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禽小叔别太猛免费阅读 塞子堵住去上学 当红酒瓶作文

闹出这么大的事儿,还惊动了村长。

村子里的人几乎都来了。

挤在莫家院子里,里里外外的看热闹。

钟璃原本就生得好看。

再配上她那张脸,一出来,就引得院子里的男人直勾勾的盯着她。

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粘在她身上。

大婶紫涨着脸狠狠的呼了自己男人一巴掌,嚷嚷:“你个瘪三玩意儿!你看什么!”

那个窝囊男人立马低下了头,干巴巴的搓着手笑了,缩着脖子说:“没……没看……”

有妇人不悦的盯着钟璃,恨恨地说:“一看这打扮就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哪儿有寡妇穿这么紧的?”

“寒冬腊月的还穿单衣,老天爷怎么不冻死她!”

“就是!怎么就不冻死她!”

“你看她那个狐媚子样!恨不得把身上那点儿布都扯了,直接露白花花的肉来吸男人的眼珠子!简直伤风败俗!”

钟璃……

她真的很想解释一下。

不是她不想穿棉袄。

也不是她想秀身材玩儿性感。

是她翻箱倒柜之后发现,自己真的没有厚衣服。

别说棉袄,她连一件夹袄都有不起!

听着这些刺耳的讽刺咒骂,钟璃的内心很崩溃。

你们以为我不冷吗?

我都快冷死了好不好!

钟璃绝望中面无表情的看着在场的众人,目光最后停留在村长的身上。

她搜肠刮肚的,从脑子里找出了看过的为数不多的宫斗剧里的场景。

变变扭扭的朝着村长微微福身行了一个礼。

却不想,她这个动作刚刚做完,现场就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连刚刚还在吵吵的大婶也闭了嘴。

一副吃了隔夜的屎一样震惊的看着她。

霎时没了动静。

钟璃突然想到原主往日的作风,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大概是跟见鬼了没有区别。

放在小腹的手立马就往上一抬叉到了腰上,换了一副蛮不讲理撒泼随意的姿态,拔高了声调。

“大婶,说话做事儿可得讲道理,你三言两语就想往我身上泼脏水,难不成道理都在你家被你一个人说完了,我就活该认命受着?!”

“我告诉你,今儿这事儿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还我清白,我回头就找根绳子让你家房梁上上吊!”

“让大家伙都看看!你是怎么逼死我的!”

她不带停顿的说完,余光看到众人一副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表情,猛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能露馅。

要是让这些人发现壳子里边换了人。

等待她的就不是祠堂跟猪笼了。

估计得被送到火场当作妖孽,活活烧死……

沉浸在新衣服被毁了的愤怒中的莫春花也立马就说:“没错!你就去她家吊死!半夜去敲她家的门!看她还敢不敢乱泼粪!”

钟璃……

我听你这语气,像是巴不得我立马就去死一样……

大婶被她这一通抢白威胁弄得一顿,脸色更是青红交替恰似阴雨天的黑色彩虹,精彩得不行。

她嗷了一嗓子正准备开嗓。

早就已经不耐烦的村长猛地用手里的烟杆敲了敲桌子,大声斥责。

“都别嚷嚷!不是谁声音大谁就有理!想把事情搞清楚就好好回话!”

大婶到了嘴边的咆哮被生生堵了回去。

涨红着一张脸,恨恨的瞪着钟璃。

像是恨不得冲上来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钟璃见状,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怎么,比谁眼睛大是不是?

谁怕谁啊!

村长阴沉着脸抽了一口旱烟,升腾起的烟雾呛得钟璃想咳又不敢咳。

生生把自己憋出了一张大红脸。

这么看来,她倒是愤怒得更加情真意切了一些。

村长咬着烟嘴,含糊地说:“钟璃,你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儿?”

