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特黄的乡下仑乱小说

希尔顿酒店,vip通道口。

一个中年女人冷着一张脸,细眯的三角眼死死盯着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女孩儿。

女孩正值十八九岁的年纪,巴掌大的小脸素雅清纯,一米六七左右的个子。身材纤细单薄,乌黑如瀑的长发一直顺垂到腰际,一身款式简单的白纱连衣裙下曲线若隐若现,裙摆随着下车的动作轻轻晃动,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特属于年轻女孩的清纯水灵。

长得这么清纯漂亮有什么用?还不是要为了钱出卖自己!

负责洛小梨的中年女人收起了眼中不慎流露出的妒意,语气不善的催促:”快点,你可是签了协议的,别磨蹭。”

说完快速的转身,大步走进事先预定好的酒店。

洛小梨浑身一颤,咬紧了粉白的唇瓣跟上,垂在身侧的手难堪的收紧。

低调奢华的酒店顶楼,绘制着天使神袛的走廊又深又长。

纤细的高跟鞋轻飘飘的落在厚厚的兔毛地毯上,宛如置身于云端。

代孕机构派过来的联络人停在走廊尽头唯一的总统套房门前,回过头来紧盯着瑟瑟不安的洛小梨,严肃古板的脸上没有一丝人情味,语气冰凉的开口。

“进去等着,雇主一个小时后过来。”

洛小梨娇俏的脸上苍白无色,神情恍惚的按照联络人的指示,颤着手推开了厚重的房门。

充足的冷气扑面而来,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房间里没有开灯,漆黑的空间宛如一张黑洞洞的大口,等待着她的进入。

入目的幽冷和黑暗惊得她心头一悸,向前的脚步迟疑着,久久不肯落下。

真的要这样做吗?

心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问:”你确定要为了父亲欠下的巨债出卖自己?”

“啧。”身后的联络人大概是不满她的犹豫,在背后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洛小梨轻呼一声,踉跄着向前几步跌入漆黑一团的房间里。

还没等她站稳脚跟,厚实的房门就”砰”的一声从外面关了个严严实实。

夜幕般的黑暗瞬间将她包裹,关门的声音像是最后的宣判,震得洛小梨的纤弱的身躯摇摇欲坠。

“爸爸……”恐惧和害怕彻底将她笼罩,她喉头哽咽着缓缓蹲在门边。

热烫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却不得不强忍着不肯落下来。

苦涩在胸口翻涌,卷翘分明的羽睫不安的颤动,眼前一片迷蒙。

过了许久,洛小梨扶着冰冷的墙壁缓慢的站起来,眼睛逐渐适应了房间的黑暗,视线游移着看清了房间内部的摆设–

其中最醒目的就是一张可以容纳七八个人的超级size大床。

她克制着心里的抗拒和酸涩,轻轻移动脚步走到床沿坐下。

身下柔软干净的暗色床单宛若遍布刺的荆棘,刺得她的心一阵阵抽痛。

父亲做生意失败欠下巨债,是砸在她美好年华里的第一场浩劫。

继母尖锐的话语,继妹无休止的吵闹,父亲更是又急又气生了重病,治疗需要大量的金钱,这让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能够让这场浩劫归于平静的,唯有大笔的钱财!可是她才刚刚读大学,让她去哪里弄大笔的现金。

机缘巧合之下,她接触到了一个极其神秘的代孕机构。

300万的价格,替不知名姓,不知年纪外表的雇主孕育一个孩子。

让她受孕的地点,就是身下这张奢华到夸张的大床。

她知道这很羞耻,很不仁道。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她只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在读大学生,毫无挣钱的手段。

没有这300万,她的家就会分崩离析,也许最后,连最疼爱她的父亲都会撑不住而离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黑暗的房间里除了她清浅的呼吸声,在无一丝其他的声响。

洛小梨等到手脚冰凉……

就在她意识混沌之迹,咔~嚓–

是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差点睡去的洛小梨猛然惊醒,下意识的站起来往角落的方向退了两步。

眼前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昏暗。

门被关上。

是,是雇主来了吗?

洛小梨整个身子都绷紧了,努力睁大了眼。只能隐约看清昏暗的光线里,静默矗立的高大轮廓。

单单一道身影,所散发的凛然气息就足以让她窒息。

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道身形轮廓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带着独属于王者的侵略气息,宛若来自冰寒地狱的暗夜王者。

“你是谁……”她抖着嗓音糯糯的问,头脑昏昏沉沉的一片,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直到现在,她还有浓浓的不真实感,真的要和眼前这个人,孕育一个孩子?

