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激9老太太的BGM 纯欲校园各种PLAY高H

只睡了两个小时,还没等闹钟响,乔汐就已经先醒过来了。

她打开电脑先处理了一下工作上的事,见时间差不多了,才去厨房准备儿子的晚饭。

以往每次她要出去工作把儿子放在家里时,都会先给儿子备好饭菜放在保温盒里。

这些年,对儿子的陪伴太少了,这是乔汐对儿子最大的愧疚。

放下工作就养活不了儿子,想要陪伴儿子就挣不了钱,这个世界的生存之道就是这样,永远让人无奈。

更何况她心里还有那深入骨髓的,无法放弃的仇恨。

这几年,在照顾儿子,和工作之余,她还用了很多的时间,去找仇人的弱点,去精心策划,等待着有一天能够尘埃落定,再把缺失的陪伴,加倍还给儿子。

希望一切都不会太晚。

不过有一点,她永远弥补不了。

那就是他缺失的父爱。

儿子有多么期盼父亲能在身边,她比任何人都知道。

一岁多,乔翌晨学会说话,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妈妈,而是爸爸。

每次教他喊妈妈,他都喊爸爸。

两岁半的时候,他第一次问:“我的爸爸在哪?”

乔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每次都跟他说,等你长大了,你爸爸就会出现了。

从那以后,他还是会时不时提一提“爸爸”,经常问她的问题就是,爸爸在哪,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直到四岁生日后,他再也不问了。

乔汐以为,这是儿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问不出来结果就不问了,可她从未想过,会是她完全想不到的原因。

而从那之后发生的很多事,都和儿子的这个原因息息相关。当然,那也是后话了。

听见卧室传来声响,乔汐走出去看了一眼,发现是儿子翻身的动静。看着熟睡的儿子,她嘴角轻轻上扬露出满足的笑意。

把饭菜做好后放进保温饭盒里,写好给儿子的字条后,她才开始收拾自己。

晚上有一场非常隆重的欢迎宴,并不是专门为她办的,而是另有其人,但怎么说也是隆重的晚宴,还是需要稍微打扮一下的。

出门时傲娇的小少爷还没醒,乔汐走到床边,俯身落下浅浅一吻后,拿着包包离开了。

一回来就把儿子独自放在陌生的地方,实在是于心不忍,但最终还是狠下心锁上门离开了。

晚宴定在白宫酒店。

半个小时后,她和程丹丹到达了目的地。

程丹丹把乔汐放在门口,自己则把车开到停车场去停车。

乔汐站在白宫门口,心情有些复杂。

陆爷爷八十大寿就是在这里举办的,就是在那天,陆爷爷当众宣布她和陆盛霆有婚约的事情,而陆爷爷也是在那一天,心脏病复发去世的。

他在去世前硬是逼陆盛霆答应娶她为妻。

上一世的五年,重回一世又五年。对于她来说,陆爷爷离开已经十年了,为什么却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垂着头想事情的乔汐,看见有阴影朝自己脚边靠近,以为是程丹丹过来了,抬头微笑着开口:“这么快就停好了,包厢在几楼来着?”

一抬头,整个人愣住。

刚回国第一天,连着两次碰到,这运气也真的是没谁了。

“乔汐?”说话的人睁大双眼,语气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大概是也没有想到乔汐会在消失五年后突然回来,而且变得和以前,如此不同。

“好久不见啊。”乔汐很快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扬起嘴角露出客气而又疏离的笑容。

叶薇晗。

上一世骗走她出国培训的名额,夺走她两个肾,害死她的罪魁祸首。哪怕是表面上再怎么风轻云淡,乔汐内心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而在看到叶薇晗身后的男人后,她心脏更是狠狠一颤,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

陆盛霆。

那个魔鬼一般的男人。

她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和他正面交锋。

四目相对,最后是乔汐眼眸泛酸,低下头躲开了那道深邃的目光。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做足了准备,可以冷静理智地面对他了,没想到再次碰面,心底还是会传来揪心刺骨的痛。

“乔汐,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嫁给我不是你幸福的起点,而是你人生毁灭的开始!等着吧,和我结婚,绝对会成为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没有之一!”这是他们从民政局出来,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即使对她来说时间过去了十年,这句话她也仍然记得清清楚楚,连他的语气,当时说话的表情也异常清晰。

一语成箴。

上一世临死前,她最后悔的事就是爱上他,并且嫁给了他。

“小汐,真的是你啊,这五年你去哪里了?”叶薇晗惊讶而又惊喜地笑着,伸出手要去握乔汐的手。

乔汐身子往后退了退,避开了她。

这影后还真不是盖的,对于叶薇晗来说,演戏应该像是吃饭一样简单吧。

只是她不明白,上一世她不是得了很严重的肾病吗?

四年前在国外,她明明偷偷捐过一次肾给她,为什么重来一世,她看起来身体好像挺健康的?

而且现在还当了演员,火透半边天。演员明明是那么辛苦的职业……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再想想叶薇晗如此精湛的演技,有一个让人觉得很恶心的想法在乔汐脑海里浮现出来。

她演技这么好,会不会当时,她肾病其实是装的?医生也是她买通的?

就是想让她……

心脏再次忍不住狠狠一颤,而就在这时,刚刚离她三米远的男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感觉到那道逼人的气息朝自己靠近,乔汐再次抬头朝他看过去。

他没说话,薄薄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整个人看上去异常冷冽。

他长腿朝乔汐迈过来,一步步逼近她。

乔汐双手紧握成拳,下意识地往后退。

直到,退到了门口的玻璃门边。

乔汐以为是墙,本想让背部直接靠过去,但没想到是反应慢了半拍的感应玻璃门。

就在她背部往后靠时,玻璃门突然往两边开,没有任何防备的乔汐,头直直地往下靠,整个人一个跟跄往后倒。

男人下意识伸出手去抓的她的手。

但却在要碰到她的时候,手又收了回来。

乔汐:“……”

呵,她在期待什么?