山村里民风纯朴,或者说极度落后。

对男女大防虽然没有那么看重,可是男女之事还是容不得任何乱来的可能。

这事儿要是说不明白,钟璃只怕是真的要凉。

钟璃也清楚,所以很冷静。

她掷地有声地说:“没有。”

面对大婶愤怒的眼神,她冷笑一声就说:“我没做过这样的事儿,也没勾搭谁家的男人。”

“这事儿到底是怎么掰扯到我头上的,不瞒您说,我也想知道呢。”

大婶不乐意了,猛地一拍大腿,站起来就想跟钟璃大战三百回合。

钟璃却没有接招的意思,谨慎的往村长身后一窝。

嘴皮子噼里啪啦的炮仗似的。

“你说我勾搭你男人,那你说说,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有什么人见着了?”

“都说抓奸抓双,我连你男人几个鼻子几双眼都没见着,就凭你空口白牙的凑上来,就想往我身上扣屎盆子,你这么能耐怎么不上天!”

说完似乎还觉得不解气,钟璃狠狠的呸了一声。

”你要是说不清楚人证物证都在哪儿,有什么,今儿我跟你没完!”

大婶之所以来闹,凭借的无非就是撒不完的泼,跟一腔自以为能完胜钟璃的孤勇。

可是要真的让她拿物证提人证。

她立马就没声儿了。

她哪儿有这个?

一看她憋气了,钟璃越战越勇。

“呵呵,拿不出来吧?什么都没有你也敢这么诬陷我?你舌灿莲花这么能说,怎么不去说书呢!”

大婶涨红着一张脸没吭声。

村长一看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儿,脸色不太好的看向她旁边沉默的男人。

“大柱,你说,是怎么回事儿?”

叫大柱的男人也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

平时在家里被婆娘欺压惯了,被这么多人盯着,说话的声音小得几乎都听不清。

他说:“没……没这么回事儿……我……我就是下地的时候正巧碰着她去割草,她没带家伙什我就把镰刀借给了她,谁知道……”

“谁知道我婆娘过去见着了,就非说我跟她有勾扯……我……我……”

大柱似乎也觉得难为情,一咬牙跺脚,才慢吞吞的接着说。

“我在家跟她说好几遍了,说不明白,今儿起了一点口角她就嚷嚷着我跟别人有鬼,我没拉住她就跑来闹了……”

说到这儿,真相大白。

大婶也顾不上钟璃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自家男人打了脸。

顶着一张姹紫嫣红的脸,伸长了胳膊就要去跟他撕架。

大柱原本是惯常性的躲闪。

可是随着婆娘的越发肆意也忍不下去了,反手抽了她一巴掌。

大婶难以置信的捂着脸。

停顿了片刻后火气爆棚,挥舞着胳膊就朝着他冲了过去。

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

就这么热火朝天的打了起来!

钟璃冷眼瞧着眼前狗屁倒灶的混乱。

冷笑着提醒已经目瞪口呆的婆婆跟莫春花。

“你俩还愣着干嘛?被泼了的新衣服不要了?还不赶紧去抓着她赔银子?“

”回头人跑了,或者今儿打出个什么好歹,衣服谁赔?银子还要不要了?”

被她这么一提醒,莫春花立马就扬起了十二分的战斗精神。

一撸袖子就冲了上去。

“我的新衣服!赔钱!必须赔钱!”

莫春花在混乱中被挣扎出来的一只胳膊打了一下。

原本没动的婆婆立马就急了。

蹒跚着小脚跑得飞快。

往掌心吐了一摊口水一搓手,麻利的冲上去加入了战斗。

钟璃挑起了战火,深藏功与名。

默不作声的往村长旁边退了几步。

冷眼旁观。

心里得意。

打吧,最好现场打死几个。

就地掩埋。

省得明天还要来操心,她应该喂猪还是喂鸡……

这场混乱,闹了大半天。

直到钟璃的公公回来了,这事儿才算是勉强告了一个段落。

互相把对方打得快半死的抓奸夫妇,也被看够了热闹的村民送了回去。

原本还挤得找不到落脚空地的莫家院子,也终于冷清了下来。

钟璃见状不对,生怕这些人要找自己秋后算账。

突然身子往旁边一歪,扶着土墙做出了一副要晕不晕的姿态。

捂着心口就说:“哎呦!不行了不行了,我头晕眼花的,熬不住了,我先回房休息,你们继续。”

说完她维持着那个弱柳扶风的姿态,脚下片刻不肯耽搁。

扭头就走,快得几乎在身后带起了一阵风。

院子里剩下的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完了她的表演。

婆婆率先大怒。

“钟璃!你这个光吃不拉的丧门星!你给我滚出来!”

