这女娃嫁人,可是一辈子的!”

陆曼看刘氏也是疼孩子的,应该能想通吧!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陆曼才有时间想起陈子安。今天是他走的第一天了,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样了?

想起早上临走时,他那个霸道的拥抱,陆曼不由得脸颊微热。那个呆子,平时看起来蛮呆的,关键时候,一点都不呆嘛!

带着对陈子安的思念,陆曼进入了梦乡。

翌日,她起了个大早,先是生了火,将昨天的那些野菊花蒸了。小荷花见状,也将自己的野菊花拿去了灶间蒸。

这会儿,刘氏早餐都做好了,所以也不影响什么。陈李氏知道那些赚了钱是给她的,当然不会阻止。

只是看见小荷花那边明显少一点,而陆曼这边多一些,她便有些不乐意。

不敢找陆曼,她就拿小荷花开刀了。

“荷花,你平时在家里做事不是很快的吗?怎得昨日就得了这么一点?”

荷花从小都在陈李氏的脸色下长大的,确实有些怵她。这会儿,吓的不敢说话了。

“就是!”陈柳儿帮腔,“三嫂平日里柔柔弱弱的,怎么可能干起活来比小荷花还要厉害?”

“是不是你偷懒了?”陈李氏生气的说道,“小小年纪就要偷懒,长大了,可怎么得了?今日,我就要教训教训你!”

说着,陈李氏已经拿起了厨房的烧火叉。

那叉子是刚烧过火的,上面还冒着热气。刘氏这下真的是吓坏了,慌忙挡在小荷花的前面。“娘,小荷花做事再快,总归是个孩子,您不能这样打她!”

“我怎么不能打她?我是她的亲奶!”说着,她便扬起火叉狠狠的甩过去。、

陆曼也吓坏了,可是离得远,已经来不及了。

电光火石间,刘氏一把抓住了火叉,滋的一声,火叉烧在皮肉上,有焦糊味冒出来。

“啊!!!”疼痛让刘氏整个人都扭曲了起来。

陈李氏再彪悍,终究是个无知妇人,见状也吓坏了。

“刘氏,你疯了!”

身后的陈柳儿也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惊恐的看着刘氏冒烟的手。

刘氏被烫的脸都白了,她直接将火叉拽过来,丢在了身后的水缸里。“娘,不管你怎么说,你不能打小荷花。”

刘氏处于母亲的本能保护了小荷花,但是骨子里对陈李氏的恐惧还是存在的。突然间硬气起来,也不太现实。

陆曼赶紧走过去,将刘氏的手拽过来,“二嫂,这可不得了,需要看大夫吧?”

小荷花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抹掉眼泪,转头跑了出去。

陈李氏叫了几声,小荷花根本没有理她。

陈李氏这才看向刘氏,“不过是破了点皮,看什么大夫?”

陆曼简直想要扇这个死老太婆一巴掌,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打她了,是很不明智的。到时候,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反而是自己的不是了。

思及此,她直接将刘氏的手心抬起来,放在她的面前。“娘说只是破了点皮,那我就叫街坊邻居来看看,是不是破了皮!”

本来,刚才刘氏那一声惨叫,已经吸引了很多邻居的目光了。

这会儿,陆曼一出来,就立刻有人询问。“子安媳妇?你们家刚才怎的了?”

陆曼回头看了一眼陈李氏,“我娘要用烧烫的火叉教训小荷花,二嫂伸手抓了,被烫伤了!”

这话一出口,众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乡下孩子,不听话打一打都是常有的。正常情况下,就棍子打一打就可以了。哪有人这么恶毒,用烧烫的火叉来教训的?

陈李氏还嘴硬,“火叉不烫,只是皮外伤!”

正说着,小荷花满脸泪痕的带着大夫进来了。听到这话,她扑通一声跪倒在陈李氏的面前。

“奶,求你了。我娘的手,烫成那样,以后还咋做事啊!”

这个家里,她娘要是不能做事,以后很有可能就待不下去了。

陈李氏被啪啪打脸,当即怒火中烧,伸脚踢了一把小荷花。“丫头片子,别胡说八道!败坏我老陈家的名声!”

陆曼趁机叫住大夫,“请您快帮我二嫂看一看!”

来的张大夫是村里的大夫,平时乡下人头疼脑热的都是找他。他看了一眼刘氏的手,也倒抽了一口凉气。

“咋的这样严重?”

这下子,陈李氏说破点皮的话,再次被证实,已经脸都被打烂了。

“孩子她.奶,怎么能这样打孩子呢?”

“是啊,这陈李氏也太恶毒了吧?”

“真想不到,老陈家还想培养出秀才呢!”

门外顿时议论纷纷,陈李氏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当即撒起泼来,“关你们何事?一群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

众人一听更加对她的行为抗议起来。

有人突然说到,“陈李氏如此恶毒,不如叫里正来看看。”

“老陈家这样打媳妇,以后看样子陈子康要打光棍了!”