锐利如电的冷目微眯着扫过屋内的女孩儿,带着漫不经心的审视意味。稚嫩的女孩尚未发育完毕,青涩的身姿亭亭而立,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仿佛一掐就断。

男人并未回答她的话,片刻之后,低沉醇厚的冷笑漫不经心的响起。

“呵,成年了没有?”

随着话音,男人漫步向着洛小梨的方向走了过来。

“成,成年了。”洛小梨觉到他的靠近,尤其是穿透昏暗的光线,如同冰柱般投射过来的视线。她下意识的缩瑟了肩膀,素白的小手不安的搅在一起。

活像被大型猛兽锁定的小动物般浑身无力,只能目光惊惕的注视着他的靠近,等待致命一击的降临。

下一刻,男人凛冽的气势贴近,一只温凉的大手不容抗拒的攥紧她小巧精致的下巴。

“呀……”她吓得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抗拒。

不容她有一丝一毫的挣扎,粗糙的拇指毫不怜惜抹过她嫩嫩的樱唇。

没有令人厌烦的口红唇膏,指尖细嫩的触感美好,男人冷厉的眉目舒展了一分。

“质量勉强过关。”灼热的气息随着冷硬的话语喷洒进她的耳膜,醇厚低哑的嗓音优雅悦耳,说话的语气却毫无人情味。

为了拒绝送上门的联姻,也为了满足母亲想要抱孙子的愿望。

300万的价格,从上千个应征的干净女孩子中,选一个代孕出他的孩子。唯有眼前的她,可以达到他近乎苛刻的要求。

“成……成年了。”洛小梨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有人在靠近,尤其是穿透昏暗的光线,如同冰柱般投射过来的视线。她下意识的缩瑟了肩膀,素白的小手不安的搅在一起。

活像被大型猛兽锁定的小动物般浑身无力,只能目光惊惕的注视着他的靠近,等待致命一击的降临。

下一刻,男人凛冽的气势贴近,一只温凉的大手不容抗拒的攥紧她小巧精致的下巴。

“呀!”她吓得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想要抗拒。

没有令人厌烦的口红唇膏,指尖细嫩的触感美好,男人冷厉的眉目终于舒展了一分。

“质量勉强过关。”灼热的气息随着冷硬的话语喷洒进她的耳膜,醇厚低哑的嗓音优雅悦耳,说话的语气却毫无人情味。

为了拒绝送上门的联姻,也为了满足母亲想要抱孙子的愿望。

300万的价格,从上千个应征的干净女孩子中,选一个代孕出他的孩子。唯有眼前的她,可以达到他近乎苛刻的要求。

他指间的皮肤粗粝,毫无怜惜的力度给她带起一阵刺痛。像商品一样被人检验,愈发加重了她心中的惶恐难堪,洛小梨瞪大双眼试图在黑暗中寻找一个焦点。

胆怯,紧张,惊恐,忐忑不安……

眼神泄露了她所有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掩藏。这是一个毫无经验,单纯没心机的女孩。男人深邃的眸眼一眯,眼神闪过一瞬间的满意,也仅仅一瞬间而已。对他而言,这就是个工具而已。

洛小梨恍惚的觉得,射在自己身上的带着凉意的目光,似乎在剧烈的升温。

洛小梨前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未和一个成年男子如此亲近过。灼热的目光下,她整个人都僵住了,白净到半透明的耳廓晕染上一层薄红,心脏砰砰砰的跳动着,宛如乱了节奏的鼓点。

“等等,不要……”洛小梨不自觉的小声哀求,脸上刚刚涌起的血色退去,下意识的想要抗拒。羞耻,慌乱的感觉几乎要冲破她薄薄的胸腔,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害怕,她后悔了,她只想夺路而逃……她刚刚成年,未通人事。她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现在面对眼前强势得令人害怕的男人,来的路上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仿佛烈日下的朝露,早就蒸发的无影无迹。

“不要?签了合同拿了钱!现在说不要不觉得太晚了?”上方的男人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薄唇一撇。修长粗粝的大手扼住了她下颌,迫使她扬起精巧的下巴仰着头看他,他高高在上的目光宛如冰锥般砸下来。

似怜悯,似不屑……

他的话音钻进耳膜,寒意一路延伸到心底,冻得她浑身僵硬如同石头。

他的脾气像是很不好,身上的寒气愈发的浓重。下一秒她觉得肩头一痛,撕拉。

裂帛的声音在静寂的房间里响起。

委屈痛苦交织着在心底爆裂开来,冰凉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滑过泛红的眼角,大颗大颗滑落着浸入暗色的枕角。她紧咬着唇瓣,将痛苦的哽咽通通压进去心底,不想在他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

