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娇妻系列交换(纯肉高H)

吃完饭之后,云小雨还不想入睡,觉得内心闷得慌,所以出来透透气。

就算晚风如何吹,都不能把夏天的闷热感驱除,她站在空阔的地方,任由月光打在自己身上。

突然,她耳边传来一阵窸窣声,听这声音判断应该是一个“庞然大物”。

小心翼翼的往那边走去,借助着草丛的高度来掩藏自己,就在她想更往前一步的时候,有人出现了。

“人呢?”

“不知道,刚才明明看到他往这边走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不能让他跑了,继续搜!”

云小雨看着面前这三个黑衣人,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被抹脖子了。

等到他们三个走远之后,她才把心放下来,就在她想离开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啊——唔唔”

云小雨的叫声惊动了树上的乌鸦,四处飞窜。

此时她被人捂住了嘴巴,冷汗都冒了出来。

刚才走了的黑衣人又折了回来,“你们有没有听到有人喊?”

“没有啊,你听错了吧!”

为首的黑衣人又听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人,“撤吧,去别地!”

他们走后,云小雨身后传来“东西”倒地的声音,捂住她嘴巴的手也放开了。

她捂住胸口,慢慢的转过身去。

当她转过身,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

地上躺着一个身着华丽紫衣的男子,年龄约莫十五六岁,左肩上插着一支羽箭,长长的墨发如瀑布般,散在地上。

云小雨慢慢挪过去看见他的脸,白皙的肌肤,苍白的脸上有着几抹血印,紧闭着双眸,已经昏迷过去了,但不难看出这是个美男子!

她看着他,心想自己要不要救他,看到他这着装打扮和面容,非富即贵,她害怕等一下惹祸上身,毕竟自己今世只想快乐平安的守着爹娘度过。

就在她转身就走的时候,听到了那个男子的呢喃,“娘——疼——”

云小雨摇了摇头,还是救他一命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她过去看着他肩膀上的羽箭,又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不知道把他放去哪里,不可能带回家,如果被元氏她们知道,免不了又会闹起来。

她突然想起,旁边有一个山洞,可是要怎么把他移过去….

云小雨用尽全力扶起他,试图把他放到背上,结果因为他身躯太高大,自己没有多少力气,只能半扶半拖的把他拽到山洞去。

山洞比较隐蔽,一时半会不会被人发现,让他在这里应该很安全。

她看着他肩膀上的羽箭,古代人如果受伤都会用金疮药,可是那都是有钱人才有的,她小心翼翼地扒开他的衣裳,发现中箭部位并没有发黑,应该不是中毒,而且,这部位没有伤及重要部位。

她看了一下外边的天色,又看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出来已经很久了,先回家找找看有没有草药救他。

接着,她把他的衣裳整理好,以防等下着凉,然后急忙往家里走。

“小雨,你去哪了?怎么这么就才回来,爹担心死你了!”

云小雨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云三还没有睡,“爹,我在外面逛了一下,你怎么还没睡啊?”

“爹爹担心你遇到什么意外,好了,现在回来就好,早点休息吧!”

“嗯嗯,爹爹你也早点睡,我去洗把脸。”

她看着自家老爹入睡之后,猫着腰慢慢开门走了出去,她去厨房找了一下,把艾草、车前草、夏枯草等止血的草药揣进怀里,就在她经过装硝石的那个背篓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想想还是拿起一颗硝石放进怀里。

月亮高高挂在天空,皎洁的月光洒在云小雨的身上,显得她的身子是多么的单薄!

她看了下周围,确认没人之后就开始往山洞走去,但是她没有料到,这一幕会被出来如厕的云小香看到。

“奇怪了,这大晚上的云小雨偷偷摸摸的去哪里呢?难不成…..”云小香看到她走进山里之后,原本想着跟上去瞧一瞧的,可是天色已晚,她害怕遇到什么事情。

“还是回去跟娘商量一下吧…”她嘟嘟囔囔地说,然后就回屋找连氏。

等到云小雨回到山洞的时候,男子还在昏迷之中。

她过去把他的衣服扒开,其实要给他拔箭,云小雨内心还是有点紧张的,她害怕等下弄不好,失血过多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不管怎样,死马当活马医了!

她先是把怀里的东西掏出来放到一边去,然后找了块石头把草药都碾碎,撕开自己的衣裙,把草药放在上面。

“噗——”

云小雨过去闭上眼睛狠狠一咬牙,把箭拔了出来,只见他浑身颤了一下。

血溅了出来,她连忙把草药敷上去,男子或许感觉到疼痛,眉头紧皱起来。

云小雨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撕成一块一块的,给他包扎伤口。

她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其他的她都不会了,他只能听天由命了!