这下子陈李氏真的是害怕了,她害怕里正来,更加害怕自家的儿子子康一辈子打光棍!

但是,她向来强势,将她道歉也是不可能的。正不知道如何是好,陈老汉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是怎得了?”他狐疑的看着众人。

有好事者提醒道,“你家老婆子,打孙女,把刘氏给烫伤了!”

陈老汉顿时皱紧了眉头,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袋锅子。最近,家里的闹剧有点多啊。

心里这么想,陈老汉脸上却笑道。“不会的,老婆子虽然有些彪,但是不会那么狠心,一定是误会了。”

说罢,他便背起手,走进了院子。

张大夫正在给刘氏上药,包扎。这会儿,刘氏几乎疼的快要昏死过去了。

都说十指连心,她现在整个人都疼的发抖。

小荷花吓得一直紧紧的抱着刘氏,小小的身子也在发抖。这个家里,娘亲是对她最好的人,也是她的亲人,如果娘亲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陈老汉见状,忙叫陈柳儿。“快,给你二嫂拿个凳子来。”

陈柳儿一愣,平时都是刘氏伺候她的,她啥时候伺候过刘氏?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她娘又有错在先,她只好嘟着嘴去了。

将刘氏安顿好,陈老汉才道。“老二家的,最近你也辛苦了。以后,就让老大家的,和老三家的做饭,你休息一段时间。”

刘氏苍白的嘴唇,颤抖着,半晌没有反应。

陈老汉本想得到刘氏的帮助,就能把这次的话题压下去。毕竟,马上春闱,陈子康就要下场了,要是中了,这名声可不是好玩的。

可刘氏这会儿也不知道是真的没力气了,还是故意的,硬是不吭声。

本来扒在里间看热闹的赵氏不由的撇了撇嘴,轻轻的呸了一声。上次她被打的时候,一个都不吭声。这次涉及到陈子康了,她们就着急了。

只是,她再怎么混,也是长房媳妇。以后,这老两口都是要跟着她的,所以她最终还是没出声。

陈老汉又看向张大夫。“怎么样?老二家的这没事吧?”

正好,张大夫也包扎完毕了。摇了摇头,“这太危险了,以后啊还是要注意。这一段时间,不能碰水,也不能拿东西。慢慢的休养着吧!”

“好嘞,一定要让老二媳妇养好身体。”说罢,他又叫陈李氏,“还不快去拿银钱。”

陈李氏也知道挽尊,不情不愿的问了句。“多少?”

张大夫看了一眼,开的药加上诊疗费。“就给八十文吧!”

“啥?”陈李氏顿时睁大了眼睛。“这是仙丹吧?比大米饭还贵?”

张大夫顿时脸上挂不住,“老姐姐,你要是不把儿媳妇打成这样,这钱完全不需要花!”

陆曼看了一眼那张大夫,只想给他点个赞。这话怼的好,简直了!

陈老汉好不容易稳住的场面,被这样一搅和,基本又回到了解放前。他恨的瞪了一眼陈李氏,“你到底拿不拿?不拿就给我滚!”

陈李氏娘家人早在多年前就病死了,只有几个堂兄弟根本不会管她。要是她真的滚了,连娘家都没有。

顿时咬着牙,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荷包,数了八十文给张大夫。

就这,还不忘解恨的说了一句。“都够办葬礼了!”

张大夫差点被她气笑了。

但是,他的事情做好了,也懒得说了,便自顾自的拿了东西走了。

陈老汉这才叫小荷花,“赶紧把你娘扶进去,早饭得了吗?你给她安排安排!”一派十分慈祥的公爹形象。

如果,陈李氏不那样拉着脸的话,说不定别人就信了。

小荷花自然心疼自己的娘,便点头应了。陆曼也伸手扶了一把,将刘氏扶了进去。

到了房间躺下之后,刘氏才回过味来,赶紧起身,叫道。“荷花?”

“娘!”小荷花慌忙跑过去,一头扎进了刘氏的怀中。

“给娘看看,你受伤没有? 你奶有没有打到你?”

“没有!”荷花摇头,“可是你的手……”

刘氏低头看着自己被裹成了粽子的手指,也摇头。“没事, 娘受得住。”

这些苦,跟她这些年因为生不出儿子被人鄙夷,议论的苦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陆曼这次倒是对刘氏刮目相看了,想不到,她突然间如此的硬气。如果不是她抓住了那根火叉的话,或许小荷花现在就毁容了。

想到这里,她蓦然的对她多了一丝敬佩,“二嫂,家里有我呢,你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说!”

刘氏点了点头,由小荷花扶着躺下了。刚沾了枕头,她突然又弹起来问道,“爹和娘那边,没事吧?刚才那么多人,我给老陈家丢脸了。”

陆曼,“……”

亏得她刚才还想夸奖她呢!包子还是包子。虽然护犊子了,可还是包子。

小荷花都听不下去了,“娘,咱奶差点烫死你,你还管她做什么?”

