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关门被粗汉工人H 山房春事

对于顾念的拍马屁,江亦琛不以为然,他瞥了一眼顾念,淡淡道:“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没人拦着你。”

顾念没听出他的画外音,以为是在嘲笑她偷偷摸摸动他的东西,捂着额头尴尬地笑:“下次不会了。”

江亦琛看着她疼得倒吸凉气,关切地问了句:“很疼么?”

顾念颇为委屈:“疼!”

“活该!”

顾念:“……”

她是脑子抽了才会觉得江亦琛会心疼她!

…………

浴室里面传来哗哗的水流声,透过磨砂的玻璃,她甚至可以感受到男子健美的身型。

顾念深深呼了一口气,摸了摸脸蛋,想了想,然后打开一旁的柜子,想要找出一床被子打个地铺,但是找了半天没找到。

浴室门被打开,江亦琛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裸着上半身就这么走了出来。

“你在找什么?”低沉的男声从身后想起,顾念急忙转过身:“有多余的被子么?”

“做什么?”

“打地铺!”

江亦琛愣了一会,然后意识到她想要分开睡,他挑着眉,用毛巾随意擦了擦头上的水珠,唇角勾起:“没有。”

顾念自然不敢问江妈妈有没有被子,她只好说:“那我……”

江亦琛存心逗她:“床挺大的,碰不到你。”

“……”顾念折腾了一天实在也有点困了,她打了个哈欠,然后侧身躺到床的另一边,语气迷糊:“那我先睡了啊!”

结婚后他就没碰过自己几次,仅有的还是在他喝醉的情况下,这男人平时看着理智,但是醉了实在是可怕,跟个野兽一样,任凭她哭喊都不会放过她。

江亦琛走到阳台的落地窗前,落了锁,拉好窗帘后折回来。

室内的晕黄的壁灯打在顾念的身上,温暖而又安静,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落下一道黑影,嘴唇微微抿着,唇形精致完美。

顾念无疑是美的,江亦琛当年对她的第一印象也就是漂亮,那个时候她还很可爱,没那么多算计,唯一的遗憾就是那个时候她身边多了个陆湛,多年后,没想到他们还能阴差阳错的在一起。

江亦琛眼里闪过一阵复杂而又晦暗的光,他关了灯,翻身上床。

顾念其实只是闭着眼睛,根本没有睡着,她心跳的厉害,身边男人沐浴后清凉的薄荷气息朝着她的鼻腔而来,旁边睡了个男人,任谁都不会心大到完全无视。

她身体颇有些僵硬,于是翻了个身子,背对着江亦琛,维持着这个姿势大概是分钟,顾念又像个小乌龟一样把身子翻了过来,平躺着。

黑暗中,男人的声音夹杂着怒意沉沉响起:“还睡不睡了?”

顾念吐了吐舌头,憋了十分钟又想动,但是又怕江亦琛生气,屏住呼吸听了一会儿,悄咪咪动了动腿,结果手臂就被男人的手握住压在床的一侧。

江亦琛翻身,一张俊脸瞬间放大在顾念面前,他睁着眼眸,沐浴后的气息悉数喷洒在顾念的脸上:“睡不着,嗯?”

语调微微上扬,带着些说不出的暧昧与撩情。

顾念的身体顿时就僵硬了。

“睡……睡得着。”顾念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感觉到男人的手摁在了她的腰上,掌心温度炙热,像是要烫伤她的肌肤一样。

顾念心跳加速,口干舌燥,脸烫的像是煮熟的番茄,好在是黑夜,看不见。

“睡不着做点别的吧!”江亦琛俯身下来,在她耳边轻轻呵气。

那暧昧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脖颈处,顾念顿时感觉脸颊的肌肤起了一层小疙瘩,她强自镇定:“我……我困了,想要睡觉。”

男人身上的温度很高,顾念感到周身空气似乎稀薄起来,她有点喘不过气。

不好的记忆顿时在她的脑海里回想起来,江亦琛在床上是有多可怕她体验过,当下浑身就僵硬了,额角冷汗滑落,眼眶中不知道怎么就聚满了雾气:“不……不要!”

这样子,活像是要被强暴似的。

江亦琛原本高涨的情绪顿时被她副模样给打压了下来,他松开顾念的手,颇为不满:“哭什么?”

黑暗中她的嗓音格外局促:“我怕……。”

江亦琛怕她的哭声吵醒了安千惠,颇有些不耐烦:“装的跟贞洁烈女一样,不碰你就是了。”

这女人,真是虚伪虚假到了极点。

顾念还是哭,江亦琛摁着眉心,头都大了,他坐起身,语气凶狠:“你再哭一声试试?”

“不是,我……腿……腿麻了!”带着哭腔的声音糯糯的,小心而又委屈。

眼看着她要哭出声来的样子,江亦琛打开床头的壁灯,声音跟含了冰一样带着不耐烦:“哪只腿?”