钟璃想也不想的把门板摔出了不锈钢大铁门的气势。

砰的一声打断了婆婆的怒吼,。

手上麻溜的插销锁门,皮笑肉不笑的嘀咕。

“我就不出去,有本事你进来打我。”

借着一扇破门板隔绝了外边的咆哮。

钟璃痛苦的倒在木板床上掩面叹息。

老天,这个穿越打怪题实在是太难了,能删档重来吗……

钟璃迷迷糊糊的在木板上挣扎到了半夜才勉强睡着。

可是刚刚睡下去,就被一阵刺耳的喧哗震得睁开了眼睛。

她耷拉着眼皮,因为没睡醒,眉眼间笼罩着一股挥之不去的黑气。

钟璃正挣扎是要去看看,外边到底是什么动静。

还是继续装死的时候,院子里就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女声。

“莫三婶!莫三叔!快别睡了!你家傻子回来了!”

你家傻子回来了……

回来了……

回来……

傻子???

钟璃茫然的眨了眨眼。

下一秒反应过来这个傻子,可能就是自己那个丢了的男人。

立马就垂死病中惊坐起。

唰的一下就从木板床上跳了下来,冲到了门边,贴着耳朵仔细听。

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所以外边的动静听得格外清楚。

婆婆不耐烦地说:“看仔细了吗?这都丢了多长时间了,还能回来?”

“是真的!那真是你家的三傻子!现在就在村口那儿等着呢!我家那口子早起去赶集的时候发现人在那儿,赶紧就让家里娃子回来报信!你家快来人去接吧!”

紧接着响起的是公公迟疑的声音。

“人是怎么回来的?看着啥样?”

报信的女人高声说:“人好好的!胳膊腿都在!看着还精神了不少!赶紧来人跟我走啊!”

然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听起来像是在收拾东西。

随之响起的还有天黑了才归家的莫家老大的声音。

“爹,娘,老三真的回来了?”

婆婆:“你二娘亲自来报的信,这还能有假?你也别睡了,赶紧起来收拾收拾,跟我去看看!”

钟璃听得一头雾水。

这家人的反应,听起来怎么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难道丢了这么长时间的儿子回来了,他们还不高兴?

就因为那人是个傻子?

莫老大不太情愿的嗯了一声。

扭头看到钟璃依旧没动静的门,朝着一旁同样睡眼惺忪的莫大嫂使了一个眼色。

莫大嫂立马就说:“那老三既然回来了,老三媳妇儿是不是也应该跟着去看看?”

婆婆这会儿回过味儿来了。

也不急着去看傻儿子,挽着袖子砰砰砰的砸响了钟璃的房门。

“钟璃你是不是死了!外边这么大动静你听不见是不是!还活着就赶紧给老娘爬起来去接你男人!不然老三回来就让他打断你的腿!”

钟璃……

一个小傻子还让他打断姑奶奶的腿。

有本事你就让他来,让他一只手看谁打谁。

她木着一张脸下床,把仅有的两件厚衣裳裹在了身上。

在婆婆拍门拍得兴起的时候猛地把门拉开。

婆婆猝不及防之下,猛地扑进去摔了一个大马趴。

像一个人形的大蜈蚣。

扭曲又挣扎。

钟璃眼疾手快的拢着衣领让开,快步闪身出了门。

当着众人惊悚的面孔,变戏法似的立马换了一副又惊又喜,还有一丝丝害怕不是真的的慌张神情。

带着哭腔抓着来报信的二娘的手,要哭不哭地说:“二娘!人在哪儿呢?您赶紧带我去看看!”