“荷花,你不能这么说话。”刘氏忙说道,“长辈的事情,你心里有数就好,不要这样议论……”

艹!陆曼简直想爆粗口。

这种圣母病,可真的是有点气人啊。

她懒得管了,直接找了个借口出来了。刚走了几步,小荷花从身后追上来。

“三婶!”

陆曼回头,小荷花拉住了陆曼的手,小声道。“我不会听我娘的,我娘说的也不一定是对的!”

幸好,小荷花没有遗传了刘氏,陆曼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抬手摸了摸小荷花的发顶。“嗯,三婶信你。”

回去之后,陆曼又继续讲那些野菊花给蒸好,晒上才又背着篓子出门。

刚到门口,小荷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陆曼一愣,“我以为你要照顾你娘……”

“没关系,我帮我娘拿好了水和吃的在床边,她会自己吃。”她的眼神更坚定了些,“三婶,我想尽快赚钱,让我娘可以脱离这个家。”

“有志气!”陆曼赞了一句,伸手牵住她。“走吧!”

还是那个地方,小荷花比昨日更加的勤快了。

不知道是不是今日的事给她留下了阴影,她不像昨日那般活泼了。一直沉闷着不说话,只知道拼命的干活。

陆曼劝了几句,她突然抱着陆曼的胳膊哭了。

“三婶,你说,是不是人软弱了就要被欺负啊。如果我娘像三婶你这样,会不会就不是这样了?”

陆曼心疼的拍了拍她的背,“是,也不是。主要还是看你爹的态度吧?”

“我爹?”小荷花苦笑一声,“我爹从来不管我娘,由着他被欺负。谁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陆曼皱了皱眉,“小荷花,我问你,如果你长大了,到了像你母亲这个位置,你会怎么做?”

小荷花握了握拳,眸中露出了一丝恨意,“如果我是我娘,我就和离!”

陆曼震惊之余,又是欣慰。小荷花这孩子,还是很有魄力的。

只是,古代这个世道,对于女人来说是很不公平的。和离的女人,终究是不能像后世那样,生活的那么自由。

“或许,你可以问问你爹的意见吧!”

陆曼撂下这句话之后,便岔开了这个话题。

下午回去之后,还是和昨日一样,留下了差不多的野菊花,剩下的都放进了陆曼的背篓里。

就这样过了三日,第四日的时候,陆曼的门前已经晒满了野菊花。

因为隔天就是集市了,所以陆曼和小荷花没有再去山上,专心的在家里打理了一天的野菊花。

陈李氏因为那件事,被陈老汉骂了个半死,这几天基本都没出来蹦跶。就陈柳儿偶尔看见他们在摆弄,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便走了。

有些人,你也是在意,她越是蹦跶。所以,陆曼选择无视。

倒是赵氏,好几次跑过来舔着脸打听,“三弟妹,这个苦薏多少文一斤?”

“二十五文!”陆曼说道,她根本没打算骗她,这个镇子也就是这么大,她只要一去打听肯定能打听到。

“这样多?” 赵氏眼睛都亮了,“就是去山里摘一下,回来蒸一下,晒一下就可以得这样多?那我也去!”

陆曼点头,“成啊!山里苦薏多的是,谁都可以摘!”

赵氏明显是心动了,可是目光触及到正房那边陈柳儿探出的头,她当即哼了一声。“这样麻烦,才那么一点银钱,我才不去呢!”

说罢,她便扭身走了。

陆曼没有理会她,照旧和小荷花一起将那些晒干的野菊花装了两个袋子。这一次两个人摘的,比上次多了四五倍,就连要给公中的那一袋也比上次多了一倍的样子。

小荷花很高兴,一直说明日要跟陆曼去赶集。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李氏难得的柔声细语,问小荷花。“我看你们那苦薏今日都晒干了?”

“嗯!”小荷花闷闷的答道。以前,奶跟她说一句话,她都能高兴好几天。可是现在,经过了之前的那件事之后,她越发的寒心了。

原来奶是真的嫌弃她,恨不得要她破相。

“明日就让你小姑跟你三婶一起去吧,你在家照顾你娘。”陈李氏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不!”小荷花下意识的争辩道。“那是我采来的苦薏!”

陈柳儿本来很高兴,一心想着拿到银钱之后给自己扯一身细棉布做一身新衣裳呢!现在听到小荷花的话,顿时脸色阴沉下来。

“你说啥?我是你小姑!”

“小姑又咋了?凭啥我采来的苦薏,你去卖?小姑,你咋好意思?”小荷花本来早就期待着明天了,谁知道陈柳儿从中出幺蛾子。希望落空的感觉,让她再也顾不得其他将心里话全部都倒了出来。

陈柳儿涨得满脸通红,伸手就要打人。陆曼忙抬手挡住了,“小姑,二嫂还在床上躺着呢!要是再闹出什么笑话来,恐怕不好吧!”

因为家里没其他男人了,所以陈老汉也和他们一起吃的。闻言,也如梦初醒。虽然,他也希望陈柳儿去,但是看小荷花现在的样子,闹大了确实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