“右腿,动不了……”

刚才被江亦琛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再加上神经高度紧张,所以顾念右腿就开始抽筋起来。

江亦琛小心翼翼地握住顾念的脚踝,另一只手在她的小腿肚子上按摩揉捏,帮她舒缓疼痛和麻木。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娶了一个麻烦回来,这女人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能哄自己老妈开心,除此之外,别无用处,连给他解决生理需求都不如人意。

顾念原本用手挡着灯光,她放下手,通过有些模糊的泪眼看到男人低着头,姿态沉稳专注,侧脸完美,鼻梁高挺,下颌弧度优雅精致,他是个极为好看的男人,尤其是专注的时候。

江亦琛光裸着上半身,肩膀解释宽阔,手臂修长有力,腹肌清晰,人鱼线几乎要延伸到胯下。

顾念脸上原本褪下去的热浪又浮了起来,这次不只是脸上,甚至全身都开始发烫。

就在这时,江亦琛转过脸来问道:“好了吗?”

“嗯嗯,不疼了。”

顾念坐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小腿,眼中带着雾气还不忘朝着男人感激一笑:“谢谢你啊!”

“睡觉。”江亦琛的声音冷淡,没有太多情绪,他抬手摁掉壁灯,室内又恢复到一片黑暗。

闭上眼睛,那属于身边人的恬淡的香气若有若无传到他的鼻腔里面,让人无端地心烦。

顾念是真睡着了,呼吸声浅浅的,但是江亦琛闭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身上像是着了火一样,某一处紧绷着疼痛。

最后,他翻身起来进了浴室。

他需要一个冷水澡给自己消火。

顾念一夜好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男人不见了。

江亦琛什么时候走的她一点儿感觉也没有,顾念起床洗漱好走到客厅,就看到江妈妈坐在餐桌上招呼她:“念念来吃早餐,包子油条粥葱油饼,你看你喜欢哪个?”

顾念走过去四处望了一眼,没有看到江亦琛的影子。

安千惠何许人也,一眼就看出她的心思,忙说:“亦琛公司有事,他去公司了。”

顾念坐下拿起一个包子,就见安千惠意味不明地笑:“我今天早上看他精神不是太好,以后别折腾太晚哈,虽然年轻,身体还是要注意的。”

“妈……”顾念脸迅速变红。

其实昨晚他俩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江妈妈显然是误会了,但是这也不能解释,就只能任由江妈妈误会下去。

吃过早饭,顾念陪着江妈妈在沙发上看电视,顺便聊聊天。

“念念,亦琛他呢,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有些事也喜欢闷在心里,不说出来。”安千惠看着顾念,目光有些慈爱:“他爸爸去世之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后来他书也不读了,就去外面闯,现在事业有起色,我就希望他能安安稳稳过下去。”

安千惠拍了拍顾念的手:“念念,你是个好姑娘,亦琛也很喜欢你,就是不怎么会表达,以后你们感情有什么问题了,来找妈,妈给你解决!”

江亦琛喜欢她?

顾念被这个说法给震惊到了,江亦琛讨厌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喜欢她?

这话不好当面说,顾念只能扯着唇角笑:“好的,妈,我记住了。”

…………

周二是个好天气,顾念答应周小北去当个群演,剧组拍摄地点在郊区古城区那边,她坐公交过去,刚一下公交就看到等在那里的周小北,他带着黑帽子,白衣黑裤,二十岁的少年,青春洋溢洒脱不羁。

一见到顾念他立即跑上来:“我带你过去,到时候你听副导的就好了。”

“哦,好的。”顾念瞧了他一眼:“你最近在做什么?”

“跑腿买盒饭。”周小北将帽子摘下来:“我也只能做这些了。”

“我记得你说你想当导演来着。”

周小北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你就当我开玩笑吧!”

“别,人就是要有梦想的,就算是条咸鱼也要有,没准哪天就翻身了呢!”

“嗯,我们走快点吧,下场戏就要开拍了。”

这是一个古装电影剧组,因为做了极强的保密工作,顾念根本不知道要拍的电影叫什么名字,副导演让助理带着她进了换衣室,顾念一边换衣服一边听,大致明白了,她要演一个宠妃的宫女,宫门破的时候,被乱军一刀劈死。

很简单,只要倒下去的时候注意不要摔伤就好了。

顾念换了衣服,将衣服放进包里面塞到柜子里,就开始做到一边安静等着。

但是等了好久也没开始,她有些好奇问助理:“姐,怎么还没有开始拍啊!”

助理看了会时间也是心急如焚:“主演还没到再等等吧!”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助理接到了电话,然后喜笑颜开说:“可以了,你们去如意殿吧!”

顾念去了如意殿,见到一身华服盛装打扮的夏晚晚的时候,才知道这位大牌的主演是谁。

夏晚晚听着导演给她说戏,眼风随意扫向新进来的宫女们。

就这么一瞬间,她和顾念的目光在半空之中交接住,顿时,她的眸色沉了一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