像陆盛霆这样冷血的人,难道还期待他会伸出手扶你一把吗?

“这位女士,请小心。”好在门口站了保安,眼疾手快扶住了乔汐,她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谢谢。”乔汐站直身子,朝保安道谢。

不过她倒是感谢这个小插曲,让她因为他而紧张失措的内心顿时恢复自然。

乔汐站直身子恢复镇定,在瞥了男人一眼后,二话不说转身就往饭店里面走。

可手腕却在这个时候,被男人给握住了。

“乔汐,你还欠我一个解释!”男人终于开口,语气沉冷没有任何温度,一开口便是极强的压迫感。

五年了。她躲了五年,如今回来,却对他视而不见?

陆盛霆其实知道她在哪,但却一次也没有去找过她。托几个损友的福,他经常在国外财经时报上看到关于她的报道,也经常听他们提起关于她的名字,但却从未主动提过一次。

他倒是想想看看,她到底是否一辈子都不再回来。

他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追了他十年,在结婚后第二天,突然丢下一纸离婚协议消失无踪。

更无法理解,过了五年之久,现在又为什么突然回来!

比起五年前那张离婚协议,现在被她无视,更让陆盛霆有种自尊被践踏的感觉。

他陆盛霆何时让人这么耍过,而且还是一个他无比厌烦的女人!

可这个女人……

和五年前,似乎很不一样了。

此时的她,化着淡妆的精致小脸,表情冷淡冷静,一袭浅蓝色的小裙装,衬得她高贵优雅,中长卷发披肩,整个人精致犹如洋娃娃。

五年时间,她从一个不修边幅的清纯学生,变成了如今干练精致的女职业人。

她的冷淡,还有脸上那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让陆盛霆心里油然激起怒火,手上力度顿时加大,声音也沉了好几分:“说话!”

“我没什么好说的。”乔汐冷静地出声,声音没有什么情绪。

陌生而又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乔汐挣了挣手想要挣脱陆盛霆的束缚,可他却握的更紧了,似乎不等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不会放她走似的。

这里是酒店大堂门口,虽然人不多,但陆盛霆和叶薇晗这么两个备受关注的话题人物站在这里,早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手被男人握的生疼,乔汐咬了咬唇,也沉下声音开口:“放手!”

他们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尽管是这样,心脏还是狠狠揪着,又涩又疼。

十五年啊,她如此卑微地爱了他十五年。他竟然狠心要她和孩子的命!

“不说清楚,你以为我还会再放你走吗?”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她,寸步不让。

五年前,碍于自尊和面子,他没有把她找回来,如今她既然回来了,他便不会再放她离开!

他自然不会承认,没有她的这五年,总感觉生活里像缺失了什么。只是怪她耍了他,所以这次一定要让她承受耍他的后果!

“盛霆哥,小汐离开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聊好吗?”叶薇晗走过来低声开口。

她现在以陆盛霆女朋友身份示众,肯定不想乔汐被拍到,要是被记者媒体知道乔汐是陆盛霆妻子,那她这么多年的努力,可就真的白费了。

“叶影后说的对,陆先生若是有什么想问的,改天可以找个地方,我们好好叙叙旧。但现在,在现任女朋友面前,陆先生还是先放开为好,这里人多眼杂,要是被媒体不小心发现我是您的前妻……我倒是无所谓了,怕影响陆氏和叶影后的发展。”

毕竟现在网络上如火如荼讨论两人婚期将至,不知道的还会以为,她故意选这个时候回国横插一脚呢。

她的话,让叶薇晗脸色微变,而陆盛霆也好不到哪去,在她说“前妻”两个字时,心里更是一团火像是立马要爆发出来似的。

“乔汐……”陆盛霆咬着牙出声。

他是想说,五年前那份离婚协议他没有签。

而就算签了,没有办离婚证也不算离婚!

可不等他开口将话说完,肩膀突然被人轻轻一拍,紧接着磁性沉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总,真是巧啊。”

闻声,陆盛霆放开乔汐的手,侧身跟来的人打招呼:“易总。”

手终于被放开,乔汐怒瞪了陆盛霆一眼,低头揉捏着自己生疼的手腕。

这男人是金刚吗?力气这么大。

跟着男人一起进来的,还有被停车耽误时间的程丹丹。看到陆盛霆和叶薇晗,她两眼放光,要不是自己的老板还有新任上司都跟前,肯定忍不住找叶薇晗签名拍照了。

“易总,前面的是乔总。”程丹丹低声跟易傲轩说了一句,他终于发现了站在一旁的乔汐。

而乔汐也在这时抬起了头来,看向易傲轩。

“易总。”乔汐眼睛一亮,变脸般瞬间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乔汐同学,我终于还是把你给撬回来了。”易傲轩朝乔汐走近一步,很亲昵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笑的一脸得意。

这亲昵的动作,让陆盛霆脸色顿时一黑。

易傲轩是什么人,作为朋友兼竞争对手的陆盛霆再了解不过了。

单身三十多年的易傲轩一直孤身一人,虽然表面上温文尔雅,但却很难跟别人亲近,别说女人,他连男性朋友都少之又少。

可现在……却跟他的老婆如此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