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狂揉吃奶胸60分钟视频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听到其他人的声音后杜建飞下意识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叶堇夕直接摔在了地上。杜建飞一松开她的脖颈,叶堇夕立刻剧烈的咳嗽,刚刚那一瞬间死亡的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本以为自己的生命就到此终止了。

她有些看不清前方,但是本能的朝着声音来源走过去,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直到走到那人身边以后才发现居然是沈廷彦。

“你什么时候跑到顶楼来了?”

沈廷彦听到叶堇夕沙哑的声音以后低头,发现她光着脚站在地上,高跟鞋早就不知所踪,身上的裙子也皱巴巴,头发更是无比的凌乱。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不好好在宴会厅内呆着,又在想什么歪主意。”

沈廷彦的话里听不出来丝毫的安慰,叶堇夕本就被杜建飞折腾得心惊肉跳,再加上沈廷彦这冷冰冰的态度,积攒多日的委屈倾泻而下。

“我能有什么坏主意?宴会是你非要让我来的,我一切都听你的我来了,衣服我也换了,婚我也结了,面子我也给你了,你到底要什么?就连你和……唔!”

叶堇夕泪流满面,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嘴便被沈廷彦给捂住了。

“你最好管住自己。”

“该管住的是你自己才对!”

叶堇夕满肚子的委屈借着酒劲全都发泄在了这里,她一边哭一边对着沈廷彦拳打脚踢。

沈廷彦站在那里丝毫不动,任凭叶堇夕一直折腾。直到她折腾累了才把她扶到了一边,并把地上的鞋子捡了起来放到她旁边。

“穿上鞋子,走了,马上就要合照了,合照以后宴会就结束了。”

叶堇夕依旧在抽抽搭搭,一声不吭的穿上了鞋子就要走下楼梯。

“就这么走了吗,叶小姐?刚刚说的事情你还没有回答,到底在我身边怎么样?”

叶堇夕顿在那里,过了不久转头微笑着走到了杜建飞的面前。

见到她以后杜建飞立刻咧开了嘴,“没想到叶小姐这么快就想好了,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对,没错,想好了。”

叶堇夕咬着牙,抬手就给了杜建飞的右脸一巴掌,杜建飞还没有回过神来左脸又是一巴掌。

叶堇夕自恃沈廷彦在旁边,丝毫没有恐惧,一连扇了杜建飞五六个巴掌,直到手掌隐隐作痛以后才罢休。

“你在做什么?”杜建飞捂着自己的脸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在帮杜总醒酒,酒既然醒了,我也该走了。”

*

从顶楼离开以后两人进入了电梯,一照电梯里的镜子叶堇夕才发现自己是无比的狼狈。

由于刚才一直在哭。脸上的妆已经花成了一片,头发裙子全部都乱七八糟。离宴会厅还有一层楼时,叶堇夕深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按钮走出了电梯。

“沈总,我去补补妆。”

她绝对不能以这样蓬头垢面的样子出现在宴会厅。

叶堇夕走进卫生间将水龙头打开,定定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梦一般,自己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瞬间,沈廷彦就好像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恰到好处的出现在那里。

难道是他喜欢上自己了?如果真的是这样……

“叶堇夕!你在瞎想什么?那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你?”

她心里刚有一些这样的念头,便立刻压了下去。

叶堇夕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不能这样,绝对不能一直沦陷下去,这是一场交易,对,没错就是交易,她不能在这场交易中输掉。

叶堇夕将水扑在自己的脸上,等她抬起头时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脸上的妆虽然卸了,可素颜却意外的让她显得无比温柔。

她又用手蘸水将裙子上的褶皱和头发一一抹平。确定无误以后才慢慢走向一层楼,来到了宴会厅。

叶堇夕刚一进门便发现了坐在角落脸色阴沉的沈廷彦,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他身边。

“真慢。”沈廷彦冷冷吐出两个字,不等她开口便拉着她站到了人群的中后排。

“好,注意看镜头,看这里……”

摄影师在前面指挥着大家,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或多或少的笑容。

然而合照刚刚结束,人们还没有离开宴会大厅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一阵骚动。

“对不起女士,您不能进去。”

“凭什么不能进去?”一名戴墨镜的女子在门外大喊大叫。

服务生脸色为难,“这场宴会必须是有请柬的人才可以参加。您没请柬,不管您是谁都不可以进入这宴会厅内。”

“我本人就是请柬!你不认识我吗?”

