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强行征服邻居人妻hd高清

然,十几秒钟后,喻惜晴失落了。

他们的婚房在顶楼,三十六楼。

而此时电梯停留在三十五楼后,就再也不动了。

喻惜晴回了家,继续缝制顾玉雪的礼服,最后一针落下,打结,再把结勾到衣角里不露出来,便完美的结束了。

做过太多次,她已经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

轻轻起身,抬头看墙壁上的挂钟,凌晨两点多了。

她踩在地毯上的脚步特别特别的轻,仿佛怕重了就惊醒了楼下正在休息的男子。

司希烨就住在楼下,她如何舍得吵到他。

一整个晚上,喻惜晴都是心神不宁的,总觉得她是眼睛花了,司希烨怎么可能就住在他们的家的楼下呢。

这个念头一直在脑海里叫嚣着咆哮着,催促着喻惜晴走向吧台,拎了一瓶酒就下楼了。

一梯一户的高档公寓三十五楼只有一户,就是司希烨现在所住的那一户。

喻惜晴给自己灌了一口酒,就靠在了门板上,然后任由自己滑落到地板上盘膝而坐。

她只要离他近些就好。

这门前的地板是她与他此时此刻能离的最近的地方了,她甘之如饴。

“嘭……”一阵剧痛,惊醒了醉了的喻惜晴,轻轻抬首迎上面前的女子,她呵呵傻笑了起来,“你谁呀,干吗踢我?”

“喻惜晴,你是不是知道我老公给我买了很多首饰还有别墅,你就来勾搭他也想他给你买是不是?”

喻惜晴揉了揉眉心,这一刻,不止是被踢一脚的剧痛,还有头痛,这是醉酒的后果,“我这是在哪儿?”一时间,喝醉了的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在我老公的门前,你给我滚。”顾玉雪说着,上前咬牙切齿的扯着她的胳膊就往电梯拖去。

门,就在这时突然间开了。

一股熟悉的气息飘来,惹得喻惜晴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希烨……”

她喝了一晚上的酒,终于见到他了,真好。

“希烨,这女人不要脸的赖在咱家门口不走了。”顾玉雪也发现司希烨开门了,转身看了过去。

司希烨点点头,长腿迈开走出房间。

这一刻,喻惜晴的心口又只剩下了怦怦直跳,司希烨朝她走过来了。

她梦想了一个晚上的希望终于实现了。

然,下一秒钟,司希烨就越过了她的身体,随即把顾玉雪揽到了怀里,先是在她的脸上温柔的亲了一下,随即道:“这样不入流的女人不需要你亲自动手,阿锋,把她拖到楼下的花池子里。”

“是。”紧随司希烨身后的保镖阿锋走了出来,拎起喻惜晴的衣领就走。

深棕色的大理石地板冰冰凉凉,可是再凉,也凉不过那个男人命令阿锋把她丢到楼下花池子里的命令。

心很冷很冷,冷彻入骨。

她迷惘的盯着阿锋的鞋尖,还是有些不相信那个亲眼看着她和司希烨从谈恋爱到结婚的阿锋,真的把她丢进了花池子里面。

雨水淅淅沥沥的打在身上,溅起的泥点崩落在身上,她躺在花草间一动不动,宛若死尸。

就这样死了才好,才不会再尝那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心痛。

“太太,你还是离少爷远点吧,不要靠近他。”恍惚中,她听阿锋这样说到。

她惶恐的转首,“阿锋,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司希烨他可以把她打入地狱,但至少要让她知道为什么?

死,也要死得明白。

“唉。”只是耳边只余下了阿锋的叹息。

阿锋走了。

喻惜晴静静的躺在雨帘中,这一刻,酒已经彻底醒透了。

原本以为她和他就是最近的楼上楼下的距离,却是到此刻才发现,哪怕只是楼上楼下的距离,于她也是一个无法企及的遥远的距离。

仿如近在咫尺,却分明就是远在天边。

喻惜晴感冒了。

如果不是保安巡逻时发现她躺在花池子里,只怕现在连小命都没有了。

泡了一个热水澡,喝过了姜汤,她还是发烧了。

喻惜晴第一次请假了。

顶着三十九度的体温一针一线的缝制着司希烨的礼服,她想,这会是她给他做的最后的一件衣服。

从此,再也不会了。

永远到底有多远,既然数不到尽头,她就此止步就好。

浑浑噩噩的一天,黑色的燕尾服拎在手中,每一道工序都经了她的手,她静静的看了又看,这才不舍的拨打了顾玉雪的电话。

“喻惜晴,你昨晚还没有得到教训吗?还敢打电话过来?信不信老娘找人轮了你,让你长长教训。”

“礼服好了。”

“好了老娘也不要了,而且我告诉你,我交过去的定金也要如数的还给我,你这个骚女人做的东西我才不屑要,谁知道有没有在哪块布料的夹缝里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滚。”

顾玉雪挂断了电话,喻惜晴抬头看挂钟,已经近五点钟了,她真想今晚的司希烨能穿上她亲手做的衣服参加晚宴,可惜,再也不能够了。

静静的坐在地板上看着礼服发呆,所以,她不要命的从医院里出来赶出来的两件礼服原来只是一场笑话。

不,她不能就这样认命,司希烨这样对她一定是有原因的,她一定要查出这个原因,想到这里,喻惜晴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

手机响了。

喻惜晴拿起,“学姐,有事吗?”