她一边说一边把人往外拉,对身后婆婆的痛呼跟莫家众人的慌乱视而不见。

内心忐忑的红着眼眶确认道:“二娘,您说的是真的?那人真是我家的……傻子?没看错???”

钟璃表示,莫家这些人已经够难缠的了。

再来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傻子。

她这日子,估计就真的过不下去了……

二娘是个热心的。

一听立马就拉着她走得更快了。

“哎呦,这事儿二娘还能骗你不成?人好好的在那儿呢,你跟我去就能见着!”

钟璃……

不,我一点儿也不想见。

要不你还是让我去死吧。

莫家村村口,明天天还没亮。

却已经站了好些个看热闹的村民。

在林子里走丢了两年多的人突然回来了。

这事儿放在哪儿都是一个大惊雷。

所以这些人觉也不睡了。

也不觉得冬日里的风刮得人骨头疼了。

两眼放光的就来看热闹了。

里三层外三层的,把传说中那个莫家的三傻子围在了中间。

以至于钟璃抵达现场的时候,只能隔着人群看到一个模糊的头顶。

连脸都看不清。

但是周遭人的议论却悉数窜进了她的耳朵。

“呦,三傻子这是怎么回来的?谁先见着的?”

“莫家二娘两口子看着的!说一大早过来就见着人在这儿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问话也不吭声,还跟从前一样,是个傻的!”

“什么叫是个傻的?三傻子什么时候不傻?“

”不过人能回来就好,不管咋说,好歹人还活着不是。”

有个年纪大了的大爷看着莫家三小子透着痴傻的脸,晦气的叹了一口气。

“还不如死了好,这么大个汉子,能吃不能做的,归家了也是负担,这年头谁家里都不富裕,带着这么个拖累,日子只会更难过。”

这话算是说出了大多数人心里的真实想法。

这些人一点儿不避讳当事人就在这儿站着,一口一个傻子,议论得热火朝天。

连钟璃这个傻子媳妇儿到了都没发现。

钟璃听得眼底冒火。

想着反正原主也没什么名声可言了,索性冲着说得最大声的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一双胳膊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掌掌抽肉的推开了人群往里挤。

“让让!”

“哎呦!谁踩我脚了!”

“哪个瞎了眼珠子的掐我!”

“呦!别踩人啊!”

……

顺手制造了一场混乱,钟璃成功挤到了人群中央。

总算是见到了传说中的三傻子。

也就是自己当了两年失踪人口的丈夫。

莫清晔。

看清了这人的脸,钟璃就捂着心口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为别的,这小傻子这张脸长得,未免也太好看了!

莫家的人她都见过了。

说实话,长得普通就算了。

长得都像莫家那么丑,还丑得如此别具一格的。

真的不多。

看脸协会的钟璃表示。

只要一想到自己要跟一个莫家出产又丑又傻的男人共度一生,她就差点神经失常。

然而莫清晔不一样啊!

眉目清俊眼廓修长,一双丹凤眼眼尾上挑波光流转,鼻梁高挺薄唇色淡。

五官凑在一起,没一处普通,没一个地方不打眼。

再加上目测绝对超过一米九的身高,云亭有致的身材。

活脱脱就一个美男子,行走的男性荷尔蒙啊!

只不过美男子的脑子好像不太好使。

眼里也没有正常人的目光清透坚毅,反而是带着孩童般的懵懂惺忪。

听着周遭的人的议论诋毁,也没有任何反应。

身上穿着一件明显不太合身的破旧灰色棉袄,脚上的布鞋也破了一个洞,灰扑扑的。

手里甚至还捏着一块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饼子。

油腻糊了一手。

钟璃见到真人第一眼的反应就是:小傻子真好看。

紧接着:这么好看的男人是我的!

再然后,看脸协会会长钟璃疯了。

就算他是傻的,这个男人老娘也承包了!