月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打在二人身上,男子的衣裳被褪到腰部,云小雨趴在他腹部睡着了,洁白的月色给山洞里的人儿更添了一抹暧昧。

云小雨现在头上布满了汗水,她又再次做梦梦到自己前世了,梦到爆炸的那一瞬间,自己被炸得稀巴烂,“嚯——”她瞬间惊醒了。

可以从她的眼里看出了惊恐,她伸手抹了下额头的汗水。

突然,她发现自己枕着一个软软的“东西”睡着了。

“咻——”云小雨立马坐了起来了,发现自己还在山洞里,而自己刚才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她看着他腹部有着很明显的水渍,糟糕,自己不会睡觉流口水了吧?

想到此,云小雨的脸不禁红起来。

她看着面前的男子,发现它长得还挺俊美的,如果放在现代,肯定又是一个众人捧的大明星!

他的脸红红的,她连忙把手放到他的额头上,发现滚烫得厉害,就像火炉一样。

“完蛋了,发烧了,怎么办怎么办…”云小雨一阵慌忙,突然看到旁边的硝石,灵光一闪。

她发现山洞挺大的,而且,水从上方的缝隙滴下来,在洞里形成了一滩水源。

接着她拿着硝石走了过去,直接把它丢进水里,不到一会,水就开始变冰了。

她连忙把剩下的破布放进水中沾湿,拧干铺到他的额头上。

原本滚烫的额头被这突如其来的冰冷刺激到了,他轻轻呻吟了一下,似是难受又很舒服!

就这样她又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这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微亮了,她心想要快点回去才行,不然等下被发现招来闲话,可是,这个男的还没有醒过来…

云小雨不知道的是,他睁开眼了,锐利的双眼看着她的背影,洞里的黑暗和刚醒来的惯性,让他没来得及判断面前的人是谁,就直接跳起来抓住云小雨的脖子。

“咳咳——”

云小雨原本还在琢磨着要怎么办,就被这突如其来的手掐住了脖子,她不断挥舞着双手,想出声却发现一点声音都说不出来。

就在她胡乱挥打右手的时候,刚好打到他的左肩上,他一吃疼就松开了手。

得到新鲜空气的云小雨,急忙大口大口的呼吸。

“妈的,你有病啊!!神经病!!”

经历了这一掐的云小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直接连粗口都爆了出来。

这时他的眼神慢慢恢复清明,才注意到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女子,并不是追杀自己的人。

他借着微亮的光芒看清眼前的她。

单薄的身体,凌乱的发髻,脸上有着脓包和各种淤青,手臂上也是淤青,脸上因为呼吸过快而涨红,看这个穿着,应该是农家女。

云小雨看到他盯着自己瞧,便知道他已经醒了,说完便不再理他,准备走出去。

一边走还一边嘟囔,“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这样对待自己的恩人,差一点命都没了!靠!”

就在云小雨快要走到洞口的时候,身后响起他的声音。

“谢谢!”

男子清冷的声音让她浑身一震,她以为像他这种穿着的人不会道歉也不会道谢,她本就不需要他的道谢!

云小雨不想理会他,直接走了出去。

男子见第一次有人这么不屑的走了,脸上也是带着惊讶。

肩膀上传来疼痛,伤口被草药敷着,而自己的衣裳已经被褪到了腰部。

“啊——”

门口传来她的喊叫声,他一惊,难不成那些人在这守了一夜?

他顾不得这么多,连忙跑了出去。

“嗷呜——”

在云小雨面前的是三条野狼,体型一般大小,眼睛散发着绿色的光芒,尖耳竖了起来,它们对她张开嘴,口水流了出来,尖利的牙齿露了出来。

她被它们这个架势吓得浑身一抖,但是自己又不敢动,生怕自己一动它们就扑上来。

现在简直是想哭爹喊娘了,自己怎么那么衰,先是差点被人恩将仇报掐死,现在又被狼给堵住。

“咻——”

一支羽箭插到了一头狼的眼睛上,它们因此一惊,慌忙散开。

“过来!”身后的他朝着云小雨喊着。

云小雨听到后,转身撒腿就往他跑去。

后面的狼见猎物要跑,急忙穷追上来。

她就算用尽全力去跑,凭这瘦弱的身体怎么可能跑得过狼,狼越来越接近她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就被人用手揽了起来,跳到了一边。