本来应该速战速决的交易,他突然感受到颈间的一阵凉意。

他微微凝眸,却见她紧紧的依在他的肩头,清丽动人小脸上满是泪痕。

冰封已久的心突然泛起一丝不易觉察的波澜,向来对女人不屑一顾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的俯首贴近她。

……

他猛地回过头,冰寒冷厉的视线紧紧锁定床上的女孩。

常年对女人无动于衷的他,冷硬的心底像是落进去了一片羽毛,轻轻柔柔的像是在被什么不知名的情绪挠动。

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各取所需,男人随即收回微起波澜的视线。

起身开始整理衣物,举手之间优雅的风范尽显。

直到这时,他身后的洛小梨才颤巍巍的睁开了眼。也是直到此时,她才敢确信这场酷刑已经结束。

她无声的挪动着,用暗色床单裹紧身体,眼眶发红的抑止不住心底翻涌的酸涩,水洗一般清澈的瞳仁定定的看着男人的背影,仿佛要将他的样子刻进心底,永远的记住。

他看起来很年轻,整个人却散发着和年纪不相符的淡漠冷酷,浑身上下透露着摄人心魄冰寒气息。

不过几瞬,男人已经整理完毕。挺括优雅的黑西装包裹着黄金比例的健硕身材,整齐完美的立刻能够去参加上流社会的晚宴。

和狼狈不堪的洛小梨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同于刚才的蛮横和狂野,此时此刻的他有恢复了刚刚进门时的冷酷冰寒。轮廓分明的侧脸仿佛出自大师手下的大理石雕塑,完美优雅但没有一丝感情。

玉色手指拂过最后一颗袖扣,眼角的余光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床上缩瑟的女孩儿。男人迈开修长的步伐,头也不回的向门外走去。

被他刀锋般的视线瞥见,洛小梨心头一颤,浑身僵直的紧闭双目。直到细微的脚步声远去,房门发出开启的轻响……

他知道她在装睡了吧?却连话都不屑于和她说一句!

洛小梨的心疼到抽搐,但她除了承受别无他法。那种苍白的无力感和难堪啃咬着她的心,折磨她几欲窒息。

我应该感谢他的!

她撑着疼痛不堪的身体坐起来,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意,炙热的眼泪在一次滑过清秀的脸庞。

要是没有他这个雇主,就凭大学都没毕业的她,如何能够挣来300万的巨款来替爸爸还债?

颤动的视线落在房中破碎的白纱裙上。

她的衣服在刚才那场交易中被他撕碎了,已经不能再穿。

没有衣服,她要怎么离开这里?

“等一下!”她混沌的头脑猛然清醒起来,踉跄着从床上滑落下来。

听见她的声音,男人停下了脚步。他保持着离开的动作没有回头,宽厚挺拔的背影散发着无边的寒意,像是在责怪她不自量力。

酸痛的腿不停的打颤,她倔强的紧抿了失去血色的唇瓣,用着最后一丝力气强撑着开口:”我需要一件衣服……你刚才,把我的衣服扯碎了。”

“我希望你清楚,我们之间就是钱和孩子的交易关系。”背对着他的男人冰冷的声音飘过来,身上的寒气好像更重了。

扔下这句话,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在她视线里停顿了停了不到三秒,便毫不迟疑的离开。

仿佛在多待一秒,便会玷污了他淡漠出尘的姿态一般。

厚重的房门砰的合上,扬起的劲风挂动洛小梨额前的碎发,好似在无声的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是啊,肯花几百万找人代孕的男人,又怎么会在乎她这个代孕工具的请求呢?

洛小梨眼睛发酸的盯着紧闭的房门,浑身的血液从头顶凉到了脚尖。阴郁无力的情绪她淹没,想哭,想狠狠扇自己两耳光……

最后,她在浴室找到了一件浴袍,裹紧了走出酒店。

……

二十分钟后,洛小梨在市中心百货广场前下车,随便找了个小商铺买了一身合体的衣物换上,然后急匆匆的赶往爸爸所住的医院。

“哟,家里都穷得快揭不开锅了,你还有闲钱买新衣服?”一进住院部的大门,没等洛小梨走进父亲的病房,继母余红雨阴阳怪气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

对于继母的冷嘲热讽,洛小梨已经习惯了。

“阿姨,爸爸今天怎么样?”爸爸自从半个月前做生意失败后,急的吐血晕倒。送到医院抢救过来后,更是查出患有严重肝病。

父亲短短几日的功夫老了不止十岁,成天在病床上长吁短叹,好几次都拔掉了输液瓶想要放弃治疗。

“托你的福,还没断气。如果你在大手大脚的不知节制的花钱,说不定他马上就会气得一命呜呼!”余红雨冷哼踩着光亮的高跟鞋走进病房。

狭小的单人病房里,洛乾坤枯瘦的手背上打着吊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