她一扫先前的不情愿,激动得迈着小碎步走到美男跟前。

眼里像淬着星光,搓着手跟美男搭讪:“莫清晔?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钟璃啊!”

我就是你的小媳妇儿啊!

你快看我快看我!

然而,面对她的难以言喻的激动,美男没有任何反响。

他木着一张脸,茫然的看着她,就像看花看草。

钟璃不死心,又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钟璃呀!钟璃!”

莫清晔像是为难的皱了皱眉,随即在钟璃的激动中咧嘴笑了。

美男不笑的时候,高不可攀。

勾唇一笑,春花灿烂。

他一笑,眉眼间就多了一股傻气,能明显看出,跟寻常人不太一样。

然而只专注看脸的钟璃差点被这个笑容刺激得窒息。

一捂心口,当机立断抓住了美男的手就要把他带回家。

这么好看的,一定要带回家藏起来!

结果她张嘴想说点儿什么,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她穿过来快一天一夜了,水米未进,。

能撑到现在没被饿晕,大概是钟璃本尊饿习惯了的缘故。

但是现在,她是真的饿了。

钟璃揉了揉此起彼伏不断嚷嚷咆哮着不满的肚子,一把拉起了傻子的大手,说:“走!回家!”

她一边拉着新捡来的美男子迈步,一边赶苍蝇似的挥舞着手从人群中撕开了一条路。

嘴里还嚷嚷着:“乡亲们都让让啊!我们着急回家呢!让让让让让让让!”

钟璃刚刚收获美男子一枚心情大好,美滋滋的昂首阔步往前走。

完全没有注意到。

在她的身后,被她拉着往前的美男子盯着她乱糟糟的后脑勺。

眼里眸光闪动,哪里还有痴傻的模样?

钟璃一心想赶紧带着自己捡来的美男子回家。

不料中途就碰到了闻讯而来的莫家众人。

跟钟璃对莫清晔的热情相比,莫家这些人的态度就显得有些微妙了。

起码,以钟璃零点五的视力观察来看。

失踪已久的莫清晔回来,莫家二老脸上的僵硬多过激动。

不像是儿子回来了,反倒是像白日见了鬼一样惶恐紧张。

公公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

盯着莫清晔看了片刻后,叹气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没多少庆幸。

反而带着难以言喻的压抑。

婆婆目光惊疑的围着莫清晔转了一圈,半响后咬牙说:“既然回来了,那就赶紧回家去好好歇着,在这儿站着像什么样子!”

钟璃不怎么明显的翻了一个白眼。

想说我们在这儿站着,还不是因为你挡了路?

不过她这会儿懒得计较这些,索性露出了乖巧的神色点头说:“您说的是,我这就带着他回家。”

跟着来的莫家老大跟大嫂,大概是没想到莫清晔竟然真的失踪三年后还能好好的回来。

一时没了话,只是呐呐的说了几句平安就好之类的话,把路让了出来。

钟璃皮笑肉不笑的道了谢,拉着莫清晔头也不回的往回走。

回家的路上,钟璃不住的在心里琢磨莫家这些人微妙的反应。

眼里时不时的泛着幽光。

而全程没说话被她拉着往前走的莫清晔见状,不明显的抿了抿唇,眼底划过一丝冷锐。

看着钟璃后脑勺的目光透着淡淡的若有所思。

回到莫家,天已经大亮了。

这会儿再回去睡一觉显然不现实。

钟璃打了一个哈欠,将莫清晔牵进了那个跟猪圈好不了多少的窝棚里,摁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你在这儿休息会儿,我去看看能不能给你弄点儿吃的。”

就算莫清晔不吃,钟璃自己也要撑不住了。

她是真的好饿好饿。

也许是听懂了钟璃的话。

一直没什么反应跟个木头人一样的莫清晔,将手里捏了不知道多久的那块黏糊糊的饼子往她的眼前一塞。

脸上挂着讨好的憨笑。

钟璃见状眉梢微挑,笑问:“给我?”