女子将墨镜一把摘了下来,服务生愣了一下,这个女人居然是知名的模特兼明星许嘉慧?只带着一个小助理就出现在了这里?

她们是怎么进来的?外面那么多记者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看到服务生明显的愣神以后,许嘉慧心里十分得意。在这个世上还没有不认识她许佳慧的人,一会儿自己就能进这个宴会厅找廷彦了。

许嘉慧抬脚就要走过去,谁知服务生再一次将手拦在了许嘉慧的身前。

“女士,我知道您是著名的演员和模特,我很尊敬您,但是这个宴会厅您是绝对不能进去的。”

“不行,今天我就偏要进去!我的老公在里面我凭什么不能进去?”

服务生急得团团转,他既不能和许嘉慧有肢体接触,又不能让许嘉慧这闯进去。一旦闯进去的话这场宴会指不定会走向什么结果,自己这个工作也就不保了。

“女士,请您理解,您真的不能进去。”

“不能进?好,那我就不去了,等人出来以后我再问。”

许嘉慧见自己实在进不去只能暂时等在了一边。

宴会厅内依稀传来了一阵笑声。这样等在外面的许嘉慧更加好奇。她眼珠一转在自己助理的耳边叮嘱了几句话,助理脸色十分为难。

“这样真的行吗?”

“你就按我说的去做,”许嘉慧拍了一下助理,“不然你的工作就别想要了。”

助理点头,只能硬着头皮走到了刚刚那个服务生跟前。

服务生见他走过来以后,还以为是要说进入宴会厅的事,表情立刻严肃。

“先生您好,请问您知不知道这一次参加宴会的都是些什么人?我们虽然不能进去,但是了解一下应该可以吧?”

“这是自然。”服务生见到许嘉慧还老老实实的待在一变,便毫无防备的和他的助理攀谈了起来。

许嘉慧一见有了空隙。立刻冲到了宴会厅的门前,等服务生再制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脸上挂着笑意直接推开宴会厅的门,却发现所有人都站在门前疑惑的看着她。

这是怎么回事?

“请问你是……”刚刚的主持人挤到了前面。

“我是来找人的。”

许嘉慧的声音立刻低了几分,她粗略看了一圈,因为人实在太多,根本没有办法分辨沈廷彦的身影。

“这位女士,您……”服务生一脸懊恼,站到了跟前想把她带走。

“别碰我。”许嘉慧立刻躲到一边。

“请您配合一下先出去。”

“说了别碰我!”

许嘉慧大吼,双手抱胸一个人立在那里,服务生只得停住了脚步,上前也不是,回去也不是。

许嘉慧见自己目的达到后十分得意,她仰着头径直走进宴会厅里面。

“廷彦,廷彦!”

许嘉慧找了半天才看到了沈廷彦,然而在沈廷彦的旁边,还有她最不想看到的一个人——叶堇夕。

她无视了周围人的议论径直走到沈廷彦的旁边挽起他的胳膊。

“廷彦,你怎么来这里也不和我说一声?害我找了你半天,还以为你去了哪里或者病了呢!”许嘉慧在沈廷彦面前撒娇道。

“你先回去吧,有事情回去再说。”

沈廷彦眼神温柔却无奈,他虽然知道许嘉慧的心思,但是在这样的宴会上根本没有办法达到,万一被人传出去,别的不说,奶奶就会把自己给训斥一顿。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的够多了。

“廷彦,你以前不是这样对我的。现在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许嘉慧眼眶通红眼巴巴的望着沈廷彦,周围人也渐渐的被带到了情绪里面。

“看来许小姐的哭戏很棒,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演得出来,实在是佩服。”

一直没出声的叶堇夕,看到她又开始演戏后忍不下去了。

她微笑着走上前,将许嘉慧的手从沈廷彦的胳膊上掰开。

“许小姐,戏留在剧组里演就行了,到了这个宴会上可没有给许小姐演的空间,这里的人是你高攀不起的,单单之前那些人还不够满足你吗?”

“廷彦,你听!她在说什么!”许嘉慧丝毫不理会叶堇夕,只是一味的摇着沈廷彦的胳膊,想要让他为自己做主。

“我看是许小姐硬要进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我的丈夫,而是为了多认识几个……”

“你闭嘴!”