云小雨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他的怀里,瘦削清冷的脸庞离自己只有一掌之隔,她的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一边去,不要乱动。”

说完,便赤手空拳冲了过去。

被羽箭伤害的野狼,此时已经进入暴怒状态,一直往男子扑去,他巧妙的躲开它,一拳打到它身上的同时把羽箭也拔了下来,剧烈的疼痛让它晕死了过去。

另外两头狼在见到眼前的男子这么凶狠,便停下来围着他一直转,“嗷呜——”

他看到它们在呼唤同伴,用手中的羽箭对着其中一头狼的脖子刺下去,羽箭直接穿过它的喉咙,接着他又把羽箭拔出来,身子闪到一边去,对着最后一头狼的后背插下去,狠狠转动,肠子都被拉了出来。

“呕——”

一旁的云小雨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吐了出来,重生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残忍的画面,虽然上次自己拿石头砸死野猪,也没有这么残忍过啊!

就在他刚想把野狼的尸体丢到山崖的时候,云小雨喊住了他。

“慢!慢着!”

他冷冷的看着她,不明所以。

“我需要这些狼,有用。”

她还想着怎么赚钱呢,现在白白送上三头狼,这次又发了!

“不处理掉,血腥味会招来其它的野狼的!”

他好心的提醒着她。

“我知道!”她看了下周围,不知道怎么处理,她看了一眼山洞,“那个,你能帮我把它们扛进山洞里吗?”

他看着她这一副恳求的神情,想起她救了自己一命,便弯下腰把一头狼放在肩膀上,左右双手一手一只拎进山洞里。

云小雨看到他这样子,心里惊呆了,有伤在身跟野狼搏击了这么久,现在还那么有力气,果然不同凡响,再对比自己的身体,只能仰天长叹了!

进到山洞后,云小雨先是用硝石浸泡过的冰水撒到狼的伤口上,伤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止血。

一旁的他静静的看着她,默不出声,等到云小雨把野狼的尸体处理好之后,突然想着现在也搬不回去,还是先收着吧,接着就找了很多杂草把它们盖住。

这时外面已经天亮了。

洞外传来草丛的窸窣声,他顿时把神经绷紧,如果现在他们追上来,自己根本招架不住,况且还带着她。

“躲起来!”

云小雨也听到声音了,听到他的话,她连忙往旁边的石缝躲去。

这时,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他把气息收敛起来,正准备有所动作,便有人开口了,“羽?”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把气息释放出来,绷紧的神经也松开。

“是我!”

“哇~我的小羽羽啊~本大爷终于找到你了!”

就在红衣男子快要抱到他的时候,他伸脚一踹,把红衣男子踹到一边去了。

“主子,你没事吧?我们找了你一夜。”

“对啊,我们差点就放弃这里去别的地方了,结果在外面草丛看到了你的匕首,就断定你应该在附近。”

“没事。”

他看着黑衣男子递过来的匕首,那是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青龙骧钰,那是当年从极寒之地找到的玄铁打造,能削铁如泥。

云小雨发现他们是认识的,便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一惊,居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的气息。

“哇!小羽羽,这怎么有一个姑娘,你们昨晚?”

“她救了我!”

“原来是这样啊!”说完,红衣男子看着云小雨这清冷的样子,觉得很有趣,便向她靠了过去,“小丫头,我叫慕容离,你叫什么名字啊?”

云下雨看着他,只说了一句,“骚包!”

眼前的慕容离穿着红色的衣裳,白嫩的肌肤在红色的衬托下变得更加细腻,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长着一双桃花眼,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是小倌。

“哈哈!骚包!慕容,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你这样说。”

蓝色衣服的男子听到云小雨这样形容慕容离的时候,整个人先是一愣,接着张嘴大笑起来。

“小丫头,话可不能这样说,我哪里骚了?”

就在云小雨准备接话的时候,蓝衣男子便出声了,“你哪里都骚!”

“呜呜——小羽羽,你看他们都欺负人家!”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此时的慕容离在男子的注视下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她想着现在已经不早了,不能再在这里耗下去了,必须快点回去,不然等下就麻烦了。

“名字?”他再次问她。

云小雨看着他这副冰冷的俊脸,不由主动的说,“云小雨。”

“欧阳墨羽!”