“急,十万火急的事情,惜晴你还在公司吗?我想要一套情侣款的晚礼服,要成品,现在就要。”

“情侣款?”听到这三个字,喻惜晴的脑海里闪过了顾玉雪的那张脸。

“对,尺寸是……”

“有什么要求吗?”听到这尺寸,喻惜晴苦笑了,不用问学姐也知道这是顾玉雪向学姐求买的,没想到兜兜转转了一大圈,顾玉雪不要她的,居然是求到了学姐的头上。

而学姐又求到了她的头上。

“七点前送到XX别墅区就可以了。”学姐又道。

“好,我手上正好有一套你需要的,放心,七点前我一定送到。”

“好咧,我就知道颜妹妹一定有办法,嗯,一会打钱给你。”

喻惜晴已经挂断了,这一单,没有钱她也会接,因为,她手里的这一套正合适。

只是,她只剩下一个多小时了,还要做一下改变,这样顾玉雪才不至于认定这是她的作品。

拉开抽屉,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对布艺天鹅,那时司希烨说黑色代表他,白色就代表她,她亲自在天鹅的眼睛上镶了钻,两只天鹅就美的不要不要的。

白色的代表她的就缝在了司希烨的黑色燕尾服的胸口处,黑色的代表司希烨的黑天鹅就绣在顾玉雪的白色礼服上。

黑与白,绝对的反差,却又是绝对的谐调好看,更加的情侣款了。

这样就再也不是她发到顾玉雪邮箱里的那两套男女款的礼服了。

喻惜晴饭都没来及得吃一口,装好了礼服打了车就直奔XX别墅区而去。

出租车电台里忽而播放起了生日歌,她才想起来,今天也是她的生日。

没有蛋糕没有鲜花也没有礼物,一个人的生日,总也可以过去的。

眼看着前面经过一家蛋糕店,喻惜晴道:“师傅,能不能停一下让我买个蛋糕,马上就上来?”

的士司机看了她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要快哟,路边停车不能太久,不然要扣分罚款的。”

“谢谢。”喻惜晴笑得甜甜的,其实这个世上还是好人多,司机师傅就是好人。

到了,喻惜晴一手小蛋糕一手是盛着礼服的大袋子站在那幢别墅前。

这是司希烨送给顾玉雪的别墅,豪华气派,别墅的园子里还有马路边上停着一辆辆的豪车,今晚上,这里一定很热闹。

她的生日,她的老公却在这里等着给旁的女人过生日。

七点了。

她低头看一眼手机,走向了别墅。

“你是来送礼服的张小姐是不是?”看到她手里拎着袋子,大门口的保安问到,显然是知道顾玉雪在等礼服。

喻惜晴点了点头,保安立刻就放行了。

喻惜晴低调的把礼服交给司仪,正要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悄悄坐下,一只手突然间拉住了她,“你来做什么?”

冷冷的声音,仿佛要杀了她一般。

她抬头对上司希烨的目光,先是一瞬间的微慌,随即镇定了下来,“司希烨,我们离婚吧。”

一年了,终于出口的时候,心还是痛的,她原本是想要等这个晚宴结束了再找上他提出离婚,没想到她这样的低调的打扮,还夸张的戴了一副老式黑框眼镜,还是被司希烨发现了。

那么,早说晚说都是说,索性现在就说吧。

既然不爱,就请他放手。

“休想。”不想,司希烨半点犹豫都没有的直接拒绝了,然后,拖着她就往楼梯上走去。

“放开,放开我。”

然,什么都来不及了。

喻惜晴没有拿到司希烨同意离婚的承诺,也没有问出司希烨这样对她的原因,就被司希烨一个手铐给铐到了二楼走廊的栏杆上。

仿佛,她就是一个犯人一样,失去了行动的自由。

她听着别墅里流淌着的轻音乐,顾玉雪的生日宴开始了。

灯火通明的别墅大厅里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司希烨牵着顾玉雪的手亲自斟满了叠成金字塔形的一个个的高脚杯,随即又一起切下了一个足有六层高的大蛋糕,然后就是他和顾玉雪的领舞。

黑衣白裙,绝美的一对,那么的般配。

她听着那一句句的生日歌,虽然是唱给顾玉雪的,她就当是唱给自己的。

祝自己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