许嘉慧恼羞成怒,抓起旁边的酒杯照着叶堇夕的脸就泼了过去,香槟顺着叶堇夕的头发流了下去,她的下巴还在不停的滴着水,服务生看到以后赶忙给她拿过来一条毛巾。

“沈夫人,赶紧擦一下。”

听到叶堇夕被称为沈夫人,许嘉慧才猛然意识到这有多不妥。

“廷彦,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时激动,要不是她那样说我,我怎么会这样呢……啊!”

话还没有说完许嘉慧便传来了一声尖叫,原来是叶堇夕将一杯红酒如法炮制般倒在了她的头上。

“既然许小姐这么好心请我喝香槟,我怎么能不回敬呢?”

沈廷彦夹在她们二人中间,看着眼泪汪汪的许嘉惠,和旁边一言不发的叶堇夕,有些为难。

周围看着的人那么多,他肯定不能在这里当众偏向许嘉慧,可是……

“好了,你先回去吧!”

沈廷彦没有像之前一样跟着许嘉慧离开,而是让艾哲把她送了出去。

“放开我,凭什么每次都是你送我?我要廷彦送我!”许嘉慧离开以后还在不依不饶。

艾哲十分头疼,“许小姐,在下来送就相当是沈总来了,您要是有什么事情以后再找沈总,他肯定不会拒绝 。”

艾哲连哄带骗,终于把许嘉慧给打发走了,让他回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叶堇夕挽着沈廷彦走了出来,至于刚刚的那个小插曲没有一个人提起。

记者们目送这些商界大鳄们一个个离开,随后都摩拳擦掌,这一次宴会他们虽然只是守在门外,但是宴会开始前掌握的那些信息就足够写好几篇新闻了。

沈廷彦缓缓开向别墅,叶堇夕则坐在副驾驶一点点的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今天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我什么也不想说,沈总最好也不要提。”

叶堇夕的语气里含有少见的怒气。

今日她的所有情绪全都被沈廷彦看了个正着,就连自己哭泣时的模样也被他看到了眼里。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沈廷彦几次三番看向叶堇夕想要再次开口,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一直到进了别墅两人还没有交流。

叶堇夕沉默不语,将头上的毛巾扔在一边后走进厨房倒了一杯水,端着那杯水就走到了沈廷彦的面前。

“沈总,我有话要说。”

“什么事?如果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嘉慧她……”

“嘉慧?”叶堇夕抬手就将那杯水泼在了沈廷彦的脸上。

“你在干什么!”沈廷彦暴怒。

“我在将我受到的侮辱还回去。”

叶堇夕这一波以后心里畅快了许多举起手中的杯子对着沈廷彦晃了晃心情极好的转身上楼了。

“天啊!沈总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艾哲看到后连忙招呼佣人,让沈廷彦换上了干净的衣物。

“人送走的时候说了什么?”此刻的沈廷彦还记挂着许嘉慧的安危。

“没说什么,只是和平时一样,死活不愿意离开。”

“嗯,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些来接我。”

沈廷彦从沙发上站起身进入了浴室,将身上的衣物脱在一边后打开淋浴头,水滴冲刷到他的脸上,让他想起刚刚叶堇夕泼水那一瞬间。

那个表情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

沈廷彦刚从浴室出来电话便迅速响起,一看来电显示正是许嘉慧,他抬手刚要接的时候看到叶堇夕下楼,下意识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又来了,”叶堇夕抬下巴指了指沈廷彦,“还是快些接吧!免得什么脏事全都扣在我头上。”

叶堇夕上去以后沈廷彦便拿起了电话,刚一接起电话,另外一头便传来了许嘉慧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廷彦,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泼那个香槟的,实在是太想你了,没想到会闹出那样的事情来。叶小姐没事吧?”

许嘉慧一边说一边咳嗽。

沈廷彦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她没事,但是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廷彦你不用担心,忙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

许嘉慧如此善解人意,这让沈廷彦心中的喜欢又多了几分,对比起冷冰冰的叶堇夕来说,他更愿意同许嘉慧在一起。

“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过明天就要出差吗?”许嘉慧在电话那头询问沈廷彦。

“对,我明天是要出差,怎么了?”