“哦。”她淡淡的回复一句便准备走。

他们一行人看着她就这样走出去,浑身散发着冷静的气息。

慕容离盯着她的背影,撩了一下头发,便说,“这冷静淡然的气质,不像一般农家女会有的!”

“墨一,去查!”

欧阳墨羽也是这样认为,一个农家女怎么会养出这种气质,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查一下为好,说完便让蓝衣男子去调查。

“娘,云小雨那小贱人昨晚绝对不在家!一想起她就来气,昨天不仅不能诬陷她,还白白丢失了我一个荷包。”

“没事!到时候娘再给你绣一个。而且,我刚才跟村尾的六婶说了她是小偷,估计不久后,整个村子都传遍了。”

“娘,你真聪明!”

“那是,我可是你娘!到时候如果再发现她和男子鬼混,哼!她就等死吧,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淹死她!。”

原本打算要走的欧阳墨羽等人听到她们的对话,立刻躲上树,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郑氏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云下雨并没有在床上,就急忙叫醒云三他们几个打算出门去找,结果大嫂连氏又开始来找麻烦,非要说云小雨昨晚和野男人鬼混。

越来越多人围过来看戏,在大家的指指点点下,他们只道是清晨云小雨去找药草了,并没有和男子幽会,但是连氏的大嗓门却以关心为由非要上山寻云小雨。

他们知道这又是连氏的陷害,原本是打算不理会的,连氏却在不断的抹黑云小雨,说话声音又大又难听,况且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一起出来寻人!

树上几人,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意思,刚打算撤,云小雨就出现了。

“我在这!”

此时云小雨肩上扛着一小撮柴火,怀里抱着一堆草药。

众人听到之后,都赶了过来,看到云小雨的样子,并没有发现有男子在身边,而且手里还拿着草药,就跟郑氏说的一样,大家都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连氏她们!

“云小雨,怎么就你一个?那个男子呢?”

云小香看了看周围,发现真的只有她一个人,难道昨晚不是幽会男子?

“什么男子啊?我不知道啊!”

云小雨发现她们还不打算放过自己,昨天栽赃陷害自己偷钱,现在又想毁掉自己清白,心里很是愤怒,但是脸上却是一副委屈的神情,她知道,对付她们要冷静,要慢慢来。

“还狡辩!昨晚小香都看见你昨晚深更半夜跟一个男子搂搂抱抱在一起,被她撞见,结果我们今天去找你的时候发现你真的不在!”

云小雨看着连氏咄咄逼人的样子,就想到,昨晚自己出来的时候还是被发现了。

“清晨起来的时候,爹爹和娘亲还没起。而且,昨天你们打我的地方,现在还疼!我忍受不住只能自己来找草药!”

说完云小雨便把身上的东西放到地上,撩起袖子给大家看,露出来的都是一片一片的淤青。

她换上一副委屈的样子,低着头不看任何人。

但凡在场的人都看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眼中不禁带着鄙夷看着连氏。

“不可能,我昨晚明明就看见你出去了!”

“我昨晚去如厕了。”

“不!我昨晚就是看到你跟一男子在山洞里!”

其实云小香并没有看到,她只是瞎掰的。

“大姐,我昨晚一直在家睡觉,你为什么非要说我出夜呢?难不成大姐昨晚深更半夜…..”

云小雨说话故意说一半,留下悬念给他们一行人猜想。

顿时周围窃窃私语起来。

“云小雨,你撒谎,我昨晚哪里也没去!”

大家看着云小香为自己狡辩的时候,眼底的鄙夷更重了,又说在山洞看见,现在又说没有出去,前后说的话都不一致。

“大姐,我把你当成亲姐姐,你怎么可以冤枉我,怎么可以毁我清白!”

说完,她掐了掐自己腰部,不小心掐到昨天元氏掐伤的位置,立刻疼得眼泪掉了下来。

郑氏看到自己女儿这次被冤枉到哭了,直接过来了楼到怀里,“小雨乖!不哭!”

云三见此,直接对云小香说,“云小香你够了没有,昨天诬陷,今天又诬陷,小雨从来没有伤害过你,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居然还想毁坏她的名声。”

“我没有,明明就是她…..”

云小香还想还嘴,被连氏拉住了,因为她看到周围的人开始偏向云三他们了。

“既然是误会一场,那现在小雨没事就好,小香只是看错了,大人不记小人过!大家都回去吧!”

“娘…..”

“闭嘴!”

云小香看到她又没事,眼里盯着她的背影,狠狠地咬咬牙,不情不愿的跟着连氏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