“那个……”许嘉慧有些犹豫,“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正好这段时间我没有活动,想多陪陪你。”

“带你一起去?这恐怕……”

沈廷彦有些为难。

说实话他心里也是想和许嘉慧一同前去的,可这次商谈很重要,他不想传出什么会影响公司的事情。

许嘉慧要是去了不被发现还好,一旦被人发现的话……

听到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许嘉慧便知道沈廷彦在犹豫。

“廷彦,你就带我去吧!我们真的特别久没有在一起了,自从你结婚以后,我们从来都没有正式的见过一次面。”

许嘉慧在电话那头不停的撒娇,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软磨硬泡,终于让沈廷彦答应了下来。

“谢谢廷彦,我这就去收拾东西,明天我们一起出发。”

许嘉慧十分欣喜,挂了电话后便开始翻找起自己的衣柜来,将要带的东西装满了一整个行李箱。

别墅那边,沈廷彦挂掉电话以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的确他和许嘉慧是很久很久没有单独出去过了,这一次去的还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应该会比A市放松许多,至少不会担心遇上什么狗仔。

“哒,哒,哒……”

叶堇夕拖鞋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她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又转身上了楼,根本没有把沈廷彦放在眼里。

“我明天要去出差了。”沈廷彦故意对着叶堇夕大声开口。

叶堇夕停在那里,不知怎地心里突然间松了一口气。

虽说沈廷彦是自己心上之人,然而每一次和他在一起时,自己都会感觉到无比的紧张,听他说要出差一段时间居然松了一口气,

“嗯,我知道了。”良久以后,叶堇夕说出了五个字。

沈廷彦显然对她这个回应很不满意,“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最好老实一些,不要给我惹出什么事情来?”

“沈总,”叶堇夕无奈的转过身,“同样的话你到底还要说几遍?”

*

第二天一大早助理便来到了别墅,将沈廷彦的行李放入了后备箱。

外面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

叶堇夕透过窗帘的缝隙向外看去,沈廷彦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位上,小助理艾哲正在忙前忙后的整理东西。

“沈总,”艾哲放慢了速度,“您为什么不带叶小姐去?她才是您的妻子不是吗?”

“话不要那么多,出发吧!”

叶堇夕在屋内看着车子渐渐走远。

据沈廷彦所说,他这一去少则三五天多则半个月,没有了他的阻拦,自己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整理一下叶氏集团。

上一次从那里离开后她还未曾回去过。

“明天早晨把早餐准备好,我要出门。”

“是,夫人。”

第二天一大清早,叶堇夕吃过早饭后便开车驶向了叶氏集团。当她进入叶氏集团的大楼时,门口的保安刚刚拿起电话。

叶堇夕一把抢了过来,“喂,秘书室吗?告诉叶强,我有事找他。”

随后她对保安晃了晃电话,“下一次手快一些,不要被我抢先了。”

等她到达的时候,秘书已经等在公司的门口了。

“叶小姐这么快就来了。”

秘书一边耐心询问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想知道她是不是来找麻烦的。

之前叶强曾经无数次嘱咐过,一定要注意叶堇夕来到这里的目的,如果感觉是找麻烦,立刻轰出去。

“你这样看我也没用。”

叶堇夕的眼神虽然望向了别处,但身边秘书的小举动她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看半天你能同叶强说什么呢?说我来者不善?还是说我满脸杀气?你觉得我是其中哪一个?”

“叶小姐,您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秘书脸色尴尬,有些慌乱。

“好了,”叶堇夕停在了叶强办公室门口,“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该做的都做了,我不会向叔叔告状的。”

“是……”秘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您进去吧!”

叶堇夕打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堇夕来了,快坐吧!”

叶强满脸堆笑,让她坐在了面前的椅子上。暂时还不知道她来的目的,当然要笑脸相迎。

叶堇夕也丝毫没有客气,大大方方的坐在了那里,端起秘书送的咖啡,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这次又有什么事情?这次沈总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上一次她来到自己这里时动静不小,再加上当时沈廷彦对她的态度,总觉得她这个婚结的有点问题。

“他出差了,没有时间。”

叶堇夕亮晶晶的眸子望着叶强,“叔叔,既然都是叶家的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次来我就想重新回到公司,虽说结婚了,可也不能总在家里待着。”

“重新回到公司?”叶堇夕的话让叶强警惕了起来。

她几次三番找到自己,表达的都是要回到公司。如果这一次不答应,下一次肯定还会来,这样下去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叶强手指轻轻叩着桌子,一下一下十分有节奏,看上去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一直在想,到底把叶堇夕放到什么位置才合适。

“这样吧,”叶强身体前倾,“编辑室还有一个副经理的位置,你要是愿意去的话就去那里。”

“编辑室?”叶堇夕手中的咖啡缓缓的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